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小泽征尔怎么了 小泽征尔的发型是怎么来的?

2019-01-21 - 小泽征尔

他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艺术家,无论是性格还是阅历以及胆识,在今天人看来都是难以想象的,已经很难用传统的东方人或西方人的标准来衡量他。他先后跟从4位恩师,第一位斋藤秀雄,从那里学到了西洋音乐的基础理论和指挥技巧,后创建的“斋藤纪念”乐团就是为纪念这位日本音乐的奠基人之一。

现在小泽征尔怎么了

斋藤对小泽的一大影响据小泽本人回忆是爱上了俄罗斯音乐,老柴的弦乐小夜曲就是小泽第一部指挥的曲目,前几年BPO主办的森林音乐会《俄罗斯之夜》就是小泽担纲,其中有老柴的弦乐小夜曲。59年,当时日本还是一个相当封闭的社会,小泽只身一人乘坐2个月的轮船来到巴黎,这一壮举在同龄的日本人中是绝对不可想象的。

现在小泽征尔怎么了

斋藤秀雄与小泽

查理·明希 (Charles Munch,1891-1968),法国指挥家。曾进巴黎音乐院学小提琴,后到柏林向小提琴名家卡尔。弗莱希学习。1926年任格万特豪斯管弦乐队的小提琴手,同时学习指挥。1929年作为指挥家登台演出。

他的指挥活动主要在法国与美国。1936年起任巴黎音乐院管弦乐团指挥,1949年继库赛维茨基之后,任波士顿交响乐团常任指挥十三年。1967年秋回国任巴黎交响乐团第一任音乐指导,将该团建设成法国第一流的乐队。他的指挥富于力度,结构力强,有鲜明的色彩感。他喜欢尽可能少的排练,演出时即兴性强,而有充沛的热情。

现在小泽征尔怎么了

到西方后又先后师从指挥大师明希(Charles Munch)、卡拉扬、伯恩斯坦。现在想真如同天方夜谭,最权威的3个大师都相中了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不能不说明其过人之处。在名师的栽培下,法国音乐的色彩、德奥音乐的严谨、加上美国的宽松文化环境,一切为小泽奠定了成功的基础。

现在小泽征尔怎么了

其演出范围除歌剧外,少有死角。据回忆,卡拉扬曾教导他歌剧的重要性,就像推车子要有两个轮子一样,交响乐和歌剧是势均力敌的。有好几次,卡拉扬给小泽大越洋电话,一说就是几个小时,告诉他哪些歌剧的具体要领,小泽听的耳根发疼。近年来,小泽对歌剧的参与越来越积极,但愿能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搞出些名堂。

小泽曾一度回到日本指挥NHK,但已经彻底西化的他与团员关系搞得极为紧张,有几次甚至在排练场遭到演员集体罢工。见过当时的照片,整个舞台空荡荡,只有指挥台上站着可怜的小泽。主要原因是小泽耳朵太尖,给人挑错准,说话不留情面,与NHK交响乐团的关系至今无法修复(其实这并不影响NHK是日本最出色的乐团)。

此后,小泽曾发誓不再回日本,并从根本上否定了日本的文化环境。即使现在,小泽回日本的演出场次仍是非常有限。大家都知道小泽的英语难听,其实何止英语,他的日语说的一样糟糕。

有一次,我打开电视,屏幕还没亮先从里面传出声音,瓮声瓮气,粗话连篇,我好奇地想看看这是谁,一看吓一跳,原来是小泽大先生,完全听不出是一个艺术家的语言,和那些工地扛大包的大老粗说的一种语气。语言能力差是小泽经常用来自嘲的话题,但这并不妨碍音乐的传达。

小泽征尔指挥莫扎特《D大调谐谑曲》K.136,日本水户乐团

小泽只说自己爱音乐,从来没说爱国之类的话,而他与欧美的乐团、演奏家、听众相处的十分融合,特别是美国人根本不把他当外人,作为一个日本人,能融入当地的文化的确是难能可贵的,我想除了美国的文化包容性外,也与小泽的人格魅力有关,由此可见音乐真是一本全世界通行的“万能护照”。

现在,日本人已经引以为荣地叫他“世界的OZAWA”,而美国人都愿意叫他“SEIJI”。小泽征尔对中国,中国观众对他都有着特殊的感情,他出生在奉天,童年在北京度过,CINA老师认识小泽的母亲和弟弟,回忆录有时间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

小泽曾多次访问我国,这在当时已经远远超出了文化交流层次,更多的是政治意义。无论是第一次公然奏响《星条旗永不落》,还是在红塔礼堂指挥《二泉映月》、指名杨洪基领唱贝九……这些对我们中国观众来说都难以忘怀,他还陆续提拔过不少中国艺术家,二胡的姜建华、男低音彭康亮,在他们面前只要提到小泽征尔先生,无不感激涕零。

今天的一声“新年好!”也许正揭示了小泽的另一个感情世界。(中央台对他的采访都说什么了?我想知道)

小泽征尔的一声“新年好”,令人永久难忘

在生活中小泽是一个非常随意的人,不愿拘束、想什么做什么、喝美酒品佳肴、年轻时据说也风流过,婚后始终特别恋家。他的公子拍电影时,他亲自去拍摄现场参观了一整天,更可笑的是,他家的小姐上大学时,为了阻止人家谈恋爱,居然从宿舍到食堂全程跟踪,侦查心爱的女儿都和哪些家伙来往,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他年轻时的发型是极普通的3:7分,后来的固定发型是到美国后特意留成的,为的是有特点,让人过目不忘。

你能认出这张是谁吗?

看我变身蓬蓬头

为了让你记住我,我也是拼了~

关于小泽征尔的指挥风格,我想我没有资格多说,不过有激情应该是大家都公认的,至于一些细节每个听众反应不可能一样。大家讨论到今天在一首曲目开始前,好象有小动作,是不是声音没对上做了技术处理,我想原因可能是这样的:小泽征尔曾公开说明,指挥每一首曲子的开始处,呼吸都很难调整,自己跟随斋藤先生学习指挥时养成一个习惯,先足足地吸一口气,摒住呼吸,心里数着“1、2、3,走!

”立刻呼气,指挥开始。本来是应该心里数数,但时常嘴里发出声来,今天的情况大概如此。

小泽征尔和斯特拉文斯基

谈论小泽,我想我们没必要死死抱住“他是东方人”的观点看问题,每个艺术家的出发点和着眼点不尽相同,肤色并不能说明一切,后天的修炼同样能改变肤色带来的差别。即便是东方人,小泽也属于特例,传统东方人保守含蓄的作风在他那里正好反其道而行之,他比很多西方出身的指挥更加热情外向,加上他丰富的文化背景和生活阅历都是同辈指挥家望尘莫及的,西方音乐界也把他看成自己人,而非把有色人种作为卖点(梅塔也类似),从内心世界分析,这与傅聪先生的情况是不宜等同看待的。

以及乐迷可以自由分享的古典音乐群

相关阅读
二泉映月小泽征尔二泉映月小泽征尔 小泽征尔到底是怎么听的《二泉映月》?

看到王安潮在《音乐周报》上对我的再度反批评文章《民族音乐之“本”谁敢丢?》,从王君在《艺术作品要有国别性》中说“有人倡导‘音乐无国界’认为艺术作品应该‘趋大同’运用西方通行的表达方式展现中国音乐”。

小泽征尔下跪小泽征尔下跪 小泽征尔的两次下跪

1994年,世界著名音乐指挥家小泽征尔应邀回到出生地沈阳,指挥辽宁交响乐团上演《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面对陌生的乐团,小泽事先指挥排练了多遍,但始终达不到理想的效果。对音乐要求十分严格他脸色下沉,紧皱眉头。

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 著名日本交响乐指挥家——小泽征尔

小泽征尔(日文名小泽征尔假名平文氏罗马字OzawaSeiji,),生于1935年,早年师从卡拉扬,曾经在美国纽约交响乐团做指挥大师伯恩斯坦的助手。1962年在日本广播协会交响乐团担任过短期指挥工作。

小泽征尔指挥的乐曲小泽征尔指挥的乐曲 小泽征尔 | 走进东方指挥大师的音乐世界

今天要介绍的是一位年过八旬的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OzawaSeiji)。先来看看百度百科是怎么介绍这位大师的。小征泽尔生于1935年,与印度指挥家祖宾梅塔和新加坡指挥家朱晖,一起誉为世界三大东方指挥家。

小泽征尔自信的故事小泽征尔自信的故事 小泽征尔成名前的小故事 这才是真正的自信

小泽征尔是享誉全球的音乐人,与印度指挥家祖宾梅塔和新加坡指挥家朱晖一起誉为世界三大东方指挥家。在他的人生历程中,自信无疑是重要的一个成功因素。小泽征尔成名之前,在一次世界优秀指挥家大赛上,他发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推荐阅读
小泽征尔的资料小泽征尔的资料大全 成功的人生来之不易
小泽征尔最后一场小泽征尔最后一场 辟谣:小泽征尔没有老年痴呆症!
沈眉庄传奇游戏攻略【沈眉庄传奇游戏攻略】甄嬛传沈眉庄语录
寿山石分类寿山石分类 寿山石传统分类之水坑石!
谁平定了吴楚七国之乱谁平定了吴楚七国之乱 平定吴楚七国之乱
以小见大的片段【以小见大的片段】电影《暴躁家族》以小见大 折射时代风貌
鲍春来被打鲍春来被打 鲍春来“被打”实为真人秀 国羽队友打抱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