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继愈老子新译任继愈老子新译 任继愈:北大的“老”与“大”

北大的“老”,是因为北大直到五四以前,都可以说是汉唐以来“太学”的继续,从它身上可以看出二千年来中国古老的“太学”的影子北大的“大”,不是校舍恢宏,而是学术气度广大。这一无形养成的学风,使北大的后来人能容纳不同的学术观点。

任继愈老子全译任继愈老子全译 任继愈子女忆父亲:生也有涯 学无止境

参加华君武漫画开幕式。从左自右为宗琦、冯钟芸、华君武、任继愈(1996年)。我们小时候,爸爸年富力强,每日白天和晚上都要上课、开会、学习,往往是我们都睡了,他还没有回来。很晚他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又埋头去看书、写文章。

国学读本任继愈国学读本任继愈 任继愈和《读懂中国》

正当《读懂中国》丛书(九卷本)的最后一册书即将付印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代宗师、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任继愈先生逝世的消息,我们震惊悲痛,唏嘘感怀。为了这套《新读写》策划的丛书编写,三次赴京拜见任老的情景,不由得在眼前一一浮现。

中国道教史任继愈中国道教史任继愈 任继愈与《道德经》

2012年7月,在任继愈先生的为人与为学学术研讨会上,我以简论任继愈先生的科学无神论与宗教研究为题,主要讲述两点体会第一,研究宗教,批判神学。这是任先生为纪念毛主席逝世一周年撰写文章的主标题。去年是毛主席关于《加强宗教问题的研究》批示50周年。

任继愈老子在线阅读任继愈老子在线阅读 随任继愈先生读书时

先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下放干校劳动期间,罹患眼疾,因救治不急,结果一目失明,另一目视力也很弱,以后看书写字都很吃力,不得不聘请助手帮助读书撰文。先是自己出钱请人,一直到先生离开社科院宗教所到北京图书馆(现在的国图)。

北大教授任继愈人品北大教授任继愈人品 北大教授白化文:任继愈先生很照顾朋友

(新浪读书讯)13日上午10点,国家图书馆为任继愈先生在南区学术报告厅搭建的灵堂开始向公众开放,新浪读书专程赶到了现场,采访到了原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白化文。白化文教授用“整齐、经史、百家、权衡三教”和“总持国家大项目”来评价任继愈先生。

任继愈生平任继愈生平 纪念任继愈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

在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教育家、中国历史文化研究的一代宗师任继愈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之际,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召开了“纪念任继愈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以回顾任继愈先生的学术贡献,忆念任继愈先生的大家风范。

任继愈批佛任继愈批佛 任继愈先生漫谈录

任远告诉我“你和他谈别的,他就困。你和他谈学问,他就来精神。”任继愈先生去世快七年了,我早该写一点文字来纪念我所敬重的先生。这些回忆非常琐碎,七宝楼台,拆卸不成片段,但写下来,对于大家了解一位大哲学家的风貌。

如何评价任继愈如何评价任继愈 任继愈与家乡的“百年老字号”

“义利并存,守义则久”是我国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历史学家、国家图书馆原馆长任继愈先生,为家乡族内老字号“通德号”百年庆典的题词。“通德号”是任继愈的四爷爷任金栋在1901年(清光绪二十七年)创办的酿造作坊。

任继愈道德经任继愈道德经 老子道德经任继愈序

体系并列。儒道两家这两大体系优势互补,和而不同,丰富了中华民族辩证法文化宝库。人类认识总是从旧的认识的基础上提出新见解。新见解对旧识来说是进步。还应指出,死守此新见解不变,往往妨碍更新见解的出现。《荀子?天论》指出“老子有见于屈。

任继愈先生漫谈录任继愈先生漫谈录 张国风《任继愈先生漫谈录》阅读练习及答案

任继愈先生去世快七年了,我早该写一点文字来纪念我所敬重的先生。第一次去冯钟芸先生家,恰好任先生在家。面对一位大哲学家,我心中忐忑,非常拘谨。渐渐地,见得多了,就放松了许多。再往后,比较熟悉了,就觉得非常亲切。

任继愈的三不原则任继愈的三不原则 任继愈:担承重荷的大师走了

我的导师,任继愈先生,休息了,永远地休息了。虽然,九十四岁高龄,不算短寿。且人之生死,也是常事。但事到临头,还是泰山其颓,梁柱其折,使人热泪难干。为事业计,先生辞世对于学术界的损失是永远难以弥补的。自我安慰。

任继愈为什么不出名任继愈为什么不出名 任继愈:教育的出路在恢复科举 建议不再设博导

季羡林、任继愈两位学界耆宿的相继离世,令世人唏嘘。两位老人的处世哲学都很低调,不过相对于季羡林,任继愈的面孔对公众而言似乎更显陌生。深谙中国传统文化的任继愈不仅在哲学和宗教学上颇有建树,对教育也有着独特的思考。

任继愈儿子任继愈儿子 任继愈子女追忆父亲:去世前两个月还坚持上班

著名女作家张曼菱与任继愈先生可谓“忘年神交”。她对《中国经济周刊》说“八年来,我就像看待自己的父亲一样看着他。”张曼菱是《西南联大启示录》、《西南联大人物访谈录》等节目的总撰稿人,也是第一位上《时代》封面的中国女作家。

任继愈易经著作任继愈易经著作 任继愈谈《易经》

《易经》占卜问吉凶祸福,本身是迷信,但是《易经》对于吉凶的解释,却包含当时人们对世界一般事物最原始的哲学理解。总的原则就是事物在变化发展中就有前途,就是吉兆如果没有发展变化就没有前途,是凶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