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寺妙祥法师】对话大悲寺住持妙祥法师:从没把钱财看成资源

2020-02-13 - 大悲寺

"谁说你可以挂单?"辽宁海城大悲寺门前,类似工棚的居士接待处,刘居士有点生硬地反驳:出家人才能称"挂单"。在家居士到寺里暂住——叫修行。

登记前,他必须事先阐明:这里的生活清苦,一天只吃一顿饭,睡4个钟头。"佛陀时期就是这样制定的,我们要遵行佛制。"

大悲寺妙祥法师

每天凌晨两点起床,打坐一小时,早课一小时。五点,等待出坡(寺里管分配劳动者称"坡头",劳动称为"出坡")。上午十点过后,院里出家人与居士一同过斋。中午自由活动片刻,下午继续干活。直到六点一刻,男女信众归队,结队回寮房。晚上,七点半晚课,十点熄灯睡觉。日复一日,周而复始。

大悲寺妙祥法师

"你受得了么?"得到肯定回答后,他才开始记录。对方要是女众,办理证件还不能直接过手。男女有别,这也是严格持戒。就在屋里床头柜上,赫然列出《大悲寺常住要求》:持不捉金钱戒、日中一食、行脚、乞食、不接客僧礼、一切供养归常住、三衣钵不离身、不化缘、不求人。"八条寺规从妙祥僧团来庙里就有。接待处搬到哪里,寺规就设在哪里。"其后,有人说道。

大悲寺妙祥法师

寺规底部还标注一条:在本道场的修行者要求做到听话干活。"在大悲寺,修行就是干活。"寺内居士直接明说。

供养

过斋结束,住持妙祥法师在众人陪伴下走向他的坐车——一辆丰田越野车,脱去袈裟里面是百衲衣。

大悲寺妙祥法师

马玲永是护持该寺的居士之一,板寸已显花白,神情温和,透着谨慎。他自称是东北营口人。2003年,因"偶然因缘"与大悲寺结缘。4年后,他搬进这座离海城市中心20公里,位于当地毛祁镇山坳里的寺庙,实践他的心愿——紧跟住持释妙祥,为寺院壮大效力。

"寺院的发展,主要靠居士们的供养。"他强调。

"供养"在这里,分为两类: 一是有物出物。比如为扩院,大到供养一部机械器材,小到供养一袋水泥;二是有力出力。"搬一块砖,拿一块瓦,默默干活,也是供养。"根据佛制,寺院不接受金钱。

迄今外界对于这所寺院的指摘,均不离"供养"。十年前,即有村民反映,大悲寺居士用来供养寺庙的土地里,"涉嫌强征";两年前,一篇网帖《辽宁大悲寺异象》又惹来非议。文中披露,其下院——女众修行出家的道源寺,有信徒将自己财产"捐"给寺院,甚至"要求家人变卖家产"。而在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卷入被举报的是非漩涡后,大悲寺又因信众被指涉嫌强征土地"供养"的帖子而被网友关注。

"妙祥法师对这事,私下有说法?"记者问马玲永时,他摇了摇头。

倒是关于少林寺,寺里一位女居士透露,有人曾请释妙祥开示。"师父不赞同大家对其作评判。他说,不管对与错,将来自由僧人评说,俗家人不可以评说。因为这样,我们就失去未来成佛的种子。"

8月13日下午,寺院大雄宝殿身后,《溯源》编辑部。副主编、法师亲融架好的摄像机前,释妙祥身穿百衲衣,比寺院官网首页上,他率领僧众行脚,一排灰色坏色染衣,于旷野中风尘仆仆,更为醒目。

百衲衣在古时,又称"粪扫衣"——"就是人家扔掉的衣服。来源于世间各种的衣服、破布,出家人捡回来,洗干净,缝补成衣服穿。衣服破了补上,就是破无明。"一次开示中,释妙祥讲道。

眼下,这件百衲衣却衍生"不明"。当释妙祥穿着它,出入"坐骑"——一辆京字牌号的丰田越野车时,强烈的反差引发新的异议。

"这部车不单是妙祥法师的车,它是整个僧团的车。因为大悲寺一切供养归与常住。信徒供养师父的物品不管是什么,都要交给常住。然后僧团按需分配。那么,师父就像一个大家庭的长者,所有成员首先当然会想孝敬他。再则,他的脚因为行脚受过伤。

每次,他都要亲自带队行脚,行走几百里地。他的年纪越来越大,寺庙又建在山上,方圆几里爬上爬下,他行走吃力,所以需要一部交通工具来缓解脚伤,以便能够进行下一年行脚。这是一个需要。"寺院信众破竹居士说,每年寺院出家人,都会在秋季行脚,时间在半个月左右。伴随过程中,他就坐过那部车——为拍照纪录,"还有半道上捡来的小狗、小猪,这些救助的众生也都放进车里。"

不愿曝露真实姓名的"海城居士"回忆起16年前,第一次见到释妙祥,"他就穿着百衲衣,与今天几无两样。"

"海城居士"讲述起大悲寺的由来——大悲寺的前身是"大悲古寺"。一直坐落于毛祁镇唐王山南坡。由于历史记载的碑文受损,相传它始于唐朝早期。文革时,古寺严重破坏。九十年代初,为开发当地矿产资源,招商引资,盘活旅游业,镇政府向上递交修复古寺报告。1993年,鞍山市政府批复,寺庙移建十公里开外的曹家堡村。

"只有大雄宝殿、药师殿、三圣殿、观音殿。"那会,大悲寺的整体布局与管理,他以一字形容——"乱"。寺庙主体建在村南"刺沟"山上。"山下是佛寺,山上是道教殿堂。寺里还有一‘仙人洞’。东北信‘大仙’的人特多,洞里就供奉了神像。"

以后6年,从首任住持妙湛再到释妙祥的前任传勇,"大悲寺历任8位住持。""海城居士"叹气道,"这里面,除了信仰不一,还牵涉村民利益。寺庙里,佛、道、大仙三家地盘,都有老百姓出钱筹建。虽说住持是政府请来,可在众人眼里,这不就是我请你来我家,你能管我家的事吗?"

1999年年末,当地一王姓女居士找"海城居士"商议,要为大悲寺另请住持。彼时,释妙祥及其20多名弟子驻在盘锦一念佛堂。"她说,这个僧团像苦行僧,以弘法为己任。问我要不要一同看看。"

这位"海城居士"记得,造访当天,他们说明大悲寺的复杂境况后,释妙祥的表态是,只要政府同意,自己就去。

碰撞

大悲寺到处有"禁止放钱"的标牌。

在被指涉嫌强征土地"供养"风波背后,涉及到的是各方的复杂利益关系。

据居士"无名氏"记录,2000年2月,妙祥僧团正式进驻大悲寺后,推行了一系列改革举措——

首先,清除寺内功德箱;"后来,师又率亲融等两弟子亲自做成几面木牌,上写‘禁止放钱’";"2000年4月14日。经师父等多方努力,海城民委表示同意,将山上神像运至鞍山汤岗子一娘娘庙安置","于阴历六月,将仙洞内‘仙人’约三四十个也全部消除。"其中,包括针对有东北"大仙"向外兜售仙人洞里的"仙水",请来水质部门化验,将其对人体有害的结果公布于众。

这样触怒本想借神像等物敛财的"大仙"等人。为大悲寺创建过论坛"解脱之路"的居士孙霄鹏,就在制作的宣传纪录片《解脱之路》里,以实拍的一幕,证实其后——"上述人等又接踵大闹,进寺生事等,并雇社会无赖进寺打僧人,将僧人打入水库等。并用车将神像、仙像,深夜运回至山门。师父果断处理,组织居士等将像全部运至某处封存。"

"带人冲击寺院的,就有当时曹家堡村村委会主任王永良。"马玲永称。

2004年7月,《人民日报》刊登当地村民李春付等人的申诉里,又出现这位村委会主任的名字。内容上写,2000年11月,其"未经村民大会和村民代表会议讨论通过,也没有请有关部门评估资产",擅自将大悲寺转让朋友马某。

有人透露,这位马某的女儿是大悲寺的居士——"他将土地转给他女儿,他女儿又将土地转包给寺院,实则就是供养给寺院。"澎湃新闻随即致电李春付,他的家人声称"他不在家",马上挂断了电话。

当年,有传与大悲寺存在过土地租用纠葛的曹家堡村村民里,一位要求匿名的老村民先是表示"庙上没亏待咱",2005年,大悲寺在征得其同意之下,达成交易,租用自家口粮地。按合同,这块土地租用一直到2028年,"价格按你有多少亩地,一年能挣多少钱,一次性付给你。"

但接着,他谈到另一桩交易:在此事之前,他在村里水库还有一块承包地,属于他与大队签订的合同。时任村干部的李新却在未经自己许可的情况下,将合同毁掉,把这块地"卖给庙上"。

进庙礼佛的信徒在一旁静待僧尼经过。

2010年,因为殴打张世伟马英夫妇,李新被处3年有期徒刑。今年8月7日下午,马英对澎湃新闻谈及此事起因时称,自家原有承包山林土地,因大悲寺想租用,而与该寺所起纷争。张世伟则称,他们挨打,是因他与李新之间,曾为选村干部一事存在隔阂。

出村口时,他指着自己的左眉骨,"这伤疤就是那时留下来的。"张世伟称,先动手的是李新,"后期不是他打我,是大悲寺出手打的。他们在法庭上也承认了。"

居士们为两座简易房铺水泥地板一直劳动到晚上十点半。

张世伟住院期间,大悲寺一王姓居士送来5万块钱。"反正就是我先把你(地)占了,然后就给你这么些钱。"电话里,张的哥哥插话说。

为核实上述说法,澎湃新闻记者找到当年负责此案的毛祁镇派出所。工作人员回应,笔录属于保密资料,不能查阅。

"当初,跟他交涉租地的人就是我。我不知上他家多少次。"针对张世伟称挨打之前大悲寺从未派人与自己商议租用的说法,马玲永则称,他愿与张世伟当面对质。

马玲永表示,当时买山时,他们给村民一户开价5000元,愿一次性付给张世伟两万,对方没同意。不到一个星期,再上张家,开价5万。张世伟还是表示太少了。

"张世伟的大嫂和我说,张世伟的儿子还要结婚呢,他要这么多——"马玲永在纸上画出一数字:20万。

马指着自己的头说,那一年,为这些事,头发白了许多。"我曾问师父,庙一定要建下去?师父说,出家人,不建庙做什么?"

"可我到今天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大老远来到这里修行,眼前的人却不能修行?"他感叹得出结论:众生的贪欲是无止境的。

大悲寺里修行的居士在玉米地里劳动工作。

【对话释妙祥】

大悲寺有两座庙门:一座解脱门,一座清凉门。

澎湃新闻:据说您的发愿是将每一生命度尽,方能成佛?这是何时,出于何种因缘的发愿? 

释妙祥:发这个愿的时间,大概是1993年还是1994年。那时我刚学佛,还在世俗中,做药剂师工作。这一发愿不是像世俗中发愿,而是在特殊状态中才有的这种愿,是在一种无相的状态下发的愿,所以不会改变。

澎湃新闻:这样是否可以理解,为什么日后您会要求大悲寺严格遵循佛陀时代戒律典范?

释妙祥:这是佛的戒律要求,并不是说我创造了什么,也不是我感悟了什么。而是现在所要求的,都是佛当时所制定下的,也是佛说不允许改变。

澎湃新闻:这种严格持戒,对于现实的参与感有多强?比如发生"天津滨海新区的大爆炸",似乎不见寺里对此关注。另外,台湾学者江灿腾曾撰文评价道:"佛门正宗的最佳典范,其实就是能将‘大悲心’与‘涅槃智’完美结合和运用的人。

如果没有对社会大众苦恼有所关怀与帮助,也不能对佛教‘涅槃智’的真理有所体证和宣说,那就不配称为佛教的典范或修道者。而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大悲寺的寺僧或少林寺的释永信和武僧都不及格。"对此,您怎么看?

释妙祥:关于"天津大爆炸"这事,我们已经知道。今晚开始,我们上殿的时候会对生者做吉祥,对故去的人要做超度。我们不是不参与,但是我们没有铺开去做,我们都是默默去做。至于这位台湾学者的说法,我觉得他并不懂"大悲心"。

"大悲"与"涅槃"本是一个——都是无我。无我才是大悲,无我才能有涅槃,一个因一个果的问题。参与世俗叫做世间的一种善法。世间的善法与"大悲"不是一回事,他把善法揉进佛教里来有点牵强。

澎湃新闻:精神是最难以把握与量化的,假如遇到教徒因虔诚过于狂热,您会制止吗?

释妙祥:这种虔诚必须有理智。因为这个狂躁,并不是佛教徒所拥有的一种情绪。佛教所追求的不是宗教,而是对真理的修持。佛教徒也是理智的,如果出现过于狂热,不讲逻辑,那是个人问题,并不是佛教的问题。佛教从来不会让人狂躁,反而可以让狂躁变得理智。

澎湃新闻:可是,我们同时会发现:人在追求精神,实现自己愿望的路上,往往实际行动与初衷会背道而驰。

释妙祥:作为一个凡人来讲,初衷、目的与行为如果想达到一致会很难。佛法的目的就是心里与行为要统一,这是清净。现在世人做不到,就要慢慢修身。至于佛教徒是否就可以做到?只能说往这方面努力。但是像菩萨,罗汉,都是做到了。这不是每个佛教徒都能马上做到的。

澎湃新闻: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网上有对大悲寺的质疑,针对寺院扩建与村民发生的纠纷。甚至有个别村民表示,忌惮寺院名声在外,不敢多言。如果这些存在,是否与修行初衷相矛盾?

释妙祥:通过政府的努力与我们自身的努力,基本上不会发生此类问题。向你反映的这些问题,我想都是个人角度的一些想法,并不是事实。因为咱们这个土地都是村民自己说了算,如果有矛盾,村民们会自己维护。

澎湃新闻:如果寺院信众涉嫌强征,然后将土地供奉给寺院。您会怎么处理?

释妙祥:首先,就是国家有法律。依法治国还是很重要的。如果是大悲寺强占土地,国家必然是要干预的,所以说这不是事实。因为大家都知道,寺院是移迁过来的,九十年代为落实宗教政策,当地政府划拨了土地。寺院后来承包山林时,村民都是自愿的。至于谁把土地强征过来,贡献给寺院,没有听说过,没有这回事。

澎湃新闻:一定要将寺庙建得那么大?您心里想将大悲寺建成什么样的寺庙?

释妙祥:不是说寺院一定要建得这么大。寺院大小是根据需要。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就可以建一些。我心里想法就是,将大悲寺建成一座保证僧人能够安静修行的寺院就行。

澎湃新闻:从某一角度,信众们虔诚发心对于寺院,也是一种强大的资源。可是第一,对这种资源的利用怎样保证不被人质疑?第二,如何保证对这种资源合理合法地使用?是不是要设立监督机制?

释妙祥:居士的供养是佛制在合理的范围内,给众生一个机会。可能在世俗眼中,把钱财都看成一种资源。在我们看来,从来没有把这看成资源,就看到了居士的一片心。这片心能用到正确的方式就可以了。通过这个活动来达到让信众舍去贪心的一个目的。不是他舍贪心,我们贪心,我们也要舍。关于监督机制,在佛制上讲,如果寺院能够不收钱,僧人终生不摸钱,寺院不设功德箱,我想,很多问题也都解决了。

澎湃新闻:当地政府曾希望将大悲寺开发成一个旅游景点。如果政府坚持这一想法,与您的意愿有所矛盾的话,您会怎样解决?

释妙祥:佛教徒能做到爱国爱教,和政府实际上是没有矛盾的。虽然政府中有个别人也想搞旅游,但是还是要听取僧人的意见。僧人如果不愿意做,政府是不会强迫你的。国家和政府对宗教还是很尊重的。我们也没有太多说法,只是顺便跟政府说几句,只是表示一下佛教是不能搞旅游的。你看我们前面的影壁墙就贴出《遗教经》,《遗教经》里已经说明了,寺院的僧人不能做生意,不能经商。

澎湃新闻:在大悲寺的发展过程中,您内心最深的忧虑是什么?

释妙祥:对我个人而言,最深的忧虑是能不能生生世世出家,生生世世行此法。大悲寺的发展呢,能发展一天就很不错了,如果能发展更长时间就更不错了。(彭苏 黄姝伦 茹青 林梦希 孙艺真)

相关阅读
大悲寺行脚【大悲寺行脚】辽宁海城大悲寺的“慈悲心肠”和“雷霆手段”

近日,辽宁海城大悲寺因为几张网帖陷入了舆论迷雾。在一篇题为《湘女散尽百万家财身陷辽宁大悲寺》的帖子中,大悲寺被描述为披挂着慈悲的外表,实则压榨居士、大肆敛财。而另一篇网帖《对湘女散尽百万家财身陷辽宁lsquo大悲寺rsquo一文的澄清》中。

辽宁大悲寺真相【辽宁大悲寺真相】记海城大悲寺:对他们好些、再好些!

编者按2017年5月,辽宁省鞍山市佛教协会与鞍山市文联等单位共同举办了举办了祈福鞍山赞美家乡mdashmdash首届鞍山百名文艺工作者寺院采风大型公益活动。在为期两天的活动中,来自鞍山作家协会、书法家协会等18个专业艺术家协会的100余名专家学者前往千山龙泉寺、海城大悲寺等古寺名刹采风。

大悲寺真相【大悲寺真相】曝大悲寺疯狂敛财千万 居士生活如奴隶(图)

凌晨2点,大悲寺下院的女居士们在数米并将米里的虫子挑出来(知情人提供)大悲寺下院的女居士们在修建寺庙和庙旁的渠道李根摄网曝寺院“敛财千万”,居士生活如“奴隶”,当事人及家属隔空喊话近日,曾以清修苦行“不捉金钱”而闻名全国的辽宁大悲寺再度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

大悲寺住持【大悲寺住持】少林寺与大悲寺:何为佛门正宗

内地的“原了居士”于2007年9月22日写的一篇博客之文,标题为《同为出家人大悲寺和少林寺的对比》,不久前,曾引起各方热烈的反应和高度的回响连远在海峡对岸的我,也深刻感受到了。可是,基于长期的专业历史素养和对当代两岸佛教现况的密切观察的敏觉经验。

大悲寺旅游【大悲寺旅游】应如何正确看待大悲寺与少林寺的差异

很多佛弟子,也在网上转发一条大悲寺与少林寺对比的链接,我觉得非常痛心,我认为这是不应该出现的链接,这是分裂僧团的体现。链接中影射唯有大悲寺才是正法。不错,头陀苦行是一种修行方式,但这个不能否定少林禅修的传统。

推荐阅读
大悲寺在哪【大悲寺在哪】大悲寺的“慈悲心肠”“雷霆手段”
大悲寺银杏【大悲寺银杏】厚重 | 亳州大悲寺背后的故事你知道吗?
番茄酱炒年糕的做法番茄酱炒年糕的做法 炒年糕的热量是多少 少量吃年糕对身体好
神木二郎山神木二郎山 天全县二郎山冰雪节本月24日启幕
洪战辉近况如何洪战辉近况如何 洪战辉入中南大学读本科 候选中国十大杰青
林龙安惠安【林龙安惠安】财报现场|禹洲地产毛利率略降 林龙安:明年冲千亿
电影演员杨雅琴电影演员杨雅琴 【共和国著名电影演员】杨雅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