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宝力高有几个妻子 齐·宝力高:“我把世界看成马头琴的舞台”

2018-11-24 - 宝力高

2001年,在呼和浩特国际青少年马头琴艺术节上,齐·宝力高率领1000名来自国内外的马头琴演奏家及演奏人员亮相,以一曲雄壮的《万马奔腾》齐奏直取吉尼斯世界纪录,他的名字也开始为更多普通百姓所熟悉。 齐·宝力高在内蒙古草原被人称为“活佛”至今。

齐宝力高有几个妻子 齐·宝力高:“我把世界看成马头琴的舞台”
齐宝力高有几个妻子 齐·宝力高:“我把世界看成马头琴的舞台”

他3岁时被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莫力庙确认为第五世活佛。由于历史原因,他的活佛生涯只有两年多时间。从喇嘛庙回到家里的小齐·宝力高对乐器极感兴趣,善解人意的父亲请人给他做了一把“潮尔”(类似马头琴的一种古老乐器)和一把四胡。

齐宝力高有几个妻子 齐·宝力高:“我把世界看成马头琴的舞台”
齐宝力高有几个妻子 齐·宝力高:“我把世界看成马头琴的舞台”

每逢过年,科尔沁草原上的人们都会请民间艺人到村子里拉马头琴、弹三弦,整夜不停。天资聪慧的齐·宝力高凭感觉就能把艺人演奏的乐曲模仿得惟妙惟肖。

8岁时,他已经可以和民间艺人合奏几十首民歌了。 1958年,齐·宝力高被内蒙古实验剧团(后更名为内蒙古歌剧团)选中。从此,他走上了专业化的艺术道路。“文革”期间,齐·宝力高的老师桑都仍和另两位马头琴大师色拉西和巴拉根被迫害致死。

齐宝力高有几个妻子 齐·宝力高:“我把世界看成马头琴的舞台”
齐宝力高有几个妻子 齐·宝力高:“我把世界看成马头琴的舞台”

在这种环境下,齐·宝力高仍然坚持拉着他的马头琴。他很聪明,会作曲,他把毛主席的语录歌改成了马头琴曲,只有这样他才能继续拉马头琴。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没少遭罪。他说:“不管生死,我都不能和马头琴分开。

齐宝力高有几个妻子 齐·宝力高:“我把世界看成马头琴的舞台”

”他曾被关进监狱6个月,并被送到乌兰布和大沙漠里劳改了3年。他被押上卡车前,还带着自己的马头琴。但劳改不允许他带马头琴去。他对押送他的人说,“让我带着马头琴,我就去,不让我带马头琴去,干脆就枪毙我好了。

”当时有个管事的是个蒙古族人,他看见齐·宝力高死也不上车,就过来对他说,“你把琴给我,你在哪劳改我清楚,一个礼拜以后我把琴送到那去。” “文革”结束后,齐·宝力高回到内蒙古歌舞团继续从事马头琴演奏工作。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齐·宝力高相继出版了蒙、汉两种版本的《马头琴演奏法》,这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马头琴的理论书籍。1979年,齐·宝力高在北京参加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30周年文艺演出,他以一曲马头琴独奏曲《万马奔腾》,一举夺得作曲银奖和演奏金奖。

同时,他创作的《草原连着北京》等马头琴曲,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电台播出后收到良好反响。 1989年,中国马头琴学会在呼和浩特成立,齐·宝力高担任会长。

马头琴,这个自古以来多以独奏形式出现的乐器,其演奏法第一次得到统一。随着齐·宝力高与日俱增的声望,他陆续被聘为蒙古国马头琴协会名誉主席和日本国际交流马头琴协会名誉主席。

让马头琴走向世界

1985年春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受到日本亚洲文化研究所的邀请,齐·宝力高带领内蒙古音乐家协会一行18人来到日本演奏,初到日本的齐·宝力高被日本的现代化程度惊呆了。很多年以后,齐·宝力高说起来还是如在眼前:“穿梭不息的车流,琳琅满目的商品,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以及彬彬有礼的接待者都让我啧啧称奇。

”这次演奏让日本国民切身感受到了马头琴的魅力并深深为之着迷。“日本的小学课本讲了许多关于马头琴的故事,从小的艺术教育使得日本国民对于马头琴文化并不陌生。

这也是马头琴能在日本引起如此大的反响和共鸣的重要原因吧。”齐·宝力高说。 1985年秋天,日本亚洲文化研究所再次邀请齐·宝力高到日本演出。这次的齐·宝力高带着5000日元只身来到东京,下了飞机吃了饭,身上只剩500日元。

但是在45天后,演奏马头琴为他赢得了想也不敢想的收入。1988年,日本东京交响乐团开价50万元人民币请齐·宝力高合奏协奏曲20分钟,“当时我瞪大了眼睛,说"不行不行,这钱太多了"”。

东京交响乐团的团长黑松告诉他:“您整整拉了50年马头琴,算下来每年1万块钱的报酬并不高。您不用担心,世界一流的艺术家就是这个价格。”对于在中国刚刚接受完劳动改造的齐·宝力高来说,这无疑给了他莫大的信心和鼓励。

在音乐会上,他演奏了《献给母亲的歌》《万马奔腾》《草原音诗马头琴协奏曲》《命运》等一系列曲目。演出非常成功,很多日本观众被马头琴磅礴的气势和独特的魅力所震撼。

演出结束,观众纷纷起立,掌声雷动,向这位伟大的中国蒙古族马头琴演奏大师致敬。从此以后,齐·宝力高在日本音乐界名声大振。也是自那时起,齐·宝力高在日本的音乐界真正登堂入室。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齐·宝力高在日本前前后后待了20余年。

在日本,他为众多马头琴爱好者授课,培养了来自世界各国爱好马头琴艺术的学生。他这样解释自己推广马头琴的动力:“马头琴是蒙古族现存不多的比较完整的文化遗产,我热爱我的民族,弘扬民族文化,树立民族自尊,有民族自尊才能办大事。

” 齐·宝力高用马头琴征服了日本大众,使马头琴艺术在日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谈到这里,已经年过古稀的他显得并不满足,“日本有2500个大型音乐厅,现在为止我在其中的1500个演出过,有1000个还没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