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集团】揭秘阴影中的瓦格纳集团

2020-03-01 - 瓦格纳

最先披露三名俄罗斯记者去中非共和国真正目的的,是流亡海外的俄罗斯前首富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调查中心”这家网络媒体是由他资助的。

霍多尔科夫斯基曾是尤科斯石油公司CEO,2003年因欺诈罪入狱,2013年获释后前往英国定居,并成为俄罗斯反对派人士和普京最知名的批评者之一。在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采访时,霍多尔科夫斯基说,他之所以批准在中非拍摄这部关于俄罗斯雇佣兵的纪录片,是因为普京总喜欢说“这不是政府,这些是个人行为”。

瓦格纳集团

“瓦格纳集团”是一家神秘的公司,没有公开的地址、没有登记的电话号码或者官方记录。但该公司招募了数千名俄罗斯前士兵,这些成员中很多是来自前空降部队、前特种部队、还有原俄罗斯内务部的特别用途机动单位及特别反应小组,具有参加过塔吉克斯坦内战和第二次车臣战争的经验,可谓阵容豪华。

瓦格纳集团

在最近几年,“瓦格纳集团”的雇佣兵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冲突地区。CNN报道称,去年11月,苏丹总统巴希尔在索契与普京会面,请求他派遣俄罗斯军事专家前往苏丹强化苏丹政府军的装备。这项军事合作获得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批准。

瓦格纳集团

今年1月底,一架伊尔-76运输机降落在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的机场,尾随而至的还有其他8架伊尔-76运输机。它们为中非共和国运来了成吨的俄制武器。与此同时,175名军事训练教官从俄罗斯来到班吉,他们中不少人是雇佣兵。

前身是昙花一现的“斯拉夫军团”

历史上,俄罗斯地区对雇佣兵并不陌生,比如沙皇时代招募作战的哥萨克骑兵,在苏联出兵阿富汗和后来的车臣战争期间也有雇佣兵的身影。但俄罗斯现行法律禁止国内出现任何雇佣兵组织。《俄罗斯联邦刑法典》第359条清楚写明:“任何招募、训练或资助雇佣兵的行为,将会被判处4到8年的监禁。”

在这种背景下,雇佣军逐渐转型为“私人军事服务公司”。私人军事服务公司的业务包括私人保镖、训练顾问、海上护航,甚至运输物流等。值得一提的是,普京曾在2012年支持建立私营防务公司的想法,称可以让他们承担“要追求国家利益却没有政府直接参与”的海外活动,“这种想法应该被考虑”。

2013年春季开始,一家私营军事和安保服务公司“斯拉夫军团”在俄罗斯打出了招募广告,称受到某主顾之托,为了进行对某国的民间炼油设施进行警备业务,专门召集警备人员,月酬金额高达5000美元,而且若在工作中重伤,可得两万美元补偿金,发生了死亡则可得四万美元抚恤。对于当时就业情况很不理想的俄罗斯而言,这个条件具有的魅力是非常诱人的。于是,大量退役军人争相报名。

2013年10月,一共267名由“斯拉夫军团”聘用的人员进入叙利亚。这些人被告知将会受到叙利亚政府的直接领导,工作的主要内容则是保护叙利亚的油田。在到达叙利亚后,他们收到的命令则是从极端分子手中夺回油田,实际上变成了雇佣兵,但当他们提出异议时,公司方面却声称,一旦不接受任务,他们就会被视作单方面撕毁合同,不能获得一分钱报酬。

最终,他们与极端分子进行了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战斗,战斗以失败告终。事后,若干名“斯拉夫军团”高层被俄罗斯官方拘捕。

2014年年底,几名俄罗斯议员曾通过国防委员会提交关于私人军事安保公司的法案,被俄罗斯国家杜马拒绝。

由俄前情报官员乌特金一手建立

曾效力于“格鲁乌”(GRU)的俄罗斯前情报官员德米特里·乌特金曾短暂地加入过“斯拉夫军团”,“瓦格纳集团”就是由他一手建立的。

根据乌克兰的官方报告,2014年6月,乌特金出现在乌克兰东部,那里的亲俄分离主义势力武装与乌克兰政府军进行了激烈交战。乌克兰政府和西方国家指责俄罗斯在当地有军事存在,遭到克里姆林宫坚决否认,称在那里作战的俄罗斯人是“志愿者”。

2015年9月,乌特金重新出现在叙利亚。数千名“瓦格纳私人军事公司”的雇佣兵开始在叙利亚作战,他们组成了侦察突击旅、炮兵营、坦克连、破坏侦察连、工程工兵连、通信连、参谋部和辅助部队。据俄罗斯国内的调查媒体声称,当时为雇佣兵们提供武器、装备和弹药的是俄罗斯国防部。此外,国防部军官还负责给“私人公司”下达作战任务,协调他们与空军和叙利亚军队的配合行动。

而据西方媒体报道,2015年12月9日,克里姆林宫举行了俄罗斯英雄庆祝大会,乌特金受邀出席,俄罗斯国防部对此并不知情。在此之后,“瓦格纳私人军事公司”在叙利亚便遇到了麻烦:他们的重型装备被收走,武器弹药供给开始时断时续。直到2017年秋天进攻代尔祖尔之前,供应才恢复正常,装备也被归还。

今年年初,“瓦格纳集团”在叙利亚的活动因一起军事冲突引起了外界关注。2018年2月7日,在叙利亚东部的代尔祖尔地区,美库联军与叙利亚政府军爆发了小规模的冲突,在俄制坦克T-72、T-55的协同下,约500名亲政府武装与美库联军交火,冲突持续了4个小时,最终美军士兵呼叫了空中打击。

美库联军称,冲突造成了100名以上亲政府武装的伤亡,而美库联军伤亡微乎其微。俄罗斯官方声称,这场冲突没有任何俄军参与,但是一名美军高级军官向媒体透露,通过无线电窃听设备,他们听到了大量的俄语对话。据各方媒体和专家推断,俄美双方的陈述可能并不矛盾,这次冲突中有“瓦格纳”雇佣兵。

餐饮起家的俄罗斯大亨是幕后老板?

按照一些西方和俄罗斯媒体的报道,瓦格纳集团的出资人是被称作普京“私人厨师”的叶甫根尼·普里戈津。他成立了一家名为Evro Polis的公司,该公司在2016年12月与叙利亚政府签署了合同,现在负责支付瓦格纳雇佣军的薪水。

普里戈津1961年生于列宁格勒(即圣彼得堡),曾在1979年和1981年两度因诈骗和抢劫获罪,并因此总计入狱9年。1990年出狱后,他开始和继父一起做餐饮生意,最开始是在街边卖热狗。后来,受到巴黎塞纳河畔餐厅启发,普里戈津与好友花重金将一艘锈迹斑斑的铁船翻修,将其打造成“新岛”餐厅。很快,这家别具风格的餐厅就成为圣彼得堡精英人群的热门去处,吸引了不少商人和政客光顾。

2001年,处于第一个总统任期的普京带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到“新岛”共进晚餐,普里戈津亲自为两位首脑上菜,期间还为普京“递餐巾”。从此,他的人生发生了转折。由于餐厅颇受克里姆林宫的欢迎,普里戈津很快便新开了多家餐厅,其中一家还开在俄罗斯议会大厦内。2010年,普里戈津一座专为学校提供食物的工厂开业,普京参加了开幕式。

西方情报机构认为,这位做餐饮起家的俄罗斯大亨在与俄罗斯军方和政府打交道时也找到了商机。2016年,因被指为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活动提供资金,普里戈津被美国财政部制裁。2017年,他还被一家美国法院指控在美国大选期间建立“假新闻工厂”,为社交媒体上的选情倒向特朗普推波助澜。对此,普里戈津在接受俄罗斯国有通讯社采访时候表示:“美国人都是很神经过敏的人,他们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雇佣军牺牲后无法被承认

雇佣军的存在,伴随着极大的争议。在局部战争中,这些“军事服务公司”颇受青睐。一方面能够替代雇主国士兵伤亡、减少国内反对意见,另一方面,其非官方性质赋予其极高的灵活性。“有了瓦格纳,就多了一支可以部署的力量……而且当他们阵亡时,他们并不会被政府公布。”布拉格国际关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马克·加莱奥蒂说。

自从“瓦格纳集团”成立以来,其雇佣兵有50%的人已经伤亡。每当有雇佣兵死亡,没有人出面承认他们的牺牲。在叙利亚失去了儿子的加夫里洛娃说,“他们也是人吧?很明显他们是去那里战斗帮助叙利亚人的。虽然他们是为钱才去的,但我们也没办法啊,留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工作。”

根据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网站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俄罗斯雇佣兵一个月能拿到3500美元到5000美元不等,这在俄罗斯国内是个可观的数字。如果受伤,可以获得1.5万到2万美元;若阵亡,家属能获得2万至5万美元不等的抚恤金。具体金额依级别和战斗情况而定。

当被问及为什么他们会为了这点钱而承担这么高的风险时,一位战士对丰坦卡通讯社记者说:“你最近有没有到圣彼得堡以外地方旅行?除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任何地方都没有工作。”

雇佣军组织的存在,在客观上起到了消化俄罗斯退伍军人的作用。据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在2017年发布的《军力平衡》报告,目前俄罗斯有着约101万现役军人。自苏联时代积累下来的大量退伍军人,对俄罗斯社会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卡辰科夫是一名退役老兵,曾在前苏联军队服役,他在2015年12月加入瓦格纳,在叙利亚战场中负责后勤工作,2016年3月在叙利亚的帕尔米拉战役中阵亡。“他去叙利亚,是因为"有孩子要养"。”他的妻子告诉丰坦卡通讯社记者。参加“瓦格纳”之前,卡辰科夫处于“失业”状态。 华商报综合报道 何蔚“签约者”

现代战场上的隐身人“雇佣兵”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到了1990年代,随着冷战的结束,一种新的机构应运而生,这种机构被称为私营军事服务公司,这种公司使得雇佣兵的形象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这以前,如果要征集雇佣兵进行战斗,那么不得不从头开始筹措兵员和装备,然而,有了私营军事服务公司,不但这些战斗中必不可少的各种装备可以在一个成熟的供应体制内得到保障,而且由于这些公司和数千乃至数万具有从军经验的人签订过契约,因此也可以比较方便地获得有能力的兵士。

根据客户的预算,还可以对其规模进行“咨询服务”。由于得到了比较明文化的公司业务保障,这样“雇佣兵”也似乎褪去了原本给人“阴暗”的感受。

在最早的私营军事服务公司中,最为有名的是南非的“执行结果(EO)”公司,这家公司是的创始人伊宾·巴罗曾经是南非第32空中侦察营副营长,他大量雇佣在1989年南非取消种族隔离政策后失业的原南非军队士兵,以及随着冷战结束面临失业的北约退役军人,同时又用低价采购了大量前苏联的武器装备,形成了一所强大的私营军事服务公司。

“执行结果”公司运用其强大的武力,在非洲复杂的形势下,承担了安哥拉以及塞拉利昂等国家的矿物资源以及天然资源采掘权的保障业务,还有各种战斗任务。然而,1999年在该公司到达鼎盛期时,由于美国等各国的压力被迫解散。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随着“9·11事件”的突发,反恐战争的烽火被点燃。由于要对阿富汗以及伊拉克的极端武装进行攻击,轮到了美军对私营军事服务公司投入巨额预算,将其大量的军务,外包给了那些私营军事服务公司。这些军务不仅仅是直接参加战斗,还有急遽扩展至基地设营、运输、训练、情报收集、装备整修、战略指导以及医疗等各种业务,这样,其结果在短短的五年之内,市场规模膨胀到了数千亿美元之多。

当然由于战争民营化这种风潮的形成,也给武装冲突带来新的问题,一个非常著名的事件发生在2007年9月16日,当时美国最大的私营军事服务公司“黑水”公司雇员在巴格达市区遭袭,保安人员开火打死8名伊拉克人,打伤13人。

2008年12月,美国司法部在哥伦比亚特区法院对5名黑水公司雇员予以起诉,起诉的罪名共有35项。受到这个事件的影响,2008年9月15日,根据瑞士政府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共同倡议,经过与一些国家的反复磋商,美利坚合众国、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加拿大、法国、德国、瑞典、瑞士、奥地利、澳大利亚、阿富汗、安哥拉、伊拉克、波兰、塞拉利昂、南非、乌克兰等17个国家的代表在瑞士召开有关私营军事和安保服务公司倡议的第四次政府间会议。

会议形成了《蒙特勒文书》,重申要加强受武装冲突影响之人的保护,各国政府负有责任确保自己国家派往冲突地区的军事和安全公司必须遵守国际法。《蒙特勒文书》虽然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却重申各国应加强遵守国际人道法的执行措施。

这之后,私营军事服务公司的名称开始逐渐演化为更加柔和一些的私营军事和安保服务公司。而私营军事和安保服务公司的雇员被定义为“具有武装的平民”,通常将其称作“签约者”,而将其于雇佣兵区分开。到了2012年时,联合国也已把雇佣兵与私营军事和安保服务公司的问题分开加以讨论。

随着美国逐渐撤离阿富汗和伊拉克,私营军事和安保服务公司失去了一个比较重要的市场。然而,乌克兰以及叙利亚的危机加剧,又给私营军事和安保服务公司提供一个新的市场。在这一过程之中,出现了更多的问题。显然,这种重新走向高风险和高度敏感的行业亟待进行国际法的完善。其未来发展趋势值得人们高度关注。 综合

相关阅读
阿什利·瓦格纳【阿什利·瓦格纳】舍弗勒集团任命乌维·瓦格纳为新董事会成员

凤凰网汽车讯在3月1日召开的舍弗勒集团监事会会议上,舍弗勒集团汽车及工业研发高级副总裁乌维瓦格纳先生(54岁)被任命为舍弗勒集团董事会成员。该任命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任期三年。瓦格纳先生将接任舍弗勒集团首席技术官一职。

瓦格纳尔3.21参数【瓦格纳尔3.21参数】今夜的浪漫 是瓦格纳的咏叹 杭州爱乐乐团2019

杭州日报讯用一张交响音乐会的票,享受一出世界顶级的歌剧?眼下,杭州市民的文化消费体验越来越有品质,越来越有腔调。昨晚,杭州爱乐乐团迎来2019年最后一场乐季音乐会。著名指挥家马库斯史坦兹,联袂女高音歌唱家米凯拉考纳、男高音歌唱家兰斯瑞恩、男低音歌唱家李晓良。

瓦格纳法则的影响【瓦格纳法则的影响】瓦格纳法则

经济性因素。主要指经济发展的水平、经济体制以及中长期发展战略和当前经济政策等。关于经济发展的水平对财政支出规模的影响,如马斯格雷夫和罗斯托的分析,说明了经济不同发展阶段对财政支出规模以及支出结构变化的影响。

瓦格纳经典音乐【瓦格纳经典音乐】瓦格纳再次引发古典音乐界“围观”

8月23日,瓦格纳经典《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舞台版在中国的首度亮相,是国家大剧院与大都会歌剧院、波兰华沙国家歌剧院、巴登巴登节日剧院的联合制作,其中,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更是当今世界四大歌剧院之一。此次邀请到的导演特雷林斯基。

瓦格纳德国前锋【瓦格纳德国前锋】瓦格纳:我是德国最强前锋 配得上世界杯首发

进球网消息,拜仁慕尼黑前锋瓦格纳认为自己是德国的最好前锋,应该在世界杯大名单中占据首发位置。他认为德国队锋线球员中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瓦格纳在今年1月冬窗由霍芬海姆转会加盟拜仁,目前他已经为球队贡献3粒进球。

推荐阅读
瓦格纳的作品【瓦格纳的作品】捷杰耶夫给瓦格纳“加戏”
瓦格纳希特勒【瓦格纳希特勒】瓦格纳与希特勒
组织沟通有哪些技巧【组织沟通有哪些技巧】广州召开联席会议探索创新政府部门与社会组织沟通方式
郭士强酒精中毒郭士强酒精中毒 郭士强庆功宴上醉酒住院 俱乐部:身体已无大碍
秦含章什么时候逝世秦含章什么时候逝世 110岁酒界泰斗秦含章 向汤司令讲解这首打油诗
王大珩图片【王大珩图片】“两弹一星”元勋王大珩:新中国光学事业的奠基人
夜明砂多少钱一克【夜明砂多少钱一克】夜明砂、望月砂、蚕砂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