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已然采访 愿你得到你要的自由——致赵已然

2018-10-26 - 赵已然

也是昨天晚上刷微博时偶然得知他身患重疾需要帮助的消息。在宁夏的一个叫做铜管的livehouse,正在通过一些乐队和音乐人的演出,为他们口中的"老大"筹集治疗费。我不知道赵已然在他们心中的分量究竟有多重,我只明白,这个被称作"赵老大"的人现在身上背负着多少苦难。

赵已然采访

我是从两年前开始听他的歌,说早不早说晚不晚。早的话恐怕现在也还没多少人听说过,晚的话早有一批忠实的听众默默关注。其实也是从尹吾开始。噢,对了,尹吾也很久没再出现过。赵已然是和他的名字排在一起的,当年的民谣圈里还没有邵夷贝,花粥,宋冬野。

赵已然采访

词里也很少出现"鸡巴"、"逼"、"香烟"这样的字眼。当年的民谣就是一把不算太精致的吉他再带上一副偶尔破音的嗓子。赵老大就在那个年代上了台,唱起了《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关于这首歌,有太多个版本。最近一个似乎是那个因吸毒进局子的唱的。我听过一次,仅仅一次。说实话,自从听过赵已然的版本后,我就对唱这首歌的其他人不抱任何期望。我觉得没法儿比。我觉得即使别人再有技巧,再帅气的样貌,再高的人气,都和老大的没法儿比。

赵已然采访

赵已然上了台,或者说他从来也没上过。因为他很快的便淡出了我们的视线。网上关于他的资料少之又少。自从二十世纪后,曾和他一起的万晓利火了,野孩子散了,谢天笑被大学生推崇了,弟弟赵牧阳也成了"西北鼓王"。这个叫赵已然的男人真的已然到了大叔年纪还逍遥自在。

赵已然采访

直到2002年,赵已然才发行了人生中第一张专辑——《活在1988》。之所以把专辑名称定位《活在1988》,正如他自己在专辑封套上的说明:"我停在了那个地方,那个纯真年代,那个没有毒品,没有妓女的火红年代,并迟迟不愿离开。

"其实,那时候未必没有毒品和妓女,所谓纯真年代,是赵已然主观视角里的世界。他停留在那个时代,因为那个时代里有他纯真的梦想,他一直是怀抱着梦想卑微地蹭饭蹭酒蹭住,四处流浪,落魄时像条狗一样。"对我而言,我的第一生命是自由。我可以放弃一切,但决不放弃自由。这自由给了我苦难,给了我危险,也给了我尊严。"

有一个关于他的采访视频,是在一个音乐节结束后。看得出来老大演出后一脸疲倦,长期抽烟被熏得发黄的牙齿和手指。笑的时候鱼尾纹法令纹深深浅浅,汲着拖鞋顶着乱糟糟的卷发。面对镜头,他沙哑地说着话。有着北方汉子的粗狂和大气。接地气来形容再适合不过。那时候开始,他就已经生病了。后来的演出,每每结束时都要对观众说上几句:"我唱不动了,也弹不动了。"

在《1988》那年的十月二十号,他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我本该是一名化学教师,阴差阳错,不幸做了鼓手。十多年来,不求上进,碌碌无为,混迹于狭小的地下音乐王国,沉迷于越来越糊涂越来越荒唐的卡通境地,信以为真地在有限的几位朋友面前义正辞严、斩钉截铁地鼓吹着"垮到极处"的寄生虫哲学。从没有过工作,后以借钱为生。 

后来,我慢慢变成了一个人。只有一双拖鞋、一只牙刷,住在了农村,且越搬越远。 

再后来,我笑得有些难看了,因为我越来越没钱。以至于常常被迫求告家人,艰难度日。 

有一天,我终于发现,磕不动了,再也垮不下去了。我头天让酒喝醉,吐了;第二天一早,酒还没醒,咣叽,又让茶给喝吐了。 

那一天,我发现,我的脸特别难看,太难看了。我终于知道,我太不漂亮了。 

我一生热爱漂亮女人,痴情于不敢面对、不敢亵渎的漂亮女人,然而我自己却从没漂亮过,从没漂亮过一次。 

我也知道了,在我所追求的自由中,我没有自由过一次。 

于是,我终于倒下了。 

于是,在深夜里,在不要钱的灿烂阳光下,在只有神或鬼才能看得见的微笑或悲痛中,我想起了那些曾经会唱的歌。 

于是今天,被逼无奈,我端正了思想,换了身份,不做鼓手,稍不情愿地自觉有些滑稽般地坐在了这里,怀着年轻时代的美好梦想,准备唱歌。"

有人说,赵已然的经历远比他的歌有意思。

我们忽略了很多故事。例如他搬过很多次家,他说他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次,反正是越搬越远,已经搬到跟北京没什么关系的地方了。他经常没有钱,喜欢蹭饭,又不愿意拿着鼓棒和吉他去讨生活。他坚定地认为不能因为贫穷就去冒充朋克,或者去迎合可以换钱的媚俗音乐。

许多时候,他靠一点水米就可以度过一天。他把自己关在房间疯狂地打鼓弹琴。他是中国最好的布鲁斯音乐吉他手,可却没有一点存款。烟和酒不离手,音乐揣在心中大步往前走。除了信念,他一无所有。

在生病的日子里,赵老大不止一次说要戒烟戒酒。为了锻炼身体,他早上甚至会在房间里做体操。他说他想回去,回到健康的身体状态里,酒戒起来很困难:"喝醉一次两次死不了,但会伤着我,醉一次得养一周"。但他说,比烟难戒一百倍的东西他都戒了,这算什么。 

2003年时,老大接触到了哲学大师尼采。很难想象粗糙的汉子与哲学碰撞出的火花,他平时不怎么看书,早年上大学的时候,他也看过一些哲学,黑格尔、康德等传统意义上的哲学大家。"但我一本没看懂。还有《美学概论》之类的,我喜欢那种东西,但我全部看不懂。"但,"尼采救了我"是赵老大讲出的最铿锵有力的一句话。 

现在是2014年。除了前几年偶尔会看到他跑几个音乐节,舞台终究要将他抛弃。疾病似潮水,无论你怎样努力都无法阻挡一些意外来临。老大在听说朋友帮自己募捐后竟有点生气,急忙叫人删除了豆瓣上的求助贴。我想,他是真的诠释了什么叫做纯粹和自由。

就如网友所说:"赵已然的声音如此沧桑舒缓,却又在喃喃的自我呓语,他是一个被时代废弃的歌手。烟和酒已经掏空了他的身体,他是一个纯粹的悲剧,最接地气又无法扶起。许巍都能挣大钱了,朴树也治好抑郁症了,而我们的赵老大,却永远活在了1988。"

相关阅读
赵已然枫叶红了赵已然枫叶红了 宁夏音乐人义演救助传奇摇滚音乐人赵已然

宁夏新闻网讯(记者祁瀛涛)7月25日,一场令无数音乐爱好者感动的义演在银川市西夏区铜管LiveHouse上演,许多区内外慕名而来的观众通过购票等方式,向这位被中国摇滚界誉为中国传奇摇滚音乐人的土生土长的宁夏人赵已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流浪汉赵已然流浪汉赵已然 如何评价赵已然在中国摇滚史上的地位?

要说赵老大在中国摇滚史上的地位,有没有地位,肯定有!最早一批在中国摇滚乐圈子里混的,也曾经参与过红色部队,张楚乐队等团体,所以不能说一点地位没有。可是能有多重要呢,我看也没有多重要。要是拍个中国摇滚名人堂名次。

赵已然近况赵已然近况 赵已然:这场告别演出 唱给像我一样傻逼的人!

两年前的冬天,天气比现在稍冷一些的时候,李夏的离开北京全国巡演北京站正在做宣传。当时有消息说这场演出邀请了赵已然作为嘉宾,听到这个消息后,滚君十分欣喜,于是后来去北京出差的时候,特意拜访了正在北京偏远村庄里休养身体的赵老大。

赵已然活在1988赵已然活在1988 赵已然:活在1988

翻遍1988年的大事记,没有几件能让人印象特别深刻的事。亚洲人口突破三十亿,不知为何,也发生了好几次空难。这些关于人口的隐喻暗示什么?或者无关紧要的时光里,一切突如其来的事件找不到解释的出口。人类时常被时间戏耍。

赵已然评价赵已然评价 写的一篇评论 关于赵已然和他哥哥赵牧阳的。

到西北风歌手,就必须要提赵牧阳和他的哥哥赵已然。在央视的《中国好歌曲》节目上时,当刘欢,羽泉,蔡健雅看到戴着帽子的赵牧阳时,纷纷站起来。打鼓的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武侠气质,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推荐阅读
赵已然近况赵已然近况 赵已然:这场告别演出 唱给像我一样傻逼的人!
流浪汉赵已然流浪汉赵已然 如何评价赵已然在中国摇滚史上的地位?
张光北陈炜张光北陈炜 张光北妻子陈炜演过什么 回忆中戏时谈“地下情”
天津女排主教练王宝泉天津女排主教练王宝泉:一位严厉的兄长
黄宾虹山水画欣赏黄宾虹山水画欣赏 黄宾虹 山水画大师作品欣赏
雨中即景作文雨中即景作文200字
杨继业简介【杨继业简介】杨继业:辅佐了北汉四代国主的老将军 一个忠诚的投降'贰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