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施恩人物分析 《水浒传》中知恩图报真君子 人称金眼彪施恩

2019-07-14

《水浒传》中知恩图报真君子,人称金眼彪施恩施恩在梁山上排名甚靠后,在七十二地煞中排于四十九位。其武艺可说甚差,于是与一些略通棍棒之术的人混排在步军将校中。他出现在我们视野中时常是一个贴着膏药,缠着绷带或拄着拐杖的刚被人狠揍过一顿的角色,可怜巴巴地在那儿乞.

水浒传施恩人物分析 《水浒传》中知恩图报真君子 人称金眼彪施恩
水浒传施恩人物分析 《水浒传》中知恩图报真君子 人称金眼彪施恩

....于是我们也自然在记忆中把他给印上了。当然我们记住他的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与《水浒》中重量级人物武松之间的那非同寻常的关系。而且醉打蒋门神的那- .

幕十分好看的戏中,他虽非主角,却是少不得的一个配角。说及施恩,种颇易被人接受的观点是:金眼彪施恩与蒋门神蒋忠争夺快活林的斗争实质上是流氓地痞恶势力之间狗咬狗的斗争,而武松介入其间,醉打蒋门神帮施恩夺回快活林是充当了一.个傻瓜的角色。

水浒传施恩人物分析 《水浒传》中知恩图报真君子 人称金眼彪施恩
水浒传施恩人物分析 《水浒传》中知恩图报真君子 人称金眼彪施恩

确实,这种看法有它的新颖之处,颇给人鞭辟人里、看问题深刻精到的感觉。可说是运用阶级分析法的一个佳例,或者可说是用阶级斗争分析方法分析古典作品中人物形象的方法论上的一个经典。但有时细想又不免感到这将施恩与蒋忠划为同类人物的做法是否有点简单化?施、蒋真可以划等号吗?武松果真是傻不拉叽无头脑的人吗?所以较具体地弄清施恩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真的很有必要。

水浒传施恩人物分析 《水浒传》中知恩图报真君子 人称金眼彪施恩
水浒传施恩人物分析 《水浒传》中知恩图报真君子 人称金眼彪施恩

尽管他在《水浒》中算不上重要人物。这施恩与其父为孟州府安平寨牢城营内老小管营。武松被解来此处后非但未吃惯例必打的杀威棒,且大受款待,每日有专人送来好酒好菜,盥梳沐浴也有专人侍候。

水浒传施恩人物分析 《水浒传》中知恩图报真君子 人称金眼彪施恩

住在虽不豪华但与一般牢房迥异的屋内,完全享受着上宾的待遇。这当然不是施家父子待囚犯特别仁厚。实际上武松初到之时,那差拨的一副吃相已让人感到此处牢城营与他处无异。那差拨吆五喝六地斥责“你敢来我这里?猫儿也不吃你打了!

”的挖苦威胁,让人感到天下牢狱一般的阴森黑暗。尤其犯人中盛传的“盆吊’和“土布袋”那般虐杀犯人的行径,更让人感到安平寨较他处牢城营更令人可怖。施恩父子作为官营,不比他处官营更仁慈。当施恩向武松摊牌后,我们才明了他是有求于武松,要依仗武松之力将原由自已经营后被蒋门神凭武力强抢去的快活林酒店夺回。这从表面看来确有点像是黑道上的地痞头子的权力之争。

但实则不然。在这争端中施、蒋两造是有本质区别的。施恩是快活林酒店的投资开设者,他是一个头脑颇灵活,或说是一个有商业头脑的人,他发现快活林这一市井繁华处所是河北、山东客商云集之地,当地有不少大客店赌坊和兑坊.

独缺大酒家,于是开设了一个酒肉店,专供客店、赌坊等处的酒类、食品,同时对来此讨生活的妓女进行管理。他在经营管理一些事务时收取的税款等也许具有非法性。但客观上他开设的快活林酒店及进行的一些管理活动是促进了地方上的繁荣,使发展有序,并维持了一定程度的地方治安。

当然他自己从中也有可观的经济获益,这应归功于他善于发现商机。而蒋门神则是看着施恩所经营的快活林酒家竟这么红火,于是凭借自己颇有些武功,以暴力强行抢夺,这纯粹是一种劫掠行为,其行为中渗透着恶与邪。

与施恩之间两者可谓邪正分明。另外施、蒋在人品上的差异也极大。施恩在武松被蒋门神张团练张都监等人联合起来设局陷害,投人监狱命在旦夕之危境中时,能不顾自己的伤病,冒着极大危险,出钱出力三人死囚牢,张罗营教武松之事。

这种知恩图报的行为应说相当难得。而且施父也站在相同的立场上,叮嘱儿子:“他是为你吃官司,你不去教他,更待何时?”足见父子均是深明大义之人。限山特别是武松在施恩活动下 ,得以轻判,被解往恩州牢城时,施恩特来送行,那把臂挥泪场面尤其感人。施恩讨两碗酒,叫武松吃了,把一个包裹拴在武松腰里,把两只熟鹅挂在武松行枷上。

施恩附耳低言道:“包裹里有两件绵衣,一帕子散碎银子,路上好做盘缠;也有两只八搭麻鞋在里面。只是要路上仔细提防,这两个贼男女,不怀好意。”武松点头道:“不须分付,我已省得了。再着两个来,也不惧他。你自回去将息,且请放心,我自有措置。”施恩拜辞了武松,哭着去了。《水浒》中武松与武大之别离,武松与宋江之两度洒泪挥别都写得真情动人。但相形之下,施恩之送别更催人泪下,直让人见着生死相许之恩义。

金圣叹于此一段连连称好,评日:“写来竟是父子、夫妇、兄弟,不是朋友,故写得好。”“重读之,觉实实写得好,我却写不出。”近人张恨水先生也独赏此送别一段:“吾于施恩传,最取送武松段..其言其事觉字字动人心坎。

最后一结,则‘拜辞武松、哭着去了’。真兄弟亦不过如是也。”余亦赏此-段。觉唐诗中“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之句,宋词中“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之句也无此震慑人心。其动人全缘于施恩之至情至义。由于施恩父子的明礼知义,每每想及狱中之“盆吊”、“土布袋”之刑,必为整治囚犯中之恶徒而设,不能设想重恩义知情理之人会将那般毒刑向一般刑徒而施。

以人性的标尺来 衡度,则施恩与蒋忠为善恶判然不同之两类人也。外部蒋忠与张团练、张都监那类口蜜腹剑、为财为利可不择手段干尽坏事者方属于一类人。更有甚者,蒋忠形貌丑陋,其恶就写在他脸上。《水浒》中颇有些知恩图报的小人物。如为鲁智深所救的金翠莲父女;在东京为林冲看顾救助,后转徙沧州开酒店的李小二,都是身份卑微而深明受人之恩必涌泉相报的人物,施恩是这类知恩图报者中的典型人物。即此一端,亦足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