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泽征尔中国 小泽征尔的中国情结(组图)

2019-01-21 - 小泽征尔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30年30人)小泽征尔的中国情结

小泽征尔接受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采访。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日本记者付颖采访小泽并合影留念。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付颖):一头雄狮般的乱发,激情四溢动感十足的指挥——这几乎成了世界级指挥大师小泽征尔的典型标志。从1978年来华指挥中央乐团(现称:中国中央交响乐团),到1979年波士顿交响乐团纪念中美建交的访华演出,再到2008年国家大剧院的第一场新年音乐会。

小泽征尔中国

三十年来,小泽征尔多次踏上中国的土地,用他的热情和深厚的音乐功力,为中国三十年来的音乐发展铺下了一块块坚实的基石,也为改革开放后中国音乐人与世界的沟通开启了最初的门户。

深秋的一个中午,记者见到了这位享誉世界的大指挥家。一件随意的红夹克,网球帽下花白的乱发,表情开朗而随和,甚至有些孩童的天真。在带领维也纳交响乐团赴日公演的紧张日程里,因为听说有中国媒体要采访,他专门挤出了有限的时间。

小泽征尔中国

“我在中国呆一周,早中晚都吃中国菜。从早上就喝粥,吃那种炸面包圈似的东西(油条)。我在纽约的经纪人就说我和普通日本人不一样。”

出生在中国的小泽征尔被认为有“大陆气质”,那种豪放不羁和某种程度的天真也许构成了他指挥风格中独特的一面。

小泽征尔中国

从1935年出生到1941年,小泽征尔在北京度过了6年的童年时光,那段日子给他留下的回忆让他至今还津津乐道,包括自己被人力车弄破鼻子,淘气的哥哥们用手枪在门柱上留下的弹眼,还有门前的两个大门墩儿。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小泽征尔的父亲就匆忙带着全家人回到了日本。

小泽征尔中国

谁也不曾想到,这一离开,小泽的父亲就再也没能回到中国。小泽回忆说:“1964年,我在加拿大多伦多任音乐总监时,加拿大和中国已经建交,父亲就提出向加拿大政府申请去中国,并要求我也一起去。但是我们是日本人,没有申请成功,之后父亲就去世了。”

小泽说,父亲直到去世之前,都想回中国来看看,但最终未能如愿。而小泽再次回到中国,已经是离开中国30年之后。1976年11月,小泽以旅游者的身份到中国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

说起30年前的那次“回家”,小泽征尔也是十分感慨。“因为我们四兄弟都是在中国出生的,所以都很想回去,这样我们四个人和母亲,带着父亲的遗像一起回来了。”

小泽说,以这样一种方式带父亲回来,也算了结了父亲当年的夙愿。而父亲当年匆匆离开中国,没来得及卖掉的房子,日后成为小泽征尔每次回到北京的必去之地。“我母亲到去世前还一直和那里的朋友有书信往来,我们每次回去都要去看看。母亲去世了,朋友们还(在院子里)种上了樱花,我们悄悄把母亲的骨灰带回去埋在了那里。那年正好是日中邦交正常化30周年。”

“文革已经差不多结束,妇女们却还穿着文革时的服装。不过给我当翻译的女孩子外套下面,却是鲜艳美丽的刺绣,那时候我就知道,中国一定会改变的。”

32年前的中国之行不仅是一次寻根之旅,更重要的是开启了小泽征尔与中国音乐界的合作之门。大指挥家从此续上了与中国的不断情缘,也为改革开放后的中国音乐事业,尤其是交响乐的发展立下了一块里程牌。

小泽说,虽然第一次回中国是以旅游者身份,但接待方安排的日程,不仅仅是旅游。接待方带着小泽去参观了北京和上海音乐学校。“那时候听的乐曲全是二胡、扬琴、琵琶,交响乐团的乐器也很差。中央乐团只能演奏中国作曲家文革时期的作品。但王炳南先生在一次晚餐时告诉我,他珍藏有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全集。那时候我就下决心,一定要把我的指挥曲目,西洋的曲目带到中国,当然还要学习中国的音乐。”

中国音乐家对音乐的热爱深深地感动了小泽征尔,他和中国的演奏家们约定一定会再回来,带着勃拉姆斯、贝多芬回来。

仅仅几个月之后,小泽就应邀第二次到访中国。在北京,小泽首次成功地指挥了中央乐团的演出。

当年的演出在北京盛况空前,小泽指挥了勃拉姆斯的第二乐章,很多人由此对西洋音乐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而更重要的是,小泽征尔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把中国音乐和音乐人介绍给了世界。

音乐学院学生姜建华的二胡演奏《二泉映月》让他泪流满面,他决心把中国的优秀曲目和乐团带到美国去演出。“好不容易在中国成功举行合作演出,当然希望在美国也能演。那时我把全体乐团成员用同一趟航班带到了波士顿,有姜建华、指挥家韩忠杰、吴祖强等。我在波士顿给他们租了房子,举行了演奏会,在几千人的会场里演出,收到了空前的效果。”

小泽征尔与中国音乐人的交流深入而密切,而他们之间结下的深厚友谊来源于当年的点点滴滴往事。“这是个有趣的事情,我们有个‘饺子会’。1976年,我刚去中国的时候,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们做饭请我吃。大家一起包饺子,李德伦、韩忠杰,他们都住在同一个楼里。早上起床,大家一起在院里做体操,然后开始包饺子。我母亲也会包饺子,有名的指挥家,钢琴家都在一块儿包。于是大家为我成立了个‘饺子会’。”

直到现在,小泽与中国音乐家们的“饺子会”依然延续着。遇到什么事情,小泽也愿意与这些“饺子会”的成员商量。

“现在有很多优秀的人才,各国的技巧也都很好,人数也很多。但今后的问题是,有多少人能真正懂音乐,这才是关键。我想把在日本所教的东西,让中国人也能掌握起来。”

已经年逾7旬的小泽征尔目前是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音乐总监,同时他还在日本有一个以他的名义运营的“小泽音乐塾”,定期为音乐会演奏而组织音乐人集训练习。谈到自己今后的计划,他显得兴致盎然。“弦乐四重奏,贝多芬、莫扎特、海顿等大作曲家都有过名曲,但音乐学校却教得不多,所以我们在办一个弦乐四重奏的学习会,而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小泽把弦乐四重奏的学习会办在了山里,并且从美国请来了著名的音乐老师和他一起教学。而身为中国中央音乐学院名誉教授,他为中国的音乐事业也做了大量工作,特别是对交响乐团的建设,师生的培养和中外音乐交流的牵线搭桥。

对于中国音乐人才的培养,小泽征尔也有非常具体的想法,到中国演奏弦乐四重奏,这也许能算他的一个中国梦想。“具体来说就是办音乐塾,然后尽早在中国表演弦乐四重奏。找个深山带他们去专心练习,因为山里不会受干扰,山里没有逛的地方,容易集中注意力。”

对于很多年轻的中国音乐人,小泽征尔的“点金一挥”可能就会改变他们今后的人生道路。2005年,通过考试,小泽在中国选拔了4名年轻的室内弦乐演奏者进行培训并共同演出,他期待着这个梦想很快就能够在中国实现。“从76年到现在,已经30年过去了。为了中国音乐事业的发展,一定要培养真正懂音乐的演奏家。我想一起来培养这样的人才,因为我出生在中国。‘饺子会’的成员也一定会来帮助我。”

相关阅读
小泽征尔二胡小泽征尔二胡 日本指挥大师小泽征尔:第一站毫不犹豫选中国

日本小镇松本在雨中迎来了斋藤纪念音乐节。这天晚上,大剧院的灯火依次亮起,乐手鱼贯而入,两千名观众屏息端坐,等候当晚的绝对主角。5分钟后,有位白发蓬乱、形销骨立的老人出现在舞台一角,一边微笑挥手,一边小跑着上了指挥台。

小泽征尔新年音乐会小泽征尔新年音乐会 乘改革开放春风来中国的小泽征尔

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时候,我想起了乘着改革开放春风前来中国的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喜爱古典音乐和不喜爱古典音乐的人都知道他,有关他的报道在中国关注度之高,早已超出了音乐界。小泽征尔出生在沈阳,在北京度过童年。

小泽征尔跪听二泉映月小泽征尔跪听二泉映月 小泽征尔向中国观众致歉 7次说对不起

法国指挥家皮埃尔瓦莱(中)等嘉宾,为小泽征尔切生日蛋糕。本报记者方非摄“真的对不起,下次我一定去中国!”昨天,本该莅临国家大剧院的指挥大师小泽征尔,通过连夜赶录的一段视频,对中国乐迷表达了自己因病取消行程的歉意。

小泽征尔会说中文吗小泽征尔会说中文吗 小泽征尔用中文说:“月饼”

本报讯(记者杨建国)刚刚度过70岁生日的指挥家小泽征尔,前、昨两天在沪对上海音乐学院学生交响乐团进行了一次“闪电式”排练。10月6日、7日两天,他将分别在东方艺术中心和上海大剧院,上演一台音乐会和歌剧《塞维利亚的理发师》。

小泽征尔是哪国人小泽征尔是哪国人 小泽征尔挥棒国家大剧院

在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的“率领”下,包括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凯瑟琳巴特尔、钢琴家郎朗、小提琴家瓦第列宾、二胡演奏家姜建华、大提琴家赵静在内的国家大剧院新年音乐会的所有艺术家前天与昨天晚间在国家大剧院与观众一起共度新年。

推荐阅读
小泽征尔最后一场小泽征尔最后一场 辟谣:小泽征尔没有老年痴呆症!
小泽征尔会说中文吗小泽征尔会说中文吗 小泽征尔用中文说:“月饼”
生命生命作文生命生命作文500字4篇
杨惠妍慈善杨惠妍慈善 2017胡润慈善榜出炉 陈一丹许家印王健林杨惠妍等上榜
包身工课文解析包身工课文解析 《包身工》课文精讲
北海道攻略【北海道攻略】日本确认北海道小岛消失
颐和园电影精彩时段颐和园电影精彩时段 颐和园口红未经授权 文创产品处于深耕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