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同鸭讲电影粤语版】《鸡同鸭讲》2017香港电影主题展QA许冠文

2020-03-31 - 鸡同鸭讲

Q. 许先生我们刚刚看这个《鸡同鸭讲》,是高志森导演的,您是在片子里面担任监制和参与编剧,那您在这个创作过程中哪些桥段是你特别去设计的?

A. 几乎里面搞笑方面的都是我自己设计的,我跟高导演配合很好,基本上他希望有笑料的地方,就让我自己去演。有场戏大概这样,那些老鼠就这样掉下来,至于怎么好笑,高志森说你想怎么做,你就自己想自己做吧,多数是这样的。

鸡同鸭讲电影粤语版

没有剧本预先写好的。有些桥段我很喜欢,比如他做一只鸭的时候,加一些料下去,又不给他的徒弟看到,整天要遮住,不给他看加了什么料。这个中国厨艺相传的问题来的,为什么中国很多东西都不能发扬光大,就是因为好多师傅是认为很多秘密是要藏起来的,他和徒弟说,也只是教百分之七八十,剩下的那一点是永远都不会教的。

鸡同鸭讲电影粤语版

那一代传一代,每一个人都留下一点,传着传着就失传了,所以中国很多失传的东西就是这样来的。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就设计了这场戏。

Q. 关于现在香港电影的,我自己也是做这一行的,我想知道你现在是怎么看现在北上的香港导演?其次是现在香港很多本土电影,风格已经完全变了,比如说之前的《十年》啊,或是《踏雪寻梅》,题材都比较抑郁,你怎么看这些东西?

鸡同鸭讲电影粤语版

A. 香港只有七百万人,其实几十年都不够容纳电影的,因为电影是很大投资的东西。因为拍了,十个人看也是这么多钱,一千万人看也是这么多钱,全地球人看都是那么多钱。香港很难生存,几十年都是,但是香港人就是越困难,越要有生存的方法。

做的再好,都是为了适合市场希望,来争取市场的。所以过去几十年,在东南亚争取到市场,那就全赢,也被称为东方荷里活,在某个时代,它就可以支持得了。 那近来这十年八年,包括很多因素,包括盗版,包括自身,韩国,日本,印度等等都自己兴起自己的电影行业,不需要看那么多香港的戏,票房就减少了。

削弱之后,香港就越来越困难,那七百万人是不够投资的。就是你投资钱下去,香港全七百万人看完,都不够那个导演的儿子交学费的,你明白我说什么吗?就这么简单,就是说拍一部戏,全香港人全都看了,都不够我儿子交学费,那怎么拍戏了,就这个问题而已。

所以在整个亚洲,市场越来越小,因为自身已经兴起了,包括盗版的问题,就基本上越来越困难了。

开放之后,中国电影也是一路进步着,观众越来越多,那个市场越来越大,大家今日当然知道,现在中国电影都是卖很多亿。十三亿人口的同胞在后面融入这个市场,那香港电影就开始集中去如何融入这个十三亿的市场了。

回归了都有二十年了,这群香港的导演,好多都已经融入了这十三亿的市场。这是很难的,因为大家也知道,香港给英国硬生生的抢去了一百年,比如我读英伦书院的,基本没有中国历史读的,我说英文,差不多和你们说普通话一样,就是这样长大的。

突然一下回归祖国了,但眨眼间已经过去二十年了,要慢慢地去融入。香港的导演已经去了北京研究,比如周星驰,很多人开始慢慢地习惯了,过了许多年后,完全融入,慢慢地,香港的市场,就等于中国的市场,中国市场会成为世界市场。

荷里活都开始留意中国这个市场,你们看很多荷里活的大片很多都开始迁就中国市场,现在刚开始是这样,慢慢地会成为我们中国的市场去影响他们的市场。同样,渐渐地,中国的市场会成为世界市场,香港也会成为世界市场的一部分。

Q. 你好Michael,80年代末,有很多的电影反映到97的问题,包括这部还有《合家欢》都是,所以是不是反映了当时电影工作者对于未来的迷茫?

A. 当然了。一百年前我们被硬生生的分开,现在终于能回到家,初期当然会出现很多的不适应,当然很迷茫:老家是怎么样的,接不接受我的,其实是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那个时期一定很迷茫的。所以邓小平先生他的一国两制是非常伟大的。

他是知道香港回归是不简单的,回来也不是那么快的,不可能一下子就能回到老家立刻习惯,这个习惯,邓小平先生大概希望快一点,给了五十年的时间去个给我们去适应,大概五十年应该就能习惯了,慢慢地已经开始习惯,当然还会有些困难,有些矛盾,这是必然的。

我出生就离开广州来到香港,在香港这里是很难生存的,你最主要要会说英文,会英文你就能找到工作,所以当时中国历史我们是不用读的,随便选,但是英文是一定要的。

外国文可以在中文和法文中选择,我当时选择了中文,只是因为中文好学一点。所以新的一代没有那么快去习惯,慢慢的我们总会融入的,因为这是一个很伟大的文化来的,很快新的一代就会知道中国其实不简单,历史是很深厚的。但这个不可能一下子就能够明白,这个一个很深的问题,只有邓先生能预料到。

Q. 因为我也比较喜欢这个周星驰先生,我记得很早的时候你们有在一部片子里有过合作,是那个《豪门夜宴》,有一个镜头是一起抢那个鸡屁股吃,我觉得那个桥段非常精彩。我现在想问的就是你们以后有没有机会合作?因为周星驰现在也不拍电影,然后在喜剧这一块大家都提到你和周星驰比较多,我就想问一下你们私下有没有联系,以后有没有可能合作再去合拍一部电影?

A. 周星驰是一个很厉害的演员来的,他刚出道的时候我就曾经说过。他是一个很厉害的演员,不演喜剧也可以演其他的戏,他刚出道的时候,和我聊天,问我怎么演喜剧,我觉得每一个伟大的喜剧演员都是从前辈身上学习,慢慢的才会发展出自己的风格,后来的周星驰,自己发展出自己的风格。

你说我和他合作的那一段戏,一开始我们是什么也没有想出来,导演叫我们想一段搞笑的出来,现场有一盘鸡在,那我夹起一块鸡屁股说是鸡头,说玩这个意思,他说好,那就有了那个片段。

我们谁也没有事先说好,都是现场想的。很随意。最后一个问题,还有没有和周星驰合作,那可能就要看周星驰,我们都知道周星驰现在已经不太出来拍戏了,而我不一样,觉得好玩,我就会继续拍下去,因为我演的很少,现在还在演。

而他不同,他试过有一年拍十几部电影,比我一辈子拍的都多,我现在演戏还比较好玩,可能是我演得还少,但他不一样,可能他已经已经觉得累了,不想演了,所以有没有机会,我还是希望有机会和他合作的。

Q. 我是您的粉丝,我最喜欢你的那部《双星报喜》,其实我很想听下你当年能想到那么好的创意的感受,例如那些飞镖,报纸的,能分享一下你创作的感受吗?当时那电视节目一个星期一集,你是怎么能想到这么搞笑的创作的了?

A. 很久以前做《双星报喜》的时候,一个电视30分钟,一集30个笑话,如何能想到那么多,真的,初期是想不出来。星期一就要想到星期四的笑话,每天想新的笑话出来。有时候,山穷水尽的时候,真的想不出来,即使有两个编辑,那就真的像拍戏那样,就是扔飞镖的,在上面写了不同的范围,扔到什么,就去思考什么,写什么。

年轻的朋友可以试一下,真的山穷水尽的时候,想不出的时候,可以学习一下。你山穷水尽的时候想想许冠文,也有扔飞镖的时候,扔一下飞镖就可以了。在创作的道路上是永远不会山穷水尽的,因为上帝永远不会给你山穷水尽的,只会辛苦一点而已。

Q. 你好,许冠文先生,我记得你和弟弟许冠杰《摩登保镖》(实际是《新半斤八两》)之后就没有合作过,其实我是一直有留意你们许氏兄弟的电影,想知道你们之后还会不会有合作的机会。

A. 很多年前,我和许冠杰拍档,《摩登保镖》之后,我和我弟弟说过,我现在每天也就扔飞镖,没有新的创意,不如大家分开一下,你拍你的靓仔电影,我去试下新的创作。每天都是三兄弟的电影,已经合作了十年了,没有新的创意,不如大家就分开,去尝试一点新的打破。

然后自己去做主角,以前三兄弟的时候,所有坏的角色都是我做了。好的事,好的角色都是许冠杰去做,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好的事情也要做,以前那些搞怪的方式已经不适用了,就试了很多电影,不是很成功。

但这个好一点了,就是现在大家刚看的《鸡同鸭讲》,之后再拍都不是很成功。但一眨眼,我已经在这里和你们聊天了,好像很久了,其实很简单,就已经过去了。许冠杰也曾经问过我,想到新的东西就开拍,昨天许冠杰还在问,但是我还没有想到。

他说“我已经差不多了喔,你要快点想了”。但对创作人来说,很大压力的。我仍然想自编自导一部电影,和以前有所区别。因为如果我拍上集是这样,下集也是这样,你们会不会喜欢了?(观众:喜欢) 你们安慰我而已,其实你们内心还是希望有些东西是不同的,搞笑的,和以前完全不同的。

Q. 我想问下媒体们都封你为冷面笑匠,你是怎么理解的?

A. 要讲笑话,首先就不能直接告诉你这个笑话很搞笑,如果直接说了,那人是一定不会笑的。所以表演的时候,我可能冷到和笑完全没有关系,你完全不会觉得我是在说笑话的,这样才有效果的,鼓掌的都赞成的了。所以冷面就是这样意思,其实我不赞成演戏的时候表情很丰富,去演戏的。

因为现实中不会像现在电视上见到的那样的表情丰富,其实大部分很高兴的时候在现实中其实不会笑的,其实是内心是很高兴的。在现实中很多男生表白说我爱你的时候,也不会很多表情,一般很冷的,而女生多数还不会回答的。

所以现在很多电视剧上那些男的很欢跃地跟女的表白说我爱你,而女的说“我也是”,那样太假了,现实是不会这样的,那这样的戏有什么好看了。所以冷面是,像美国那些杀人犯,没有查出他是杀人犯的时候,他们照样每天上班,和人打招呼,每个礼拜去教堂,邻居也会称赞他的,但你永远想不到他会拿起枪去杀人。

现实就是这样,所以无论是做人,还是说笑话,都应该用认真的态度去面对。才会生动的。不是不需要表情,可能这个关系就变成冷面了。

Q. 为什么您能在身边的小事发现一些烂gag(笑话)呢?在拍这部片子的时候有经常去观察那些烧鸭店老板是怎么做的吗?

A. 我觉得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笑话是平常见到的东西,就是夸张了一些。笑话是讲人性的,我所有的电影都是收集了我日常见到的最憎恨的东西,最不讨人喜欢的,就是看到就马上想骂人的,我先把它存起来。所以你们看到我演的角色都很想骂我的,我专门去演我讨厌的,把那些好的都给阿SAM去演了,加上他比较帅,那就刚好了。

帅的专做好的,丑的专做讨人厌的,两个人就很合拍了,真的是最佳拍档了。 笑话就在身边,是人的弱点,我们很容易看到别人的弱点,但看不到自己的弱点的,别人的弱点就是笑话了。

“哗!你这么肥的?”其实自己就肥的,但自己看不到,所以很奇怪的,人总是只能看到别人的弱点的。你看到有人踩了香蕉皮摔倒了你会拼命笑,但你自己踩香蕉皮就一点都不会笑的。

我现在都尽量不想用烂gag了,烂gag就是会让你笑,但没意思的,其实是不好的。所谓的gag应该是听完以后会觉得有意思的,有些启示的。以前当我想不到点子的时候只能硬来了,你是近视眼的为什么不多吃点鱼呢?吃鱼可以医治近视眼的吗?那你见过猫戴眼镜了吗?这些就是一些硬来的,好笑但没什么意思的。

现在上飞机很多东西都不让带吧,水不让带,什么都不让带,指甲钳都不让带,怕你劫机嘛。劫机?指甲钳怎么劫机呢?别动!

再动我就剪你的指甲!后面的女人站起来干嘛?再动来动去我就剪你的水晶甲的啊!500多块一次的!所以就是无稽,不是笑话来的,我真的去骂过人的。当时过关的时候移民局真的没收了我的指甲钳,难道这样真的可以劫机?那你笑完之后回想一下,会发现真的喔,没理由指甲钳可以劫机的啊。

现在不让带水,因为像炸弹啊,像炸弹?那我喝两口不炸的话就可以啦,我喝了两口也不让我带,真的是炸弹就已经炸了啦。

相关阅读
鸡同鸭讲粤语高清【鸡同鸭讲粤语高清】“鸡同鸭讲” 美欧还不具备贸易谈判条件

“鸡同鸭讲”,美欧还不具备贸易谈判条件贸易谈判,美欧贸易,鸡同鸭讲,特朗普,农产品国际关系作者中国驻克罗地亚前任大使吴正龙不久前,欧盟通过多数表决,批准与美国展开正式贸易谈判,但法国投票反对,比利时弃权。

鸡同鸭讲全集国语高清【鸡同鸭讲全集国语高清】世贸会议上继续“鸡同鸭讲” 韩国要求高层对话未获日本回应

在24日召开的世贸(WTO)总理事会会议上,日韩代表就日本加强半导体材料对韩出口管制(“限贸”)展开激烈辩论。韩方批评日方措施是“不当的经济措施”,日方则反驳称,两国重复此前的主张,讨论处于平行线状态。

鸡同鸭讲是成语吗【鸡同鸭讲是成语吗】你是如何理解“鸡同鸭讲”的?身边有哪些事例可以说明?

生活中,我有我的说法,你有你的表达我说的你不懂,你说的我懵懂我说得明白,你听得糊涂你说得清楚,我听得迷糊。于是,很多人无法正常沟通,就如鸡同鸭讲。鸡同鸭讲,鸡与鸭,圈子不同,自说自话,亦如同人对牛弹琴。

鸡同鸭讲打一动物【鸡同鸭讲打一动物】在一个“鸡同鸭讲”的时代 我们该如何对话?

对话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代的技术革新让对话变得更加便利,同时也使争论更容易发生。在这样一个众说纷纭、“鸡同鸭讲”的嘈杂时代,该如何“温和”地对话,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周濂的新书《打开周濂的100堂西方哲学课》首发式上。

鸡同鸭讲是什么意思【鸡同鸭讲是什么意思】马嘎尔尼出使中国 为什么说是鸡同鸭讲?

在马嘎尔尼等人抵达热河之前,英国使臣与清朝官员彼此之间观感尚好,他们一方不远万里、漂洋过海经年而至,另一方极尽所能、事无巨细悉心照顾,但双方都没有料到,无论他们彼此多有诚意,都无法逾越隔在他们之间的那道无形的鸿沟。

推荐阅读
鸡同鸭讲打一动物【鸡同鸭讲打一动物】在一个“鸡同鸭讲”的时代 我们该如何对话?
万物生长电影什么意思【万物生长电影什么意思】电影万物生长剧情介绍
集成墙面怎么样集成墙面怎么样?听听装过的业主怎么说?
扎龙湿地保护区【扎龙湿地保护区】齐齐哈尔扎龙湿地保护与生态旅游相映成辉 2018年接待游客45万人
田卧勇太打爆中国田卧勇太打爆中国 中国球员进NCAA前途难预料 田卧勇太是最大教训
指甲油牌子排名【指甲油牌子排名】世界十大指甲油品牌 指甲油哪个牌子好?
李晨前女友李晨前女友 原来李晨有这么多前女友 长的都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