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立风的书】钟立风:世间最美好的相遇 总和书籍有关

2019-12-21 - 钟立风

又过了几年,在一个朋友家里我翻书闲看,看到了马尔克斯的那篇散文《我见到了海明威》。那时候马尔克斯已在家乡发表过一部长篇小说、得过一次文学奖,但他说自己毫无目的地滞留在巴黎。人们不禁猜测是否因为海明威那句著名的“巴黎是一场流动的盛宴”。可以知道的是,那时候他已经读了海明威发表过的一切作品,所以当他看到偶像在对面的人行道上出现,心中涌动的狂喜是可想而知的。

钟立风的书

那是1957 年,马尔克斯二十八岁,海明威五十九岁。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春日,陪伴海明威在圣米歇尔大街散步的是他的妻子玛丽· 威尔西。

马尔克斯曾是一名记者,所以他说,一瞬间,他不知道该是冲上前去对这位明星作家进行一次采访,还是纯粹毫无保留地向偶像表达自己的钦佩之情。这位可爱的文学青年一瞬间想到的两种可能都被放弃了,他只是如同丛林中的塔尔桑(美国作家赖斯· 伯勒笔下的冒险人物)那样,把双手握成喇叭状,从这边的人行道冲那边的人行道喊道:“大—师!”

钟立风的书

海明威听到了这个声音,他明白在近旁很多流连旧书摊的大学生中,不可能还有别的“大师”。于是他友好地转过身,高举着手,用十分稚气的声音操着西班牙语对他的崇拜者喊道:“再—见,朋友!”

如此美妙,堪称奇遇。令我更加坚信世间最美好的相遇总和书籍有关。以书和阅读延伸出来的缘分总有着音律般的生动和神秘。发生在另一位拉丁美洲作家胡里奥· 科塔萨尔身上的一则“读者和偶像”的相遇故事也令人难以忘怀。

钟立风的书

科塔萨尔

科塔萨尔曾幽默地说,由于他的个头(一米九多,近两米),他很苦恼,因为他根本没法子伪装,只要出现在公共场合,就会被读者认出来,求签名、索拥抱。这虽然是一件甜蜜而感人的事,读者又都是年轻男女,代表着作者的书写得以代代传承。但毕竟得不到“ 孤身独处”的快乐。

钟立风的书

所以,科塔萨尔实话实说,以前默默无闻要比成名后快乐得多,但必须学会接受成功带来的种种改变。要是自己是个小个子,他就会戴上墨镜,刮掉胡子,伪装成另一个人上街。可是这个头,无论怎么乔装易容也没用,因为他一抬长胳膊,老远就有人知道是他。

有一次,他在巴塞罗纳哥特区街头散步,看到一位美国姑娘在弹吉他唱歌,吉他弹得相当好,周围很多年轻人围观。科萨塔尔很喜欢音乐(他有一张著名的吹小号照片,很多人都以为他是某个爵士乐队的专业小号手),他被这名歌手迷住了,觉得她嗓音清亮、纯净,很像著名民谣女歌手琼· 贝茨。于是他静静躲在一个暗处,驻足倾听。

琼· 贝茨

过了一会儿,有个二十来岁的听歌人,走到他跟前,递给他一块蛋糕说:“胡里奥,吃一块吧。”科塔萨尔拿来一块说:“谢谢你过来给我这个。”这位节制有加的小伙子说:“听我说,与你给我们的东西相比,我给你的太微不足道了。”科塔萨尔连忙说:“别这么说,别这么说。”而后他们拥抱,小伙子静静离开。

科塔萨尔说:“ 这样的事, 是我们作家职业得到的最佳报偿。年轻男女过来跟你说话,给你一块蛋糕吃,感觉真不错。写作的艰辛,得到这样的回报,也值了。”

科塔萨尔叙述的这个故事,有音乐、有吉他、有歌者,有年轻人和蛋糕。博尔赫斯和读者的一次奇遇则就平淡了很多,但也让人感觉到一种家常的温暖。有一次,他握着手杖(据说是中国的)从地铁内乘电梯上来,才发现外面下起了雨,和他一起出来的人都纷纷撑起了雨伞,他犹豫着该等一等,还是冒雨前行。

这时候一个小伙子(又是小伙子!)从另一边人行道上跑来他面前,还不无幽默地对偶像说:可您……就带着这么一棵小小的伞树……他把手中的雨伞给了博尔赫斯,自己消失在了雨中。

美好的相遇,在博尔赫斯这里开始出现了幽默的光亮。那索性继续幽默下去吧。众所周知法国电影新浪潮代表人物弗朗索瓦· 特吕弗是悬疑大师希区柯克的铁杆粉丝,后来他们俩历时四年完成的一本《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深得影迷们喜欢。一个名导演采访另一个名导演,这在电影史上似乎是特例。

希区柯克

早年特吕弗在《电影手册》当影评人和记者时,有一年冬天他和另一位后来成为著名新浪潮大将的克洛德· 夏布洛尔去采访希区柯克,彼时这位享誉世界的悬疑大师正在法国南部一个电影厂为某部电影做后期。两位年轻电影人拿着采访录音机先到希区柯克工作的地方见了偶像一面,因为正在做后期配音,里面漆黑一片。希区柯克叫他们先出去到院子另一边的制片厂酒吧等他。

他们一出来,被明晃晃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睛,两人一边兴奋交谈,一边走去酒吧。也许见到偶像激动过了头,根本没发现前方有个结了薄冰的水池子,两人不知不觉以统一的步伐走了上去,冰顿时碎裂,两人落到齐胸的水里,面面相觑。

特吕弗忘了冰冷,喊道:录音机!录音机!夏布洛尔慢慢举起左臂,他已从水里捞出来了,滴答着水。有个路过的好心人拉了他们一把,又有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女服装师把他们领去一间演员化妆室,好让这两个倒霉蛋脱掉衣服,并把它们烤干。一路上服装师跟他们说:“可怜的孩子,你们是扮演打手的群众演员吧?”

他们说:“不是,太太。我们是记者。”

“这样的话,我不能照顾你们了。”公事公办的女化妆师说完走了。

没有办法,特吕弗和夏布洛尔穿着湿漉漉的衣服,瑟瑟发抖。几分钟后再次见到了希区柯克。希区柯克看在眼里,是不是觉得这两个家伙有点像他电影里的傻瓜蛋呢?很显然这一次的采访就这样泡汤了。第二年,希区柯克又来到巴黎,处在一大群记者中间的他们俩,很快被他认了出来,希区柯克对他们俩说:“先生们,每当我看到落下的冰块在威士忌酒杯里互相碰撞时,便想起了你们俩。”

年轻时的特吕弗和夏布洛尔

再好的相遇,终究会过去,成为记忆。记忆和遗忘,感伤和欢愉,也许本来就是同一个东西,只是在不同时刻它们呈现出来了不同的状态。所以,我们时常凭着遗忘的招引而走到记忆的源头;也会任由感伤的弥漫以接近欢愉的顶点。

那天我和李健从画家朋友家里出来,已是夜里繁星点点了。就好像很多事情的循环往复,不知不觉我们又说起了海明威和马尔克斯。

马尔克斯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一个个旧书摊前和巴黎年轻学子人流中显得那么朝气蓬勃的海明威,他的生命已经渐渐接近尾声了,在四年之后的1961 年,海明威饮弹自尽。在圣米歇尔大街,他高举双手回答马尔克斯:“再—见,朋友!”余音不绝。

摘自:钟立风《书旅人》

【喜讯】

中小学名师工作室联盟招募令

结伴同行走得更远

欢迎通过本刊微信小店订购:2015年《教师博览》文摘版、原创版精装合订本(各80元,包邮),2016年《教师博览》和《江西教育》杂志!

请进微信小店【博览书屋】——

长按二维码,或者扫一扫,

就可以买你想买了!

谢谢你!好再来!

朋友,读完文章请顺手点开最下面广告,

相关阅读
钟立风最好听的歌【钟立风最好听的歌】钟立风:难过李健唱我的歌不是他选的

南都讯记者黄锐海实习生陈芷阳五年前,王菲因为在春晚翻唱了一首《传奇》,让更多人留意到李健的才华。而今,李健的知名度都可以跟王菲相提并论了!他也希望利用自己今天的影响力,把更多有才华的歌手、音乐人拉入大众视野。

钟立风在路旁【钟立风在路旁】李健、钟立风 两位中国音乐诗人之间的故事

喜爱李健的听友,你知道钟立风这个名字吗?你可知这是另一个有着“音乐诗人”称号的创作型音乐人?钟立风跟李健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原创歌手、都从民谣起家、都热爱看书、都富有文学气质,甚至,两个人的年龄都一模一样。

牧歌钟立风【牧歌钟立风】钟立风:一头笨拙、忧伤、孤独的大象

被誉为“民谣诗人”,知名歌曲有《再见了,最爱的人》《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文学著作有《像艳遇一样忧伤》《没有过去的男人》等拙见西安2017年度盛典“匠心长安”特邀嘉宾治好抑郁,治不好孤独电影《海上钢琴师》里有一个镜头人们围绕在1900身边为音乐起舞的时候。

钟立风最新【钟立风最新】钟立风:比起李健 更加野生的音乐诗人

《书旅人》是作家歌手钟立风第五本文字作品。正如读者歌迷们的感受无论是音乐还是文字,钟立风总给人诸多想象。就像唯有清醒者才能做出一个个奇妙之梦,钟立风的想象以现实做底子,却又常常不露痕迹。他曾创作一曲短歌盲人和一位女子去渡海风很大。

钟立风老婆【钟立风老婆】钟立风:音乐是我的妻子 文字是情人

钟立风零距离接触粉丝并为他们弹唱了自己的歌记者张喆摄一个是国内首位在全球有影响的考古纪实文学作家,以“考古文学系列作品”走红,如今却写了一本围绕林徽因的书另一个是著名的民谣歌手,歌唱得极有震撼力。

推荐阅读
钟立风好听的歌【钟立风好听的歌】钟立风:很多人说我和李健是好基友
钟立风老婆【钟立风老婆】钟立风:音乐是我的妻子 文字是情人
崔子格思美人歌词崔子格思美人歌词 “太子妃”爆火后再出《思美人》 崔子格又要搞事情?
我的朋友佩德罗【我的朋友佩德罗】《我的朋友佩德罗》评测:不管怎么说你都得试试
女星吴亚馨女星吴亚馨 Selina前夫与吴亚馨再炒绯闻是怎么回事?
法令纹怎么改善法令纹怎么改善 改善法令纹 用全球夯的“鱼骨式玻尿酸注射疗法”!
皮炎平软膏说明书【皮炎平软膏说明书】复方醋酸地塞米松乳膏(999皮炎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