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幼仪坚强的女人 徐志摩的前妻张幼仪 一个不一般的女人

2018-04-16 - 张幼仪

“我是一把秋天的扇子,只用来驱赶吸血的蚊子,当蚊子咬伤月亮的时候,主人撕碎了扇子”。 第一节:3个女人的童年故事

林徽因与陆小曼,一个生于杭州,一个生于上海,成长背景却颇为相似。

林徽因的父亲林长民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他积极投入宪制运动,做过司法总长,巴黎和会时期,更激愤地写下《外交警报敬告国民》,是清末民初时候的风云之士。 陆小曼的父亲没那么耀眼,却也与林长民同为早稻田大学校友,他参加过同盟会,出任过国民党高官,类似的背景使得他们视野开阔,不会囿于愚昧的重男轻女传统。

张幼仪坚强的女人

陆小曼在父母的溺爱下长大,既聪慧,又顽皮,一度到不可收拾,被父亲教训了一下,才收了心,好好读书,即便如此,也可见她父亲对她的重视。

相形之下,张幼仪的幼年就惨淡得多,她祖上虽做过高官,到她父亲这代已非昔比,她父亲只是个据说声誉很好的小镇医生,从张幼仪的叙述看,他的识见没超过他当时的身份。

张幼仪坚强的女人

张幼仪说,她母亲有八个儿子四个女儿,但她母亲从来只告诉人家,她有八个孩子,因为只有儿子才算数,“女人就是不值钱”。她与父亲则更为隔膜:“除非爸爸要求,我从不在他面前出现……除非他先开口对我说话,否则我不会在他面前启齿。

张幼仪坚强的女人

”这与林徽因的经历形成鲜明的对比,林徽因七岁那年,就承担家里与出门在外的父亲的通信任务,现存的她父亲给她的最早的一封信里这样写道:“知悉得汝两信,我心甚喜。儿读书进益,又驯良,知道理,我尤爱汝……”

张幼仪坚强的女人

第二节:婚姻

1922年,一桩离婚案让全中国的人民都认识了张幼仪,作为中国自古以来第一桩离婚案的主人公,作为大诗人徐志摩的离婚对象,想低调都难。

张幼仪的前半生也因此和徐志摩联系在一起,作为徐志摩的发妻,15岁的张幼仪便辍学嫁入了徐家,可是第一天就被徐志摩嫌弃是从乡下来的土包子。

张幼仪坚强的女人

张幼仪又怎能算土包子,她的家里是宝山县的首富,父亲是一代名医,二哥张君励是哲学家,被誉为中国宪法之父,四哥张嘉敖曾任中央银行总裁,铁道部部长。

浪漫大诗人徐志摩嫌弃张幼仪每天就像一滩死水一样,一点生趣也没有。他丝毫没有看见张幼仪的贤良淑德、端庄大方。他最常对张幼仪说的话就是:我一定要做中国第一个离婚的人!

尽管丈夫不喜,但善良坚强的张幼仪还是每日精心照顾丈夫,侍奉公婆,她想,没有爱情,日子久了亲情一样会让丈夫难以割舍吧。

第三节:婚后

嫁入徐家三年后,张幼仪生下了长子徐积楷,本以为儿子的出生会让冷漠的丈夫有温度一点,却不想徐志摩像终于完成了任务一样潇洒的远赴欧洲读书去了。

不放心徐志摩一人在外的张幼仪也独身一人去往欧洲准备照顾丈夫的饮食起居,却不想满心欢喜的到了欧洲后,得到的却是丈夫一纸冷冷的离婚协议书。

因为他遇到了他的谬斯女神,林徽因。他说: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找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好讽刺,他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已是一个有老婆孩子的人了。

在得知张幼仪再次怀孕后,徐志摩叫张幼仪把孩子打掉,一个母亲怎么舍得杀死自己的孩子,张幼仪借故说打孩子太危险会死人的,却不想冷漠无情的徐志摩说:坐火车还会死人呢,你难道就不坐了吗。

母爱是伟大的,肚子里的孩子支撑着张幼仪度过了人生中最苦涩的那段日子。

却不想厄运说来就来,三岁的小儿子彼得患病不治身亡,再也没有什么能支撑她独自面对丈夫的冷酷无情,抱着孩子冰冷的骨灰,想象着他温暖的小手、软糯的声音,这个从出生到离开人世,从没得到过半点父爱的可怜孩子,甚至在病重时期都得不到父亲的一个温暖怀抱的孩子,崩溃的张幼仪大哭起来,她的眼泪为幼子而流,更为她不堪的婚姻而流。

第四节:离婚

崩溃大哭过后张幼仪幡然醒悟。我自己的人生为什么要依附别人而活!她毅然决然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随后便远赴德国学习新知识。

语言不通、饮食不惯,独在异乡的滋味不好受,但一想到自己身无长处,回家只不过又做回那个依附他人而活的米虫,张幼仪咬牙坚持了下来。

学成归国后,张幼仪凭借出色的德语在东吴大学任教。

她还开创了《云裳》服饰店,张幼仪以独到的眼光和设计,让店铺的生意开得红红火火,全上海的名媛都以能穿上云裳的衣服为荣。

张幼仪还出任了上海银行的总裁,一上任便让银行扭亏为盈,被誉为金融界的传奇。

她的眼里终于有了神采,那是从内心最深处散发出来的的自信。

人生果然都只靠自己成全!张幼仪的人生在开往德国的列车上被分为两节,前生是唯唯诺诺、依附他人而活的弱女子,后世是独当一面、坚强不屈的铿锵玫瑰。

哦,她还遇到了她的真爱苏纪之,一个温润如玉的医生,两人锦瑟和鸣,相濡以沫,一直到老。

年老的张幼仪有次对侄女说道:我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若不是离婚,我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找到自己,也没有办法成长。他使我得到解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第五节:饭局

张幼仪和陆小曼曾共同参加过一个饭局,胡适做东。张幼仪也说她弄不清胡适出于什么心理,把她和新婚的徐志摩陆小曼夫妇请到一个饭局上,但她觉得自己得去,去了,会显得“有志气”。她的意思大概是,让世人看看,她并不是一个落寞到不敢面对的弃妇。

饭局上,陆小曼喊徐志摩“摩”、“摩摩”,徐志摩喊她“曼”或者“眉”。张幼仪想起徐志摩以前对自己说话总是短促而草率,她于是最大限度地保持了沉默。

多少年后,她对侄孙女张邦梅回忆道:“我没法回避我自己的感觉。我晓得,我不是个有魅力的女人,不像别的女人那样。我做人严肃,因为我是苦过来的人。”

第六节:女子话

张幼仪的一生虽然诸多心酸,却也精彩漂亮,这个不曾被生活善待的女人,用自己的善良坚强,让不堪的人生开出了绚烂的传奇之花。

或许生活就是这样,那些打不到你的挫折,终将会成为你人生中一道美丽的风景。

愿你也能做一个这样的女子,不折不挠,坚强善良,在不曾被生活善待时,靠自己努力成全自己的人生。终有一天,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

相关阅读
张幼仪陆小曼张幼仪陆小曼 张幼仪见陆小曼后'自卑':我不是个有魅力的女人

徐志摩和陆小曼结婚后,有一次,胡适请客,把他们和张幼仪都叫上了。饭桌上张幼仪见识了陆小曼的风情和娇嗲,在回忆中张幼仪这么自述“那天晚上我话很少,却不能回避自己的感觉。我晓得,我不是个有魅力的女人,不像别的女人那样。

张幼仪与徐志摩的后人张幼仪与徐志摩的后人 张幼仪和徐志摩的儿子去世后 徐志摩竟然不想去

年幼的彼得,与这个世界只发生了短暂的交集。他死去时,距离他的三岁生日还不到一个月。极大的悲痛往往让人忘记流泪,张幼仪和朵拉将悲痛和泪水强压在了心中,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她们提起兴致,甚至连吃饭都变成了多余的事情。

张幼仪林徽因张幼仪林徽因 徐志摩的多情人生:弃了张幼仪 失了林徽因 得了陆小曼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边的云彩helliphellip”志摩的诗总是透露着一番深情,这与他那多情的人生脱不了关系。以至于他的老师不得不得在婚礼上说道“徐志摩,你性情浮躁。

张幼仪评价陆小曼张幼仪评价陆小曼 揭秘徐志摩与其二人的故事

张幼仪和陆小曼都是徐志摩的妻子,但是两个人都是不幸的,因为徐志摩的最爱还是林徽因。作为徐志摩的第一任妻子,之后和陆小曼见面的时候还是有一定的自卑感的,张幼仪本身并不是十分出挑的美人,甚至在徐志摩的眼中是有点土的。

张幼仪的父亲张幼仪的父亲 徐志摩与张幼仪的婚姻故事

张幼仪既是徐志摩的第一任妻子,同时又是徐志摩的父亲、徐氏家族大家长徐申如疼爱的儿媳兼养女。在她的身上,既有旧式女子三从四德的忍耐,又有新女性奋发图强的态度。她曾遭遇人生最沉重的怆痛,但她意念中那种执拗的力量。

推荐阅读
张幼仪并不是这么好张幼仪并不是这么好 林徽因临终见张幼仪 其实张幼仪并不是这么好
张幼仪与徐志摩的后人张幼仪与徐志摩的后人 张幼仪和徐志摩的儿子去世后 徐志摩竟然不想去
王传福家属王传福家属 王传福:一个新晋“网红”的自白
女生说对不起代表在乎【女生说对不起代表在乎】被骗5万多亏民警追回!女子送来锦旗:对不起 能再报个警吗?
朱亦兵百人大提琴【朱亦兵百人大提琴】记中央音乐学院朱亦兵教授讲学、演出
胡秋萍书法当今地位胡秋萍书法当今地位 著名书法家胡秋萍新作《听花堂诗语》出版发行
两弹元勋23位个人简历【两弹元勋23位个人简历】黄梅戏《邓稼先》再现“两弹元勋”感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