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周扒皮 周扒皮新传

2018-10-09 - 周扒皮

这家工厂常年缺人,大门外始终贴着招工广告。

这事其实怨不得别人,怪只怪老板太出色,他就是那个臭名远扬的周扒皮。

周扒皮,坏东西,半夜起来去偷鸡……,大家都知道,这支盛传不衰的童谣,就来自那个《半夜鸡叫》的故事,只是过去媒体不懂得收取广告费,结果一不小心就让周某成大名了。当然了,当年周扒皮只是个小地主,为了更多榨取长工们的血汗,煞费苦心地装神弄鬼,半夜三更学鸡叫,如今周扒皮可不屑干那种小儿科勾当了,离土进城,与时俱进,也开起一家小工厂,当上一个小老板,乌烟瘴气地生产一些假冒伪劣的小五金零部件,打工的都知道这家伙本性难移,光要别人出力,只许自己赚钱,谁会往他那个套子里钻?可大傻也是与众不同,生来有点缺心眼,见了告示就往里闯,穿上一套脏兮兮的工作服,整天不是推小车,搬重物,就是打水扫地倒垃圾,每天管他三顿饭,就是不提工资的事。

动画周扒皮

原来,那周扒皮一眼就看透大傻子,成心要白白使唤他了。

大傻子干了三个月,一分钱工资也没拿到,便去找老板讨要,周扒皮就领着他去看那张招工告示,说那告示上有言在先,试用期三个月,不给工钱,只管吃饭!

动画周扒皮

既然有言在先,大傻子没办法,只好乖乖地干活去了。

大傻子又干三个月,还是没有见到一分钱工资,又去找老板,周扒皮嘿嘿一笑,又把他领到那张招工告示跟前,说你可要看明白了,试用期是没有工资的!大傻子这一次可不干了,说你真当我是个傻瓜呀?怎么老是试用呢?这上面不是明明写着三个月的试用期吗?我已经干了六个月了,还不该给我发工资吗?周扒皮又嘿嘿一笑,说不错,试用期就是三个月,可三个月试用期满后,我说过要正式使用你吗?我没有正式使用你,那就是继续试用了,如果不乐意试用,随时可以走人,你为什么偏偏就不走呢?我继续为你提供一个表现的机会,每天还要管上三顿饭,没让你掏伙食费,还敢找我要工钱?行了,不想试用你就走,好多人排队等着试用呢,你走吧,走!

动画周扒皮

周扒皮一嚇二诈三耍赖,果然就把大傻子给唬住了。

大傻子呆了半晌,竟傻傻地向周扒皮讨主意,说老板,你看我是走好,还是不走好?周扒皮乐得合不拢嘴,说这么一点小账你都算不清呀?要我说,这太简单了,你当然哪儿都不能去了,留在这儿有活干,有饭吃,离了这个窝,可就没有这个灶,谁还会管你一日三餐?以为天底下还有第二个像我这样的好心人吗?

动画周扒皮

大傻子想来想去,想的脑瓜子疼,横竖想不明白周扒皮这一番话到底是不是有道理,索性也就不想了,又乖乖干活去了。

就这样,大傻子足足给周扒皮打了一年多的工,一分钱也没有挣到手,心里总觉得不太对劲,因为广播他常听,电视他常看,老是听说要保护劳动者的权益,他大傻子不就是一个劳动者吗?为什么别人都能拿到工资,偏偏他就一分钱也得不到呢?大家都是一样的人,一个脑袋两只手,也没瞧着有谁比他大傻多长一只眼睛呀?大傻子这一次是王八吃秤砣,铁定一颗心,一定要找周扒皮问个明白,不管他说出什么天花乱坠,就是要讨回自己的血汗钱!

周扒皮正在那里皮笑肉不笑地等着他,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大傻子看见周扒皮那付德性就来气,情不自禁地攥起拳头,咬紧牙关,就等着周扒皮再请他去看告示,只要周扒皮再来一次故伎重演,他立马就要老拳侍候,非打他个满面桃花开,遍地找大牙!

可那周扒皮仿佛猜着大傻子的心思,偏偏就不提告示的事,十分耐心地伸长脖子,等着大傻子把话说完,然后把手长长地伸出来,一直伸到大傻子的鼻子底下,那五个手指头还鸡爪子似的直往里勾勾,大傻子真的又看傻了,说老板你又在玩什么鬼名堂?我这是找你要钱来了,怎么你一分钱不往外掏,反到还要我给你钱哪?周扒皮又连连摇头,说我怎么会跟你讨钱呢?我是用工的老板,你是打工的马崽,你为我干活,我付你工钱,这是天经地义的,我这就要把你的工资全部结清,请把用工合同拿出来,让我看看到底欠下多少钱!

大傻子说什么合同呀?你什么时候给我签过合同了?周扒皮像是大大地吃了一惊,说这也太离谱了,我们之间居然没有用工合同?没有合同,你凭什么乐意为我干活?我又凭什么给你支付工资?大傻子我告诉你,下次可不敢再来找我要钱了,眼下可是法制社会,无凭无据的,你瞎折腾什么?好好干活去吧,以后再敢无理取闹,我就把你告到官家,钱迷心窍,敲诈勒索,至少判你二十年!

嘿嘿,记住了,你就省省心吧,拜拜!

周扒皮得意洋洋地挥挥手,一步三摇地走了。

大傻子眼睁睁看着这一次讨薪行动又失败了,气的脑门冒火,七窍喷烟,忽然像雄狮一样暴怒起来,挥起拳头,迈开大步,箭步流星地去追赶周扒皮,一边追,一边喊:周扒皮,偷鸡贼,你给我站住!

周扒皮激凌凌地打个寒颤,还真有点闻风丧胆了,知道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那大傻子果真要拼命,他可没准就要赔上老本了!周扒皮回头瞅上一眼,看看大傻子离自己还有多远,准备撒腿就跑,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可巧有几个工人从这里路过,拉拉扯扯地拦住大傻子,周扒皮立马又神气起来,不但不急于奔逃,反而迎着大傻子冲上去,把脑袋伸到人家面前,说大傻子你怎么了?还想打我不成?想学二愣子不是?知道二愣子是怎样被判刑的吗?好极了,我正愁着没地方找钱花呢,今天你如果不打我,那就是个孬种,给你打!

给你打!

周扒皮提起二愣子,大傻子当然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二愣子和大傻子的情形极为相似,也是白白给周扒皮打了一年多的工,最后一分钱拿不到,气头上就学起了当年的长工汉,按住周扒皮就是一顿痛揍,结果周扒皮进了医院,二愣子进了大狱,不仅没讨要到一分钱,反而给周扒皮赔上一万多元的医疗费,还被判了一年刑,真是后悔莫及了!

有工友们拦在中间,大傻子自然不会重蹈二愣子的覆辙,干瞅着周扒皮在那儿上蹿下跳,大呼小叫,最后还是两手空空,一分钱也讨不着。

讨不着工钱,大傻子又老老实实干活去了。

只要大傻子去干活,周扒皮也就什么话都不说了。

这事情,好像就这么过去了。工友们私下里都劝大傻子不要这么犯傻了,那周扒皮今非昔比鸟枪换炮,青出于蓝更胜于蓝,那份精明算计远远地超过任何品牌的计算机,他认准吃定大傻子,谁也别想从狼嘴里夺下一块肉来,大傻子你就认倒霉吧,路烂不如早脱鞋,惹不起咱们躲得起,已经给他白干一年多了,还打算陪他耗一辈子呀?

大傻子一句话也不说,他心里还是不服气。

    大傻子只认一个理,他给周扒皮干活了,周扒皮就该付工钱,周扒皮赖账不给钱,那是不应该的,行不通的。猴子不上树,多敲几遍锣,只要他大傻子一直要下去,那周扒皮躲过初一还有十五,横竖还是赖不掉的。

当然了,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他周扒皮只所以吃定大傻子,那是大傻子没能耐,不够狠,斗不赢,可这世界毕竟大的很,难道就没有人能够制服周扒皮了?鸡吃虫,虎吃鸡,杠子打老虎,小虫蛀杠子,说来说去这世间万物都是相生相克,周扒皮也不是什么万能金刚,终究还有他畏惧的天敌!

大傻子一门心思要给周扒皮找个天敌玩玩,这思路合辙,功效自然也就会慢慢彰显出来,当然了,傻子就是傻子,没有常人那份机灵,只是架不住一天到晚在那里琢磨,干活也想,睡觉也想,看着电视想,听着广播想,也是愚人执着,天道酬勤,忽然一天他就豁然开朗,嘿,有招了!

这天一大早,大傻子悄悄地走出周扒皮的工厂,走上附近的一个街区,爬到一家临街三层小楼的楼顶上,在那里煞有介事地走来走去,摆开一付就要跳下去的架式。

果然,大傻子的举动立刻引起别人的关注。

一个光头男人最早停住脚步,仰着脑袋冲大傻子叫嚷:喂,我说那人你想干啥?想跳楼不是?想跳你就赶快跳,别在那里磨蹭好不好?待会儿警察赶来了,你想跳也跳不成了,警察叔叔要救人,新闻媒体要报道,到了晚上全市的电视观众还要陪着你这张傻脸浪费时间,烦不烦呀?

大傻子十分尴尬地僵在那里,这人怎么这样说话呢?大傻子两手抓住楼沿边的栏杆,极力向外探着身子,觉得自己真该好好的解释一下,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说这位光头大哥,我真的不想死哩,可那狗日的周扒皮,欺我这大傻子不识数,每日里光管吃饭不给钱,白白使唤一年多了!

每每找他要工钱,他就说我使讹诈,空口说白话,无凭又无证,就是找到总理也白搭!这不,前段日子几乎天天都有人闹着要跳楼,把警察和记者们结结实实地折腾一番,结果老板们就认输了,我大傻脸傻心不傻,也是有样学样哩!光头大哥,麻烦你帮帮忙,带手机没有?快快帮我打电话,报告警察叔叔,有人要跳楼了!

光头男人哈哈大笑,笑足了,揉揉肚子,这才不紧不忙地从衣兜里掏出手机,举起来看了看,放在嘴边吹吹气,又若无其事地装回去。

大傻子长长地伸着脑袋,眼巴巴地瞅着光头男人。

光头男人说大傻子,不是我不想帮你,我是刚刚出狱没几天,生怕招惹是非哩!你说的那个周扒皮,我比你认识早,感受深,不仅白白给他干了一年多,最后还倒贴一万多,判了一年刑!还不知道我是谁呀?嗨,我就是那个冤大头,倒霉多多的二愣子呀!

我给你说,我二愣子其实也不愣,这报警电话谁都能打,就是我不能,因为咱俩经历差不多,是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呀!我这手机只要一报警,110警车跑的快,警察们发现现场只有咱们俩,那不明显就是串通起来演戏的?到时候,别说你的目地达不到,就怕连我也脱不了身!

再说了,你这事和我那事都一样,麻烦的就是没合同,一点抓挠都没有,要想让老板出点血,必须动真格的,动真格的,你懂吗?就凭你那付可怜架式,能吓唬谁呀?

大傻子抓住栏杆的双手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说二愣子……我喊你大哥行不行?你还真的要我往下跳呀?这么大老高的,摔下去一定很难受,太惨了点啊!

二愣子一付愤愤不平状,满脸恨铁不成钢,摇摇头,叹口气:瞧你那没出息的样,我呸!我告诉你,要奋斗就会有牺牲,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大傻子呜呜地哭起来,哭的浑身瘫软,泪如泉涌,噗噗嗒嗒地落到了二愣子的光头上,二愣子一边用手在自己脸上胡乱地抹着别人的泪,一边放开喉咙,开怀大笑,总算找到逗乐的地方了。

这时候,本市电视台的新闻采访车已经赶到现场,人们正纷纷地围拢过来。

警车也拉响警笛,心急火燎地跑在路上。

偏偏,那二愣子不肯就此打住,最后还要吼上一嗓子,说楼上大傻子你就别哭了,阎王让你三更走,甭想磨蹭到五更,就痛痛快快地跳吧!怕什么呀?再过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子!

大傻子嗷地一声大叫,果真直直地坠落下来。

这下子,可轮着二愣子犯傻了。他直挺挺地站在那儿,昂着头,仰着脸,瞪着眼,张着嘴,似乎也百思而不得其解,这人怎么这么犯浑,还就真的跳下来了?也许,这只是一个偶尔巧合,他手麻了,腿酸了,头晕了,一不小心就失足了?二愣子也觉得事情有些麻烦了,自己还是早早开溜为好,可惜那高空落体来的太快,根本就不容他脱身而去,转瞬之间就砸到脑袋上,只听喀嚓一声脆响,便和大傻子倒在一块了。

警察们冲进现场,大傻子正兀自坐在地上发呆。

二愣子却依然瘫在地上,痛不欲生地挣扎着,叫唤着:唉哟,我的胳膊,我的腿哟……,这怎么回事呀?大傻子,你是脸傻心不傻,把我当成气垫床了?偏偏倒霉的又是我呀?周扒皮,狗日的,我跟你没完呀!

人们叫来一辆救护车,把二愣子送医院去了。

警察们把大傻子拉起来,走几步,发现一切完好,便把他扶上警车,找老板讨工钱去了。警车开进厂门,周扒皮便害怕了,乖乖地按照政府有关法规给大傻子结清全部工资。大傻子跳下三楼居然完好无损,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周扒皮再也不敢把他小觑了。

大傻子的事情解决了,可二愣子还躺在医院里,因为老板黑心赖工钱,农民工跳楼寻短见,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连带着围观群众无辜受伤,周扒皮是这一连串事件的始做蛹者,自然要负起全部责任。二愣子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颅脑轻度震荡,住院治疗整整两年,最后政府裁定二级伤残,判由周扒皮供养终生。

无巧不占的周扒皮,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最后竟成了二愣子的养老儿子。最让周扒皮闹心的还是大傻子,那傻人行事独出心裁,讨到工钱他还不走,偏偏就留在周扒皮的工厂里,时刻监督他有没有违犯劳动法规,是不是按时给二愣子送供养费,这更如同针芒附背,让人提心吊胆,别提有多难受了。

周扒皮如今也感慨多多,他是活活被人剥掉一层皮呀!

相关阅读
周扒皮的故事动画片周扒皮的故事动画片 真实的“周扒皮”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地主

周扒皮是高玉宝笔下《半夜鸡叫》创造出的一个文学人物,由于形象塑造太过深入人心,周扒皮已经成为黑心恶霸老板的代称。近年随着网络的发展,一些不为人知的新闻也被挖出来,不单单是周扒皮,与他并列“中国四大恶霸”的刘文彩、南霸天、黄世仁也都被拔出来。

周扒皮半夜鸡叫故事周扒皮半夜鸡叫故事 一个真实的周扒皮:半夜鸡不叫 勤俭仔细最出名

其《半夜鸡叫》等自传手稿被军博馆收藏。但我几经实地调查,军博文物处并没有他的自传原稿。那么到底是谁成就了《高玉宝》?在辽宁大连的瓦房店,曾出过两个有名的人,一是文盲作家高玉宝,一是坏地主周扒皮。关于他们两人之间的故事还曾一度被收入小学语文课本。

周扒皮半夜鸡叫全集周扒皮半夜鸡叫全集 半夜鸡叫(周扒皮)

地主周扒皮每天半夜里学鸡叫,然后把刚刚入睡的长工们喊起来下地干活。日子一长,长工们对鸡叫得这样早产生了怀疑。小长工小宝为了弄明白此事《半夜鸡叫》连环画封面,在一天夜里,他独自躲在大车后边观察院内动静。

半夜鸡叫周扒皮半夜鸡叫周扒皮 正名 半夜鸡叫的地主'周扒皮'原型究竟啥样?

周春富的遭遇,只是1947年“平分土地”运动中,地主命运的一个缩影而已。包括《中国的土地改革》在内的不少史志都记载,一些地区在1947年冬至1948年春,“挖财宝”运动成为风潮,不仅仅如此,还发展成了“打堂子”运动。

周扒皮半夜鸡叫电影周扒皮半夜鸡叫电影 《半夜鸡叫》地主原型周扒皮其实是厚道人

早年在大连的新闻单位供职,对《高玉宝》和他的半夜鸡叫故事知道的比常人多一些。最近看了网上关于批驳半夜鸡叫的文章,不禁会心一笑。这里讲一下我所知道的真实情况。高玉宝是大连原复县(现瓦房店市)阎店乡人,早年入伍当兵。

推荐阅读
周扒皮的故事动画片周扒皮的故事动画片 真实的“周扒皮”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地主
周扒皮半夜鸡叫电影周扒皮半夜鸡叫电影 《半夜鸡叫》地主原型周扒皮其实是厚道人
李东学与宋洋很像李东学与宋洋很像 《绣春刀》李东学与张震秀基情
铁面无私包青天铁面无私包青天
明清战争始于哪一年【明清战争始于哪一年】大凌河之战: 明清战争中最具代表性的一战!
颜如玉虚假颜如玉虚假宣传被罚 官方发声明说了什么
核辐射百科【核辐射百科】江苏扬州男子发帖散布核辐射谣言被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