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贵妃舞蹈】《大唐贵妃》: 讲最纯正感人的中国故事

2020-01-02 - 大唐贵妃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道他君王情也痴……”一曲《梨花颂》传唱至今,也让人记住了18年前诞生于上海的新编京剧《大唐贵妃》。这是新时期京剧艺术的一座丰碑,不仅汇聚了梅葆玖和张学津、于魁智和李胜素、李军和史依弘老中青三代京剧艺术大家,争妍斗奇,各擅胜场,更因其恢宏的场面,精良的制作与精彩的演绎,成为传唱不衰,闻名遐迩的名剧。

特别是一曲《梨花颂》,不仅成了耳熟能详,脍炙人口的京歌,也成了梅葆玖先生的代表曲目,以至于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家人弟子在他耳边吟唱的,还是那句“梨花开”,唯有此刻,昏迷的梅葆玖往往会有一丝反应,心跳也会加快一些……可以说,《梨花颂》伴随着《大唐贵妃》,融入到了梅葆玖的艺术生命之中,以至于在最后的时刻,老人念念不忘的还是为观众呈现更适宜观众欣赏与喜欢的新版,并为此积极奔走,热心策划直至生命的尽头。

如今,梅葆玖先生的遗愿终究实现了。汇集了史依弘、李军、安平、奚中路、蓝天等上海京剧院众多名家,新版京剧《大唐贵妃》将作为第二十一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参演剧(节)目,隆重献演上海大剧院,开票首日就取得50万元票房佳绩。这部诞生于上海并获得巨大成功的新编京剧,如今时隔多年后重新打磨,以强大阵容和耳目一新的舞台呈现,献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原版《大唐贵妃》(曾用名《中国贵妃》)以京剧大师梅兰芳的两部名剧《太真外传》《贵妃醉酒》为基础改编创作,2001年于上海大剧院为第三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揭幕,不仅汇聚了京沪两地名角,更融入了歌剧、舞蹈、交响乐等其他艺术形式,成为当年的热门话题。

传承经典,探索创新,回报时代,不忘初心。此次新版京剧《大唐贵妃》是时隔18年后,在汲取各种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以新时代的审美进行的重新演绎,可谓“旧中有新,新中有根”,力求在保持博大精深的京剧艺术纯粹、纯正、纯美的基础上,展现新时代戏曲人的全新风貌,在美学品格、舞台呈现与制作模式上,探索一条全新的道路,为戏曲艺术开拓更美好的未来。

在剧本上,原来《贵妃醉酒》的桥段被新的内容置换。剧情在突出杨贵妃和唐明皇爱情主线的同时,加强了对“安史之乱”等历史背景的着墨,增强了武戏,使全剧更具可看性。除此之外,一代大师梅兰芳在《太真外传》中独创的“翠盘舞”也将在重新设计后再现舞台。

舞美方面取消了原版舞台上的实体建筑,运用多媒体影像技术,将传统艺术与现代科技相融互补,更趋向戏曲艺术写意、灵动、多变的艺术特色。在音乐方面,突显恢宏气势,并引入昆腔,不仅使整体风貌向京剧本体回归,且在音乐情绪上更为连贯贴合,更好地诠释这出具有传奇剧色彩、兼容史诗剧气质的恢弘历史剧。

旧中有新

岁月荏苒,自1924年梅兰芳先生创排连演四晚的“大制作”《太真外传》,到梅葆玖先生与姐姐梅葆玥上世纪80年代恢复的浓缩精华版《太真外传》,直至2001年《大唐贵妃》的华丽登场,京剧梅派艺术与杨贵妃的艺术情缘,走了将近一个世纪。

如果说当初年轻的梅兰芳在创排《太真外传》时,走的是大制作的华丽路线,那么到了梅葆玖,传承父辈留下的精彩唱段,恢复该剧当年演出时的盛况与风貌,就成了新的历史使命。尽管许多年过去了,曾经见过四本《太真外传》者早已不在人世,但就当时留下文字记载与历史图像来看,其场面之宏大,剧情之曲折,表演之动人,令人为之遐想不已。

时至今日,《太真外传》的舞台全貌虽不曾留下,却留下了完整的剧本与许多精彩的唱段,被制作成唱片,在京剧戏迷,特别是“梅派”戏迷中广为传唱,无论是《太真出浴》《望阙献发》还是《七巧盟誓》《玉真梦会》,几乎每一折都留下了极为好听的唱段,缠绵婉转,流利轻扬,一唱三叹,把李隆基与杨玉环的帝妃之爱,表现得细腻传神到了十分。

因此,早在上世纪80年代,梅葆玖就有意恢复演出这一梅派名剧,由于当时观赏习惯已不可能连续四晚,就采取了“取其精华”的办法,重点恢复了《拈香惊艳》《长生殿前》等几折名段,也成了后来《大唐贵妃》排演的基础。

虽然初步恢复了《太真外传》雏形,但梅葆玖一直有心愿,能够完完整整在舞台上呈现《太真外传》当年的演出盛况。这一美好的想法最终圆梦上海,在上海这座唱红了梅兰芳,也拥有众多京剧戏迷的“演艺大码头”,集多方之力,最终成就了《大唐贵妃》的涅槃重生,使梅派珠玉再现光华。

扎根传统,推陈出新,是梅派艺术的精神。重演《太真外传》,不是简单的复刻,而是要进行有时代气息的再创作。可以说,《大唐贵妃》最大的特点是梅派经典新编,不仅保留了梅兰芳剧目中经典的精华,又能与现代的审美元素结合在一起,加之《梨花颂》的迅速传唱与走红,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一时间,满城争看杨贵妃,人人会哼“梨花颂”。

这场被当时媒体称为“中国大歌剧”、投资几百万元的大戏,在艺术节四场演出后就收回成本,堪称戏剧市场化尝试的一次完美成品。

更难得的是,尽管投资巨大,但《大唐贵妃》这些年来始终活跃在舞台上,一代又一代的观众走进剧场观赏过这出好戏,无论是梅葆玖、李胜素、魏海敏等大家领衔的经典版,还是田慧、蓝天等青年演员演绎的青春版,从上海到北京,《大唐贵妃》一演再演,欲罢不能,真正成为一部口碑市场双丰收的经典之作,也成为当代上海文艺舞台的一部具有全国乃至世界影响的精品力作。

新中有根

此次新版《大唐贵妃》将由原版“亲历者”史依弘、李军担纲饰演杨贵妃、唐明皇。史依弘作为梅派传人中的佼佼者,文武双全,她饰演的杨贵妃曾被评为“俏皮婀娜”,此次由她一人塑造到底的杨贵妃还将展现其多才多艺和忠贞凄婉。

“重新创排《大唐贵妃》,不仅是所有主创以及当初看过这部戏的人的心愿,更是葆玖老师未完成的遗愿。他不仅希望复排此戏,同时,更希望把该剧打磨成精品,一代代传承下去。这次接到任务,我心里就浮现出当时他满怀期待跟我憧憬的画面。

”回想这一幕,史依弘动情地说,“18年前,我没有登台演出全本,但排练时从头演到尾,因此对整体剧情相当熟悉。”认真的史依弘一直在琢磨剧情、角色。在史依弘心中,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大唐贵妃》都是独一无二的,“它背后的《太真外传》代表着梅兰芳唱腔的顶峰,是集大成者,音乐、板式、旋律完美体现梅先生‘无声不歌、无动不舞’宗旨。

《大唐贵妃》又将京剧音乐与交响乐结合,乐器丰富了,听着悦耳,又不失皮黄味道”。

18年之后的新版《大唐贵妃》,对观众来说,无疑是从看角儿到看戏的转变,对演员来说,则是从秀角儿到秀人物塑造的升华。追溯到2001年,史依弘年尚不满三十,她自己都开玩笑说:“那时,我大概真的只能演一个美人,在台上负责娇俏漂亮、婀娜多姿,要唱得字正腔圆、留有余味。

”现在,不一样了,不论是唱还是演,她都会更多地走入人物内心。她希望调动自己这些年在艺术上的积累和学习,无论是对人生百味的领悟,或对京剧艺术的探索,又或对自我能量的开拓,都能让这个人物变得更为丰富和饱满。

当年创排该剧,由于是一场众星云集的艺术盛会,《大唐贵妃》也就成了一部“看角儿”的艺术作品,既要考虑到梅兰芳经典唱段的保留,又要考虑到各位艺术家自身表演的特点,以及音乐中的华彩片段等。因此,剧情内容更多服务于形式,于是,在原版《大唐贵妃》中,就出现了杨贵妃被贬回杨府后,却唱了一段《贵妃醉酒》。

如今,在史依弘看来,当时的杨玉环“从三千宠爱于一身到被贬回府,在这么大的心理落差下,她内心应该是很凄凉的,在此心境下,还有心情回顾昔日宫廷奢华生活,显然是不符合人物心境的”。

因此,众主创一致同意对这一部分进行更改。于是,在新版中,原来的唱词被替换掉,唱腔也做了微调。依然是“四平调”,杨乃林老师的华彩配乐依然保留,但唱词却彻底做了改动,以求更贴切地表达杨玉环悲凉的心情和对李隆基的思念。

除此之外,18年前《大唐贵妃》囿于时长,删掉了杨贵妃自尽前与李隆基诀别的唱段,这也让史依弘耿耿于怀,“当时是觉得非常遗憾的,因为几乎没有一出戏是会轻易放过诀别这个环节的。不管是跟亲人还是爱人,比如《白蛇传》《霸王别姬》等,诀别环节的处理都增加了剧作的可看性和张力”。

所以,在新版中,这场被封存了18年的诀别戏将再次与观众见面,在史依弘看来,这段戏既揭示出杨贵妃是为了爱情甘心赴死,也是李杨爱情的真实写照,尽管新版中唱的段落着实不少,但这一段无论如何不能删减,自己“誓死也要唱”。

梅派艺术历来有载歌载舞的艺术特色。在梅兰芳的新创戏里,几乎每一部都有一段舞蹈,各有特点,比如《霸王别姬》里的“剑舞”、《天女散花》的“绸舞”、《西施》的“佾舞”、《麻姑献寿》里的“袖舞”、《木兰从军》中的“戟舞”、《思凡》中的“拂舞”等等。在《太真外传》中也有一段“翠盘舞”,如今,将在重新设计后再现于《大唐贵妃》舞台。

但是,同许多其他舞蹈一样,《太真外传》中的“翠盘舞”到底什么样,谁也没见过,唯一知道的是当年梅先生的一张演出剧照,身穿花了数根金条,用真孔雀羽毛制成的“霓裳羽衣”,当时有剧评人这样写道:“梅站在盘中,若危若稳。

举手投足,如晓日破云霞。旋转腾身,如流风回霜雪。春风桃李,无以比其妍。出水芙蕖,难以方其丽。台下观众,屏息凝眸,神不守舍,如坠五里云雾。曲终舞止,非但台上的明皇掀髯而喜,台下的观众也像炸了窝似的掌声热烈,鼓噪不停。

”尽管如此,但据梅先生自己晚年回忆,舞蹈时所穿的衣服好看却不实用,稍一舞蹈,身上的雀毛就会脆弱地折断……因此,在得知此次要恢复演出“翠盘舞”后,史依弘遍寻资料,展开艺术的想象与研究。

“从老照片上可以看到,梅先生站在一个大概1.5米见方的盘子上,身穿宫装,边上有一些人挥舞着旗子,从记载里可以看出,这些旗子代表着风雨雷电,杨贵妃作为一个梨园教坊里的指挥官,在上面边唱边舞,或者说仅仅就是跳舞。”

由此可知,这样的排场之下,舞蹈本身并不会太复杂,而是一种意象化的姿态美,不仅突出翠盘这一载体的特征,也要表现出“风吹仙袂飘飘舞,犹似霓裳羽衣曲”的盛唐之美,同时不忘京剧艺术本身的“四功五法”,做到梅大师所谓的“移步不换形”。

不仅如此,作为舞蹈设计,著名舞蹈家黄豆豆在围绕翠盘的群舞场面的编导中,又注入了唐朝宫廷舞蹈风格,融合龟兹、胡旋、西亚、犍陀罗等沿着丝绸之路传入的西域舞蹈,让观众能够看到中西文化的对话和交流——这正是盛唐气象中不可或缺的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期待最终的舞台呈现能给观众一种全新的观赏体验。

中国故事

一出京戏,十八年后,二度登台。这在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历史上也属首次。“重现这部大制作,体现了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实践。”对此,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总裁王隽道出了缘由:“《大唐贵妃》在致敬经典的同时,也进一步往前探索及探讨。”

中国戏曲舞台上,历来不乏精彩的故事与感人的情怀。而对于唐明皇、杨贵妃的动人凄婉爱情故事,历来产生的经典作品更多。从白居易的《长恨歌》到白朴的《梧桐雨》,从洪昇的《长生殿》到梅兰芳的《太真外传》……这段流传千古的经典爱情,就是在这样一次次的讲述与表现中,不断焕发出新的活力的。

如果说《太真外传》是将这个故事用京剧的形式重新激活,那么到了《大唐贵妃》,由现代人的理念出发,就更将情感提炼出了人文意义,但叫两情如金坚,天上人间会相见。这样的爱情,超越年龄,超越地位,超越生死,既是如此传统性,却又充满现代感,令人感动。

同时,《大唐贵妃》“旧中有新,新中有根”的创作手法,也体现了当代戏曲人在今天的责任、使命与担当。用古老的艺术语言,讲好最纯正感人的中国故事。激活传统,面向未来。事实上,传统并非一成不变的。它是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积淀下来的宝藏,它有开始,有发展。

它是一颗包蕴着无数可能性的种子,它是盘踞在过往中为未来提供充足养分的根基。旧中有新,新而有根,传统,是在继承与创新中,步步生花的——如果没有梅兰芳的创新,就不会有“梅派艺术”;如果没有《太真外传》的创作,就不会有后来的《大唐贵妃》;如果没有18年前创作的《大唐贵妃》,就不会有今天的新版《大唐贵妃》……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今天,在传统文化日益受到重视的今天,《大唐贵妃》的华丽回归,体现了传统戏曲人在今天的文化自信。

面对传统戏曲剧场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史依弘等一批当代戏曲人感到由衷的欣慰。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对于京剧人来说,还是要排出更多好戏,能够成为经典的戏,比如像《大唐贵妃》这样的戏。有了好的口碑,才能吸引更多的人走进剧院,亲眼观赏、亲耳聆听,近距离感受京剧的精髓和魅力。”

相关阅读
京剧大唐贵妃【京剧大唐贵妃】重现“翠盘舞”!18年后 京剧《大唐贵妃》复排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道他君王情也痴”一曲《梨花颂》传唱至今,也让人记住了18年前诞生于上海的新编京剧《大唐贵妃》。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从10月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

大唐贵妃评书单田芳【大唐贵妃评书单田芳】大型交响京剧《大唐贵妃》再登舞台

本报电(记者郑娜)2019年恰逢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诞辰125周年、首次赴日演出100周年,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诞辰85周年。为纪念梅派两代艺术大师,展示梅派艺术在新时代的传承发展,由北京京剧院、国家大剧院、北京梅兰芳艺术基金会联合出品。

大唐贵妃梨花颂【大唐贵妃梨花颂】探班《大唐贵妃》响排:“翠盘舞”怎么跳?带你一睹真容

东方网记者王永娟10月24日报道新版京剧《大唐贵妃》进入响排阶段,在今天的媒体开放日上,记者有幸提前目睹此前被媒体“爆炒”的“翠盘舞”真容,截取片段以飨读者。从视频中我们看出,在其他舞蹈演员的环绕中。

大唐贵妃背景意义【大唐贵妃背景意义】这一位“大唐贵妃”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当这句唱词在金碧辉煌的上海大剧院响起时,引发了全场观众的回忆2001年京剧《大唐贵妃》首演,杨贵妃与李隆基由梅葆玖、张学津、于智魁等京剧表演艺术家饰演。

大唐贵妃视频【大唐贵妃视频】上海国际艺术节22年 有《大唐贵妃》 也有莫扎特歌剧

历时31天,第21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落下帷幕。11月17日,世界级指挥家安德鲁曼兹、中国小提琴家黄蒙拉与北德广播爱乐乐团携手带来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三首经典德奥音乐作品,返场曲目《我和我的祖国》则点燃了现场气氛。

推荐阅读
大唐贵妃有声评书【大唐贵妃有声评书】《大唐贵妃》进社区 为居民带来“梨花颂”还有公益票
大唐贵妃梨花颂简谱【大唐贵妃梨花颂简谱】《梨花颂》作曲杨乃林:没有《大唐贵妃》就没有我今天
海派甜心结局海派甜心结局 海派甜心大结局11
林保怡黎姿【林保怡黎姿】有一种友情叫黎姿林保怡!
云朵民歌中国云朵民歌中国 云朵录制《民歌中国》 畅聊家乡大秀“云端音”
康泰生物十大股东【康泰生物十大股东】康泰生物36.36倍遥遥领先 康泰生物涨了多少倍?
陈欣怡的第二个孩子陈欣怡的第二个孩子 陈欣怡药检后深夜走廊痛哭 队里怕出事派专人陪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