唐朝乐队张炬 国内著名摇滚“唐朝乐队”个人详细简介(图)

2019-01-21 - 唐朝乐队

从新疆回来之后,丁武带着对生命,生活新的感悟与张炬一起继续创作,并找寻新的合作伙 伴。终于,他们与同样在寻找机会的吉它手刘义君(老五)相遇了。虽然几年前他们已然相识,但此时老五的演奏技艺已非同小可,那是每天12小时苦练的回报,至今新一代乐手中仍然留传着他练琴不停,又累又饿以至昏死的感人故事。

唐朝乐队张炬

老五凶猛、快速的演奏风格正是丁武所苦苦寻觅的,他们一拍即合,并找来经验丰富的鼓手赵年,“唐朝”终于又组织起来并开始排练、创作。同时也开始了乐队生涯中最为艰难困苦的一段时期。

刘义君(老五):河北廊坊人,中学毕业后在工厂工作,82年开始学吉他,85年不顾家人反对,上北京求教 刻苦学琴,平均每天练琴8小时以上,92年“SPIN”杂志评为“中国最伟大的吉他手” 不只因为他的技艺出神入化,更因为他的吉他声中充满创意与感情和疯狂的野性。

唐朝乐队张炬

那时候,位于王府井煤渣胡同的中央美术学院,是北京前卫艺术界的中心,丁武在这所中国美术界的最高学府里有许多朋友,其中就有后来在词作及生活上给予协助的好朋友――杨军,当时的杨军就读于美院油画系。由于朋友的帮助,“唐朝”在美院宿舍的12层租到了一间大画室,吃、住、排练全在一起。

唐朝乐队张炬

他们以惊人的精神克服着生活上的极端贫困,风格标新的作品相继问世,他们的乐器残破不堪,鼓具不全,音箱是自己做的,四个人一天有时只有一包方便面,其间的艰难困苦非常人所能想及。但他们从不抱怨环境与命运,因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切只能靠自己。血泪和汗水浇铸成的一首首作品终于在现实的检验中得到了认可。

89年末,新成军不久的“唐朝”乐队应邀参加了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的“90现代音乐会”,

在中国摇滚乐发展史上,那是一次足以与“69伍斯托克”相提的一次盛会,从此北京的摇滚音乐得以浮出水面,并取得长足发展的机会。在那晚的演出中,“唐朝”虽只有2首作品出演,但以其桀骜不驯、锐利逼人的外形气质,富有传奇色彩的经历,丰富浓重的音乐底蕴和前所未有的前卫音乐语言,令听众及同行激动莫名,反应疯狂。

90年5月,他们终于得到了台湾“滚石唱片”的一纸合约,开始录制自己的专辑。1992年底,“唐朝”乐队在西单音像大世界举行首发式,他们的首张专辑唱片―――《梦回唐朝》终于面世。

专辑发行后,其歌曲中所蕴含的巨大音乐能量迅速在大陆、港台掀起风暴狂潮。他们的名字与新闻在各媒体上出现,他们的歌曲在各地电台排行榜上雄居不下,“唐朝”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们成为当年“亚洲最值得注意的文化现象”。

的确,他们的音乐滑翔于历史的回廊,游弋于破碎的文明边缘,沉浸在生命的反思与自我放逐的深刻思辩中。丁武辽远、高亢的嗓音倾泻对繁华盛世的追忆,饱含凄楚的悲鸣和呐喊,他们的词作极其诗化,如同他们的音乐一样富于民族色彩,而一切又都是在本能状况下创作而成的,回想当年友人留下的磨去三分之一琴颈的吉它,回想“木头圆板”包上粗布,制成的鼓具发出的沉闷声响,血泪与汗水交汇的成功景象,激励着他们并不满足自负,继续向悠久历史积淀下的民族文化深处追溯。

专辑发行后的一段日子里,乐队在生活上得到了公司提供的一些帮助,也有了自己称心的乐 器,他们便把主要精力放在各类演出方面。除在国内大、中城市进行了一系列的巡回演出外,1993年2月,“唐朝”与国内其他几支乐队一起,赴德国柏林参加当地举办的“中国文化艺术节” ,在得到热烈反应后,他们又随演出参加了在德国四个城市的巡回演出。

1994年10月,乐队又应日本文化部的邀请,赴日本参加国际文化节,代表中国现代文化及新音乐领域的成就,在福岗市做了专场演出,同年12月底,香港红勘体育馆举行了“中国摇滚乐势力”音乐会,“唐朝”与好友张楚、何勇、窦唯同台演出,令数万观众为之疯狂,媒体佳评如潮……

然而,就在乐队事业逐渐走向鼎盛,并得到越来越多支持热爱的时候,不幸降临了:1995年 5月11日,乐队的初创成员之一,贝司手张炬遭遇车祸离开了我们。那是一段“昏天黑地”的日子,它带给乐队打击如此之巨,以至于每个人都无法正视每一个早晨!

张炬,祖籍湖南,年纪虽轻,却已是北京摇滚圈的元老,他音乐悟性极高,学习乐器时间很短但很快成为出众的乐手,而且他人缘极好,圈里几乎没有人不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大家心折于他天真的笑容、坦诚的胸怀,他也同样爱所有的朋友们。

尤其是乐队四位成员之间,更是亲如兄弟,感情至深。他的离去令丁武几至崩溃,伤心欲绝!乐队受此重创,创作、排练都无法正常进行,乐队骤然跌入了低谷,同时由于种种原因,乐队再次面临解体的危机。数月后,乐队吸收了原“呼吸”乐队的贝司手顾忠入队,恢复了排练,并参加了在深圳的小型热身演出,状态逐渐好转,一直到1994年8月唐朝的主音吉他手老五寻找个人路线离开唐朝,在这段期间唐朝再一次停止了排练。

96年初,KAISER再次来到中国,帮助父亲在中国大陆发展业务,同时开始参加“唐朝”的排练,8月份,他决定定居中国并正式加入“唐朝”。自此,新的“唐朝”乐队阵容确立,他们是:

主唱、吉它――丁武,吉它――KAISER,贝司手――顾忠,鼓及打击乐――赵年。

新的“唐朝”再次恢复了创作和排练,并从失去张炬的悲痛中站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完成未竟的事业才是对朋友最好的祈念。由於顾忠、KAISER的加盟,乐队在音乐上更加丰富、完美,更富想象力和艺术性。乐队在紧张的磨合、排练之后,进行了一系列的演出,他们惊喜地发现,周围的朋友和观众依然热烈地反应和支持他们,喜爱他们的音乐。他们有了充分的自信和充足的实力做好音乐,重振“唐朝”。

98年9月份,经过乐队不断对自己的音乐期许,与北京京文音像公司达成第二张专辑的合作,也经过六年的累积在短短地三个月于同年的12月份发行第二张专辑[唐朝、演义],在专辑发行 期间不但受到媒体关注外,同时也通过“演义”着张专辑表达了他们几年来面对生活的不幸和事业的挫折之后的内心感受,在“演义 ”发行的第二年KAISER离队,唐朝再次面临困镜,这一阶段的唐朝一方面忙于创作,另一方面也在寻找新的音乐合作活伴。

陈磊是河北唐山人,从小就学过扬琴和小提琴,后来受他哥的影响12岁开始弹吉他,应该算是比较小就开始接触电吉他和摇滚乐的中国小孩了,再加上他的勤学苦练,吉他技术真可谓是突飞猛进,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了当地颇有名气的乐手。至于后来,他的经历就和大多数的外地乐手一样了:在唐山组织乐队,打好基础之后来到北京谋求发展。

陈磊对吉他的研习是多方面的,他几乎练过每一种风格,但他最擅长也是最喜欢的就是Metal,因此他来北京后组建的乐队也都是金属风格。也正因为这样,形成了他以Metal技法为主,把各种其他风格熔为一炉的鲜明风格。

既然是风格就不会随波逐流,既然是风格就更意味着坚持一种信念。这也正是唐朝所寻找的音乐伙伴,在贝斯手顾忠和丁武看过陈磊的一次演出之后,陈磊在2000年初加入了唐朝乐队,一直到2002年3月原唐朝的主音吉他刘义君(老五)再次回到唐朝,多年的飘泊与磨难使他们更坚强了也更加成熟了。

新的唐朝开始紧锣密鼓的排练新的作品,陈磊的加盟,老五的归队形成了唐朝新音乐理念的重要元素之一,乐队的合作更为默契,音乐风格更加成熟和多元化了。

新唐朝:

主唱:丁武

吉他:老五

吉他:陈磊

贝司:顾中

鼓:赵年。

新的唐朝再继续圆他们的音乐梦,也将带给你们新的震撼!

相关阅读
唐朝乐队丁武怎么死唐朝乐队丁武怎么死 唐朝乐队张炬怎么死的 张炬死亡现场照片

sp对于所有信仰摇滚不死,青春常在的摇滚青年来说,唐朝乐队绝对是大陆地区首屈一指的摇滚记忆。80年代的北京摇滚乐队最早的一代开始兴起,唐朝成为当时最为活跃的一支,可惜1995年这个摇滚梦因为贝斯手的离世而破灭。

唐朝乐队现场唐朝乐队现场 唐朝乐队北京开唱 现场忆张炬全场落泪

新浪娱乐讯11月8日晚,唐朝乐队“太阳芒刺”音乐会在北京展览馆唱响,带领两千余歌迷随挥舞的红旗“梦回唐朝”。音乐会前半段以唐朝第四张专辑《芒刺》为主,后段则集中了《九拍》、《国际歌》、《太阳》等代表作。

唐朝乐队陈磊唐朝乐队陈磊 唐朝乐队助阵指人儿掀超强音浪

中新网8月17日电由央视音乐频道全新推出的大型乐队主题音乐竞演节目《超级乐队》第三期,将于8月17日晚2000在央视音乐频道现场直播。指人儿乐队、颠覆M乐队将在第三期节目中亮相,更有唐朝乐队主音吉他陈磊、台湾女歌手Faye现场助唱。

唐朝乐队的离奇唐朝乐队的离奇 唐朝乐队11月北展开演 期待奇妙的化学反应

随着新专辑主打歌的逐一亮相,宣布将于今年11月8日在北京展览馆剧场举办他们的“太阳芒刺”音乐会,他们的第四张专辑《芒刺》将在音乐会上首发,届时乐迷不但能现场听到偶像对新作的演绎,也将有机会得到乐队成员在第一批流向市场的新唱片上的亲笔签名。

唐朝乐队丁武去世唐朝乐队丁武去世 唐朝乐队丁武:摇滚人自生自灭 也不是坏事

上世纪80年代初,丁武参与组建了中国最早的一批摇滚乐队,但反响不大,直到他与搭档成立了唐朝乐队其首张专辑里的主打歌《梦回唐朝》,成为无数摇滚乐迷心中挥之不去的经典。日前,丁武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

推荐阅读
唐朝乐队的离奇唐朝乐队的离奇 唐朝乐队11月北展开演 期待奇妙的化学反应
唐朝乐队陈磊唐朝乐队陈磊 唐朝乐队助阵指人儿掀超强音浪
袁和平导演袁和平导演 《叶问外传:张天志》即将上映 导演袁和平解读悬念
厚黑学是什么意思厚黑学是什么意思 最深知厚黑学精髓的非司马懿、刘邦 而是他?
甄嬛传免费甄嬛传免费 《甄嬛传》全集剧情介绍 大结局及分集剧情介绍(1
暴走神探评价【暴走神探评价】《暴走神探》改档1月16日 片方称需等口碑发酵 暗指受一步之遥评价影响
果子沟阅读【果子沟阅读】果子沟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