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人马贱民】食人魔和半人马为什么不加入部落?

2019-10-28 - 半人马

食人魔和半人马都曾经建立过强大文明。

在流亡星际的德莱尼登陆之前,高里亚奥术帝国是半个德拉诺世界的绝对主宰。他们保持着奉行奴隶制的阶层社会,上层食人魔贵族拥有极高的智慧和奥术天赋,下层食人魔比较呆萌,帝国治下的异族则被充为奴隶——比如一部分兽人和独眼魔。

【半人马贱民】食人魔和半人马为什么不加入部落?
【半人马贱民】食人魔和半人马为什么不加入部落?

而他们最初也只是戈隆和独眼魔(同时也是他们的祖源)的奴隶,趁埃匹希斯古鸦人的传承者与独眼魔军阀争夺塔拉多势力范围(其实是塔拉多埋藏的埃匹希斯水晶,也就是已灭亡的远古埃匹希斯文明的伏藏)的时机在戈尔戈德(戈德王)的领导下成功起义,他们的盟友古鸦人将埃匹希斯水晶的奥秘和奥术魔法分享给食人魔,从此食人魔掌握了奥术,一部分成员也在水晶的影响下逐渐开智,双头食人魔开始零星出现,高里亚先民则以魔法加速这一过程,催动上层食人魔贵族阶层的诞生。

【半人马贱民】食人魔和半人马为什么不加入部落?
【半人马贱民】食人魔和半人马为什么不加入部落?

同时这个新生帝国开始疯狂扩张,推翻并奴役了中西部绝大多数荒蛮的独眼魔军阀,将戈隆和部分独眼魔限制在北地的深山,甚至派出远征军在林精的势力范围开疆拓土(文体两开花)。而失落的鸦人文明则始终在林精、刃牙虎人和教派内讧的夹击中三面僵持。

【半人马贱民】食人魔和半人马为什么不加入部落?
【半人马贱民】食人魔和半人马为什么不加入部落?

正常的世界线中,食人魔的辉煌在同样精通奥术的德莱尼落地之后发生了根本变化。过程我们知道的不多,但在几十年间帝国便被打散,上层食人魔消亡殆尽,只剩一小撮守着水晶矿,大爆炸之后更是所剩无几——你至今还能在外域看到他们(不过从剧情看奥格瑞拉这撮也可能根本是流亡到戈隆势力范围内的下层食人魔自发发展的,那也就意味着,上层食人魔阶层基本消亡了);下层食人魔部落则如散兵游勇画地自萌,互相之间还征伐不断,完全失去了与兽人德莱尼两大种族争衡的实力,有的食人魔部族甚至或自愿或被迫地加入了兽人部落,首领成为了部落小酋长的一员,甚至还易俗亲和了萨满教。

【半人马贱民】食人魔和半人马为什么不加入部落?

后面你就知道了。兽人入侵,同样好战且无脑的一部分食人魔部落影从。奥格瑞姆陨落之后,旧部落被打散,不要说食人魔,连兽人部落也散居各地占山为王,食人魔各部落沿着征伐和流亡路线,从艾泽拉斯到奥特兰克,再到西大陆,散了一地。再后来一部分食人魔重新回到部落怀抱,一部分和散落的巨魔部落一起被黑石山伪部落收管,也有相当一部分被地精公司等非政权势力半骗半哄干了劳工和雇佣兵,还有的嘛……你还记得寇加尔吗?

所以你能看到——流落艾泽拉斯世界的食人魔中,“文化水平”比较高的跟随寇加尔成建制地掺和邪教,留在旧部落的食人魔战争军阀则随黑石塔的兴衰俱荣俱灭,加入新部落的食人魔基本都是失去建制的散户,混同为兽人社会的一员(萨尔建立新部落,旧部落大多数部族间的联系被基本打散,形成统一的民族整体——虽然后来小吼开了几步倒车——当然这是后话了),少数保留部落建制的则在沼泽与部落保持着松散的联系——除了邪教一方,这几家共同的特点就是,完全无法代表食人魔群体,也根本没有实力和认知凝聚成一个有效的政治实体直接参与到部落的内外活动中。

至于留在外域的那些……盘踞各地的部落军阀就不提了,与地精打手没有本质区别,留在暗影议会的邪能余孽也不用考虑了,水晶矿那一小撮人则基本没有部落联盟的立场之别。要食人魔加入部落,如果不吞书的话,还是只能从沼泽那里(雷克萨看你的了)寻找突破口——不过就他们的文明程度,实在是任重道远啊。

半人马的来源大家都是清楚的,扎尔塔与大地公主的后裔。卡利姆多大地上的半人马曾经同属于一个大汗国,势力范围涵盖卡利姆多中南部,可惜出于与生俱来的暴虐(扎尔塔死不瞑目),汗国传了几代(大于五,都是扎尔塔亲生的第一代半人马)便分崩离析,中间的混乱也着实难以言表。

其后便陆续分裂成大小数十个部落逐水草绿洲而居,互相为领地征伐不断,顺带把土著牛头人野猪人等逼得鸡飞狗跳。所有部落承认玛拉顿的圣地地位,而留守玛拉顿长矛谷的部族即是玛洛迪,由唯一有资格与先祖灵魂交流的高阶灵魂祭司长老统领,半人马众汗唯独在圣地内才能有达成共识、调解纷争的可能——像极了某冰火里的维斯-多斯拉克和多希卡林相关设定——大概鬼佬对游牧文明的共识比较程式化……

半人马极端暴虐、野蛮、癫狂、傲慢,且少事生产,多以游牧劫掠为生。从亲爹到兄弟姐妹,一言不合直接动手。指望这等只服从绝对威权而近乎毫无凝聚力的游勇凝结成一个具有种族代表性的政权实体无异于痴人说梦,更不用说与其他种族进行合作。

但这“痴人”也并非一个都没有。不知多少老玩家还记得当年“贱民的指引”的任务(不确定现在还有没有,AFK太久了),主角是一个被部族流放为“贱民”但仍然盼望实现民族统一的老贤者——只不过是通过雇佣外人、谋杀长老、强夺先祖力量以力求部族改革这种比较激进的手段。

或许玻璃渣曾经有什么后续剧情设计,也可能单纯只是造这么一个茫然的现代民族政权革命先驱以丰富一下世界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经历这一步,半人马是永远不可能形成任何有力政治实体并参与到世界竞逐中来的(如果不吞书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