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国宝羽毛球培训基地 中国羽坛四天王:杨阳辉煌已淡忘熊国宝15年辛酸

2018-10-10 - 熊国宝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际羽坛“四大天王”杨阳、赵剑华、苏吉亚托、弗罗斯特对广大羽毛球迷而言可谓耳熟能详。然而,同时期中国羽坛也有如雷灌耳的“四大天王” ——韩健、杨阳、赵剑华、熊国宝。正是他们的打拼和领先世界的迥异的打法,中国羽毛球才在真正意义上开始“称霸”世界羽坛。

熊国宝羽毛球培训基地 中国羽坛四天王:杨阳辉煌已淡忘熊国宝15年辛酸
熊国宝羽毛球培训基地 中国羽坛四天王:杨阳辉煌已淡忘熊国宝15年辛酸

四大天王是幸运的

说天王们幸运是因为他们赶上了“纯”世界锦标赛的诞生,所得4个男单世界冠军个个叫人口服心服。

这里“纯”有必要多啰嗦两句。起源于英国的现代羽毛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虽有国际羽毛球联合会主办的世锦赛、汤尤杯,但水分很大,因为中国等一系列第三世界的亚非国家一直没有参赛。1977年亚洲羽联挑头宣布成立世界羽毛球联合会,与国际羽联分庭抗礼,并组织各自的世锦赛。

熊国宝羽毛球培训基地 中国羽坛四天王:杨阳辉煌已淡忘熊国宝15年辛酸
熊国宝羽毛球培训基地 中国羽坛四天王:杨阳辉煌已淡忘熊国宝15年辛酸

经过不懈斗争,1981年,在国际羽联会员台湾同意把名称改为中国台北,种族统治下的南非保证不再参赛的前提下,两个羽联终于宣告合二为一,全新的国际羽联从此诞生。

说天王们幸运是相对于那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为中国羽毛球运动打下扎实基础的前辈们而言的。

熊国宝羽毛球培训基地 中国羽坛四天王:杨阳辉煌已淡忘熊国宝15年辛酸
熊国宝羽毛球培训基地 中国羽坛四天王:杨阳辉煌已淡忘熊国宝15年辛酸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到六七十年代,由于王文教、陈福寿、侯加昌、汤仙虎等印尼华侨的归来,中国羽毛球从无到有,从有到强,其间先后多次击败当时的世界冠军印尼队和欧洲冠军丹麦队,因而被誉为世界羽坛的“无冕之王”。虽然各种大赛频有斩获,包括七十年代末在世界羽联主办的世锦赛上也夺得过冠军,但这些冠军还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世界冠军。

熊国宝羽毛球培训基地 中国羽坛四天王:杨阳辉煌已淡忘熊国宝15年辛酸

新的国际羽联成立后搞的首个大赛是1982年的汤杯男团赛,当时的汤杯为9战5胜,要战两天。那一届中国的天王中仅有韩健有幸参加,与羽坛霸主印尼队决赛的首日,无冕之王中国队开局不利,4场比赛仅韩健击败庞戈拿下一分。

次日中国队连扳4场,首次参赛就捧起了汤杯。其中韩健战胜天皇巨星林水镜的第六场单打尤为重要,这一仗不仅把双方总比分扳平,更可贵的是大长我方士气,大灭了对手威风。最终,中国队以5:4反败为胜,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男团冠军。中国男队冲垮了印尼长期垄断世界羽坛的地位,它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世界羽坛开创了中国新纪元!

两年后中国男队虽丢掉了汤杯,但从1986年至1990年,中国的天王们又一口气实现了汤杯三连冠。其中,杨阳、熊国宝和赵剑华作为1998年和1990年中国队头三号单打,在前三场单打中就为中国锁定了胜局(注:当年5战3胜的汤杯赛先打单打,后打双打)。

单项世锦赛,中国队是从1983年开始参加的,除了第一次没拿着冠军外,中国的天王们从1985年起连夺4届世锦赛冠军,他们分别是韩健在1985年、杨阳在1987年和1989年及赵剑华在1991年所为。其中杨阳还是迄今为止唯一成功卫冕的男单世界冠军。

1987年的世锦赛和1988年的世界杯,如日中天的中国羽毛球队更是登峰造极,空前地包揽了全部5个单项的冠军。可以说,正是当年由王文教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又是在汤尤杯又是在世锦赛上不断大包大揽冠军头衔,当时的国家体委送给了中国羽毛球队和中国乒乓球队一个最高荣誉——中国体坛两个世界冠军摇篮。

四大天王是不幸的

不幸有三。

第一不幸是,中国的天王们除了赵剑华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以27岁的 “高龄”参加了奥运史上第一个羽毛球赛外,韩健、杨阳、熊国宝连奥运会的大门都没进过,生不逢时的他们正好是巴塞罗那奥运会前到了退休的年龄。这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讲不能不说是个终生遗憾。

第二不幸是,他们四人从未在汤杯赛上携手征战过。四大天王中的老大韩健,要长其他3人六七岁以上,他先后参加了1982、1984和1986年的汤杯赛,其中1986年是他们一起出征汤杯的最佳时机,遗憾的是赵剑华当时正在养病,无法参加任何比赛。而1988年时,韩健已告别中国队,1990年他南下去了马来西亚执教国家队,至今仍在马来西亚从事着羽毛球事业。

不过,这四大天王也有同现汤杯赛场的时候。记得1990年汤杯赛上,杨阳、赵剑华、熊国宝以中国队头三把单打和韩健一起出现在东京汤杯赛场上,只不过这次韩健的角色已变,已从中国队的头号单打转变为马来西亚队男单教练,成了中国队的对家。当中国队与马来西亚队在决赛中相拼时,笔者曾在场边与韩健巧遇,韩健当时对笔者说:“真紧张,你看我的手心都出汗了!”不难看出,作为一名教练,最为渴望的当然是自己的弟子能赢球。

第三不幸也是最大的不幸,随着他们参加完北京亚运会,杨阳和熊国宝退出国家队,当时杨阳追随韩健去了,熊国宝也出国深造并赴泰国执教。只有赵剑华一人留下支撑着。

实际上,当1990年中国队在东京沿用着两年前相同的老阵容实现汤杯三连冠时,花环簇拥下的中国羽毛球队就已经显露出老态,更暴露出后备人才的匮乏。当时着眼于两年后的奥运会,笔者以一篇《中国男队应呼“狼来了”》的评述进言中国羽毛球队。

但是,当时的国家队正处在内忧外患之中。梯队建设根本就没有加强,队伍的训练管理也出现一些问题,一位国家队教练甚至称国家队是“一潭死水”!恰好此时中国队迎来了更换世界冠军级名将最多的时候,杨阳、熊国宝、韩爱平、李玲蔚等先后退役,一批新人吴文凯、刘军等匆忙之中扛起重担,显得有点不堪重负。 他们的战绩也表明了这一点。

1992年,当赵剑华率领着吴文凯、刘军出现在吉隆坡汤杯赛时,中国队在半决赛与韩健率领的马来西亚队遭遇。这一次马来西亚队没有再给3位中国教练韩健、杨阳、陈昌杰掉链子,生生扳倒了中国羽坛的“长城”,让中国男队首次无缘汤杯决赛。

在这种老人力不从心、新人技不如人的状态下,中国队又迎来了巴塞罗那奥运会。结果正如人家所料,输得只拿回女双这一块成色最好的银牌。1993年,中国队仅在世锦赛上夺得女双一枚金牌,中国羽毛球运动此时已开始向谷底滑落。

这一连串的打击,让中国体坛“世界冠军摇篮”显得何等苍白!这也直接导致了当时的中国国家体委改组中国羽毛球队的决心。1993年9月,有中国羽坛“教父”之称的王文教正式离开了他为之奋斗了近40年的中国羽毛球圈子,以李永波等一批中青年教练和几乎清一色新秀组成的新一届中国羽毛球队诞生了。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领着一批新人正从谷底爬坡的李永波,在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输得更惨,7个项目竟连一块金银牌都没有摸到。不过,新的中国队并没有因此而失去信心,1995年爆冷首夺苏迪曼杯,接着葛菲/顾俊又实现奥运会羽毛球金牌零的突破,直到1997年中国队在格拉斯哥全面打了翻身仗,中国羽毛球队从此重新回到了世界羽坛的霸主地位,并领先至今。

只是,“四大天王”时代那种让人心潮澎湃的繁华,就再也感受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