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拉斯情人读后感【杜拉斯情人读后感】杜拉斯的《情人》读后感

杜拉斯的《情人》中,最令人感慨的就是男女主人公之间深沉而无望的爱情。下面是小编整理的杜拉斯情人读后感,分享给大家!我不知为何杜拉斯直到七十岁才提笔铭刻下一段普蓝色的回忆,并像穿膛的利剑般真切。而她曾说过爱之于我。

玛格丽特杜拉斯【玛格丽特杜拉斯】作为导演的玛格丽特·杜拉斯:“让电影毁灭吧!”

“我已经老了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这是玛格丽特杜拉斯最负盛名的句子。

杜拉斯情人开头【杜拉斯情人开头】杜拉斯《情人》的开头原文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

杜拉斯情人杜拉斯情人的经典句子

如果那个男人爱你,他的眼睛里就有疼惜。如果不爱就只有欲望。杜拉斯情人的经典句子怎么写?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吧?以下是小编为您整理的杜拉斯情人的经典句子相关资料,欢迎阅读!1、当生活中没有了沙漠,不用去考虑那些生活和生存的问题。

杜拉斯的情人在线阅读【杜拉斯的情人在线阅读】杜拉斯《情人》读后感

为什么会读这本书源于两个原因,其一是去年去越南旅游去了作为《情人》拍摄地点而出名的景点钟屿石岬角,景点并没有很特别,只是几块巨大的花岗岩直指南海,很多游人慕名来这观看日出日落。对景没有留下很多感触,却对这部电影产生了点兴趣。

情人杜拉斯情人杜拉斯

先说说看这本书的机缘。王小波极力推崇王道乾的《情人》,听到他说王道乾的翻译竟然比傅雷先生的还好,我就算再爱王小波也是不服气的,因为傅雷先生在我心中早已称神,他翻译的巴尔扎克曾是我翻译上的领路人。于是我找来一看。

杜拉斯小说在线阅读【杜拉斯小说在线阅读】杜拉斯小说《情人》读后感

你们有没有看过杜拉斯《情人》这部小说呢?你们看完之后有什么样的看法呢?接下来小编yjbys给你们带来杜拉斯小说《情人》读后感,欢迎大家阅读与参考,希望对你们有帮助。杜拉斯的《情人》不像一般的小说,她把所有时间拆分凌乱铺设又巧妙地将他们点缀在一起。

杜拉斯作品【杜拉斯作品】解读杜拉斯

首先要勾勒玛格丽特杜拉斯变化的面容,她作为二十世纪后半叶和世界抗争的知识分子,那世界召唤她去说、去阐释、去战斗、去谴责,让她构建自己的政治介入观念和与之相符的作品第二部分是《专刊》的中心,打开这道门的秘诀就是杜拉斯作品的素材虚构。

广岛之恋杜拉斯【广岛之恋杜拉斯】杜拉斯的《情人》之所以那么著名 关键原因是什么?

题目问的是《情人》为什么著名,而不是《情人》为什么在中国著名。所以上面回答王小波,梁家辉,豆瓣,小资我是不认可的。此书出版于1984年,也就是杜拉斯晚年时代。在此之前她也出版过《广岛之恋》《抵挡太平洋的堤坝》等作品。

杜拉斯语录【杜拉斯语录】杜拉斯经典语录

1.我的生命的历史并不存在。那时不存在的,没有的,并没有什么中心。也没有什么道路,线索。人们总是要你相信在哪些地方曾经有过怎样一个人,不,不是那样,什么人也没有。2.你被看就不能回看。看就是一种好奇的行动。

玛格丽特杜拉斯情史【玛格丽特杜拉斯情史】[法]玛格丽特•杜拉斯《情人》书评

其实最早知道玛格丽特.杜拉斯《情人》这本书,是在看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里面强烈推荐了王道乾先生的译本。《情人》这本书比较经典也比较出名的是它的开头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意来告诉你。

杜拉斯李云泰【杜拉斯李云泰】情人——杜拉斯时隔55年认爱

尽管在以前的作品中,她从来没有提起李云泰,也从未对任何人提起他。包括1971年,李云泰到法国后,给她打电话的事,她都掩藏得严严实实。少女杜拉斯早些年不愿承认,是怕母亲知道了伤心,也无法放下自己的自尊伟大的杜拉斯曾经委身于一个中国男人。

杜拉斯广岛之恋【杜拉斯广岛之恋】杜拉斯《广岛之恋》

六点醒来窗外下起了连绵的小雨,滴答滴答渐次淹没了马路上的车声,吃过早饭,想起了杜拉斯的广岛之恋,翻来第一页,还是那样熟悉的杜拉斯式的风格。重建后的广岛,已婚的日本男人和已婚法国女人就这样相遇了,没有任何缘由。

杜拉斯是谁【杜拉斯是谁】《情人》的作者是谁 杜拉斯人物简介

玛格丽特middot杜拉斯(1914年4月4日1996年3月3日),原名玛格丽特middot陶拉迪欧,法国作家、电影编导。代表作有《广岛之恋》、《情人》等。玛格丽特middot杜拉斯1914年出生于法属印度支那。

杜拉斯名言【杜拉斯名言】杜拉斯《情人》经典语录 美得触动人心

《情人》(Lapos;Amant)法国当代最著名的女小说家玛格丽特杜拉斯代表作之一,属于带有自传性质的小说,获一九八四年法国龚古尔文学奖。全书以法国殖民者在越南的生活为背景,描写贫穷的法国女孩与富有的中国少爷之间深沉而无望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