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风云3故事 窃听风云3影评

2019-04-09 - 窃听风云3

香港新界陆氏家族在此盘亘百年,某日,同村的罗永就(古天乐 饰)醉酒撞死了异姓兄弟陆永远,从此与陆永远之妻月华(周迅 饰)结下不解之仇。5年后,罗永就出狱,看到陆家风云变幻,陆氏家族大家长陆瀚涛(曾江 饰)及其女陆永瑜(叶璇 饰)已经坐拥新界最大房产公司,并开始结交内地政商;陆家兄弟陆金强(刘青云 饰)等人在新界疯狂收购土地扩张势力。

窃听风云3故事 窃听风云3影评
窃听风云3故事 窃听风云3影评

就在此时,香港房产巨鳄邀请罗永就“共商大事”。同时,神秘人阿祖(吴彦祖 饰)透露给月华,她丈夫的死与陆家的土地交易黑幕有关,并且现在多方势力都瞄准了月华和村民们坚守的百亩良田,要想在这场欺天阴谋中复仇,就必须按照他的指示去做……

窃听风云3故事 窃听风云3影评
窃听风云3故事 窃听风云3影评

一场爱恨交织,钱权阴谋的悲欢故事揭开序幕。

丁权和“小型屋宇政策”

“丁”,指男根,“丁权”,用通俗的话语来解释就是“男丁”应该享有的权利。在香港,“丁权”一词特指1972年12月实施的“小型屋宇政策”。

1967年“六七暴动”之后,当时的香港政府计划发展新界,为了得到新界原居民的支持,于1972年12月开始实施“小型屋宇政策”。这项政策规定年,满18岁,父系源自1890年代新界认可乡村居民的男性香港原居民,每人一生可申请一次于认可范围内建造一座最高3层(上限27尺/8.22米高),每层面积不超过700平方呎的丁屋,而无需向政府缴付地价。

窃听风云3故事 窃听风云3影评
窃听风云3故事 窃听风云3影评

这里的“父系源自1890年代新界认可乡村居民的男性香港原居民”是指,一个男丁,他不需要在新界出生,他甚至不需要在香港出生,只要族谱上证明他是原居民的后代,不论他移民到何处,都可以回港申请丁地兴建丁屋。这也是这一政策最具有争议的地方。一些非原居民的香港市民,质疑丁屋制度令新界原居民享有特权。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曾表示只有男性可享有丁权的丁屋政策,对女性造成歧视。

窃听风云3故事 窃听风云3影评

有人认为1972年开始实行的丁屋政策,在本质上实是殖民地主义者的怀柔手段,英国人在统治印度或美国人统治印弟安人时,就经常运用类似的方法,轻易地把本来是桀骜不驯的“少数民族”驯化。 前港英政府正是以这种怀柔的手段,成功地降服了一大群桀骜不驯的新界“原居民”,以给其特殊权利来麻醉他们的反抗意志,以便施政。 历史上的事实证明这政策确实起到了相应的作用。。

1972年11月29日,新界民政署长的黎敦义在向立法局宣布丁屋政策时,已强调丁屋只是一项中短期措施。目的是希望藉兴建丁屋,让原居民获得环境较佳的居所,反映丁屋只是临时的抚恤政策,并不承认原居民拥有特权。

政府同时定立“限制买卖转让条款”,规定拥有丁屋的原居民如果想把丁屋出售及转让予非原居民,需向政府申请作补地价,并取得地政专员书面同意,才可进行。兴建丁屋的土地,通常是位于新界或离岛的村落或农地。根据新界乡议局的估计,拥有申建丁屋权利(俗称“丁权”)的原居民(只限男性)有24万。

1987年,政府把条例作出修订,丁屋及村屋需取得由地政处发出的豁免纸后,才可兴建。

1995年8月,香港政府曾经检讨新界小型屋宇政策。虽然根据《香港基本法》第40条规定,新界原居民的原有合法传统权益,在香港主权移交后仍然受到保护。

1997年后,“丁屋政策”依然没有被废止。中央政府把保证“丁屋政策”的继续实施写进了基本法内,使这个本具有强烈殖民主义色彩的“丁屋政策”,不再仅仅是一个行政政策,而变成了一个具有宪法地位的政策。

“小型屋宇政策”到现在已经存在了40多年,所积累的问题越来越复杂且难以根治,且不说对于“特权”和“歧视”等问题的诟病,丁屋政策也诱使许多人铤而走险从事违法活动,如“买丁”、“制造假丁”、“作伪宣誓”等等。于此同时,丁屋权的滥用,也使得政府的信用大受影响,2001年未至2002年底时,廉政公署传唤(甚至拘捕)多名地政主任调查,怀疑他们在处理丁屋申请的过程中,有收受利益的行为。

香港乡村爱情故事

《窃听风云3》借由上面这个庞大的背景展开叙事。从格局上来说,《窃听风云3》的野心要远远超越两部前作。

所以这部电影的故事包含了众多纷繁复杂的内容,由丁权所引发的利益纠纷是主线,蔓延开来的是,兄弟情、邻里情、青梅竹马情、贪婪和欲望、背叛和复仇,再加上一点点怀旧和乡土气息。

那些勾心斗角和恩怨情仇基本上就是一部发生在香港的《乡村爱情故事》。

按照港剧的规模来看,这电影的故事完全可以写成一出80集左右的电视连续剧,就其故事内核而言,如果能够扩展成电视剧,其精彩程度甚至可以比肩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创世纪》。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电影的容量有限,编剧对故土和相亲、邻里、手足、和伙伴们的浓浓深情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点到为止。兄弟之情不温不火,男女之情不咸不淡,贪婪只剩下盲目,复仇也找不到个动机,反面角色一二到底,正面角色好到没有人性。故事是个好故事,只是想说的太多,结果就是什么都没说明白。

遵循着恶有恶报的宗旨,小偷小摸的被抓去服刑,无恶不作的被立即执行,善良的人们不仅能够获得土地同时还能收获爱情。这就是这部电影借由庞大的故事传递的正能量。

同样的窃听题材,拍到第三部,无论谁做编剧都会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困境。前两部的成功就摆在那里,留给第三部的空间实在有限。《窃听风云3》聪明之处在于找到了契合时代背景的,且具有争议的话题作为大背景,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把观众们对窃听这一主题的注意力分散掉一部分。

影片中的时代气息,和那种传统的人与人的交往模式,确实能让观众(尤其是香港观众)即刻感受到电影所营造出的氛围。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叙事的薄弱和剧情上满目疮痍的漏洞。

如果恰好有类似经历(对于内地大部分观众而言,经历来自于TVB),那么这电影中,人物之间的,那种看似肤浅的纠葛和牵绊会显得有点儿理直气壮。但大前提是得受过TVB的熏陶。

就电影层面而言,除了氛围和温情,这电影实在是找不出什么更加值得称赞的特点了。可喜的是这一系列可以就此终结了,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坏人都死光了,好人都幸福了,故事也就讲到这里了。

本来是好好的谍战片题材这一部却被演绎成为了“利”所展开的厮杀,尽管那三人组还在,却没能构架出谍战应有的惊心动魄的气势。

影片开场借用“丁”这一古人对男性生殖的古称入题,然后勾勒了整个故事的主心骨—香港特有的“丁权”改革而引发的房地产商争夺地皮的商战。

整部影片多次贯穿的祠堂,观音庙,外姓兄弟使我印象深刻。尽管香港与内地多次就文明问题纠纷无数,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香港毕竟生活的是中国人,传承下来的文化已被深深的融入血液当中,地域的不同让我们的生活方式有所不同从而衍生出对彼此的偏见,但那古蕴永不变。不知道是合拍片的原因抑或者是麦兆辉庄文强有意为之借用新媒体的媒介让两个区域的关系缓和,不管怎样这是极好的。

说到合拍片就不得不提提黄磊叶璇周迅这几位内地演员了。黄磊完美的诠释了内地商人这一角色,一字一句一板一眼的台词都让人觉得恍惚到在看一部亢长严谨的商战电视剧;迅哥儿高调公布恋情的首部电影,不矫揉造作,不跌宕起伏,一如既往的温暖的演技。

与吴彦祖的对手戏也将夫逝5年喜遇意中人的乖张完美演绎,而片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两句台词则是“坐在那个位吃饭的本来是我老公”“地不是用来卖来卖去的,是用来种东西的”,观影时有种一击而中戳中感动的刹那。

而叶璇,啧啧,我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她戏中的角色,她就那样不温不火的塑造起一个因爱成恨最终弑父的角色,亲情敌不过初恋。最终,她与古天乐这对苦命鸳鸯死在了一起也算是幸事吧。当然也不能忘了只出现一个镜头的黄弈,演的不错,嗯。

观影途中,我妈对结尾那一连串的撞车震惊,说了句“人为了钱财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在如今这个物质社会,我们很多人都给自己戴了副面具来伪装自己从而让自己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真的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最后,我只想用张悬的那句歌词为生意场的风云做个注脚:得到的都是侥幸啊,失去的全是人生!

PS:影片最后撞车那段如果全换成豪车的话肯定很带劲,嗯,带劲,劲~

从《窃听风云》1和2涉及香港金融买卖利益,到如今第三部关注的是香港土地开发的利益问题,而且还是香港近年争议最多的新界土地利用问题,麦兆辉和庄文强用这个系列讲出支撑香港这个号称亚洲国际都市的产业,金融业和地产业。

相比头两部的金融市场买卖,里面有很多专业的金融知识,第三部讲土地和房地产并没有那么多高深术语。《窃听3》要讲房地产却为何要把焦点落在新界的原住民村落呢?据说,麦兆辉和庄文强原本的故事构思仍然是放在市区发生的,讲的是市区的地产商收楼。

从这个构思不难看出,麦庄二人是想在第三部里控诉当下香港的地产霸权,这是第二部隐约涉及到的话题正式拿出来拍(2当中可以在股票市场呼风唤雨的组织叫地主会可见其深意)。

但最终选择了新界,客观原因据麦兆辉透露是因为同期有几部警匪片在市区拍摄,不好找场景,二来听了几个真正的地产佬讲述了新界收地的阻滞,建议他们拍拍新界的土地,再加上这一两年关于新界的乡村土地的新闻都没少上新闻头版,还有各种新界这些村民如何收钱“干活”,与黑社会勾结等等都引发连串话题。

那《窃听3》是否就由原来目的主要在控诉香港地产霸权,到控诉新界原住民的特权和他们贪得无厌?如果是这样,那这部片就无意间被赋予了一些政治意义,或者迎合民粹的嫌疑。不过还好,《窃听3》并无意往这个方向走。《窃听3》是虚构了一个和新界丁屋政策、买卖丁权有关,乡绅和地产商幕后交易的故事,从中涉及一连串复杂的人物关系。

它在表现陆瀚涛(曾江)还有陆金强几兄弟的贪婪,和利益集团、权贵集团勾结,但同时影片中也讲述了同是一条村的人,有的人可以像金强他们开好车住豪宅,有的人却生活穷困,还要被欺负,那几亩地还等着被收,有些村里年轻人染上毒品,只能靠卖掉丁权换钱买毒品。

而无论是这种乡绅还是利益集团,他们都并非香港特有,涛叔和金强兄弟先后都以买村民丁权方式和地产商合作开发地产项目,就像内地的农村一样有村长的官商勾结,向村民集资建房从中捞取利益。

土地集中在某些少数人手里,同一条村也有同人不同命。《窃听3》的新界不过是一个缩影,而麦庄二人依然是集中对普遍存在的地产霸权和贫富悬殊的控诉上。

在影片里面,陆瀚涛以家族的权威和曾经是一村之长和来自大陆的金主万山(黄磊)合作,创立陆国集团,建丁屋大厦和发展房地产。万山是个颇有意思令人联想的角色,一开始我会认定他是一个来自大陆的房地产商,涛叔和他合作创立陆国集团,名字上也似乎隐含深意(大陆强国集团?)。

但后面随着情节的推进,你会发现原来他上面还有更大老板,然后从中还知道,万山和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也有关系,陆家人有提到万山可以回华尔街做马前卒。陆国集团要上市,又牵扯到香港四大地产家族,于是《窃听2》的金融和地产的两个内容终于又回到《窃听3》里面。

《窃听3》应该是整个系列里人物最多,最复杂的一部,复杂的人物关系引出各条矛盾冲突。有作为原住民家族权威的陆瀚涛和金融大鳄、地产商的矛盾,也有陆家内部的矛盾。但很可惜麦庄这次在处理角色做得并算不好,主要角色的关系都欠缺交代,罗永就(古天乐)和陆永瑜(叶璇)的感情为何涛叔要反对,当年涛叔为何要永瑜打掉小孩,这层关系交代模糊,后来永瑜和万山好上,又纠缠在和罗永就这对三角关系。

涛叔对女儿的态度如何,他和女儿之间的矛盾同样模糊不清。

从影片里我们看出涛叔把陆国集团上市是要把股份能够以后作为遗产留给女儿(乡村有财产传男不传女传统,若上市则永瑜可以股份形式继承),所以为何涛叔找来自大陆有华尔街背景的万山合作,这也是金强几兄弟另起炉灶的原因之一,他们只是帮涛叔打天下。

但后来涛叔又不想上市了,直接原因是永瑜在上市过程中又和香港的四大家族合作,因为四大家族当年直接害死了涛叔妻子,他个人对四大家族恨之入骨,但最根本是,他不希望过多外族人加入进来稀释了陆国集团的家族股份,他要保持着新界原住民对土地的拥有。这一层关系还有涛叔从上市到不上市的转变都显得交代不足。

《窃听3》是整个系列中最弱化窃听概念的一部,它不同于前两部都有对窃听手段巨细无遗的介绍,前两部还是以警匪片类型包装,但《窃听3》基本摆脱了警匪类型。我想这是因为经过前两部市场上的成功已经形成系列效应,无需再强调类型特点。

此外,在这一部里硬加入当年无线剧集主题曲《共你痴痴爱在》是麦庄最差的一个处理,我明白他们希望加入情怀的内容,而这首歌的歌词也有表现一种变迁的照应,“是谁令青山也变,变了俗气的嘴脸。”但情怀这东西还是得根据故事剧情需要,《风云》的运用在戏里面并没有很好串联起情节的发展,也难以支撑里面几个人的兄弟情变化。所以也导致《窃听3》这种情怀乱入会令观众相当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