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英杰妻子的照片 气象先生宋英杰:我的爱情永远艳阳天

2018-05-15 - 宋英杰

宋英杰是中国第一位气象节目主持人,被誉为“中国气象先生”。近日他的新书《哪片云彩会下雨》出版,该书揭秘了他的幕后工作流程。宋英杰和妻子的恋爱故事被传为佳话,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与一个比自己小12岁的“同门师妹”刘桓相恋结婚。

宋英杰妻子的照片 气象先生宋英杰:我的爱情永远艳阳天
宋英杰妻子的照片 气象先生宋英杰:我的爱情永远艳阳天

宋英杰戏称自己的“爱情三部曲”是越来越高级,越来越精彩。 不知不觉间,宋英杰已与刘桓“师妹”走过了十年婚姻的历程,这段“忘年婚姻”不仅没有因为年龄的差异而风雨飘摇,相反,他们的爱情依然保持着热恋时的新鲜与浪漫,二人的世界也是风调雨顺。那么,他们的二人世界是否也如他经常在天气预报中所说的那样阳光明媚呢?

宋英杰妻子的照片 气象先生宋英杰:我的爱情永远艳阳天
宋英杰妻子的照片 气象先生宋英杰:我的爱情永远艳阳天

相识95,帅哥喜欢上师妹 1995年9月,刘桓考入了北京气象学院计算机系,这年她只有18岁。在学院建校40周年的庆典上,她第一次见到了宋英杰,当时他在台上主持节目,穿着一身蓝色的西服,侃侃而谈,风度翩翩。

同学告诉她:“你不知道吧,他叫宋英杰,在我们学校学过气象动力,现在是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的主持人。”可刘桓对这个亿万观众熟悉的明星人物一无所知,因为她从不看气象节目,她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最终与这个比自己大一轮的“宋老师”喜结良缘。

宋英杰妻子的照片 气象先生宋英杰:我的爱情永远艳阳天
宋英杰妻子的照片 气象先生宋英杰:我的爱情永远艳阳天

几个月后,学校搞一个活动,刘桓作为校广播站站长要对宋英杰进行一次采访。宋英杰心情比较轻松,小女生嘛,又是母校,提问肯定比较柔软、好回答。可没想到,上来的这个刘桓却没把他当什么师哥、老师去看,思维敏捷,提问相当刁钻。

宋英杰妻子的照片 气象先生宋英杰:我的爱情永远艳阳天

第一次见面,这个单纯甜美、问起话来很专业的小师妹给宋英杰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刘桓也对这个帅气敬业的宋师哥很有好感。 事也凑巧,1996年“五四”青年节,刘桓被学校推选参加北京几所高校举办的大学生演讲比赛。

刘桓对自己的演讲技巧没有把握,怎样才能脱颖而出?刘桓一下子就想到了“能说会道、乐于助人”的宋师哥。果然,在宋英杰的耐心帮助和指导下,刘桓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了演讲比赛的冠军。

事后,刘桓兴冲冲地跑去报喜,并由衷地表示感谢。这一次,他们聊了很多,谈得很投机,心一下子拉近很多。 1998年春节,宋英杰要在单位值班,不能回沈阳老家和父母团圆。正当他感到寂寞失落的时候,刘桓来了,要陪他在台里过年。

刘桓的到来让宋英杰欣喜万分,凄冷的办公室一下子温暖如春。这是宋英杰在北京过得最幸福的一个春节了。那一刻,两颗心第一次超出年龄的界限靠得那样近,宋英杰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喜欢上刘桓了。

相约98,情人节那天说出“我爱你” 2月14日到了,宋英杰鼓起勇气给刘桓打了电话:“14号有一场通宵电影,想不想一块儿看?”  “好啊。”刘桓心想,不看白不看,不吃白不吃,有什么大不了的。 14日下午,宋英杰见到了刘桓,她刚打扫完卫生,灰头土脸的,天真无邪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杂质。

他不禁有些郁闷,这个女孩根本没有意识到2月14号和夜场电影意味着什么。 而刘桓则感到有些诧异,因为宋英杰刚刚做了头发,西装革履,表情严肃。

她想,这人吃饭还弄得这么隆重,也不怕把西服弄脏了。 宋英杰并没有因此受到妨碍——不管什么天气,他都要工作——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电影要晚上11点才开始,他把这段时间分开利用。

他先带刘桓安安静静地吃了个饭,什么都没谈。然后找了一个咖啡厅坐下来,开始谈“正事”。 这里让刘桓感到特别浪漫。头顶上是水晶吊灯,旁边是一架白色的钢琴,面对一个特帅的男人 。 宋英杰开口说话了:“我想在情人节这一天告诉你,我爱你。

” 刘桓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宋英杰事先已经做好了恶劣天气出现的准备,但他过早地把手伸了出去,现在他只好又把手缩回来。  “年龄差别那么大,你现在的社会地位这么高,而我还是一个没有毕业的大学生,而且我的家庭比较排斥做传媒的人……”刘桓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理由”。

“作为这么大年龄的人跟你说这句话,我是非常认真的,而且以后我要承担责任的……也就是说,……意味着我们会结婚的……”宋英杰说得有点结巴了,可是非常诚恳。

听到这一句,刘桓越发觉得事态严重了。“那我得问问我妈妈。”她用这句话停止了宋英杰耐心而安静的解释工作。 宋英杰知道自己的天气预报也是经常不准的,但他万万没有预想到,自己的求爱就这样被对方干净利落、毫无保留地拒绝了。不过,既然是“问问我妈妈”,那就说明她拒绝得不坚决,爱情的大门并没有对自己关严。

牵手2000,自信与执着赢得美人归 分别后的日子,宋英杰在家里焦急地等待判决结果。几天后,刘桓却给宋英杰带来了坏消息:父母不赞成她接受一个比她大十多岁、而且名气又那么大的人的爱情。宋英杰虽然有点失望,但很快就镇定下来。

宋英杰问刘桓:“那你的想法呢?真的不爱我吗?”刘桓沉吟了一会儿,认真地说:“我不知道是不是爱,与你在一起,我感到很开心,也很有安全感。如果父母支持的话,我想我会接受你的。”他心里有了底,很有信心地对刘桓说:“你把电话给你妈妈,我直接和她说。

” 刘桓叫她妈妈接了电话。过了一会儿,她妈妈对宋英杰说:“我不跟你说,你做主持人的,我也说不过你,一说多了我就心软了,先别说了,挂了。”刘桓的父母对他还是有很深的成见。

宋英杰开始发挥他主持人的优势,对刘桓的父母进行了说服与解释工作。他写了一封信,让刘桓交给她爸妈。日复一日的沟通中,刘桓的父母被他的诚心打动了。在“五一”放假期间,刘桓的父亲对他说:“年轻人,到家里来坐一坐吧。

” 宋英杰精心为二位老人准备了礼物,来到了刘桓的家中。这一面,对宋英杰和刘桓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宋英杰诚恳、稳重,温文尔雅的举止和谈吐赢得了刘桓父母的好感。 2000年3月9日,宋英杰和刘桓悄然办理了结婚手续。

婚后,他们把家安在了中国气象局的家属区。新房只有50平方米,但在刘桓的精心设计和布置下,显得温馨而舒适。从领结婚证那天起,刘桓就不再称宋英杰为“宋师哥”了,而是亲昵地叫他“老公”。

有了你,每天都是好天气 结婚时,宋英杰已经35岁了,他同学的孩子大多已经上了中学,父母盼着抱孙子早已望眼欲穿。但刘桓和宋英杰商量后决定将生孩子的计划再推迟几年。他们考虑,自己的孩子一定要自己带养,如果没有充足的时间与精力,就暂时不要孩子。

“等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一定生一个,我就给他取名叫宋奥运。”宋英杰这样对妻子说。 宋英杰和刘桓毕竟是在不同时代、不同环境里长大的人,价值观和个人爱好方面存在不少差异,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常常不同。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作出让步的往往都是宋英杰。 宋英杰是典型的东北人脾气,直言快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如果自己错了,就会很快认错。往往一场争论刚结束,刘桓还在一旁生闷气,宋英杰就开始作检讨了。

这样的时候一多,刘桓就有些纳闷:“不会吧,你这么快就认错?让我再想想吧,也可能是我错了呢?” “法国的福楼拜不是说过吗,爱情需要双方无条件的投降。”宋英杰笑着说。就这样,双方都能相互谅解,因此无关痛痒的争吵越来越少,两个人的感情也越来越深了。

刘桓喜欢看港台的言情电视连续剧,而宋英杰对这些却很排斥,一点也看不出趣味来。刚开始,他还苦口婆心地劝妻子“弃俗从雅”,可后来他也陪着妻子,看着她与剧中人同悲欢共忧喜。

每天的新闻节目,则是宋英杰必看的内容。刘桓原来对电视新闻不感兴趣,可后来受丈夫的感染,每天陪他一起看、一起品评。久而久之,两个人觉得这样很不错:谁也不要试图改造谁,两个人快乐总比一个人快乐好!

宋英杰每次值班做节目,都要到晚上七八点钟才能到家,有时更晚。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等候已久的刘桓马上打开门,温柔地一笑,说:“老公,辛苦了。”因为实在太累,宋英杰回到家就想躺在床上休息。

这时,刘桓要么静静地在一旁看书,要么模仿动画片中的腔调,说几个笑话,讲几个故事,让老公轻松一下。她还把自己的“鬼脸”设置在宋英杰的手机上,每次给老公打电话,伴随着一声甜甜的“老公,接电话!”她的“鬼脸”便显示出来,让宋英杰开心不已。

当然,每次通电话,他们总忘不了相互道一声“谢谢,辛苦了!”这在外人看来,未免太腻,未免显得过分了,可他们夫妻间却显得亲切自然。“其实,相敬如宾并不会造成夫妻疏远,相反还会增加双方的感情……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细节都可以体现浪漫,只要你用心去做,去感悟!

当然,我们夫妻间也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但善于忘记,忘记不愉快,所以快乐的时候总是很多很多。”宋英杰这样总结他们的婚姻之树的常青之道。

曾经有人半开玩笑地对宋英杰说:“老婆那么年轻漂亮,你真的放心吗?”宋英杰不假思索地说:“没有理由不放心,也没有必要不放心。为什么不放心?不放心就是不自信。不自信就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增强自己的信心。

”对于类似的问题,刘桓的回答更坦然:“夫妻之间既要相互信任,又要给对方留下一定的私人空间。如果时刻提防着对方,岂不是太累了?做夫妻做到这一步,还不如趁早分开一个人过。”  “正常的天象不可能十全十美,有风和日丽,也有雷电交加,但不变的是太阳总是在那里。

家庭生活也是如此,不可能没有缺陷,但因为有爱情在,它总是气象万千,魅力无穷。”年近不惑的气象先生对婚姻和家庭幸福感悟至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