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乌有之乡 郭松民:谈谈乌有之乡

2018-12-01 - 郭松民

难道不是吗?说她是一个政治运动吗?那么她的主张是什么呢?说她是一个泛左翼共同发声的平台吗?现在还有那位左翼学者需要通过乌有之乡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呢?

曾经盛极一时讲座、座谈会、电影公社(沙龙)等活动早已成为一种美好的回忆。取代原乌有之乡网站的“乌有日刊”网站,其影响力和点击率同前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到目前为止,似乎只有“红色旅游活动”在顽强而寂寞地坚持着,但是,难道乌有之乡要作为一家“红色旅行社”而存在吗?

郭松民乌有之乡

两大精神领袖的离去为乌有之乡的再出发提供了机会,但他们所留下的巨大空白也随即被人们感受到了——无论如何,张、韩都是能够提出主张和愿景的人。但现在,乌有之乡似乎失去了主张和愿景,变成了一个布满了主张和愿景残骸的“平台”。

郭松民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再出发,需要总结经验和教训,从2012年到2014年,两年过去了,经验是什么?教训又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乌有之乡面临困难的选择。她能洗刷干净被强行泼在身上的牌号为“极左”的红色油漆吗?她能回归泛左翼共同发声的平台吗?她能继续作为一个左翼政治运动而存在吗?

郭松民乌有之乡

在我看来,乌有之乡可以做的事情其实有很多。10年来,乌有之乡积累了深厚的理论资源,但还没有据此建立自己的理论体系,更没有将其打造成强有力的理论武器。乌有之乡需要利用这些理论资源,有组织地开展理论工作,在世界已经分化为1%对99%的今天,99%不能只是高喊“另一个世界可能的”,他们还应该知道另一个世界——新社会主义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应该有一张关于未来社会的理论蓝图,那怕很粗糙的,也至少可以作为完善和讨论的基础。

郭松民乌有之乡

我想,未来撰写思想史的人,如果发现尽管经历史无前例的大论战,但最终没有形成“乌有之乡学派”,那该是一件多么令人遗憾的事情?

乌有之乡应该作为一个民间的、社会主义取向的政治运动继续存在,而不应该简单地拥抱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目标,也不应该只是简单地怀旧,乌有之乡不能只是靠对毛泽东的缅怀来寻找存在感,而更应该继承毛泽东未竟之业。应该善于把工人、农民、农民工、失业学生、下层白领的呼声归纳为政治主张,并旗帜鲜明地提出来。只有举起有感召力的旗帜,乌有之乡才能恢复生命力。

作为一个民间的,并且甘于民间的具有社会主义取向的政治运动是有前途的——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和乌有之乡相伴10年,一路走来的资深网友对乌有之乡一点期待吧!

我对乌有之乡仍然是抱有希望的,最后用我在2011年创作的《乌有之乡之歌》来作为本文的结尾——

相关阅读
郭松民小岗村照片造假郭松民小岗村照片造假 郭松民:华南虎照事件没有良知便没有真相

指望国家林业局能够对华南虎照片真伪最后一锤定音的人,这次又要失望了国家林业局新闻发言人曹清尧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单刀直入的提问,仍然大打太极拳,又是“照片真假无法确定是否存在华南虎活体”,又是“相信当地政府会科学认真地对待公众的质疑”。

郭松民之无耻郭松民之无耻 郭松民:温故1962 学习毛主席的战争艺术

最近,中印边界锡金段有些不太平mdashmdash印度边防部队越过边界线进入了中方境内,阻挠中国边防部队在洞朗地区的正常活动,准确的说,是筑路活动。这种边界纠纷,如果不能通过和平谈判解决,那么最终的军事摊牌不可避免。

郭松民极左郭松民极左 郭松民:别了 神坛上的周有光!

112岁的周有光老人去世了,按照中国的传统,寿终正寝,得享高寿,这是喜丧。有意思的是,如今本是走下神坛的时代,但周有光却有走上神坛的趋势。看看主流媒体就他的去世所做的标题就知道了mdashmdash汉语拼音之父算是平铺直叙。

郭松民老炮儿郭松民老炮儿 郭松民:《老炮儿》

2015年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两部电影引起了观众和影评界的注意,一部是陈建斌执导并主演的《一个勺子》,另一部是管虎执导、冯小刚主演的电影《老炮儿》。这两部电影,看似人物、故事、背景迥异,其实都在试图回答同一个问题传统的道德、规矩。

郭松民风筝郭松民风筝 郭松民:毛泽东 风华正茂!

毛主席纪念堂在经过几个月的大修之后,于9月1日再次开放,现场网友拍摄的照片表明,前去瞻仰毛主席遗容,向毛主席表达敬意的人流,在天安门广场上前不见首,后不见尾,场面令人震撼!毛泽东已经逝世将近半个世纪了。

推荐阅读
丑态百出的怀胎郭松民丑态百出的怀胎郭松民 郭松民的失败是一面很好的镜子
一虎一席谈郭松民一虎一席谈郭松民 郭松民 |《中国1927》告诉你:为什么一定是中国共产党!
伯纳德·霍普金斯伯纳德·霍普金斯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哪些专业好
李荣浩女朋友李荣浩女朋友是谁他在现实身活中的感情状态
梁朝伟与无线五虎不和梁朝伟与无线五虎不和 梁朝伟为什么叫老虎 香港无线五虎现状揭秘
补佳乐抗勃起效果补佳乐抗勃起效果 补佳乐漏服怎么办
张艺兴极限挑战张艺兴极限挑战 《吐槽大会3》张艺兴感慨这才是“极限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