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其美之子 陈其美:谋杀宋教仁的幕后主使?

2019-01-28 - 陈其美

在过去将近100年的历史进程中,刺杀宋教仁的主使人一直被指为袁世凯身边的总理大臣赵秉钧。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史学者张耀杰耙梳史料,提出新说,在其新著《谁谋杀了宋教仁:政坛悬案背后的党派之争》中得出结论:主使暗杀宋教仁的第一嫌疑人,肯定不是远在北京的袁世凯,而是革命党内部的陈其美。

陈其美之子

第一嫌疑陈其美

在宋教仁案发生之前及之后,上海地区并不是袁世凯及北京中央政府的势力范围。在上海地区拥有最大份额的军政实力以及无孔不入的秘密情报系统和秘密会党势力的,是前沪军都督陈其美一派人。无论是在针对宋教仁的暗杀活动中,还是在暗杀之后的缉凶及审判过程中,都不难发现该案的第一嫌疑人陈其美暗箱操作、周密安排的幕后黑手。

陈其美之子

宋教仁案发生后,陈其美在派遣王金发、陆惠生、吴乃文、拓鲁生、蒋介石、周南陔、张秀泉、邓文斌等人,协助租界巡捕把应夔丞、武士英抓捕归案的同时,他自己也成为遭受怀疑的第一对象。只是由于他过于强悍也过于恐怖,当年的新闻媒体一直不敢正大光明地揭穿这一事实真相。

陈其美之子

1913年3月27日,梁启超在《与娴儿书》中写道:“宋氏之亡,促吾加慎……刺宋之人(真主使者陈其美也),胪列多人,我即其第二候补者,今将彼宣告文剪寄,应某谋北来刺我,二十日前蜕丈已电告矣。”

3月27日,远在广东汕头的《大风日报》,用不点名的方式把幕后主凶锁定在“巍然跻要职,膺上赏”的陈其美身上:

“有以下流之身而窃居上流之位者乎?有与宋君有权利关系者乎?有曾以争一己权利之故,而以他人为牺牲者乎?此中有人不啻呼之欲出。观于应出身之历史,草蛇灰线,痕迹显露,从此探索,十可得八九也。前者陶公焕卿之被刺,与宋君之事同出一辙也。以彼辈神通广大,故事经二年,凶手尚未缉获。而此次则不及二日,罪犯既得,意者天夺其魄,不欲长其威焰,以遗毒我民国耶!”

陈其美的自证清白

1913年3月26日,《民立报》刊登陈其美(英士)自证清白的记者专访,说是“前报纪罗良鉴曾告人言,程德全委应差,系陈英士保荐,而陈君以并无保举情事,上海新闻社员曾往黄公馆晤陈英士君,据陈君面述应夔丞最近之历史……”

作为中华国民共进会的主要成员,罗良鉴是该会会长应夔丞与该会后台老板陈其美之间亲密关系的知情人。“黄公馆”指的是黄兴位于上海同孚路21号的临时住宅。孙文、马君武、何天炯、戴天仇(季陶)等人,于3月25日从日本回国后,几乎每天都要在这里与黄兴、陈其美、黄郛、范鸿仙、居正等人聚会,商议如何利用宋教仁案挑起发动“二次革命”。

据陈其美介绍,应文生几年前拿出五万元巨款,交给独子应夔丞回宁波老家办学,所建校舍很是宽敞,学生有200多人。

应夔丞因为仗势欺人、横行乡里被族人控告,只好畏罪潜逃。该校学生不愿解散,到上海散发传单。在该校担任教务的姜姓朋友找到陈其美,陈其美赶赴宁波调解成功,从此与应家父子建立联系。“后因应所管文元坊之房屋甚多,余在沪组织革命机关,如有机密事件,借彼房屋住宿。

昔于右任君鼓吹革命,为英租界逐出时,亦曾借居其屋,与应文生相识。缪姓事出,即任庶务事。应办菜每席开支银五元,后减至一元,菜与五元相等,遂知其弊,即斥革。到申后,组织共进会,当时余亦为之赞助,因青红诸帮革命出力不少,以黑暗之境导入光明,取名共进,亦此主义。”

在罗良鉴的质疑之下,出自老上司陈其美之口的应夔丞,尽管依然是劣迹昭彰,却不再是彻底妖魔化的全盘否定。

关于陈其美所谈到的“缪姓事出”,上海《时报》曾于1912年1月10日报道说,孙文因为总统府庶务长缪思敬“招摇撞骗,狐假虎威,种种违法”,于1月6日宣布其罪状,交江苏都督庄思缄明正典刑。胡汉民后来在自传中,对于此事另有回忆:“庶务长沈某,自称内务大臣,招摇于外,又强役民间车马不予值。余执付江苏都督庄思缄,诛之。继者为应夔丞,兼卫队长,渐跋扈,余欲并诛之,先生不可,乃褫其职,而以朱卓文代。”

这里的“沈某”显然是胡汉民的误记。第一任总统府庶务长缪思敬,原本是前清督练公所兵备处的提调,不知道通过什么样的政治交易当上了总统府庶务长,上任仅仅五天就被处以死刑。与缪思敬相比,接任庶务长的应夔丞,即使在“办菜每席开支银五元,后减至一元,菜与五元相等”并且“渐跋扈”连带吸食鸦片的情况下,也没有被孙文“明正典刑”,而是另行派遣到陆军部总长兼大本营兵站总监黄兴管辖的南京下关兵站继续任职。

因兵站解散而回到上海之后,应夔丞与孙文、陈其美、黄兴等人之间并没有“日离日远”,而是在同为青帮“大”字辈大佬的老上司陈其美的鼎力支持下,于1912年7月1日宣告成立江湖秘密会党青帮、洪(红)帮、哥老会公口的联合组织中华国民共进会,由应夔丞任会长、张尧卿任副会长。

袁克文的历史见证

1920年,袁克文在上海《晶报》讲述的主要是他自己在1911辛亥年至1915丙辰年间的所见所闻。在标题为“暗杀宋教仁”的第一节里,袁克文介绍说,宋教仁被暗杀时他恰好在上海,知道父亲袁世凯几次派遣密使欢迎宋教仁(遁初)北上,宋教仁欣然启程。临行之前,陈其美(英士)、应夔丞(桂馨)等人设宴饯行。宴席进行中间,陈其美询问宋教仁组织国民党政党内阁的办法,宋教仁表示说:“我只有大公无党一个办法!”

陈其美听了没有说话。应夔丞在一边骂道:“你这样做简直就是叛党,我一定要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他一边说话,一边从怀里掏手枪。在场的其他人劝住了他。宋教仁说:“死无惧,志不可夺。”大家只好不欢而散。

陈其美和应夔丞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一直在商议对付宋教仁的事情。袁克文的老朋友沈翔云(虬斋)是陈其美的重要谋士。他私下告诉袁克文说:宋教仁要出事了!袁克文问怎么回事,沈翔云回答说:“国民党内的许多人都痛恨宋教仁,陈其美、应夔丞尤其痛恨他。这几天他们两个人整天都在商议这件事情,即使像我这样的亲近之人,也不能够参与机密。偶然听到他们之间的几句议论,也是关于宋教仁的,而且他们说话的神情语气都很不好看。”

几天后的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遇刺身亡。应夔丞知道国务总理兼内务部总长赵秉钧害怕宋教仁抢夺他的位置,就通过内务部秘书洪述祖骗取来自赵秉钧的密电密信。当初的目的只是邀功请赏,没有想到这些密电密信刚好充当了嫁祸于人的文字证据。

在标题为“沈翔之”的《辛丙秘苑》第三十节中,袁克文进一步介绍说:“沈翔之字虬斋,陈其美之谋士也,机警多智,学识亦超,善鉴赏,富藏书画。予客天津时,识之于舒清阿座中,同有嗜古癖,交游乃殷。予游沪,复遇之。”

这里的沈翔之,是袁克文对于沈翔云的误写。当时的人们一般以字相称,常常有只记字而不记名的现象发生。满族人舒清阿是沈翔云就读湖北武备学校及留学日本期间的老朋友。1907年下半年,舒清阿由两江督练公所总参议兼江南陆军讲武堂总办调往天津,任陆军步队正参领,成为直隶总督袁世凯的下属。

袁克文与沈翔云在舒清阿那里相识后,因为都喜欢收集古董字画,很快就成了好朋友。等到袁克文到上海再一次遇到沈翔云时,他已经变成陈其美的一名亲信谋士。

宋教仁案发生后,国民党方面有人指认正在上海寻欢作乐的袁克文是幕后真凶,陈其美和应夔丞也想扣押袁克文充当人质。有一天,应夔丞在家里请客,沈翔云事先劝告袁克文不要前去赴宴。当天晚上,应夔丞坐着车来邀请袁克文,并且嘱托他带上怡情、琴言等多名妓女一同前往。

当袁克文来到他和陈其美、应夔丞、沈翔云都喜欢光顾的清和坊邀请怡情时,怡情按照沈翔云的事先嘱托,极力劝阻袁克文不要赴宴。袁克文只好给应夔丞写了短信,表示自己不能如约前往。“后始知桂馨之谋,诚危矣!”

袁克文明白自己的危险处境之后,很快离开上海返回北京。关于陈其美与应夔丞之间的复杂关系,袁克文分析说:“斯时应已就狱,赖陈英士辈隐为之助,而北方之势力尚未达于沪,赵、洪又不自承,且为证之电,惟‘毁宋酬勋’四字。既云‘酬勋’而内阁并无为洪辈请勋事,故先公始终坚持,不使赵就沪狱,令提应等入都,南中又坚持不许,相持至二次革命,陈始拯应出狱。既谓应贪北方之勋而杀遁初,陈反拯之何也?”

(据《文汇报》)

有专业工作者研究了民国时期的报章文献,详细地叙述上个世纪中期,在南中国海诸岛屿发生过的国际事件。现选取部分图片,回顾国民政府在维护中国南海主权上做过的努力。

依照《开罗宣言》及《波茨坦宣言》的内容,国民政府遣派内政部及广东省接收专员,随同四艘军舰,前往接收南沙及西沙群岛。当时国民党海军上校林遵,受命为南沙舰队指挥官,其职责在护驾接收人员团队平安抵达太平岛。接收细节交由中央内政部和广东省政府共同负责策划。中央调借西北大学地理系教授郑资约为接收南沙专门委员,负责参与南海岛屿国界的划定,及整理南海水域的岛,礁石群及沙滩名称的工作。

1946年12月15日接收人员齐聚在太平岛西端国强石碑旁,举行升旗典礼仪式,前排左四为内政部接收代表郑资约,前排左五为南沙舰队指挥官林遵,前排右四为广东省接收代表麦薀瑜。中央接收专员郑资约,在结束南沙群岛工作之后,即整理实测资料,绘制中国南海地图,并向行政院呈请核准颁布一系列的地图。

数月后上海商务书局出版郑资约编著的《南海诸岛地理志略》,书中详述了东沙群岛、西沙群岛及南沙群岛的历史背景、南海诸岛的地理环境,及国疆石碑的照片。

在这期间,广东省政府属下的水泥石技术人员,完成了2座水泥石碑,其中一座大型石碑立于岛的西端。石碑正面上端刻有国徽,下刻“太平岛”三字,石碑背面刻有“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重立”,左旁刻“中业舰到此”,右旁刻“太平舰到此”。另外一座较小石碑,石碑正面朝东,上刻“南沙群岛太平岛”,背面刻“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碑北面刻“太平舰到此”,南面刻“中业舰到此”。

相关阅读
陈其美的子女陈其美的子女 揭秘陈其美:一个边逛妓院边干革命的民国大佬

有一次,上海滩有两大群手持刀、棒的帮会人马摆开斗殴的阵势,为了争夺地盘、码头之类的事,准备拼个你死我活。其中,占了优势一伙的头目名叫刘福彪的,他正想喊兄弟们上!却被自己的一个青年朋友制止住。刘福彪的这个朋友。

陈其美儿子陈其美儿子 谋杀宋教仁的真正凶手是陈其美

北一辉与中国友人于上海的合照,前排右起北一辉、宋教仁、陈其美(资料图)我新近出版的《谁谋杀了宋教仁》一书,是七八年来穿越历史反复寻访的一项成果,其间既有苦思冥想的难解困惑,也有意料之外的快乐发现。在我看来。

陈其美有几个儿子陈其美有几个儿子 暗杀宋教仁的真凶是陈其美

《谁谋杀了宋教仁》张耀杰著团结出版社1913年3月20日晚上10时40分,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在上海沪宁火车站被凶手武士英从背后开枪暗杀。宋教仁案和接踵而至的“二次革命”是辛亥革命失败的标志。究竟谁是谋杀宋教仁的幕后元凶?作者研究认为。

宋教仁是陈其美杀的宋教仁是陈其美杀的 陈其美为什么要杀掉宋教仁?陈其美是被谁杀的?

当时,中华革命党经费极缺,陈其美整天为此事发愁。李海秋开设了一家鸿丰煤矿公司,扬言购买日本机械,需要向日本银行贷款,想请陈其美做中间介绍人,贷款100万元,可得百分之三十的回扣,陈当即答应。1916年5月18日下午。

陶成章陈其美陶成章陈其美 蒋介石刺杀陶成章:陈其美指使下的大案

蒋介石刺杀陶成章,可谓是蒋氏参与政治之始。因而在不少人眼里,这件暗杀事件,就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然而我们可以看到,不少人认为蒋氏刺杀陶成章,是基于孙中山的指使,这个就有些莫名其妙了。孙中山和陶成章之间确实有些隔阂。

推荐阅读
陈其美简介陈其美简介 揭秘蒋介石身后那些“拜把”兄弟 曾给陈其美收尸
陈其美在青帮的地位陈其美在青帮的地位 辛亥革命中的陈其美 从青帮大佬到上海总督
董冬冬陈曦歌曲大全董冬冬陈曦歌曲大全 董冬冬×陈曦 音乐大CP和他们的8000多首作品
洋人街有什么好玩的洋人街有什么好玩的 佛山的洋人街有什么好玩的?
社会环境好的成语【社会环境好的成语】江南科技产业园全力营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
石智勇奥运冠军石智勇奥运冠军 奥运冠军石智勇
猛鬼山坟李菁猛鬼山坟李菁 李菁谈退出德云社的原因 让人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