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少勋的女儿 吴少勋:“苦行僧”的追求

2018-09-15 - 吴少勋

(生意场讯)直到现在,劲牌公司都会把每年的教训整理成书——《劲牌之痛》,分发给每位员工进行阅读并做读书笔记。因为在董事长吴少勋看来,只有慢慢解决过去以及现在存在的问题,同时通过学习不断提高发现并预知未来可能发生的问题的能力,劲牌成长为“百年老店”的长远目标才不会只是一个美丽的梦。

吴少勋的女儿 吴少勋:“苦行僧”的追求
吴少勋的女儿 吴少勋:“苦行僧”的追求

曾当过兵,亦作过司机的吴少勋不但自己喜欢学习,也希望劲牌的每一位员工都喜欢学习,并给员工创造优良的学习环境。据大冶当地一电视台记者介绍,早在国企改制前,身为厂长的吴曾多次把看过的好书复印数千册发给酒厂的员工学习。

吴少勋的女儿 吴少勋:“苦行僧”的追求
吴少勋的女儿 吴少勋:“苦行僧”的追求

正是凭借着这样的学习精神,劲牌公司自1998年国企改制以来,从一个价值6000万的酒厂,发展成为如今销售额达30亿左右的保健酒行业的老大。目前,劲牌正在遭遇一个人赛跑的尴尬——前无古人,后边的来者(椰岛和致中和等)又被“遥远”地甩在了身后,保健酒行业第二梯队的销售额仅在5亿左右。

吴少勋的女儿 吴少勋:“苦行僧”的追求
吴少勋的女儿 吴少勋:“苦行僧”的追求

虽然,白酒二巨头五粮液、茅台都已加入到保健酒的行列,但这两位白酒大佬并没有让53岁的吴少勋感到任何的压力,他反而希望能有更多有实力的企业加入到保健酒的阵营,大家一起把中国的保健酒行业做强做大。

吴少勋的女儿 吴少勋:“苦行僧”的追求

越来越胆小

白酒行业的竞争日渐激烈,保健酒市场也日益成熟,五粮液和茅台都相继进入保健酒市场,这给劲牌带来何种压力?劲牌如何化解此种压力?

吴少勋:其实直到现在,保健酒产业尚未形成,劲牌缺乏相当有实力的竞争对手。我们欢迎茅台和五粮液认认真真地做保健酒,希望通过相互间的切磋学习,早一天把保健酒产业做起来,只有蛋糕做大后,大家都才能拿到应得的一份。找不到“对手”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后面有对手追赶时,会让我们更有前进的动力;一旦没有对手与我们竞争,就很可能放松警惕,倘若不小心打个盹就麻烦了。

尽管目前五粮液的黄金酒和茅台的白金酒,一个个直达中央,声势浩大,都是绝对的高端品牌,但他们并不擅长做保健酒,我以为他们对保健酒的理解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思。我的总体感觉是保健酒越来越难做,一方面我们的追随者越来越少,曾经的学习对象距离我们越来越遥远;另一方面,我们现在取得了阶段性成功,还要继续向前走,但只要有“成功”二字,就意味着我们正在接近失败。

因为一般规律是,越接近成功就越接近失败,有些企业之所以毁于一旦,就是因为他们在取得成功的同时也接近了失败。

那么企业做强做大后,是不是可以闭着眼睛往前走?绝对不能。倘若下山还可以,但若想上山,睁着眼睛都不一定能向前攀,更别说闭着眼睛。我们道路越来越艰辛,我也深深感悟到了这一点,以前胆子还有点大,现在胆子反而越来越小,主要是因为企业越向前走,有些东西反而越来越模糊。

这是否是你最近以来一直很低调、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的深层原因?

吴少勋:的确,我过去乐意接受采访,但现在不愿意了,而且这种“不愿意”并非是感性的,主要是因为:首先,一个企业要向前走,核心管理者应该用更多时间去思考未来,而不是总结过去。面对媒体时,难免做一些阶段性总结,有时候甚至要搜肠刮肚地编排,这样很容易形成一种思维定势,这是企业发展最忌讳的。

我的办公室没有挂任何名言警句,因为置于墙上就相当于置于脑中,很容易固化我的思维。其次,倘若我抛头露面,我的名字就要拿出去,这也是我担心的。国内一些知名企业就存在此种问题,柳传志就是一个例子,所谓“松柏之下,其草不直”。

谁接班都行

史玉柱的脑白金只做到十个亿就卖掉了,你怎么看待企业家卖企业的做法,劲牌会否卖掉?

吴少勋:劲牌肯定不会卖,我愿意做一辈子的苦行僧,让劲牌成为基业长青的百年企业。挣钱的机会有很多,做酒这么多年才到30亿,而投资一下子就可以,不过我始终把投资当成主业的一个补充,永远不可能成为我的全部或很重要的一部分。

劲牌从国企改制到现在只有十多年时间,对于一家想要基业长青的企业来说,十年只是“沧海一粟”。那么,劲牌是否已经有了一个接班人计划?

吴少勋:我是1956年出生的人,算起来也是一大把岁数,这个问题肯定要考虑,也跟一些专业人士讨论过,但尚未形成定论。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况且现在要树立的是接班人,可以想象需要经历多长时间,这是我现在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另外,我想我需要培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因为倘若只有一个人能够接班,其他人的机会就会很小,那么企业未来的机会也会很小;倘若一个团队中谁接班都行,那么我们企业就成功了。

股权激励不是万能

前不久,华泽集团主席吴向东增持集团股份,意在谋求旗下零售终端华致酒行上市,未来劲酒是否上市?

吴少勋:暂时没有上市打算,一方面,是因为不知道拿那么多钱怎么用,因为拿着股民的钱就要担负起责任,要用好。其实,要想把钱用好并不容易,现在我们的员工能力有限,倘若用不好这笔钱,可能会走向反面,进而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另一方面,倘若股市没有风险,我肯定上市,我对在国内上市的负面理解可谓“罄竹难书”,因为它是在透支企业未来。中国至少有一半上市公司就这样被卖掉了,做企业也有风险,但这种风险可以预估,并可以避免。

在对企业高层的激励中,一般有报酬、控制权、声誉、市场竞争等4种办法,其中在报酬激励中,股票、期权也是一种重要而必不可少的激励方式,未来劲酒是否会采用此种方式?

吴少勋:条条道路通罗马,股权激励只是一条路,我们在探索另外一条路,我们相信正在探索的路能走通,因为还在探索之中,所以不好描述。股权激励也有其弊端,倘若我们的这个副总或那个副总都成为百万富翁,他们会怎样?会不会另起炉灶?即便不另起炉灶,估计也不会好好工作,因为你发的工资高低已无所谓,做企业是很严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