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群帝释天 李立群:这位大叔好犀利

2018-10-27 - 李立群

我认识李立群,是小时候在隔壁大妈家玩的时候看过的一部电视剧——《田教授家的28个保姆》,然后记住这个人的,那时还不知道他是台湾话剧"三宝"之一。更不知道怎么去看一个人的演技,唯一羡慕的就是,这个大叔好幸福,每集都可以换不同的女主角,而且有几个真的挺漂亮的……

李立群帝释天

后来长大,陆陆续续看过他的许多作品,谈不上有多狂热的喜欢,但实实在在是开始留意起了这位戏骨,而直到《冬之旅》的出现,我才真正感受到他在朴实中散发出来的巨大表演能量……

说到这,你以为我们今天的主题可能、也许、大概是要大量剖析阐述李老师和《冬之旅》吗?不全是!

李立群帝释天

在对李立群进行了一番探索后,我发现,大叔最迷人的地方不仅仅是舞台,而是舞台下那个绝对真实、言辞犀利、毫不做作的他。

穷生活

富表演

李立群,台湾著名舞台剧、相声演员、影视演员。中国海事商业专科学校航海科毕业,跑船8个月,1976年退伍,演出舞台剧"一口箱子",1978年参加华视演员训练班。著名剧团表演工作坊的核心团员,曾在西餐厅做表演秀达2000余场,横跨电影、电视、剧场三栖。因演出《畸人恋》一剧而逐渐受人瞩目,27岁开始演电视,29岁就得到了台湾电视"金钟奖"。

李立群帝释天

二十多年前,他从电视转向舞台,作为台湾表演工作坊的创办人之一,他创作和主演的《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暗恋桃花源》等一系列舞台剧风靡岛内,十多年前,他从台湾转战大陆,凭着一口流利的北京话,成为了最早一批为大陆观众熟悉且喜爱的台湾演员之一。

从1995年来到大陆拍电视剧以后就比较少回台湾,回去也只是少量的演几场话剧,有人好奇:"回台湾说是去演戏,但主要是不是为了缓解一下自己的乡情啊?"李立群立马表示惊讶:"不是啊!我就是回家,你下班了你不回家干吗?你收工了,你杀青了,你不回家干吗?待这儿干吗?"

从1995年到大陆发展开始,李立群就过上了离乡漂泊的生活,但对他而言,无论身在何处,台湾永远都是家。而身为台湾的"外省人"第二代,1952年出生的李立群,对家的最早记忆,则是台北市的第一座眷村,"四四南村"中一个屋子里戳着一根电线杆的简易房。

李立群出生于军人之家,他的父亲毕业于黄埔军校,抗战时曾担任过国军连长。1949年到台湾后,父亲对国共内战更多的是摇头叹息,他希望儿子不再从军,去从事一项体面且待遇优厚的职业。

当然,这种期待也源于在他小的时候,家里非常非常的贫穷,人家是家徒四壁,他们是"家徒二壁",家里有两边的墙壁都跟人借的,和别人共用。那时他家里住了五个人,爸爸妈妈带三个小孩,可父亲从来没有抱怨过生活,每天工作想的就是要赶快养家养孩子,从小就鼓励儿子英雄不怕出身低,打破牙齿连血吞,虽然他完全不懂什么意思。

父母对他们更多的是言传声教,他也曾回忆过每当家里卖肉回来,他们姐弟三人都会让爸爸先吃,爸爸辛苦,也不知道是妈妈教的谁教的,反正就应该这样,尽管到最后,爸爸都会笑着让出来,结果肉全进了三个小孩的肚子。

这是李立群从贫穷生活中学到的,也为他后来在舞台上塑造各种普通人积累下了素材。

后来有一个记者采访时也问过他:"你的生活即使没有太强的明星化,也绝对不会跟老百姓一样的,我很好奇的是扮演底层人物时的精准源自何处?"

李立群回答如下:

弃高薪

成演员 

李立群高中毕业后为了赚钱,同样也是听爸爸的话,报考了中国"中国海专"的航海科,也实习过一段时间的海员,但后来他发现这件事吧,赚钱归赚钱,基本上就没有了"家",和亲情也是脱节的,所以他果断放弃,决定学习表演,不过这一决定让一向宽容大度的父亲非常难以接受,

反正李立群也没有采纳父亲的意见和建议,大学毕业后,李立群并没有选择高薪的船员生活,从海上回到陆地,他不得不面对最基本的生存压力,他曾到高山上帮忙摘过苹果,在二手车行卖过车子,还帮月饼店送过月饼。

直到1978年,李立群参加了华视演员训练班,从此才正式把演戏当成职业。从那以后,父亲都不太管他,但也不再阻拦,就连29岁那年李立群得到金钟奖时,他当天晚上十点打电话回来告诉父亲说:

他的父亲不是特别看重这些,受父亲的影响,李立群即使在台湾最当红的时候也只是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在他的观念中没有执念的坚持和放弃概念,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比如选择到大陆拍戏就是是自然而然去了,不是在他规划之内,落到哪儿就做到哪儿,就做现在的事。

有选择

有距离

现在很多年轻人可能不知道,李立群当年在台湾有多火。八十年代的台湾,他是一线演员,负责各种反派、正派、滑稽派。然而人到中年的时候来大陆演戏,许多主旋律的戏没有明文规定,但是有一种默契就是最好正面历史人物不要找境外演员演(港澳台演员),于是他便失去了很多挑戏的权利,但面对这种情况,他的想法和许多艺人截然不同。

李立群不断鼓励自己艺高人胆大,去接,去加强专注力,演戏是他热爱的事情,他不知道不热爱是什么感觉,但是热爱的话就一定会尽量把它演好,哪怕明明知道这是个大烂戏,那你就要更辛苦地把它变得不太烂一点

时光荏苒,尽管李立群现在已是老戏骨级人物,但他在屏幕上的选择却固执地将表演战场继续扎根于电视剧,对电影眼睛都没瞟一眼。理由简直不能再简单——

消耗完

快凝聚

对电视剧抱着敬业的心,对电影怀着观望的态度,只有对舞台,李立群充满了尊重和敬畏。

他演电视剧,采取"三不"政策:不选择、不挑戏、不择戏。最好的电视剧跟最不好的电视剧,在他来讲都是一样的电视剧。男一号、男八号都行,钱给的合适,就去干活。好的剧本不要把它辜负,不好的剧本想办法救他一下,干了四十多年,也是蛮辛苦的。

但舞台剧则刚好相反,它有时间让你去涂涂抹抹,有时间让你对自己的作品负责,而且你也有时间负责。电视剧的话,想负责也负不起,它每天就要让你拍两页纸,或者是八页纸,大家都是尽力而为,然后一个戏一个命,看哪个剧收视率大火,你就很好,就这样。

舞台剧,它是一分功夫下去了,它就有一分因果的关系。所以舞台剧要挑本,要挑戏,而挑戏的目的,是要挑一个你认为对你比较有挑战的,比较难演的,通过一个舞台剧的涂涂抹抹跟思思考考,寻找你本身表演的问题,然后还要花时间去寻找到答案,还要寻找到角色的准确度,这些东西都要花时间来给他练熟了,把他给烫平了,才能把表演能力可以往回找补一点的环境。

李立群是个直率的人,他把舞台和荧幕区分的很清楚。他始终认为如果说电视剧是一个消耗表演能力为主的剧种,比如一年拍80集电视剧,就像一天吃八碗饭,它是一种暴饮暴食,它是可以让你得到很多名誉,让你赚到一些钱,但是对你的表演本质来讲,退步的可能性比进步的可能性大。

其实不用一餐吃八碗饭,你可以细嚼慢咽,通过节制跟凝聚产生出来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就可以叫他做生命力,就是表演的生命力。

"演电视剧都不好意思用演技来形容,只能说是你用你自己丰富的经验,加上一些小聪明,来完成任务,这样就不错了。导演说这样不行,那样比较好,你马上要拿出一个办法,立刻给老板满意。电视剧是需要妥协的艺术,不是一个坚持的艺术,妥协的能力越强,那么生存的能力就越强。

这是一个很难的大学问,经常是许多大电影导演,大舞台导演,没有办法去面对的。电视剧有电视剧的难度,不是说电视剧不值钱,就像是自来水,强迫地输入到每一个家庭,你说它重要还是不重要?你说不重要,没有自来水怎么行!你说重要,北京的自来水你敢喝吗?它就是这么回事儿。"

回舞台

冬之旅

1985年,李立群演出舞台剧《那一夜,我们说相声》,从此带火了擅长文雅幽默的台湾相声市场,大江南北的年轻人时至今天仍甘愿抛弃本行儿,投身说学逗唱。可就在2013年,曾与李立群一起排演表演工作坊创团戏的李国修老师因癌症离世。"在人生的舞台上,这是我最后一次谢幕,我留下了27个剧本,请你们细细品味,我的戏剧人生。"——这是李国修最后的告别。

提起2013年往后的时光,李立群叹着气连连提到"怀念",这沉重得不愿多谈之下,总有"知己太少"的遗憾。

再提到这个让李立群怀念感动的"表演工作坊"——在1995年,因为与赖声川艺术理念不同而离开"表演工作坊",李立群就逐渐淡出了剧场,离开了舞台。多年间,二人虽保持着稳定的联系,却默契地绝口不谈合作,直到2014年的一个电话打破了长期微妙的平衡。

电话里,赖声川表示自己打算排一个新戏,想邀请李立群参加,而李立群并没有答应,"你就让我在电视上多赚点钱吧,赚点养老金吧,别演话剧了,再过几年吧!"本以为事情就此平息,可过几天赖声川打来了第二个电话,正是这个电话让李立群改变了想法。

"我们都老了。"赖声川说。

李立群愣住了。是啊,再不合作我们都老了,都合作不动了。李立群被这句话打动了。近二十年没合作,李立群也想试试两人的默契还有多少,抱着这样的心态,李立群接受了赖声川的邀请。那是新戏开排前的一个月,研究剧本、安排时间都很快完成了,所有主创人员齐聚一堂扎扎实实开了两天会后直接开始了彩排。

排戏不到一个星期,李立群的感觉就找到了,就像当年在"表演工作坊"一样,"我和赖声川完全知道对方要的是什么。他也看得出我的变化,我也看得出他的变化,也完全连得上当年的我们,当年我们俩在创作上是毫无障碍。"

这部剧叫《忏悔》,说的是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突然在公园见面了,距离上一次相遇已经过去了四五年,当时两人甚至无法互相问候,原因是"文革"期间陈其骧曾经出卖过老金,以至于老金家破人亡。陈其骧不断请求老金宽恕,老金一次次逼问当年的细节,一直没有结果。直到老金看到了陈其骧的回忆录,这才决定要原谅陈其骧,这时陈其骧已经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而老金也得了癌症将不久于人世。

整个本子以忏悔为主线,全程包裹在舒伯特温暖的曲调中。但赖声川觉得以《忏悔》为题过于明显,剧中既然有舒伯特的《冬之旅》,不如就叫《冬之旅》,原作者兼编剧万方也同意了这样的改动。

能得到引发共鸣的好本子,李立群自然是高兴的,尤其本子的作者还是自己学生时代最喜欢的剧作家曹禺之女万方。更令他欣喜的是,由于万方受蓝天野启发创作了《忏悔》,此次"老金"一角将由蓝天野亲自出演。

作为著名话剧表演艺术家,蓝天野自1944年投身话剧事业以来,先后参与创作《北京人》、《茶馆》、《蔡文姬》等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经典剧目,在业内享有极高的声誉。此次能与蓝天野对戏,当时已经是63岁的李立群颇为激动,

最终《冬之旅》的表演被誉为"中国戏剧黄金一代剧场典范",万方表示这是一场"给灵魂的贵族看的戏",蓝天野认为这是自己七十年演艺事业中最有感悟的一部戏,李立群则同样感慨——"这是我演得最好的一部戏"。

李立群,这位大叔,爬过喜马拉雅山,研究过中国的古玉,曾在西餐厅做表演秀达2000余场,成功地让食客放下刀叉欣赏他的表演。他尝试过七八个行业,做过十几个行当,现在钟情紫砂壶收藏,也在微博晒晒老茶饼和佛珠,再加上出演《冬之旅》偏偏碰上精于国画的蓝天野,种种听起来都是演员职业的题外话,但用恰逢当下正勾人回甘的一句戏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相关阅读
李元元李立群李元元李立群 《有戏》李元元身份被曝 父亲是金钟视帝李立群

搜狐娱乐讯在浙江卫视《我看你有戏》节目中,以一台独创小品《奶奶》“横空出世”的学员李元元,不仅一举征服了四位导师,也同时感动了电视机前的千万观众。在点评环节,“阅人无数”的冯导直言这台小品是他羊年看到的最精彩表演此外。

开讲啦李立群开讲啦李立群 李立群《开讲啦》爆猛料 展示“中国好舌头”(组图)

搜狐娱乐讯《温州一家人》热播、自传大卖、《头牌》紧锣密鼓的拍摄,老戏骨李立群近期的工作可谓风生水起,身影随处可见。近期,李立群受邀参加了央视王牌栏目《开讲啦》的录制,该节目作为中国首档青年电视公开课,主旨亦为通过邀请“中国青年心中的榜样”作为演讲嘉宾。

李立群演的朱元璋李立群演的朱元璋 杨立新读朱元璋霸气圣旨李立群替海瑞叫屈

“古人都这么有个性吗?”《见字如面2》新年继续用书信穿越古今,这周二播出的第九期节目以“古韵”为主题,一经播出好评如潮,有网友称“比看电视剧更能了解古人的真实生活,学习了”!节目中,主持人徐涛携手老戏骨李立群、杨立新、何冰分别演绎《骆宾王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海瑞写给隆庆皇帝》、《朱元璋写给国子监太学生》、《嵇康写给山涛》四封信件。

李立群去世李立群去世了吗 李立群的前妻是谁/叫什么名字

最近因为上映的电视剧十分的多,使得小便渐渐的很少顾及到明星的最近的八卦与新闻了,而今天我们就是来一起了解一下今天小编要和大家一起来了解的一位浪拍的明星吧,今天我们要来了解的是一位老戏骨李立群,而说起这位演员来估计所有的完工于对是没有少看他饰演的角色。

李立群女儿李立群女儿资料介绍

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台湾演员李立群呢?想必很多朋友们知道李立群有个女儿吧,今天小编就来为你介绍一下李立群女儿,好奇的朋友们赶紧随着小编的脚步一起来了解一下吧。李立群女儿资料介绍李立群女儿资料介绍李元元,台湾女孩。

推荐阅读
李立群演技李立群演技 邱澤合體李立群演技爆發 淚拍生死戲:想爸爸了
李立群电影李立群电影 《活法》青岛杀青 李立群李幼斌向往自由
麻辣香锅正宗麻辣香锅正宗 RNG公布LPL夏季赛队员名单 麻辣香锅退役传言成真?
陈师道的诗都有哪些【陈师道的诗都有哪些】北宋诗人陈师道一生硬气:写诗写成“石头”
归亚蕾年轻20岁照片归亚蕾年轻20岁照片 归亚蕾20岁照片气质出众 风韵仍不减当年
cctv国家品牌计划【cctv国家品牌计划】康佳入选2019年CCTV国家品牌计划TOP品牌
冯紫英不幸之大幸【冯紫英不幸之大幸】野语红楼 神秘的冯紫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