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律师解释痛哭原因 称是20年来最难案子

2018-09-26 - 邓玉娇

夏霖在会见邓玉娇当天上午还信心十足

夏霖在会见邓玉娇当天上午还信心十足,谁知下午风云突变。

“从与邓玉娇会见当天中午,我就再没机会与邓玉娇母亲详细面谈过,我们都是在政府网站上看到双方解除委托关系的。

邓玉娇律师

我是邓玉娇案侦查阶段的代理律师,所以没有取证权,只能请求警方协助。我也没有权利看警方在案发现场的询问笔录以及尸检结果。”

文、图/本报特派记者杜安娜

23日,巴东政府网上高调宣布邓玉娇母亲与两位来自北京的代理律师解除委托关系后,律师夏霖说自己“被打了一闷棍”,昨日上午才“回过神来”。昨日凌晨5时,夏霖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第二篇声明,称:“老子也是高仓健式的人物,无论如何,都将耗在巴东。”

邓玉娇律师

从23日下午开始,邓玉娇母亲与律师夏霖失去了联系,双方还没有正式办理解除委托关系的手续。近两日,邓玉娇母亲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律师多次联系不上。

从业20年来第一次哭

记者:5月21日,您与邓玉娇会面完毕出来时,为什么哭了?

邓玉娇律师

夏霖:本来我以为一出拳就可以把案子做实了,你要知道,按当时的情形发展,这案子当天就能破。

与邓玉娇会面当天,我早上心情还是很愉快,你见我出来的时候还打了个“V”字形的手势,因为当时,我脑海里已经形成了证据链,有把握迅速拿下这个案子。

邓玉娇律师

中午吃饭时,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说要回家给邓玉娇拿药,当时我迟疑了一下,因为有很重要的证据在她手上,但她执意要走,并说好马上回来,我就答应了。

下午2时30分接着会见邓玉娇,我进看守所的时候,张树梅还没返回。下午5时40分左右会谈结束,你们可以看到,我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处找人,一看张树梅不在,感觉坏了。所有的希望全部落空,一下情绪就失控了,哭了出来,这也是我从业20多年来第一次。

我调整了一下,希望能赶快到邓玉娇家保护现场,但已经来不及了,后来听说,当天下午5时,张树梅已在警方的陪同下回家“拿了东西”,第二天张树梅说她21日当晚把这些重要的证据(邓玉娇的内衣内裤)全洗了。

相关阅读
邓玉娇案律师邓玉娇案律师 邓玉娇案程序疑点 大案要案律师为何总遭“解雇”?

上周二,邓玉娇案一审判决落幕。有罪免罚的实体结果广受关注,但邓玉娇案从始至终,一些涉及刑事诉讼程序正义的问题并没有被舆论足够重视。一些受访的刑法学家对此表示忧虑,中国的司法如果不在程序正义上下功夫,那可能因为舆论关注而保障了一个邓玉娇的权利。

邓玉娇已改名嫁人邓玉娇已改名嫁人 从邓玉娇“家人声明”看判决书全文

俗话说理不辩不明,鼓不敲不响。在此,我们须首先弄清楚何为病态?《新华汉语词典》对“病态”的解释是“不正常的状态,不健康的状态”,则为病态心里。从有人把资助邓玉娇上学读研被视为“病态”来类推,20岁出头已获自由身的邓玉娇一旦有上学的念头就属“不正常”20岁出头已获自由身的邓玉娇一旦有读研的想法就属“不健康”。

邓玉娇事件真相出来了邓玉娇事件真相出来了 对话贾樟柯谈新片:主角原型是邓玉娇

北京时间27日凌晨,第66届戛纳电影节公布获奖名单,贾樟柯微博编剧、执导的《天注定》获得最佳编剧奖,这是时隔多年后中国电影再次在戛纳主竞赛单元获奖,本报记者27日凌晨连线贾樟柯,他透露,《天注定》已经拿到公映许可证。

邓玉娇近况如何邓玉娇近况如何 邓玉娇近况照片如何?邓玉娇近况照片怎样?

邓玉娇近况照片如何?邓玉娇近况照片怎样?邓玉娇近况照片如何?邓玉娇近况照片怎样?(图片来源资料图)邓玉娇案的采访本来是龙志在南都的其他同事去做的,因为有别的采访,在广州中山立交下的一家餐馆,龙志接下了同事转来的活。

邓玉娇贾樟柯天注定邓玉娇贾樟柯天注定 专访《天注定》赵涛:我挺钦佩邓玉娇

新浪娱乐讯贾樟柯微博执导的电影《天注定》已经完成了它在戛纳的首秀。做媒体场观影调查的时候,几乎所有受访者都会提起电影里那个“穿着红裤子”的女人,说这个女演员演得很稳很自信。这个穿着红裤子的女人,就是演员赵涛微博。

推荐阅读
邓玉娇案律师邓玉娇案律师 邓玉娇案程序疑点 大案要案律师为何总遭“解雇”?
邓玉娇近况如何邓玉娇近况如何 邓玉娇近况照片如何?邓玉娇近况照片怎样?
鲅鱼圈海边哪里好【鲅鱼圈海边哪里好】营口鲅鱼圈海关推行十项措施便利通关
嘉里集团董事长嘉里集团董事长 张雷会见嘉里集团董事长郭孔丞一行
木林森皮鞋官方旗舰店木林森皮鞋官方旗舰店 LEDinside:欧司朗携手木林森重塑LED照明产业新格局
感恩工作心得体会感恩工作心得体会6篇
王陵基财政王陵基财政 水煮日报:王陵基修了忠烈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