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寅的儿子读音】读书笔记|曹雪芹是曹寅的孙子吗?

2020-01-13 - 曹寅

敦诚《寄怀曹雪芹霑》一诗“扬州旧梦久已觉”句下有小注云:“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此为曹雪芹系曹寅孙子的唯一证据。胡适《红楼梦考证(改定稿)》所引杨钟羲《雪桥诗话》有“雪芹为楝亭通政孙”一句,实是“根据《四松堂集》说曹雪芹是曹寅之孙”,杨氏之说源出于敦诚小注,算不得第二个证据。

曹寅的儿子读音

至于恩华《八旗艺文编目·子类稗说》中言“曹霑字雪芹,又字芹圃,曹寅孙”,则已在胡适考证之后,是流而非源了(恩华《八旗艺文编目》跋文中言道:“右编目属,草于癸酉,削稿于乙亥,丙子竟录。

”又有“暑假回平”一句,点出“北平”,可知该书成于民国年间,癸酉是1933年,乙亥是1935年,丙子是1936年——比胡适的考证晚了十余年。吴世昌在《红楼梦探源》中说胡适考证《红楼梦》作者、续者时未能引用恩华的材料,实在是刁难胡博士要“后知五百年”了)。

也就是说,曹雪芹是曹寅的孙子这个结论,目前只有一条孤证支撑。按“孤证不立”的考据原则,这个结论实不可靠——至少应该存疑。而且这唯一的证据,本身又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曹寅卒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曹雪芹的生年目前最普遍的两种说法为康熙五十四年(1715)或雍正二年(1724),所以雪芹生时曹寅已死,若还能“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岂不见鬼?敦诚的说法显然有误。

对此,蔡义江解释说:“大概雪芹常谈起祖父在时曹家曾四次接驾之类的盛况(其实,他是从祖母等长辈老人的讲述中得知的),致使其成人后才结识的敦诚产生了误会。

”(《红楼梦诗词曲赋鉴赏》)“我想,敦氏兄弟不可能去仔细核查曹氏家史稽年:曹寅活了几岁?是哪一年死的?雪芹出生于哪一年?”(《红楼梦是怎样写成的·谈旧引起不少误会》)这个解释姑且能说明敦诚小注为何出错,但终究掩盖不了这条记载不尽准确的事实。

崔川荣《敦敏对曹雪芹存年和卒年的看法》(《红楼梦研究辑刊》第十辑)文中指出,《四松堂集》付刻底本敦诚小注的页眉处粘有一条批语:“雪芹云云□□。

”后面缺失的两字据体例和残留字形可推知为“勿注”,也就是说,“写粘批的人发现,所谓‘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有误,因此才在粘批中写道‘雪芹云云,勿注’。

”而写这条粘批的人,据崔考,当为敦诚之兄敦敏。至于这条在付刻底本上被敦敏指明“勿注”的小注,最终还是出现在了《四松堂集》的刊印本上,可能就如周汝昌所说:“此盖刊书者冝兴所误加。”(《红楼梦新证》第七章史事稽年·乾隆二十二年条)

又比如,“先祖”一词,究竟是“已故的祖父”,还是“已故的祖上(祖宗)”,表意并不明确,可以作多种理解。邓之诚《骨董琐记》卷八引西清《桦叶述闻》:“雪芹名霑,汉军也。其曾祖寅,字子清,号楝亭,康熙间名士,累官通政。

为织造时,雪芹随任,故繁华声色,阅历者深……宗室懋斋(名敦敏)、敬亭与雪芹善……敬亭诗:……”既提到敬亭(敦诚)诗,又提到“雪芹随任”,其说法显然源于敦诚的《四松堂集》;但与杨钟羲《雪桥诗话》将“先祖”一词理解为“已故的祖父”不同,西清将其理解为“已故的曾祖”。可见,敦诚小注中的“先祖”一词,在理解上也是有弹性的。

不过,这条小注至少能让我们知道,曹雪芹与曹寅是有血亲关系的。可资旁证的材料有明义《题红楼梦》组诗题下小注:“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正如敦诚小注“先祖”可以多解,明义小注“先人”也有歧义,既可以理解为“已故的祖先”,又可以理解为“已故的父亲”——红学家们大多偏向于前者,而清代不少读者却都偏向于后者。

袁枚《随园诗话》中即说“其(曹寅)子雪芹”,后来周春《阅红楼梦随笔》、梦痴学人《梦痴说梦》、陈其元《庸闲斋笔记》、孙桐生《妙复轩评石头记叙》、叶德辉《书林清话》等皆承其绪,认为曹雪芹为曹寅的儿子。

但不管“先人”作何理解,如前所说,曹雪芹与曹寅有血亲关系,这是可以确定的。

近日刘上生发表《曹寅童奴生涯探析》(《曹雪芹研究》2018年第1期)一文,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红楼梦》第63回里芳官唱《赏花时》词“闲为仙人扫落花”(己卯、庚辰、蒙府、戚序本同),原曲出自汤显祖《邯郸记》第三出《度世》何仙姑唱词,但汤著本为“闲踏天门扫落花”。

曹雪芹的改句,出自李白《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又略有不同,李白原句为“闲与仙人扫落花”。那么,这种“略有不同”又来源于何处呢?刘上生认为来源于曹寅《楝亭集》卷一《些山有诗谢梦奉和二首时亮生已南旋》末句“遽然如可待,还写扫花图”后自注:“予留别诗有‘愿为筇竹杖’之句,些山集青莲句有‘闲为仙人扫落花’,故及之。

”这个发现,不仅能作为曹寅和曹雪芹血亲关系的一个证据,而且能为包括艺术追求在内的从曹寅到曹雪芹的精神联系增加丰富例证。

【补订】《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红楼梦》对“闲为仙人扫落花”一句有两条按语:“《楝亭诗钞》卷一页十五诗注云:些山集青莲句有闲为仙人扫落花,故及之。”“曹寅又自号西堂扫花行者。”我托宋长丰查阅蔡义江校注本《红楼梦》,上面也有类似说明。

看来这个例子并非刘上生的独到发现;刘的文中并未提及周、蔡二人的著作,大概虽不独到,但也是他独立的发现吧。红研所校注本《红楼梦》据汤显祖原文又将曹雪芹的改句给“校改”回去了,这个圆圈似乎绕得有点冤枉。

【补订2】胡铁岩先生近日发表《胡适先生“雪芹为曹寅之孙说”应重新审视》(《文汇学人》2018年6月29日第14版)一文,指出了敦诚小注有一些“让人挥之不去的困惑”,其中第三点提到此注“出现了不避曹寅名讳,直呼其名的情况”,似乎发前人所未发。

确实,在古代对别人直呼其名的做法显然不是很妥当,比如敦诚小注的母体——《寄怀曹雪芹霑》一诗,诗题中就没有直接出现“曹霑”的叫法,而是称其号“曹雪芹”,“雪芹”后面的“霑”字,是用小字补注其名。胡先生指出的这个情况,对于“雪芹为曹寅之孙说”本来就显得薄弱的唯一证据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相关阅读
中国好声音曹寅唱的歌【中国好声音曹寅唱的歌】好声音第一季学员曹寅当爸 开心晒与儿子合照

新浪娱乐讯日前,第一季好声音学员,杨坤战队中的曹寅微博发文公布了妻子顺利产子的消息“官宣我儿子小花生,于昨日顺产出生。体重7斤3两,母子平安。我媳妇经历14个小时40分的煎熬顺利生产。此时内心无比感慨世界上所有的母亲。

曹寅的儿子【曹寅的儿子】曹寅的妻子儿女是谁?曹寅与李煦的关系 曹

曹寅是清朝康熙年间著名文学家,工诗词善书,留下了《楝亭诗钞》、《楝亭书目》、《词钞》、《诗别钞》、《文钞》、《续琵琶》等著作。曹寅是康熙年间大臣,官至江宁织造、江苏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巡视两淮盐漕监察御史。

康熙对臣子曹寅怎么样【康熙对臣子曹寅怎么样】曹寅是谁 曹寅与康熙的关系有多好?

说到中国四大名著,文学性属性最高的莫过于《红楼梦》,研究《红楼梦》的科目都被称之为红学,可见《红楼梦》的艺术魅力。《红楼梦》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为背景,刻画了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的爱情故事。

歌手曹寅简介【歌手曹寅简介】歌手曹寅新歌《燕子》全网上线

红网时刻5月13日讯(记者胡弋通讯员李伟敏)5月13日,歌手曹寅推出了自己的全新音乐作品《燕子》。这首暌违已久的新曲是曹寅及其创作团队的精心之作,曹寅用他磁性的嗓音唱出了对生活的感悟以及成长的心境。

曹寅交好的传奇作曲家【曹寅交好的传奇作曲家】康熙画给曹寅的小花 萌吗?

曹寅生病,康熙连夜让人送药,并写信叮嘱怎么吃才对,连写了四个“万嘱”(还知道曹寅爱吃人参,埋怨他就是吃人参才得这病)“今欲赐治疟疾的药,恐迟延,所以赐驿马星夜赶去。但疟疾若未转泻痢,还无妨,若转了病。

推荐阅读
康熙对臣子曹寅怎么样【康熙对臣子曹寅怎么样】曹寅是谁 曹寅与康熙的关系有多好?
曹雪芹是曹寅后人【曹雪芹是曹寅后人】曹寅之孙曹雪芹系子虚乌有
蒙牛现代牧业【蒙牛现代牧业】奶源争夺暗流涌动 新乳业拟7亿入股现代牧业(01117)成蒙牛外第二大股东
史前文明的四次人类【史前文明的四次人类】人类四次史前文明与玛雅的四个世界观
同仁堂海狗鞭多少钱【同仁堂海狗鞭多少钱】强力海狗鞭健肾丸(永胜堂)
中国通史豆瓣中国通史豆瓣 中国通史选读
付高峰崔永元付高峰崔永元 声称要保护崔永元的付高峰 到底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