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航为啥不找老婆 史航:早知穷达有命何不早十年读书

2019-01-21 - 史航

Q1:你写战争和民国题材的剧比较多,而讲述当下的很少,是有意回避,还是其他?为什么对战争和民国题材感兴趣?

史航:我大学毕业后就留校,从学校辞职就当编剧,缺乏在社会上真正闯荡或坐班的经验,对很多现实题材我都没有发言权。年代剧(民国剧)和历史剧,我只需要阅读和想象,比较省心省力。而且,我更喜欢从前的人,单纯、强烈、有情怀。我推崇一句话:“看破红尘补红尘”。现在的红尘,是能补的吗,谁有资格补?

史航为啥不找老婆

Q2:你和孟京辉合作的舞台剧《初恋》大获成功,你们是很早就认识的朋友,你觉得孟京辉和廖一梅是怎样的人?

史航:《初恋》不算大获成功,早着呢。还有很多软肋,还要继续加工。但这也是舞台剧的好处,每一次上场之前,都有修改提高的余地。舞台剧最没必要固步自封,因为,每天都有提高的余地。

史航为啥不找老婆

至于孟京辉和廖一梅嘛,老孟是一个跑步很积极的足球爱好者,一个思考很积极的戏剧工作者,他一直热爱那些艺术浪子,戏剧孤儿,电影叛徒,他一直不甘于与主流文化彻底结盟。廖一梅是为了少数人写作的,她历来忠于写作这件事,低产而高傲。我跟她合作两次,还算合拍。也许因为我这人比较随和,而她呢,其实非常阳刚(笑)。我是个钝角,廖一梅是个锐角。廖一梅自己说,她是有限热爱生活,而我是无限热爱生活。

史航为啥不找老婆

Q3:你做电视剧、话剧甚至是音乐剧,这种很图像化、立体感的创作,而没有选择去做一名作家,去写纯文学的作品,按照常理,你完全可以成为很优秀的作家,有很优秀的长篇小说等等,你怎么解释这种创作方式的选择?

史航为啥不找老婆

史航:当小说家,需要非常丰富的词汇,苏童王安忆那种。或者是特别朴素的用词,特别平易的造句,刘震云那种。我都望尘莫及。我还是想写一些历史小说的,甚至也可能是一部穿越小说。我还是再等几年,好歹写出个代表作来,电影电视剧各一部,然后,我就安心去写小说。

我现在在新浪微博也算练习写小说,140字一则的系列微小说,题目叫《野生动物在长春》,写的就是我幻想中的,故乡长春的同学朋友,他们在每天遭遇的小小挫败或感动。千秋邈矣独留我,百战归来始读书。这是曾国藩给他弟弟曾国荃写的勉励之词。我也希望自己能够——百战归来始著书。

Q4:近几年涌现出了一些非常知名的编剧,你觉得这个行业和前些年有什么变化?一个编剧的功力主要体现在哪里?

史航:我觉得,编剧这个行业,越来越浮躁的同时也越来越从容,相辅相成。滥竽充数的编剧多了,好编剧不会因此就不问世。他们会更坚定地走下去。刘和平、兰小龙、全勇先、赵赵……很多好编剧,有意思的编剧,正在继续认真的创作。

关键词:花心粉丝

Q5 你有很多的专栏,写明星和老电影,你在创作的时候,心里有没有预设的演员形象?

史航:我是个永远不会耻于当粉丝的人,当然我算个花心的粉丝。我同时喜欢李雪健、姜文、王志文、焦晃、朱旭……内地好演员太多了。我写剧本,会想象谁来演。未必能如愿,但写剧本的时候会很有成就感,很投入。

Q6 你评价自己是个“话痨”,愿意说话这件事是你的天性使然还是你有意培养的习惯?现在所谓的公知的姿态越来越高,很少出来接受访问或者发表言论,比如陈丹青,而你在公众面前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为什么呢?

史航:话痨是一种病,跟肺痨一样。天性有一半,因为家有兄长,习惯了跟他抢话说。但也有一半是自我培养,因为锻炼记忆力的最好方法就是话痨,想想我们都是怎么学英语的,当然是在日常会话之见效快。我把自己喜欢的名人警句、精彩台词、好故事,没事就拿出来讲,自然是越来越记得牢,而且,渐渐能参详出深意。

我不是公知,其实也不算知识分子,我很多知识都不具备。我爱用另外一个词来界定自己:“读书人。”小S总这么称呼蔡康永的,我很羡慕。

Q7 作为《艺术人生》的策划人之一,你觉得它现在处于怎样的一个阶段?观众热情好像不太大了,你觉得原因在哪里?

史航:《艺术人生》,我当过几年策划,这几年已经很少去。而且,《艺术人生》相当于拥有一个智库,前前后后几十个策划呢,我没资格说太多。《艺术人生》的影响力当然在减弱,这是时代使然。名人不再神秘,信息处处流动,大家不是非要看《艺术人生》,甚至都不是非要吐槽《艺术人生》。现在什么事都可以被当做作秀,观众戒心太重,抗拒心太强了。

关键词:穷达有命

Q8  据我了解,你读的书是非常杂的,非常的小众和私人化,作为一名职业编剧,你读书时实用的目的比较多(比如说为了创作的需要),还是无目的的清读比较多?有没有特别钟情的类型书?

史航:创作一个戏,尤其是历史正剧的时候,我会读很多书。哪怕这个题材最后搁浅,我也不亏,因为我通过创作,强迫自己阅读了。但我更多还是为了“清读”,这个词有点新鲜,但我基本会意。我会为了摘抄到微博上而读,而重读。

我也会为了自己在钱粮美树馆(史航会定期在这里举办活动)的讲座,而每个月集中读一种类型的书。这几年,爱读日本小说,包括很老的日本小说。除了村上春树和渡边淳一,我都有兴趣读。《嫌疑人×的献身》那样的推理小说,《冰与火之歌》那样的玄幻小说,《人性的因素》那样的间谍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那样的科幻小说,都很值得细读。

Q9 你在很多生活细节上属于那种古人的生活方式,对现代的生活,包括穿着(我看你曾经戴过雷锋帽等)有少许的排斥,你对老电影啊、民国啊这些“老”“旧”的东西特别钟情,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结?你觉得你的性格中是不是有点“老顽童”?(虽然你年龄不大)

史航:我喜欢德国画家基弗的那句话:“我不是要怀旧,我只是要记得。”因为越来越相信,记得才是得。

我不讨厌老顽童,但我自己够老,不够顽,有点童是真的。我已经四十一岁了。

Q10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有些大器晚成?是什么让你到现在都保持着一种干净、纯粹的热情?你经常办讲座、做节目,而且不断地阅读,你的生活中仿佛没有世俗物质的困扰。

史航:我是大器未成。我懂得为好的东西高兴,这是一个师妹的评价,我很享受这个评价,我希望这个也是我的墓志铭吧。我觉得人生太短。早知穷达有命,何不早十年读书?

相关阅读
史航为什么不结婚史航为什么不结婚 史航:我不劝人读书

未读特别奉送最美书店周之读书人影像微博上“见到”的史航老师是能言善辩的,嘴皮子很厉害,经常引来各家粉丝的攻击,但他似乎一直很从容,并不轻易动气。当史航老师就坐在面前,侃侃而谈自己的阅读人生时。

史航读书最多的人史航读书最多的人 拯救“不读症” 史航带你找到阅读的乐趣

“读书无用,读书无得,没有心情读书,没有时间读书不想读书的理由背后,是因为你还没有找到读书的乐趣。”近日,在四川大学江安校区,编剧史航带来了一场鲜活有趣的讲座“阅读中那些刺痛我又抚慰我的细节”。

史航奇葩说史航奇葩说 奇葩说史航花希邱晨空降成都 谈读书感受

5月22日,《奇葩说》第三季辩手史航微博、邱晨、花希一同来到成都言几又书店,与现场近千粉丝互动,分享他们的读书感受。下午2点,在分享会活动开始之前,华西都市报记者提前采访到了史航和花希。一天的阴雨绵绵。

鹦鹉史航红尘有多乱鹦鹉史航红尘有多乱 鹦鹉史航:迎头面对骂战 却悄然退场

鹦鹉史航在微博上与郭敬明的粉丝对骂,骂战集合帖被转发了数万次,网友们纷纷来拜师学艺。而在现实中,史航深深为这一代人担忧。对他来说,每一代人都在更新,而情怀是不变的。“吐槽”《小时代》他要到宜家找一个体积最小的沙发。

史航情感史史航情感史 史航:你乖点我就给你耍流氓

史航说戏剧是很任性的,就和人的感情一样,非常强烈,非常直观,比如“我爱XXX”“我爱某某某”,XXX或某某某都是非常有针对性的宣告,戏剧提供了具有针对性的感情出口,“大家坐在一起聊戏剧,就是在聊感情。”“戏剧非常好玩。

推荐阅读
史航结婚了吗史航结婚了吗 纪录片《炸裂志》发起众筹汪涵、史航、周迅等参与
史航情感史史航情感史 史航:你乖点我就给你耍流氓
郭晓冬余男郭晓冬余男 电影《少年》首映揭迷局 郭晓冬“家暴”余男
回乡偶书古诗解释回乡偶书古诗解释 改写古诗作文回乡偶书
良师益友作文【良师益友作文】关于读书的作文:书就是我的良师益友
毕彦君与前妻陈晓旭毕彦君与前妻陈晓旭 导读:《爱你一生》热播 唐曾毕彦君演绎虐心父子情
证道歌南怀瑾【证道歌南怀瑾】《永嘉大师证道歌 》证道者说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