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光颁奖词 109岁周有光的长寿之道

2019-01-29 - 周有光

人民网北京1月13日电 (陈苑)周有光是我国著名语言学家、文字学家、经济学家,通晓汉、英、法、日四种语言。早年专攻经济,近50岁时转行,参与设计汉语拼音方案,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今天是周有光109岁生日,他曾幽默地说:"上帝糊涂,把我忘掉了"。

周有光颁奖词

"四朝元老"周有光 百岁后仍然笔耕不辍

周有光,生于1906年1月13日江苏常州,一生经过了晚清、北洋、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四个时代,有人戏称他是"四朝元老",更有人将他看做百年中国从传统过渡到现代的一个缩影。 50岁前,他是金融学家和经济学教授。

周有光颁奖词

改行从事语言文字学之后,他花费三年时间,用26个拉丁字母作为注音基础,主持编写了今天通用的汉语拼音方案。58岁以后,他将关注的目光从语言文字学扩大到世界史、文化学和人类历史演化规律等问题的探索和研究上。这位中国语言学家、文字学家通晓汉、英、法、日四种语言。

2005年,100岁的周有光出版了《百岁新稿》,2010年,又出版了《朝闻道集》,2011年,他出版了《拾贝集》。迄今为止,他仍然笔耕不辍。

周有光的"错位"人生:人生很难按照你的计划进行

周有光的人生,其实是一个"错位"的人生。大学毕业,本可以和其他同学一样去当外交官,他却选择了学经济;圣约翰大学、光华大学的毕业生,都到美国留学,可他因为经济原因不得不去了日本;本想到日本京都大学去和著名经济学家河上肇学经济,河上肇却被捕了,他只好专攻日语;本来可以在海外享受优裕的生活,他却毅然选择了回国;本来研究经济已经有了不小的成就,他却被指定去研究语言;他从小接受的是"传统"教育,却研究了大半生"现代"的知识。

面对这样的"错位"人生,周有光先生却很坦然,他说:"人生很难按照你的计划进行,因为历史的浪潮把你的计划几乎都打破了。"

周有光和"张家四姐妹"中的老二张允和的相爱经历

周有光祖上为常州望族,他的太太是"张家四姐妹"中的老二张允和。张家四姐妹,个个兰心蕙质,大姐张元和的夫君是昆曲名家顾传玠,老三张兆和是沈从文的夫人,老四张充和嫁给了德裔美籍汉学家傅汉思。叶圣陶曾讲过一句话:"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

周有光回忆他和张允和相爱的经历时说道:

我和她从认识到结婚的八年时间里,可以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很普通的往来,主要在苏州;第二个阶段,到了上海开始交朋友,但是还不算是恋爱;第三个阶段,当时我的一个老师在浙江杭州创办新式学院,要我去教书,我大概教了两年。

而她本来在上海大学读书,正好赶上浙江军阀与江苏军阀打仗,苏州到上海的交通瘫痪了。于是她就到杭州的之江大学借读,我当时在杭州教书。在杭州的一段时间,就是恋爱阶段。我给你讲一个有趣的事情:一个礼拜天,我们一同到杭州灵隐寺,从山路步行上去。

灵隐寺在当时规模很大,环境优美,现在只剩下了当中几间房子。当时恋爱跟现在不同,两个人距离至少要有一尺,不能手牵手,那时候是男女自由恋爱的开头,很拘束的。

有趣的是,有一个和尚跟在我们后边听我们讲话,我们走累了,就在一棵树旁边坐下来,和尚也跟着坐下来,听我们讲话。听了半天,和尚问我:"这个外国人来到中国几年了?"他以为张允和是外国人,可能因为张允和的鼻子比普通人高一些。我就开玩笑说:"她来中国三年了。"和尚于是说:"怪不得她中国话讲得那么好!"

忆连襟沈从文:如果他多活两年,很有可能得诺贝尔文学奖 周有光曾在一次采访中回忆连襟沈从文:

1955年我到了北京,沈从文也在北京,我们就经常来往。而解放前,因为我在国外,与他没有什么往来。沈从文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生于湘西凤凰,那儿今天都比较闭塞,更不用说当年。但是他家是书香门第,后来慢慢衰败。

他小时候阅读了很多古书,但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然后为找工作糊口,当了军队里边的一个文书员。当时军队很穷,他就把箱子当桌子在上面写字。在五四时代,北京、上海出版了很多译著,特别是外国小说、法国小说,这些东西引起沈从文的很大兴趣,也使得他受到了新思想的影响。

后来,他想办法进了北京,"乡下人进城了"。但是他了不起的是,什么都是靠自修成才。因为他没有进过新式学校,不懂英文、法文,但是他大量阅读了法国译著,自己写的小说很像法国小说的味道。

我想起爱因斯坦讲过一句话:一个人活到六七十岁,大概有13年做工作,有17年是业余时间,此外是吃饭睡觉的时间。一个人能不能成才,关键在于利用你的17年,能够利用业余时间的人就能成才,否则就不能成才。这句话非常有道理。

沈从文还有一点了不起,解放以后沈从文被郭沫若定性为"粉红色文人"。因为沈从文与胡适关系好,胡适当年被贬得一无是处,所以沈从文也受到牵连,被安排到故宫博物院当解说员,别人都以为他很不高兴,他一点都不在乎,他说:"我正好有这个机会接触那么多古董!

"于是,他就研究古代服饰,后来写成《中国古代服饰研究》。这也证明,沈从文度量大,一点架子也没有,这也是他了不起的地方。沈从文如果多活两年,很有可能得诺贝尔文学奖。

有幸与爱因斯坦有过两次面谈:爱因斯坦十分随便,平时穿衣服不讲究

周有光和张允和结婚后,拿了张家给张允和的2000块钱嫁妆到日本留学,后来又到美国工作和学习,更有幸面见爱因斯坦,这种经历在今天看来,富有传奇色彩。周有光说:"我到了美国不久,有一个朋友是在宾州大学教书的著名教授,他认识爱因斯坦,在聊天中说:‘爱因斯坦现在时间空闲,你可以跟他去聊聊。

’因此,我很有幸跟爱因斯坦聊过两次。当然都是聊一些普通问题,因为专业不同,没有深入谈一些话题。但是,爱因斯坦十分随便,平时穿衣服不讲究,给我的印象非常好,我们侃侃而谈,没有任何架子。"

周有光谈长寿之道:我的生活有规律,不乱吃东西

在一次采访中,周有光曾笑谈他的长寿之道:"有一次,我去医院做检查,填一个表,我写了97岁,医生给我改成了79岁。又有一次,一个医生问我长寿之道,我说你是医生怎么问我啊?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以前我没有考虑过,但是后来思考了一些有道理的方面:我的生活有规律,不乱吃东西。

以前我在上海有一个顾问医生,他告诉我大多数人不是饿死而是吃死的,乱吃东西不利于健康,宴会上很多东西吃了就应该吐掉。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我有很多年的失眠症,不容易睡着。

‘文革’时期我被下放到农村,我的失眠症却治好了,一直到现在我都不再失眠。所以,我跟老伴都相信一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遇到不顺利的事情,不要失望。

有两句话我在‘文革’的时候经常讲:‘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这是古人的至理名言,很有道理。季羡林写过《牛棚杂忆》,各种罪名,都不要生气,都不要惊慌。

这就考验我们的涵养和功夫。我想,首先,生活要有规律,规律要科学化;第二,要有涵养,不要让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要能够‘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

相关阅读
周有光评价朱镕基周有光评价朱镕基 亲友追忆周有光:谦虚慈爱 一生从不麻烦别人

周有光是中国著名语言学家,于2017年1月14日辞世。他是江苏常州人,在经济领域亦颇有建树。15日,在一场周有光的追思会上,屠岸说,自己也是江苏常州人,“屠”是随母亲的姓,“周姓和屠姓在常州当地是两个望族。

周有光百岁口述周有光百岁口述:沈从文给我起外号

周有光,1906年生,经历中国百年之变迁,是真正从传统过渡到现代的知识人。在《周有光百岁口述》一书中,他从童年生活开始,忆及上海圣约翰大学与光华大学,结爱张允和,留学东洋,游历欧美,归国,任教复旦大学。

周有光评价政治人物周有光评价政治人物 周有光的子女 周有光评价毛主席

周晓平,男,1934年4月30日出生于上海,中国共产党党员、著名气象学家、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周晓平是现代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之子。2015年1月22日凌晨3时30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不幸逝世。

语言学家周有光语言学家周有光 追忆著名语言学家周有光:逝年如水 百年有光

周有光先生晚年留影。郭红松摄光明图片周有光与夫人张允和光明图片1927年,上海光华大学(现华东师范大学)的毕业纪念册中的周有光(周耀)专页。光明图片周有光部分著作光明图片著名语言学家、中国文字改革的推动者、《汉语拼音方案》主要创制人之一周有光先生14日去世。

周有光张允和周有光张允和情定宝山 情书而今亦归来 | 唐吉慧

周有光先生与张允和相恋在上海宝山,张允和1927年、1928年在吴淞中国公学念书,那会儿周先生刚刚从上海光华大学毕业,空时常常来宝山见他的心上人。1928年秋季一个星期天的吴淞江边,蓝蓝的天、甜甜的水、飘飘的人。

推荐阅读
周有光儿子周有光儿子 “周有光状告儿子”是怎么回事?
周有光反党言论周有光反党言论 走近周有光老人:至化无方 至德有光
腊八粥的材料【腊八粥的材料】各地腊八粥的材料及做法大全
辽宁大学研究生院辽宁大学研究生院
虎豹骑好玩么虎豹骑好玩么 《剑网3》玩家恶搞《虎豹骑》? 眉间雪惨遭魔改
胡美人视频【胡美人视频】只有女人才懂女人装扮吗?看红莲公主第一次和胡美人对话就知道了
李永林板李元霸42集【李永林板李元霸42集】李永林《武松》挑梁鲁智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