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贵妃怎么死的】明宪宗和万贵妃的传奇姐弟恋 最后的结果到底怎么样?

2020-04-13 - 万贵妃

爱情,一个非常甜蜜的词汇,中国历史曾经为它留下许多美丽、凄婉、动人的故事,梁祝化蝶、牛郎织女、莺莺张生、陆游唐婉打动过无数人,帝王唐玄宗与杨贵妃演绎的《长恨歌》,更成为千古绝唱。而在明朝,也有一位宪宗皇帝,毕生与大他十八岁的宫女万贞儿为爱情所纠缠,至死方休。

万贵妃怎么死的

当“赤练仙子”李莫愁吟咏出元好问的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两岁的明宪宗还叫朱见浚,显然不理解语句的含义,也不知道他将来也会为情伤为情死,当时在万贞儿的陪伴下,只见到了皇太子的敕封,也见到了九旒冕。

万贵妃怎么死的

象征皇太子地位的冕,以桐木为綖板覆绮于外,玄表(上)朱里(下),前圆后方,前后各垂九旒,每旒以五彩缫贯赤、白、青、黄、黑五色玉珠九颗;用玉衡维冠,两端以玄紞垂青纩充耳,用青玉珠,下承以白玉瑱;冠插金簪,系以朱纮、朱缨,华贵非常。

万贵妃怎么死的

那时,他只会以圆溜溜的眼珠,望着一堆不能吃不能喝的物品,大大打个哈欠,还是觉得睡觉比较有意义。而他不知道,大明帝国刚刚经历一场土木堡劫难,他的父亲英宗朱祁镇已经成为瓦剌国的俘虏。

英宗被俘,完全咎由自取。

当初他即位时,刚满九岁,太皇太后张氏掌握国柄。她虽然地位尊崇,却不重用自家人,甚至不允许外戚干预国事,对皇帝宠信的太监约束更严,三天两头把宦官叫去骂一顿,使得他们在她掌权的时候不敢干坏事。同时,她重用旧臣,杨士奇、杨荣、杨溥“三杨”担任内阁辅臣期间,安定边防,整顿吏治,发展经济,使得大明朝国力鼎盛。

但随着三杨去世,太皇太后驾崩,一直以来被英宗宠信的宦官王振开始兴风作浪,无所忌惮,竟盗走明太祖朱元璋为禁止内臣干预朝政所立的铁碑!从此,他大权独揽,广植私党,又排斥异己,陷害忠良。

洪武二十一年,元顺帝妥欢帖木儿的孙子脱吉思贴木儿战败以后,北走土刺河畔,为其部下所杀。北元内部陷于混乱,分裂为三大部:鞑靼部、瓦刺部和兀良哈部。瓦剌部逐渐强大,其太师也先大举入寇,兵锋甚锐,大同兵失利,塞外城堡纷纷陷落。边报传来,英宗在王振的煽惑与挟持下,准备御驾亲征,从下达预先号令到出发,只给两天时间!

历史上,由皇帝牵头带兵打仗,确实能够鼓舞士气。比如北宋初年,宰相寇准拉着宋真宗从开封到澶州与来犯的契丹人干架,尽管皇帝当时吓得差点尿裤子,但真的使宋军士气大振,宋朝军队取得了胜利,成功阻挡了契丹人的前进。

而在明朝初年,御驾亲征更是平常的事情,朱重八元璋明太祖打天下的时候,就四处征战;明成祖朱棣也不用说,是蒙古人的老对手,打的漠北尘清;明宣宗朱瞻基从小跟祖父朱棣出征,御驾亲征朱高煦叛乱,也曾经带着3000骑兵打击蒙古人,并亲手射杀3名敌人。所以,在外敌入侵时,英宗的决定从传承上站得住脚。只是忽视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敌人的实力。

由于事发突然,文武群臣震惊无比,都谏言打仗不是儿戏,恳求皇帝收回成命。自我感觉良好的英宗选择相信王振,命太监金英辅助弟弟郕王朱祁钰据守北京,自己和王振率官员100多人,带领拼凑的50万大军(实际只有20万)至龙虎台驻营。翌日,军队从居庸关出发,连日风雨,人心惶惶,士兵缺粮,僵死满路!

当抵达大同时,镇守太监郭敬报告说也先为诱明军深入,主动北撤。但主管一切军政事务的王振,独断专行,仍坚持北进,后听说前方惨败,才惊慌撤退。

本来,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入怀来城,但利欲熏心的王振,想着皇帝既然来了,退兵时就经过家乡蔚州“驾幸其第”,显示威风;又怕大军损坏他的田园庄稼,行军绕了很大一圈,导致士兵疲惫不堪,未到宣府,瓦剌大队追兵追袭而来,明军三万骑兵被“杀掠殆尽”,剩余人马狼狈逃到土木堡。

为了收获更多战果,瓦剌军围堵一段时间后,看到对方饥渴难耐,假意言和,故意让出空隙,乘着明军移营大乱之际,四面围攻,明军伤亡惨重,文武官员死伤数百人,损失骡马二十万头,衣甲器械辎重损失无数,英宗被也先擒获。

消息传到京城,英宗母亲孙太后并没有慌张,一面安排朱祁镇的弟弟、二十一岁的朱祁钰监国,坚守北京;一面立孙子朱见浚为太子,企图保住儿子朱祁镇家的皇位,因为朱祁钰不是她的亲生儿子。

国内暂时稳住了,但也先的胃口越来越大,借口送英宗南归,向明朝要金要银附加一些苛刻条件。孙太后一看对方在拿皇帝当筹码,时局较乱,人心危疑,便听取群臣拥立长君消弥祸乱的呼声,因皇太子幼冲,下旨由郕王朱祁钰继位,“以安国家。”

皇太子朱见浚,就这样再次成为储君。

郕王朱祁钰,经过与群臣表演了三请三让的戏法,以亲王身份合理合法地继承了皇位,庙号代宗,遥尊英宗为太上皇,年号“景泰”,就这样走到了帝国舞台中央。

新君甫立,拒绝了瓦剌送明英宗回京,也先挟明英宗要挟明廷之计不成,遂率大军进犯北京,势不可挡,明朝廷惶惶不安,有大臣提出南迁都城。临危受命的兵部尚书于谦顶住压力,要求坚守京师,并诏令各地武装力量至京勤王。随后,调河南、山东等地军队进京防卫,于谦组织了轰轰烈烈的“北京保卫战”,平生唯一一次带兵参战,最终瓦剌军溃败退出塞外,京师解严。

第二年,瓦剌见英宗是块烫手的山芋,也敲诈不出什么油水,便客客气气地把他送回明朝。

兄弟重逢、父子相见,本来应该温馨和谐,却为后来的事变早早埋下伏笔。

包括皇太子朱见浚,听到城外神机营的枪声,根本区分不出与手中的拨浪鼓响,有什么不同和特别。

太监金项心里最清楚,代宗皇帝的心理阴影面积在逐渐增大。

自从他入继大统后,任用贤臣,挽江山社稷于狂澜,同时也醉心声色,纵情享乐,最大爱好之一是把银豆、金钱撒在地上,命宫女争抢,以供嬉乐。但在涉及切身利益问题上,他却毫不颟顸,特别是维护皇权。

英宗寄身塞北,朝臣三番五次请求迎回上皇,代宗极其不愿意,想着自己本来不想当皇帝,你们硬逼着我,现在还要把哥哥迎回来,明显要赶我下台嘛!绷着挺着,就是不松口。后来,考虑得做做样子,派右都御史杨善去探听虚实,没想到瓦剌国要早早甩包,直接让杨善把英宗带了回来!

无奈之下,代宗将英宗安置在南宫,然后将宫门钥匙灌满铅,禁止朝臣拜见,只在门上留个孔进行衣食补给;为了防止生变,还将宫墙外能够隐蔽人员的树木全部砍伐,形成事实上的变相监禁。

即使这样,代宗还是不放心,景泰三年,准备易储,立自己杭妃生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考虑皇统与面子问题,更换接班人最好别人先提出来。为此,代宗不惜用钱贿赂,赐内阁学士每个金五十两,银一百两,想让有话语权的大臣主动谏言。

但受儒家文化熏陶的阁臣,谁也不想当破坏祖制的乱臣贼子。正在代宗郁闷时,为谋夺世袭思明土知府职位而杀了庶兄父子的一位边疆都指挥使黄竑,为了保全性命,遣部下去京城活动,收贿的内监出主意,让写篇易储的折子上去,定能解围。

果然,名手缮就的奏牍,字字挠到代宗的痒处,让他感叹万里之外还有这样的忠臣!立即释放了杀人犯,让太监兴安逼迫群臣在易储文书上署名。礼部胡濙年纪大了,不想摊事,带领在场的文武大臣联名上奏:“父有天下,必传于子,此三代所以享国长久也。

”代宗很高兴,拿关联名奏疏赶紧吩咐内臣,将此事上报给孙太后。虽然孙太后很不情愿让老情敌吴贤妃生的儿子的儿子来当太子,但易储奏疏就在眼前,还能怎么办,只能同意了。偏偏皇后汪氏性格刚正,未生皇子,据理力争,谏阻无效还被废,代宗改册杭妃为后。

而故皇太子朱见浚,改封为沂王,四岁的他在懵懂中,遭受了命运沉重的一击。幸亏,他在万贞儿的怀抱中能够找到温暖,这个除了母亲贵妃周氏之外,与他最亲近的女人,成为他可靠的依赖。

八年岁月转瞬即逝。期间,新立太子朱见济估计福薄,过了一年多忽然得怪病一命归西,代宗没有其他儿子,群臣极力上谏请求复立沂王为太子,都被驳回,有的大臣还被打了屁股、入了狱,施以酷刑,体质差的被活活打死。

而一件“金刀案”,将两任皇帝的矛盾暴露得更彻底。

御用监阮浪在南宫服侍英宗,上皇将镀金绣袋及镀金刀赏给他。阮浪将其转赠给内使王瑶,他年轻无阅历将金刀佩带身边,被特务机关的锦衣指挥使卢忠看见,邀其喝酒套出实情,立即起了歹念,将王瑶灌醉,偷了金刀去告发:说太上皇与阮浪、王瑶勾结,图谋复辟,金刀便是证据。

震怒之下,代宗立即下令逮捕阮浪、王瑶,酷刑逼供,希望能就此牵连太上皇。但刑讯多次,两人骨头很硬,不肯诬供。卢忠听到,生怕自己被反坐,找个盲人神算仝寅卜卜前途,结果大凶,就听从建议装成疯癫,逃过一劫,大案也随之冰消。

英宗却从中嗅出危险的气息。所以,当代宗病重,武清侯石亨为得功赏,钻了储君未立、兄弟失和的空子,联系都督张軏、太监曹吉祥及太常卿徐有贞,去请英宗复位,英宗并没有犹豫,被众人拥护着乘夜色重登大宝,史称“夺门之变”。

正在斋宫内养病的代宗,守着炉香欲烬,忽然听到殿上传来钟鼓声,非常诧异。后来,听内监报说南宫复辟,连声说了几个“好”字,气喘不已,面壁而卧,不久仍被贬为郕王,病死后英宗给他个恶谥“戾”,以亲王之礼,葬于西山,强令其部分嫔妃殉葬。

政治上梅开二度的英宗,改年号为“天顺”(颇能窥见其内心的得意),除了大肆分封功臣,更以“意欲”(即思想犯)谋反的名义,将当初提出“社稷为重,君为轻”拒绝他归国的少保于谦,以及大学士王文、大同总兵郭登等人,全部下了大狱,处死的处死,流放的流放,进行了一番清洗。

顺理成章,沂王朱见浚重新被立为皇太子,并改名为朱见深,此时他已经十岁。

随后,英宗经历并平定了曹吉祥、石亨意图谋反的“曹石之变”,任用李贤、王翱等贤臣,显现出了英主的风采。临死之前,他下旨废除帝王死后嫔妃殉葬的做法,《明史》赞曰“盛德之事可法后世者矣。”

皇太子朱见深继位,史称明宪宗,为于谦平了反,同时他充满罪恶与血腥的爱情故事,也按照预定剧本继续彩排下去。

万贞儿,原籍青州诸城人,父亲万贵为县衙掾吏,因亲属犯法受到牵连,举家被发配到霸州(河北霸县)。她童年时,家道败落,吃穿难以维持,万贵有一个在京城做官的同乡探亲返回时路过霸州,万贵说服妻子,让对方将四岁的万贞儿带进京城碰碰运气。充入掖庭为奴的万贞儿,不久成为孙太后的侍女。

朱见深被册立为太子,孙太后把万贞儿派去侍奉孙子,使万氏有幸成为太子的保姆。代宗即位后,朱见深被废为沂王,一切荣华富贵离他远去,与寂寞冷清的朱见深朝夕相伴的就是这个姓万的宫女,善于脑筋急转弯的万贞儿将小太子当成了自己的“潜力股”。果然,英宗复辟后,十岁的朱见深再度成为太子,万贞儿的地位逐渐显要起来。

等到朱见深十四岁时,明白了人事,此时万贞儿近过三十,虽然没有惊人的美貌,且“貌雄声巨”,即长有男人相,嗓门很粗,但因为是处女,长得比较年轻,不啻二十岁小姑娘,朱见深将陪伴多年产生的恋母情结演化为情人关系,早早成就了床第之欢,自此相亲相爱,形影不离。

他十七岁登上王位,遵从母命封吴氏女为皇后,迫不及待地将万贞儿封为贵妃,而出身、资历较深的王氏、柏氏只封为贤妃。

骤然大贵的万贞儿,显然不满意这个结局。原来只一人专宠,现在多几个人掺和进来分杯羹,不能不懊恼。所以,每次谒见吴后,都装出一副似嗔似怒的嘴脸儿,惹得吴后心头火起。勉强容忍二十多天,她终于免不得出言斥责,万贵妃自恃宠幸,自然反唇相讥,吴后性起,竟命宫监将她拖倒,自己拿过板杖,连打数下。

万贵妃怎肯白受这种委屈,将一肚子的苦水向宪宗倾吐。宪宗听罢,又是心疼又是气愤,毫无条件毫无原则地站到万贵妃这边,以不做皇帝相威胁,让周太后及朝臣同意废后,可怜吴后冠冕刚戴了一个月,就退居西宫。

后位空虚,万贵妃当然觊觎,怂恿宪宗找太后陈请,宪宗也有此心,便去游说母亲。但周太后嫌弃万贵妃年老,为避免夜长梦多,匆匆又封王氏为皇后。好在王氏性情柔婉,明哲保身不想重蹈覆辙,只做个傀儡皇后,处处迁就万贵妃,倒落个相安无事。

不久,万贵妃生下一子,宪宗大喜,派出内臣到全国向山川诸神祈祷,请求庇佑。谁知这孩子是短命鬼,不到一个月夭折了,从此万贵妃再也没有怀孕。沉重的打击,让这个中年妇人心理彻底失衡及变态,极力阻止其他嫔妃进幸。

后来,柏贤妃生下皇子朱祐极,被万贵妃收养在昭德宫,成化七年(1471)十一月册立为太子,两个月后(即成化八年正月),竟然也夭折了。由于死因可疑,传言是万贵妃所害,她知道不能再生孩子,就千方百计让怀孕的嫔妃流产,有幸生下儿子的母子都得惨死,致使宪宗长期无子。

即使这样,宪宗不仅不恨,反而竭力奉承万贵妃,对势力强大的文官集团,建议皇帝将其所爱均施于其他嫔妃的奏章不以为然,依然故我。为了让心爱的万贵妃开心,颇有艺术造诣的宪宗,亲自设计斗彩瓷器,命景德镇御窑制作,烧制出的精品,送给她赏玩,擅长丹青的他还为她作画。

毕竟,作为自小的陪伴儿,万贵妃对宪宗的性格特点一清二楚,甚至个性中微小的弱点也了如指掌,可以轻易玩弄他于股掌之中,每次皇帝驾临,她都精心打扮,身穿戎装前往迎接,让少年天子充满新鲜感而兴致勃勃,达到“擅宠”的目的;加上她追随孙太后多年,熟稔官场规则,把握和掌控一位比她小10多岁的皇帝,能力手段都绰绰有余。

另外,有人分析,宪宗属于摩羯座,凶险环境强化的不安全感,让他对万贵妃有超乎寻常的依赖,从生理到心理。

这从宪宗母子的对话中可以悟出一些端倪。一次周太后不无疑惑地问儿子:“彼有何美,而承恩多?”宪宗答道:“臣有疝疾,非妃抚摩不安。”疝疾是很隐私的病,万贵妃抚摸才让他心安,无形中她成了他的心灵镇静剂。

不仅如此,对万贵妃的家人,宪宗同样舍得官帽,其父兄、亲戚均沾了天恩,有个叫万安的,与万贵妃本非同族,贿通内使自称贵妃子侄,也被擢为礼部侍郎,当了中央国家机关的公务员。一些总进美珠珍宝给万贵妃的内侍,如梁芳、韦兴、钱能、汪直等,外面托言采办,实扰民间,弄得怨声载道,因为有贵妃宠任,宪宗听说了也不敢过问,还重用竖阉汪直领衔新设特务机构西厂,刺探外事,监督朝野。

而宪宗在位期间,全国冰雹、旱灾、涝灾不断,间或两畿、川、广、荆、襄出现几拨盗贼,社会不太平,百生不安生。每出现情况,宪宗都主动减膳,下旨让群臣修省,对照检查一下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自己却缺乏刀刃向内的勇气,没见像汉武帝那样下过什么《轮台诏》。特别是在万贵妃压制下,心情压抑,加上思念亡子,更觉得抑郁寡欢,没考虑过正是自己用情过专过深,才导致现在的状况。

对万贵妃说不得打不得,他也只能在太监张敏梳头时,揽镜自照见头上有了白发数茎,发出“老将至了,尚无子嗣,何以为情?”的愁叹。张敏实则守着一个秘密,见时机成熟,跪下说万岁已有子了。见宪宗惊疑,便将原来欢承雨露的纪妃生下一子,怕被万贵妃知道性命不保,准备溺死,他暗中藏在密室,取些粉饵饴蜜哺养,如今已经六岁了的事实告知。

宪宗听后大喜,得到了万贵妃的同意后,马上将儿子迎入内堂,取名朱祐樘,册立为皇太子。可惜,纪妃很快被妒火中烧的万贵妃害死,张敏情知不免,吞金自杀。周太后怕唯一的孙子再遭毒手,将他接到仁寿宫自己抚养。

万贵妃岂肯善罢甘休,多次请朱祐樘吃饭。推却不了,周太后叮嘱他不要吃贵妃的东西。太子到了那里,先是说已经吃饱了,继而说怀疑有毒。万贵妃恨之入骨,暗想:此儿才数岁,就如此厉害,他日要鱼肉我了!既然不能除掉,就要阻止他登上帝位,以免日后为母报仇。

所以,万贵妃一改往日的严防死守,突然变得异常贤惠大度,每天劝宪宗宠幸其他妃子,而且还给他媚药春方。于是,七八年工夫,宪宗便由膝下无子的窘境变为子孙满堂。她的目的就是在子嗣中寻找一个最适合做傀儡的来扶植,以取代现有的太子。

权衡考察之后,她选择了邵宸妃所生的兴王朱佑杭。在她强劲的耳边风下,宪宗开始考虑另立太子。眼看万贵妃阴谋就要得逞,突然泰山发生强烈地震。古代泰山为东岳,象征东宫太子,泰山移动,则意味东宫不稳。所以,朝野上下一致反对易储,万贵妃的如意算盘,至此再次落空。

眼看着机关算尽,万贵妃挟恨在胸,酿成肝疾,怀着满腔的抑郁和不满暴病而亡。她的死让很多受折磨的宫人拍手称快,却让宪宗受到致命的打击,如丧考妣,怅然说道“贵妃已去,我亦不能久存了。”甚至不顾礼制,缀朝七日,以皇后规格将万贵妃葬在天寿山。

在她死后几个月,宪宗因忧伤过度一病不起,四十多岁便一命呜呼!到另一个空间,重新回到兼有母亲、姐姐、情人身份的万贞儿怀中。

明人焦竑《玉堂丛语》卷七中有言:“正统间,文贞(杨士奇)为西杨,文敏(杨荣)为东杨,因居第别之。文定(杨溥)郡望,每书南郡,世遂称南杨。西杨有相才,东杨有相业,南杨有相度。故论我朝贤相,必曰三杨。”

永乐八年(1410年)征交趾(今越南)时,朱棣得神机枪炮法,特置神机营肄习。后在亲征漠北之战中,提出“神机铳居前,马队居后”的作战原则,神机营配合步兵、骑兵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京城禁卫军中三大营之一,是明朝军队中专门掌管火器的特殊部队,开启了世界上火器部队的先河。

清朝沿用明朝军制,设火器营常守卫于紫禁城及三海,皇帝巡行时亦扈从。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建立的神机营俗称洋枪队则是一支装备洋枪、洋炮的军队。明朝陈子龙等人選辑的《皇明经世文编》,对其编制有详尽记载。

《人物水晶球:历史长河的星座玄想》,时乙木著,武汉出版社,2009年版。

明永乐年间,朱棣尽戮建文帝旧臣,怀疑不自安,在京师东安门之北设立东缉事厂,简称东厂,收集对他不利的情报,属于特权监察机构、特务机关和秘密警察机关。宪宗时,为了了解外事,在灵济宫前设立了西缉事厂,简称西厂。

相关阅读
朱见万贵妃【朱见万贵妃】朱见深为什么会喜欢大他那么多的万贵妃?

朱见深登上去帝位之后就急不可耐地想里万贞儿为皇后。因为不符合礼法祖制,被生母周太后驳斥。朱见深没有办法,只好将万贞儿立为妃子。皇帝终日临幸万氏,对新立的吴皇后看也不看一眼。万氏仗着皇帝的宠爱,对吴皇后也不怎么恭敬。

万贵妃逆袭受气包【万贵妃逆袭受气包】朱见深有4位皇后 却深爱大他17岁的万贵妃 她们有怎样的故事

说到明朝皇帝,总给人很痴情的感觉,开国皇帝朱元璋一生最敬爱马皇后,明成祖朱棣与徐皇后伉俪情深,明英宗与钱皇后患难与共生死不弃,甚至还有明孝宗与张皇后一夫一妻的绝世帝王之恋诸如此类,无不丰富明朝帝王情感生活。

万贵妃为何不害周太后【万贵妃为何不害周太后】万贵妃害死了明孝宗的母亲 为何明孝宗上台后 不报复万贵妃

有人说,那是因为在那时候,万贵妃也已经去世(也正是因为万贵妃去世,他父亲明宪宗觉得活得没什么意思,才追随他而去,朱祐樘才得以上位)。万贵妃既然已经去世,朱祐樘想打击她,也打击不着了。其实不然,万贵妃虽然去世。

万贵妃真实画像【万贵妃真实画像】《明朝那些事儿》中的万贵妃被描述的十恶不赦 史实真是如此么?

乾隆帝对张廷玉编纂《明史》授意颇多,为了拔高袁崇焕的历史形象,借以抹黑崇祯帝,不惜毁掉崇祯时期的原始问案卷宗。即便是这样的乾隆,当他看到万贵妃这段“史料”的时候,也以御批的方式表述出严重的质疑!不单乾隆帝。

万贵妃明朝【万贵妃明朝】一提起明朝的万贵妃 或许大家对此人会感到非常好奇

万贞儿童年也非常命苦,四岁时父亲因为家属犯罪被牵连,没办法只好将万贞儿送到了皇宫当宫女,万贞儿由于礼仪得体,乖巧懂事,所以非常受皇后的喜爱,在万贞儿十九岁那年,孙太后派万贞儿去照料当时仅仅两岁的朱见深。

推荐阅读
万贵妃逆袭受气包txt【万贵妃逆袭受气包txt】万贵妃比明宪宗大17岁却为何极度受宠?她最终的结局如何?
万贵妃摔倒【万贵妃摔倒】深度解读明宪宗朱见深独宠万贵妃的五大原因
喜多郎太鼓喜多郎太鼓 殿堂级音乐大师 喜多郎正式巡演
潘长江收魏三潘长江收魏三 潘长江收徒魏三现场放出狠话 “我能收你做徒弟 也能开除你”
黑曜石消磁黑曜石消磁 女人带黑曜石的禁忌!女人戴黑曜石的好处!
染发剂都有致癌物质染发剂都有致癌物质 染发剂中的致癌物质是什么
安庆天柱山风景名胜区【安庆天柱山风景名胜区】《安庆市天柱山风景名胜区条例》9月1日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