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是曹寅后人】曹寅之孙曹雪芹系子虚乌有

2020-01-13 - 曹寅

自从胡适于1921年在《〈红楼梦〉考证(改定稿)》中考证出《红楼梦》的著者是曹寅的孙子曹雪芹之后,九十多年来似乎已成了红坛的共识。而笔者经过刨根问底的查证,却惊异地发现:曹寅之孙曹雪芹系子虚乌有!

曹雪芹是曹寅后人

谓予不信,愿申述如下理由,任由读者睿智辨识。

曹雪芹并非曹顒或曹頫之子

力主《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说是原中国红学会会长冯其庸先生。他在《曹雪芹小传》中说: “曹寅生子曹顒,据红学家们研究,曹雪芹即曹顒的遗腹子,有的研究者则认为是曹寅嗣子曹頫之子。”

许多红学研究者都知道,曹氏家族有关的三个宗谱、通谱中均有曹寅过继儿子曹頫之名,但下面空空如也。曹頫有子女吗?有儿子还是女儿?均没有说明。2010年8月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大辞典》中的《曹氏世系简表》中曹頫下面有条虚线,下挂(雪芹),表明仅仅是一种说法,一种臆测,并无实据。

曹雪芹是曹寅亲生儿子曹颙的遗腹子吗?据《五庆堂重修辽东曹氏宗谱》载:“天佑(颙子,官州同)”,如果曹雪芹即曹天佑,能够官至“州同”,为知州(州的行政长官)的佐官,分掌粮务、水利、海防、管河诸职。那“作者自云”中“半生潦倒”又从何谈起,又如何穷到“举家食粥”的境地?如何诠释《红楼梦》反仕途经济思想?因而曹天佑不可能是《红楼梦》作者。

如果曹雪芹可与曹天佑划等号,曹雪芹即曹顒的遗腹子,那 “作者自云”中“背父兄教育之恩” 也无法印证,因为遗腹子是见不到父亲的,做父亲的如何教育他?已知曹颙并无其它儿子,那“兄”又是谁?又怎样教育他?著名红学研究者李生占先生说“冯其庸《曹雪芹家世新考》、吴新雷与黄进德《曹雪芹江南家世丛考》、周汝昌《红楼梦新証》等有关曹雪芹家世生平考证的著作都是考证曹寅,无考证出曹雪芹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如果曹雪芹不是曹寅的直系血亲后代,考证曹寅再详细又有什么用?从现占有的资料上看,没有一文半字的史料证明曹寅与曹雪芹是直系血缘的一家人。”信然。

我们还可以从其他五个方面来看曹寅有没有曹雪芹这个孙子。

(一)很多人都知道曹寅有一个“雪樵”之号。如果曹雪芹是曹寅之孙,明知其祖父有带“雪”的号,为什么自己还与其祖父排比取带有“雪”字之号呢?以诗礼传家的曹家怎会有这样不知避家讳的人呢?这只有曹雪芹不是曹寅之孙才可合理解释。

(二)乾隆登基前封号是“和硕宝亲王”,登极后时人顺口称之为“宝皇帝”。《红楼梦》中描写鸳鸯抗婚,把“宝天王”“宝皇帝”着实痛斥了一番。如果《石头记》原创者确是乾隆朝曹寅之孙曹雪芹,在乾隆朝避讳制度十分严格的情况下,这样不避国讳的后果,不仅作者自己要掉脑袋,还有延祸九族的危险。如果《红楼梦》作者是乾隆朝的曹雪芹是曹寅之孙,难道他不怕自己掉脑袋,并让已获过罪被抄过家的曹氏家族再罪上加罪吗?

(三)曹寅过继儿子曹頫(主流红学家有一部分认为是曹雪芹之父)获罪后,刑部公文中明明写着“京城崇文门外蒜市口地方房十七间半、家仆三对,给与曹寅之妻孀妇度命。”有没有“曹頫家属”或“曹頫之子”随往,公文中没有提及。如何证明曹雪芹也到了北京呢?

主流红学家有个先入为主的观念,以为曹寅有个孙子曹雪芹,既然“曹寅之妻孀妇”到“京城崇文门外蒜市口地方房十七间半”居住,那么作为曹寅之孙必然随往。然而事实上“曹寅有个孙子曹雪芹”的前提是不存在的。因此曹雪芹上北京之事只能视作无证枉说。这个所谓“曹寅之孙”的曹雪芹,不过是主流红学家心中一个想当然的 “幻影”而已。

(四)追索这个“幻影”的来龙去脉,就势必涉及新红学派的奠基者胡适写于一九二一年十二月的《红楼梦考证(改定稿)》。胡适的主要根据是杨钟羲先生《雪桥诗话》中“雪芹为楝亭通政孙”一句话,“楝亭”即曹寅,“通政”是曹寅的官职,这就把曹雪芹定为曹寅之孙。

那么杨钟羲先生《雪桥诗话》这句话根据是什么呢?是根据敦诚《四松堂集》(即敦诚诗集)的一个贴笺,贴笺云:“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四松堂集》原抄本中,就没见这么一句“贴笺”。

“贴笺”不同于原稿纸上的“注”,是后来用另纸补上去的“补文”。贴笺第一次明确地提出曹雪芹是曹寅之孙,对后人的影响可大了。其实按主流红学家们推算,曹雪芹出生在曹寅死后,如何能“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十二字毫无真实性可言。

就连胡适自己都认为是“错误”之说,可胡适却凭这条来历不明的谎言贴笺,相信了杨钟羲“雪芹为楝亭通政孙”这句话,得出了“曹雪芹是汉军正白旗人,曹寅的孙子”的虚假结论,进而误判为《红楼梦》的作者。把子虚乌有的曹寅之孙曹雪芹的“幻影”,装进了稀里糊涂追随者的脑子里,成了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成了无数人约定俗成的“共识”,误己误人九十多年。

(五)据《红楼梦学刊》1994年第2期车锡伦与赵桂芝在《介绍曹寅(楝亭)藏明刊〈书史纪原〉上的“雪芹校字”题记墨迹》一文披露,曹寅藏书中有“雪芹校字”笔迹,并附了彩色的书影照片。该文作者以为是曹寅之孙曹雪芹对“先人遗物,他自然会倍加珍惜;他既善画,也必爱书法,因此为本书认真校字。

”前面笔者已论证,曹寅之孙曹雪芹系子虚乌有,此墨迹必然是曹寅本人对其藏书随看随校时留下来的,可为曹寅有“雪芹”化名有力证据。

《红楼梦学刊》1994年第2期的书影照片:

有的学人以为曹雪芹不是真姓名,而是谁谁谁的一个化名。经过仔细比较各自的理由,笔者以为远不如作为曹寅的化名最靠谱。

学术上有“孤证不能成立”之说。不妨再出示一个证据:

晚清著名文学家、经学家、教育家、书法家与朴学大师俞樾在《小浮梅闲话》里说:“纳兰容若《饮水词集》有《满江红》词,为曹子清题其先人所构楝亭,即雪芹也。” “曹子清“就是曹寅,俞樾说他“即雪芹也”,说明曹寅有“雪芹”这样一个字号或化名。

试问:曹寅作为祖父有“雪芹”的号,作为其孙子还有可能再以“雪芹”为号吗?我的回答是绝无可能!

“寅孙曹雪芹著《红楼梦》”说漏洞百出

回头再看那些似是而非的“曹雪芹著《红楼梦》”说便显得漏洞百出。

《曹雪芹小传》中说“曹雪芹自北归后,曾一度在右翼宗学任‘瑟夫’(教习)”,这是因为敦氏兄弟在右翼宗学中结交曹雪芹,才有此种推论。敦氏兄弟笔下的曹雪芹应是敦氏兄弟在右翼宗学中结交的同学,有宗室的身份,有从军的背景,是落魄的王孙。如果曹雪芹是曹寅之孙,曹家本是內务府的包衣奴仆,获罪人之子,是不可能进右翼宗学学习的,更不可能聘他去作‘瑟夫’(教习),与敦氏兄弟笔下的曹雪芹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曹雪芹小传》中还写到:“后雪芹移居西郊,与张宜泉交”。 试问:张宜泉笔下的曹雪芹与敦氏兄弟笔下的曹雪芹是一个人吗?我们不妨比较两人:根据原稿,张宜泉笔下的曹雪芹其实是名“上雨下沽”,敦氏兄弟笔下的曹雪芹名“霑”;张宜泉笔下的曹雪芹字梦阮,号芹溪居士,而敦氏兄弟笔下的曹雪芹字芹圃;所谓“居士”,是指在家奉佛的人,而敦氏兄弟笔下的曹雪芹“佩刀质酒”、“击石作歌声琅琅”,一派军人气慨,象是个奉佛的人吗?张宜泉笔下的曹雪芹“年未五旬而卒”,敦氏兄弟笔下的曹雪芹“四十年华付杳冥”,主流红学家们为什么不质疑一下:这两个曹雪芹是同一个人吗?如果张宜泉能知曹雪芹“工诗善画”,却为何不提写《红楼梦》之事呢?

孤鸿道人在《艺苑论坛》发表的《自编自导自演的春柳堂》一文把隐瞒了53年(1955年至2008年)的秘密给揭开了。张宜泉的《春柳堂诗稿》原来是光绪年间刻本,且是本宅藏版,即是张家的“家刻本”。刻印者是其儿子“张子介卿”。

由此推算,张宜泉当生活于嘉庆、道光时代,与乾隆时代的曹雪芹八杆子打不着。这也可以解释,同为曹雪芹好友,为何敦氏兄弟与张宜泉之间没有一点相互交往的信息。这就直接否定了张宜泉作为“曹寅之孙曹雪芹”证人的身份。

把不同的几个“曹雪芹”揉合为一是主流红学家们一贯做法

笔者说过,一些主流红学们有关曹雪芹的“小传”、 “传记”及简介之类的文字,几乎都是一个套路,把上述几个互不相关的同名同姓的“曹雪芹”揉合在一起。最常见的就是把子虚乌有的曹寅之孙“曹雪芹”与敦氏兄弟笔下的那个“曹雪芹”及与张宜泉笔下的那个“曹雪芹”都揉合在一起,把他们姓名及字号凑合在一起罗列,把他们的经历也串连在一起,用他们的生卒年月来推断子虚乌有的“曹寅之孙曹雪芹”的生卒年月,以此掩盖了曹寅之孙曹雪芹子虚乌有的真相。

冯其庸先生这篇《曹雪芹小传》使用的就是这个套路。

你看《曹雪芹小传》开头“曹霑,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溪、芹圃。”不正是把敦氏兄弟笔下的曹雪芹的“曹霑”之名,芹圃之号,与张宜泉笔下的“姓曹名(雨沽)”、字梦阮、号芹溪居士罗列捏合在一起的吗?不过《曹雪芹小传》中是经过一番筛选的,一是因与敦氏兄弟笔下的曹雪芹的“曹霑”之姓名不合拍,就把张宜泉笔下“姓曹名(雨沽)”给筛选掉了;二是“居士”系居家奉佛之人,《红楼梦》作者对僧道微词甚多,怎么会是“居士”呢。

于是把“居士”之号也删去了。那么怎么写子虚乌有的曹寅之孙曹雪芹的生平家世呢?同样用张冠李戴之法,把他与敦氏兄弟笔下曹雪芹、张宜泉笔下曹雪芹这样三个不同的人的生平经历串连在一起。于是拼凑出子虚乌有的曹寅之孙曹雪芹的简历:生于1715年(康熙五十四年),——十四岁到北京(比周汝昌、蔡义江先生推算的早生了十年左右)——一度进右翼宗学——后移居西郊——1763年卒,终年虚岁四十八岁。

曹雪芹生年是怎么推算出来的?是用非曹寅之孙的曹雪芹(即敦氏兄弟笔下的曹雪芹与张宜泉笔下的曹雪芹)来推算的。主流红学家似乎均对这三个曹雪芹是否是同一个人没有一丝质疑,曹寅之孙曹雪芹生卒年之争演变成敦氏兄弟笔下的曹雪芹与张宜泉笔下的曹雪芹生卒年之争,并把结论强加在曹寅之孙曹雪芹身上。所以冯其庸先生与主流红学家们笔下的曹雪芹其实是杂揉的虚幻的形象,而非历史的真实。

相关阅读
曹寅的儿子读音【曹寅的儿子读音】读书笔记|曹雪芹是曹寅的孙子吗?

敦诚《寄怀曹雪芹霑》一诗“扬州旧梦久已觉”句下有小注云“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此为曹雪芹系曹寅孙子的唯一证据。胡适《红楼梦考证(改定稿)》所引杨钟羲《雪桥诗话》有“雪芹为楝亭通政孙”一句,实是“根据《四松堂集》说曹雪芹是曹寅之孙”。

曹寅与曹雪芹是何关系【曹寅与曹雪芹是何关系】每日有书:曹寅与康熙

《曹寅与康熙》通过描写曹寅的一生,反映了主子与家奴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进一步了解康熙年间的包衣奴才的地位、密折制度、清朝江南的经济,清朝的官场、康熙的治国手段等,通过皇帝宠臣的一生,折射出宏大的历史命题。

康熙和曹寅的关系【康熙和曹寅的关系】康熙宠臣曹寅与曹雪芹的关系如何?

曹寅,生于公元1658年,去世于公元1712年,是康熙一朝著名的文学家和藏书家,为内务府包衣出生,满洲正白旗人。曹寅父亲曹玺,为江宁织造,母亲孙氏是康熙帝奶娘。因为孙氏的关系,曹家和康熙帝的关系极好,所以在康熙一朝。

曹寅和曹雪芹的关系【曹寅和曹雪芹的关系】红学家吴玲:曹雪芹与曹寅毫无关系!

5.《红楼梦》版本的流传过程是“脂评本《石头记》”“脂评本《红楼梦》”(甲辰本)“程本《红楼梦》”“脂评本《石头记》”(包括嘉庆十九年的甲戌本及嘉庆二十五年的庚辰本)6.《红楼梦》是一部女人的伤心血泪史。

曹寅曹雪芹【曹寅曹雪芹】震惊!曹寅收藏了“曹雪芹”的书

90年代初,《书史纪原》中发现“雪芹校字”事情见,曾让那些山穷水尽的红学,一下又来了很多话题,20多年转眼过去,一代人又成长起来,不少年轻的朋友,很想知道发现过程和资料原貌,这里我就把自己采集到的几分图片。

推荐阅读
曹寅的儿子读音【曹寅的儿子读音】读书笔记|曹雪芹是曹寅的孙子吗?
曹寅交好的传奇作曲家【曹寅交好的传奇作曲家】康熙画给曹寅的小花 萌吗?
抗日民生公司【抗日民生公司】民生公司支援抗战创造奇迹
谢国忠中国父母谢国忠中国父母 谢国忠:未来两年中国面前有三条路 经济或崩溃
钟嘉欣晒宝宝钟嘉欣晒宝宝 网友齐祝福:儿女双全凑成好字
鱼目混珠泥沙俱下鱼目混珠泥沙俱下 市场表现泥沙俱下 “加仓没错”阶段正到来
新都桥花海地新都桥花海地 新都桥旅拍婚纱照 边拍边玩的婚纱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