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案律师 邓玉娇案程序疑点 大案要案律师为何总遭“解雇”?

2018-09-26 - 邓玉娇

上周二,邓玉娇案一审判决落幕。有罪免罚的实体结果广受关注,但邓玉娇案从始至终,一些涉及刑事诉讼程序正义的问题并没有被舆论足够重视。

一些受访的刑法学家对此表示忧虑,中国的司法如果不在程序正义上下功夫,那可能因为舆论关注而保障了一个邓玉娇的权利,但无法保障其他邓玉娇的公正。被他们探讨的邓玉娇案程序正义涉及三方面。

邓玉娇案律师

侦查阶段,律师有没有调查取证权?

邓玉娇案中,5月21日、5月22日,发生了一场“证据争夺战”。北京律师夏霖、夏楠会见邓玉娇后,爆出性侵犯情节,请求警方保存邓玉娇案发时穿的内衣内裤。然而第二天,邓玉娇妈妈张树梅称,内裤已被她清洗。

邓玉娇案律师

当天,在律师、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见证下,警方封存了已经失去效力的证据。

这一事件的发生引发了学者对刑事诉讼法33条的质疑。该条规定是:“公诉案件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犯罪嫌疑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也就是,这条规定事实上否定了律师在侦查阶段的调查取证权。

邓玉娇案律师

“律师在侦查阶段没有调查取证权,这是值得反思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法学会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陈卫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行法律对律师的调查取 证权表述不清。而刑诉法96条又规定,律师在侦查阶段,只有法律咨询、代理申诉、控告和为犯罪嫌疑人申请取保候审的权利。新修订的律师法对调查取证权也没 有完全明确。

邓玉娇案律师

陈卫东认为,这种规定是有问题的。在中国,律师很少在侦查阶段介入案件,这是个奇怪的现象。“西方国家,尤其是欧美国家,辩方自己聘请侦探搜集证据都是允 许的,律师的辩护不分侦查、审查起诉、开庭审理阶段,是连续的。

”陈卫东说,而我国,连律师的调查取证权都有诸多限制,尤其是在侦查阶段,很多人就认为律 师的身份只是一个“法律帮助人”。“作为辩护律师,我们通常是针对控方的证据找出漏洞辩护。”北京刑辩律师许兰亭这样介绍,在侦查阶段,律师几乎施展不了 手脚。

这样不完整的辩护,被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称为“螺蛳壳里做道场”:“控辩双方的权利不对等。其直接结果是,侦查人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对案件 的证据材料进行筛选,其筛选过程没有任何监督。冤假错案的发生率也就可想而知了。”

陈卫东也认为,在侦查阶段,确实存在控方根据自已的需要“筛选”证据的情况。他认为,按照刑事司法精神,律师只要接受了委托,他就有权利调查取证。这项权利属于非公权力,不应有所限制,只要法律未禁止就可以做。侦查阶段是律师取证的最好时机,错过了,就取不到了。

邓玉娇的律师有多大的信息发布权?

邓玉娇案中,律师对邓玉娇遭受性侵犯事实和细节的披露,引发了广泛的争议。巴东县政府新闻发言人欧阳开平批评律师擅自公布案情违反了规定。律师有没有信息发布权?这一问题在学界也有不同看法。

对律师信息发布权,萧瀚持维护的态度:“作为犯罪嫌疑人的辩护人,和警方同样拥有发布信息的权利。”他认为,犯罪嫌疑人通过律师对外发布信息,不但是律师 的基本职业权利,更是犯罪嫌疑人的基本诉讼权利。只要没有撒谎,没有捏造,除了一些涉及商业秘密、当事人不愿意公开以及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刑辩律师就拥 有自由、完整的案情信息发布权,“他们无需看政府的脸色行事”。

对此,陈卫东持不同看法。他认为,律师发布信息的权利是从律师调查取证权引申而来。律师对案情进行调查后,能否公布有很多因素要考虑,“不能把侦查程序完 全等同于审判程序。即使是侦查机关,也不适宜把案情全部公布。”陈卫东说,侦查机关有时还需要秘密的侦查,如果律师不受限制地向外发布信息,可能会影响侦 查机关的侦查。

这其实是公众知情权和侦查保密权的冲突。陈卫东认为,为解决这种冲突,控辩双方都需考虑这几点:“不妨碍侦查、不泄露案情、不泄露当事人的隐私。”他也指出,在邓玉娇案中,律师公布性侵犯情节,不涉及这几方面的内容,所以没问题。

大案要案的律师为何总遭“解雇”?

关键证据损毁后,巴东局势出现了明显变化。5月23日,巴东政府发布新闻,称张树梅声明解除与律师的委托关系,此时张树梅尚未决定。下午4点,张致电夏解除委托关系。两天后,巴东政府再次发布新闻,宣布张树梅另聘湖北籍律师。

陈卫东对该现象的总结是:和杨佳案如出一辙。法院认为杨佳不接受北京律师,接受上海律师,是当事人自己决定的。然而该案律师是上海闸北区政府法律顾问,遂 使公众怀疑律师成了政府工具。“这些案子都有一共同的规律,就是北京律师不受欢迎。”陈卫东分析认为,本地律师在辩护策略方面,会受到当地政府意向的左 右。而外地律师尤其是北京律师不可控因素很强。

因为行政权的干预,律师和当事人之间出现高度信任危机,中途被意外“解雇”,这是严重侵犯辩方程序权利的行为。清华大学副教授易延友认为,出现这些情况的 原因是惯常的行政思维在作怪,“某些官员想把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完全排斥跟他们不属于同一条道路的律师和媒体。他会天然地认为,这些人是不可靠的,不可 掌控的”。

易延友认为邓玉娇案的程序有问题,“他们对实体的处理完全有可能是正确的,妥当的,就是放在美国法院,可能也是这样的结果。但有一个问题是,实体正义是不 容易看见的,而程序正义是看得见的正义,如果未按程序做,即使是实体没问题,都会让人生疑”,“会有一种放大的不公正感”。

易延友指出,在中国,刑事案件一旦成为公共事件,都不是在诉讼架构中运行,法律规定控辩双方权利对等、控审分离,都被虚置,“刑诉法一旦遇到大案要案,往往就被政府的行动架空”。

易延友认为,漠视程序权利是中国司法的严重问题。如果遇到一个善良的、开明的领导,或者受民意的压力,可能会在实体上实现正义。但这样做永远都只是个案和偶然。而且,政府这样做尝到甜头后,会不断重复该行为模式,这样对制度建构的破坏力非常大。

故而,受访学者均期望,邓玉娇案后,公众与政府均能更重视程序正义,“没有正当程序,就没有司法公正”。

相关阅读
邓玉娇律师邓玉娇律师解释痛哭原因 称是20年来最难案子

夏霖在会见邓玉娇当天上午还信心十足夏霖在会见邓玉娇当天上午还信心十足,谁知下午风云突变。“从与邓玉娇会见当天中午,我就再没机会与邓玉娇母亲详细面谈过,我们都是在政府网站上看到双方解除委托关系的。我是邓玉娇案侦查阶段的代理律师。

邓玉娇已改名嫁人邓玉娇已改名嫁人 从邓玉娇“家人声明”看判决书全文

俗话说理不辩不明,鼓不敲不响。在此,我们须首先弄清楚何为病态?《新华汉语词典》对“病态”的解释是“不正常的状态,不健康的状态”,则为病态心里。从有人把资助邓玉娇上学读研被视为“病态”来类推,20岁出头已获自由身的邓玉娇一旦有上学的念头就属“不正常”20岁出头已获自由身的邓玉娇一旦有读研的想法就属“不健康”。

邓玉娇事件真相出来了邓玉娇事件真相出来了 对话贾樟柯谈新片:主角原型是邓玉娇

北京时间27日凌晨,第66届戛纳电影节公布获奖名单,贾樟柯微博编剧、执导的《天注定》获得最佳编剧奖,这是时隔多年后中国电影再次在戛纳主竞赛单元获奖,本报记者27日凌晨连线贾樟柯,他透露,《天注定》已经拿到公映许可证。

邓玉娇近况如何邓玉娇近况如何 邓玉娇近况照片如何?邓玉娇近况照片怎样?

邓玉娇近况照片如何?邓玉娇近况照片怎样?邓玉娇近况照片如何?邓玉娇近况照片怎样?(图片来源资料图)邓玉娇案的采访本来是龙志在南都的其他同事去做的,因为有别的采访,在广州中山立交下的一家餐馆,龙志接下了同事转来的活。

邓玉娇贾樟柯天注定邓玉娇贾樟柯天注定 专访《天注定》赵涛:我挺钦佩邓玉娇

新浪娱乐讯贾樟柯微博执导的电影《天注定》已经完成了它在戛纳的首秀。做媒体场观影调查的时候,几乎所有受访者都会提起电影里那个“穿着红裤子”的女人,说这个女演员演得很稳很自信。这个穿着红裤子的女人,就是演员赵涛微博。

推荐阅读
邓玉娇贾樟柯天注定邓玉娇贾樟柯天注定 专访《天注定》赵涛:我挺钦佩邓玉娇
邓玉娇律师邓玉娇律师解释痛哭原因 称是20年来最难案子
黄安仪大胸黄安仪大胸 黄安仪现在的样子 跟以前差距真的很大
精卫填海的意思精卫填海的意思 非人哉:精卫填海不开玩笑 冬天都要挖出来!
产后恢复中心投资【产后恢复中心投资】投资产后恢复中心有前景吗
警示胶带品牌【警示胶带品牌】安全警示胶带品牌排行榜
吕碧城经典语录吕碧城经典语录 民国奇女子吕碧城的传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