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郑渊洁的童话?

2019-10-17 - 郑渊洁

简而言之,算是一部指出TC社会各种现象的比喻性短篇故事合集,小到生活琐事,大到文艺界、官场战场,全都有描写。

我15岁时,邻居搬家送了我一套郑渊洁童话: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大灰狼罗克。我最初有点别扭,都15了还让我看童话(当时看到有舒克贝塔还是超开心,因为9岁时电视上看了几集后来貌似没继续播,很失落)但一本一本看下来觉得挺有趣。

如何评价郑渊洁

我看的《罗克》收录了1-50话,这本是我当时看的最开心的一本了,但同时又觉得不应该归到“童话”行列,里面好多故事都少儿不宜,根本不是给儿童看的嘛。什么“纪念卫生巾诞辰100周年大会”,还有“J国总统和秘书办公办到了床上……”等等。而且文风也是非常直接露骨,完全不像前三本那样还能有哄小孩的感觉。可能是我对童话的概念理解有一些偏差吧。毕竟现在也经常有“适合成人看的童话”。

如何评价郑渊洁

但指出的社会现象,到近年来还有不少仍然存在。比如社会对于学历的看重(他描写的那会是本科学历,而现在很多都要求是硕士博士了(-_-))。还有一集:罗克熬到菊长后,有两种吃法,“请吃”—罗克拿公款请别人吃;和“吃请”—别人拿公款请罗克吃。

如何评价郑渊洁

为了大开吃戒还特地换了不锈钢胃和陶瓷肛门,到最后发展到“吃人”,还说“现在贪官一顿公款吃喝能吃掉人们一年的口粮,跟吃人没什么区别,还不如直接吃人”我觉得写到这份上真是非常大胆。

郑的语言通俗易懂接地气,还喜欢充分发挥想象力,让故事不止是单纯冷冰冰的讽刺与批判,还具有充分的搞笑性。比如“罗克吸烟”那章,太太的“化学品生日宴”让罗克充分意识到吸烟的毒害,后面画风突变,罗克利用“吸烟所导致的体内毒性”开了杀虫公司,自己充当杀虫剂,效果立竿见影。

当然我们不用去太纠结里面的科学性,读一读就好。其实我当年虽然也是该有身份证的年龄,但读到“往树中注射鸽子血长出肉果,香毙了…”还是会经常幻想“炸肉果是什么味的呢,香毙了是得有多香啊”( ̄▽ ̄)

但是我觉得他有些地方太过火了,比如他一直提倡的“放养式教育”,在罗克里也有描写,我以前泛泛地觉得这么做不错,但现在还是觉得不能完全苟同。可能因为我没有那种“坏孩子”的经历吧。还有就是现在看有些故事写的都有些过于简单粗暴了点。

还有一些现在看来已经不符现在的情况了吧。比如罗克狂买盗版碟被判刑,而现在别说盗版了,各路影片总能找到免费片源而且也没法针对个人判刑(感谢评论提醒这点我错了)而且家里看电影的方式也变了,从以前的光盘到现在直接在电脑上看直播(不管是付费的还是免费的)。

相关阅读
郑渊洁电影【郑渊洁电影】如何评价郑渊洁的小说《金拇指》?

说来惭愧,多年之后记得最清楚的是当时觉得有点恶心的屎尿屁。比如说欧阳宁秀的丈夫每天去单位上厕所一一狗也是出门上厕所的,用这个比喻说他好,顾家。上厕所这个描写角度很新奇,我很少在童话里看到这种情节。说欧阳宁秀便秘一一和怀孕时幸福的便秘不一样。

郑渊洁评价【郑渊洁评价】如何评价郑渊洁?

小学二三年级时候开始订《通话大王》持续到《智齿》完结,差不多是初一初二吧。大一些有一定判断力思考能力,建立了批判性思维的时候就觉得他很多东西过于偏激了,但他是我的思想启蒙,我的批判性一半来自老郑一半来自我爸。

郑渊洁十二生肖童话【郑渊洁十二生肖童话】“童话大王”郑渊洁:我是如何将女儿培养成学霸的

郑渊洁的儿子郑亚旗的故事,很多人并不陌生。郑亚旗小学没毕业就被郑渊洁带回家自己教,郑氏私塾最终将他培养成成功的企业家,这已成为佳话。但是很少人知道,郑渊洁还有一位女儿郑亚飞,他为女儿铺就的是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郑渊洁的童话【郑渊洁的童话】他出版的童话书刊逾亿册:“童话大王”郑渊洁

他个子高大,光头,还从头到脚穿的都是大地色系,好像刚刚打猎回来,挎包背在他身上就像子弹袋。不过他不像猎人那么精神抖擞,当他把身躯固定在椅子上时,因为老戴着墨镜,看不清他的眼神,他又有点像抱着肚子打盹的领导。

郑渊洁作品在线阅读【郑渊洁作品在线阅读】童话大王郑渊洁:用创作攀登人生珠峰

皮皮鲁善良、鲁西西乖巧、舒克和贝塔则爱冒险这些栩栩如生的形象与奇绝的想象力,陪伴了新中国三代孩子的成长。而创作这些文学形象的作家郑渊洁,自1977年开始写作,至今笔耕不辍四十余年,作品印数逾3亿册。

推荐阅读
郑渊洁北京十套房【郑渊洁北京十套房】郑渊洁一口气在北京买10套房 放读者来信!
郑渊洁的童话作品【郑渊洁的童话作品】郑渊洁老师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竺可桢的故事竺可桢的故事 竺可桢简介 竺可桢的故事
布艺沙发图片大全【布艺沙发图片大全】现代简约布艺沙发图片大全
三寸天堂严艺丹【三寸天堂严艺丹】《步步惊心》主创重聚 严艺丹再唱《三寸天堂》
李洪涛老婆王红蕾李洪涛老婆王红蕾 李洪涛与老婆王红蕾舞会结缘李洪涛个人资料
玉观音海岩玉观音海岩 愿你我永不相见——书评《玉观音》(海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