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评价老毛 余英时:如何读书——做一个真正有知识的人

2019-01-30 - 余英时

中国自唐代韩愈以来,便主张“读书必先识字”。

中国文字表面上古今不异,但两三千年演变下来,同一名词已有各时代的不同涵义,所以没有训话的基础知识,是看不懂古书的。西方书也是一样。不精通德文、法文而从第二手的英文著作中得来的有关欧洲大陆的思想观念,是完全不可靠的。

余英时评价老毛

中国知识界似乎还没有完全摆脱殖民地的心态,一切以西方的观念为最后依据。甚至“反西方”的思想也还是来自西方,如“依赖理论”、如“批判学说”、如“解构”之类。

所以特别是这十几年来,只要西方思想界稍有风吹草动(主要还是从美国转贩的),便有一批中国知识份子兴风作浪一番,而且立即用之于中国书的解读上面,这不是中西会通,而是随着外国调子起舞,像被人牵着线的傀儡一样,青年朋友们如果不幸而入此魔道,则从此便断送了自己的学问前途。

余英时评价老毛

美国是一个市场取向的社会,不变点新花样、新产品,便没有销路。学术界受此影响,因此也往往在旧东西上动点手脚,当作新创造品来推销,尤以人文社会科学为然。不过大体而言,美国学术界还能维持一种实学的传统,不为新推销术所动。

余英时评价老毛

今年5月底,我到哈佛大学参加了一次审查中国现代史长期聘任的专案会议。其中有一位候选者首先被历史系除名,不加考虑。

因为据昕过演讲的教授报告,这位候选者在一小时之内用了一百二十次以上“discourse”这个流行名词。哈佛历史系的人断定这位学人太过浅薄,是不能指导研究生作切实的文献研究的。

我昕了这番话,感触很深,觉得西方史学界毕竟还有严格的水准。他们还是要求研究生平平实实地去读书的。

这其实也是中国自古相传的读书传统,一直到30年代都保持未变。据我所知,日本汉学界大致也还维持着这一朴实的作风。

我在美国三十多年中,曾看见了无数次所谓“新思潮”的兴起和衰灭,真是“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我希望中国知识界至少有少数“读书种子”,能维持着认真读中国书的传统,彻底克服殖民地的心理。至于大多数人将为时代风气席卷而去,大概已是无可奈何的事。

但是我决不是要提倡任何狭隘的“中国本土”的观点,盲目排外和盲目崇外都是不正常的心态。

只有温故才能知新,只有推陈才能出新,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这是颠扑不破的关于读书的道理。

相关阅读
余英时对毛的评价余英时对毛的评价 余英时:外国对中国的各种猜测不可靠

余英时先生今年83岁。一辈子研究历史,结果返璞归真。对中国的将来,他不再执著于预言某个特定的时间在这样一个大变动中,某种新的秩序的建立不是短期的事情。相反,他强调偶然之力历史是偶然加成的,没有什么必然的规律之类。

余英时怎样评价毛余英时怎样评价毛 余英时评国学热:中共很善于运用民族主义激情

核心提示这册访谈虽侧重学术,却也直言官方主导下的国学热,重点似不在学,而在于lsquo国rsquo字又说中共很善于运用民族主义激情,却强调我想把民族或文化认同与民族主义作一区分。这类要言不乏点到即止的批评。

余英时评价毛余英时评价毛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

克罗齐(BenedettoCroce)有一句名言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我们今天重温百年前戊戌的往史无论怎样力求客观终不能完全不受当前经验的暗示。余英时前言《二十一世纪》决定在今年刊出戊戌百年的专号邀我参与盛举义不容辞但因迫於时限写不出研究性的史学论文只能从一个普通读史者的角度对戊戌维新这件大事进行一些零星的反思。

余英时钱穆余英时钱穆 余英时评价钱穆先生:一生为国故招魂

一生为故国招魂,当时捣麝成尘,未学斋中香不散。万里曾家山入梦,此日骑鲸渡海,素书楼外月初寒。我的老师钱宾四先生逝世使我这两天来的精神陷入一种恍惚的状态,前尘往事,一一涌上心头。我已写了一篇《犹记风吹水上鳞》。

余英时评价周恩来余英时评价周恩来 余英时:重振独立自主的人格

余英时,1930年1月22日生于天津。余先生原籍安徽潜山,系当代著名历史学家、汉学家。香港新亚书院文史系首届毕业生,哈佛大学史学博士,先后师从钱穆、杨联陞二位先生。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国哲学学会院士。

推荐阅读
余英时怎样评价毛余英时怎样评价毛 余英时评国学热:中共很善于运用民族主义激情
余英时评蒋介石余英时评蒋介石 第一观点||余英时:辛亥后的中国一直在往前走
竹书纪年共和行政【竹书纪年共和行政】历史上的“共和行政”真相到底是什么?
络绎不绝络绎的意思络绎不绝络绎的意思 中山神湾禾虫集中上市食客络绎不绝
关羽的老婆关羽的老婆是谁你们知道吗
美妙天堂第六季【美妙天堂第六季】《美妙天堂》偶像诞生秘话:金谷有希子、樱井明香、木村奈绪子谈《美妙天堂》角色设定
看风水送风水师啦【看风水送风水师啦】香港著名风水师冒雨看风水 遇山体滑坡被活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