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俊仁事件 谁能治得了马俊仁?

2018-10-15 - 马俊仁

1994年春晚,黄宏联袂侯耀文,表演了一则非常有名的小品,叫《打扑克》。其中有一段台词是这样的:

“外国人得了冠军啥说的没有,中国人得了冠军就兴奋剂啊?告诉他们,不是马家军打了兴奋剂,是马家军给十二亿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华人打了一针兴奋剂。我们中国,总有一天要像马家军一样,跑在世界的最前方!”

马俊仁事件

黄宏慷慨激昂地说完后,央视导播把镜头切给了马俊仁,彼时的马俊仁荣誉加身——他的弟子在93年多次打破世界纪录。

1994年春晚上的马俊仁,那时他风光无两

22年后,“马家军”大规模服用兴奋剂的事实,终于被彻底揭开。据赵瑜的文章披露,马俊仁从1991年开始,便给队员亲自喂服或注射兴奋剂。

马俊仁事件

竞技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或违禁药物,本身并不意外。但马俊仁的恶,远超寻常可见的恶,他逼迫未成年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并且威胁“谁要不听话,我手指头动一动,多推点少推点,你们要吃多大的亏?”

由于不堪忍受马俊仁的粗暴强迫,以及受到服用兴奋剂会“不来例假、得肝病、生出畸形胎儿”的传言影响,1995年,由著名长跑运动员王军霞执笔,十几位运动员联名,一封举报信送到了赵瑜的手上。

马俊仁事件

遗憾的是,这封本可以尽早结束马俊仁罪恶的举报信,却尘封21年,待它重见天日时,马俊仁早已优哉游哉地结束官场生涯,在家含饴弄孙。

在98年震惊体坛的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出炉后,里面并没有涉及马家军是否服用兴奋剂的内容。这一点是非常奇怪的,作为争议性最大的话题,“马家军调查”却没有调查。

现在,我们终于知道,赵瑜迫于压力把全书最重要的这一章节给删除了。上至国家体委(现国家体育总局),下至辽宁省高层领导,对此全部知情。在整个田径界,这也是人尽皆知,上海田径队的一位总教练曾透露:“其实老马在干什么,我们都清楚。”

与其说这是马俊仁一人在作恶,不如说是当时的整个体育系统,在辅助、配合、纵容马俊仁。

为什么会这样?有必要回到当时的时代背景。

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共有11人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国际影响恶劣。而1995年,赵瑜就已经掌握马家军服用兴奋剂的证据,如果再让此事曝光,中国体育界必然整体面临“不干净”的指责。

正如一些论调认为的那样,马俊仁是为国争光的“功勋教练”,应该“为尊者讳”。况且,当时的马家军正处于巅峰状态,属于被保护对象。

尽管谴责是主流,但是这种说法也很有市场

这种行事风格,直到今天也没有改变。2014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发布消息,孙杨在当年5月的一次尿检中,被查出使用了违禁物质,禁赛三个月。5月发生的事,半年后才公布处罚决定?对此,反兴奋剂中心的解释是“我们太忙了”。其实,在5月到8月的禁赛期间,孙杨本来就没有任何比赛,而迟迟不公布消息,是为了照顾孙杨情绪,以免影响9月开战的仁川亚运会。

有不少媒体人认为,应该把马俊仁送进监狱。所谓“送进监狱”,是指马可能涉及刑事犯罪。

如果仅仅是运动员主动服用兴奋剂,不管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还是依据国务院颁布的《反兴奋剂条例》,运动员和教练员,都不可能涉及刑事责任。

但马俊仁事件不同,若把赵瑜的报告文学,当成一份举报材料,那么据其描述,马俊仁明显具有强迫威逼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情节,可能会涉及到刑法中的故意伤害罪。但要想以此对马俊仁治罪,可能性很低。

这里牵扯到一个刑事追诉期的法律问题。根据各种犯罪法定刑的轻重,刑事案件有长短不一的追诉时效。由于故意伤害罪的最高刑罚是死刑,追诉期被定为最长的20年。

据赵瑜披露的马俊仁涉嫌犯罪的内容来看,其所有行为的发生时间,在1995年之前,所以应该适用79年刑法。

而根据79年刑法,只有在公检法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才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可是当时公检法并没有对马俊仁采取强制措施,所以即使马俊仁涉嫌故意伤害罪,也已经过了20年的追诉期限制,没办法再追究了。

目前唯一的突破口在于,79年刑法同时规定,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 死刑的,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检核准。看起来好像可以通过这个途径追究马俊仁的刑事责任,但实际操作中,也几乎没有可能。

虽然故意伤害罪的最高刑为死刑,但具体到马俊仁身上,即使赵瑜所有的爆料内容都被司法机关认可,他最多也是3年以下的刑期,因为只有致人重伤,才能判3年以上10年以下。“重伤”的认定是很严格的,目前并无任何证据证明,马俊仁曾致人重伤。

所以,一个3年以下的刑罚,20年过去了,想绕过刑事追诉期,可能性也是极低的。

马俊仁虽然是以副厅级待遇退休,但他并不是党员,而是无党派人士。所以,想要以党纪追责马俊仁,没有可能。

马俊仁不是党员,现在看来,倒是挺“幸运”的

但是,马俊仁属于国家公务人员,按照我国《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52条规定:“有违法违纪行为应当受到处分的行政机关公务员,在处分决定机关作出处分决定前已经退休的,不再给予处分;但是,依法应当给予降级、撤职、开除处分的,应当按照规定相应降低或者取消其享受的待遇。 ”

所以,即使马俊仁已经在04年退休,他被取消公务员待遇的可能依然存在。

我们呼吁国家体育总局尽快成立调查小组,本着清理门户的心态,不仅查清马俊仁逼迫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是否属实,还应查清总局内部、辽宁体育局内部,有哪些领导在当年有隐瞒渎职之过。

这些领导之中,如果有党员身份的,完全可以按照党纪进行追责,最严重的情况,可以开除党籍。

相关阅读
马俊仁兴奋剂马俊仁兴奋剂 田径禁药处罚事件又起波澜 马俊仁不服要上诉

本报讯(实习记者褚鹏)当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根据反兴奋剂条例于四月初下达了对辽宁女子中长跑名将尹丽丽、宋丽清,辽宁田径队以及相关教练领导的处罚决定后,作为事件中心的马俊仁及队员保持了缄默,正当所有人快要把这件事当做回忆永久尘封起来的时候。

马俊仁爱徒马俊仁爱徒 师徒冰释前嫌 王军霞做董事长马俊仁来当嘉宾

25日,“东方神鹿”王军霞又有了一个新的角色董事长。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健康跑俱乐部昨天下午在沈阳正式挂牌成立了。“我们这个俱乐部没有年龄限制,参加的人多了,长跑事业也就有了基础,基座大了,产生好的运动员的机会就大。

马俊仁简历马俊仁简历 犬会理事告马俊仁人身攻击

本报讯(记者孙思娅)昨天,朝阳法院受理了一起案件,这意味着马俊仁卷入了一场名誉权诉讼。据悉,中国畜牧业协会犬业分会理事赵艳军递交诉状称,马俊仁曾当众对他进行人身攻击,他要求马俊仁向他赔礼道歉。当天,马俊仁对本报记者表示。

曝74岁马俊仁重新出山曝74岁马俊仁重新出山 马俊仁出山欲造“新马家军” 将进行魔鬼式训练

北京时间1月11日,据解放日报middot上观新闻独家报道,曾一手铸造中国田径马家军时代的著名中长跑教练,同时多次深陷兴奋剂舆论传闻的马俊仁,近日已经出山。74岁的他,已经成为辽宁省中长跑俱乐部的顾问。

藏獒马俊仁藏獒马俊仁 “英雄”马俊仁的丑恶真面目

作家赵瑜17年前曾推出《马家军调查》的报告文学,但其中第14章《药魔重创马家军》的内容并没有公开。近日,这一章节的内容得以曝光,马俊仁当年给运动员打针、喂药,滥用兴奋剂摧残运动员身体的丑闻震惊了国内外舆论。

推荐阅读
崔大林马俊仁崔大林马俊仁 崔大林承担“违禁”领导责任 马俊仁全运誓夺九金
马俊仁养猪马俊仁养猪 马俊仁的神奇才能
安宰贤求婚具惠善安宰贤求婚具惠善 具惠善交往3个月主动求婚 安宰贤狂喜泛泪
众叛亲离是人间至苦众叛亲离是人间至苦 兄弟!就算众叛亲离这生肖也会力挺你
陈洁仪专辑陈洁仪专辑 刘惜君新专辑发布 品冠许嵩陈洁仪等送祝福
碧生源常箐茶碧生源常箐茶 碧生源常润茶 呵护我的肠胃全靠它
粉红丝带宣传语粉红丝带宣传语 “粉红丝带飘起来”世界乳腺癌防治活动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