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张季鸾 张季鸾发出第一封新闻专电 骂蒋介石娶宋美龄

2019-01-30 - 张季鸾

张季鸾1941年病逝于重庆时,只有54岁。他去世后,蒋介石亲自参加了葬礼,国民政府以国葬的形式来安葬张季鸾。毛泽东、陈绍禹、秦邦宪、吴玉章、林祖涵联名发来了唁电:“季鸾先生在历次参政会内坚持团结抗战,功在国家。惊闻逝世,悼念同深。肃电致悼,藉达哀忱。”而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的唁电为:“季鸾先生,文坛巨擘,报界宗师。谋国之忠,立言之达,尤为士林所矜式。”

蒋介石张季鸾 张季鸾发出第一封新闻专电 骂蒋介石娶宋美龄
蒋介石张季鸾 张季鸾发出第一封新闻专电 骂蒋介石娶宋美龄

对于张季鸾而言,辛亥革命之前的留学办刊,以及辛亥之后短暂的“从政”和办报,以及被袁世凯、段祺瑞两次下狱,是张季鸾作为一个报人的抱负、思想和主张走向成熟的时期。这些历练,无疑成为了他后来创办《大公报》的重要经验。

蒋介石张季鸾 张季鸾发出第一封新闻专电 骂蒋介石娶宋美龄
蒋介石张季鸾 张季鸾发出第一封新闻专电 骂蒋介石娶宋美龄

加入同盟会又退出

1905年,张季鸾被选派到日本官费留学。因办理母丧及学习日语,1906年秋天才得以成行,在开往日本的轮船上,他认识了胡政之。

张季鸾的好友兼同乡井勿幕特意从东京赶到长崎迎接了他。到东京后,井勿幕在自己借宿的地方,为张季鸾租了一间不大的房间,并建议他到经纬学堂报名补习日语。

蒋介石张季鸾 张季鸾发出第一封新闻专电 骂蒋介石娶宋美龄
蒋介石张季鸾 张季鸾发出第一封新闻专电 骂蒋介石娶宋美龄

井勿幕的朋友似乎很多,课余经常有人来访,他常常与友人谈到深夜。他曾经悄悄告诉张季鸾,前一年同盟会成立时,他就参加了,并且被委任为陕西支部长。

在经纬学校,张季鸾很快就掌握了日语,听讲、笔记、各项课程应付自如。他每日读报,对于东京、大阪出版的《朝日新闻》《每日新闻》很感兴趣。其时,同盟会刊物《民报》与梁启超主笔的保皇党刊物《新民丛报》笔战正酣,张季鸾更支持《民报》主张。

蒋介石张季鸾 张季鸾发出第一封新闻专电 骂蒋介石娶宋美龄

此时,考上东京帝国大学预备科的胡政之不时来访。有一次,张季鸾在胡政之寓所遇到胡的四川同乡吴鼎昌,两人一见如故。吴经济比较宽裕,经常带上他们去吃“中国料理”。

不久,张季鸾升入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陕西的进步青年准备筹备《夏声》杂志,张季鸾的两位好友井勿幕、康心孚等都提议张季鸾担任编辑,说张学识广博,文笔恣肆,并得到了大家的同意。由此,张季鸾开始了自己的新闻报刊事业。

在日本,张季鸾交游甚广,其中相当一部分如张群等人都是同盟会成员。他曾见过黄兴,并与孙文谈话。井勿幕再次劝张季鸾参加同盟会,但是被张季鸾拒绝。他表示,自己对孙文的学识、气质、人格等都很佩服,但自己立志要做一个新闻记者,以文章报国。做记者的人最好要超于党派之外,说话可以不受约束,宣传一种主张,也易于发挥自己的才能,更容易为广大读者所接受。

二十多年后,张季鸾向徐铸成谈及自己早年曾参加同盟会,因为在日本学的是金融商业,孙文有一天对他说,从事金融贸易的人,最好不要加入党派,免得国家的金融商务受政局变动的影响。你不妨退出同盟会,只要心向革命,还是我们的好同志。就这样,他就办了退盟的手续。

起草孙文就职宣言

1911年初,张季鸾学成归国,他的学长于右任和宋教仁前一年创办了同盟会机关报《民立报》。归国后,张季鸾成为了《民立报》编辑。

武昌起义爆发后,上海的报纸一度相当保守,起义半个月以后,《申报》的评论题目,还是《革命军与政府》《近日各种人之心理》《大战后之危言》等等。11月初,该报刊载外电,说革命军占领的汉口失守了。大批愤怒的群众聚集而来,捣毁了报馆的橱窗。于右任、宋教仁和张季鸾,都在《民立报》发表评论,为革命叫好。

辛亥革命胜利后,当时已经是大清银行改组为中国银行首任总经理的张季鸾,前去拜谒孙文。他请示说,准备发行的中国银行钞票有两种图案,一种是孙文的头像,一种是周公的,周公是历史上最早注意理财的政治家。最后,孙文决定用后者。

因于右任的保荐,张季鸾和任鸿隽等人担任了孙文的总统府秘书,并为孙文起草了就职宣言。但他认为“意见是孙先生的,我不过记录而已,而且孙先生审阅后署名发表,就是他的文章了,我不该引以为荣。”孙文就职时,张季鸾发了一封电报给《民立报》,报告临时政府成立及孙文就职的简况。这是中国报纸第一次发新闻专电,张季鸾对此颇引以为豪。

1912年,24岁的张季鸾奉命赴北京任《民立报》记者。此时,北京的报纸颇为发达,创办较早的有《北京日报》《晨钟报》,新创办的有《亚细亚报》,日本人创办的《顺天时报》等,另有天津《益世报》《大公报》和《京津泰晤士报》等。这些报纸,有的吹捧袁世凯,有的支持立宪派,有的同情国民党。在朋友李根源、张耀曾等人的鼓励下,张季鸾于1913年创办了北京《民立报》,自任总编辑———这也是他首次独立从事新闻事业。

当时,创办一个报馆不需要多大资金。印刷厂有一两台四开平板印刷机,即可代印。编辑部只要有一两个助手,两三个校对,再雇一些报贩叫卖即可。

为报道两度入狱

1913年3月,国会即将选举,宋教仁奔赴南方各省,为国民党发表竞选演说,不料20日在上海遇刺。其时,袁世凯以恐怖手段压制北京报纸,而他对于南方用兵也“急如弦上”。袁世凯未经国会同意,秘密与英、法、德、日、俄五国银行团签订出卖中国主权以换取二千五百万英镑的《善后借款合同》。

张季鸾与日本记者时有来往,他从日本记者处看到了合同全文。立即在上海《民立报》披露了这桩交易,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当天晚上,军警包围了北京《民立报》,张季鸾和曹成甫被投入军政执法处特设的狱中,遭囚禁三个多月后,经好友李根源等人的多方营救,才恢复自由,并被驱逐出京。

而曹成甫则死于狱中。回到上海后,他在康心孚主编的《稚言》月刊发表了《铁窗百日记》。并全力抚养曹的后人。

1916年,袁世凯病死,张季鸾再度来到北京,任《中华新报》总编辑,他还兼任上海《新闻报》驻京记者。张季鸾署名的“一苇”通讯,和《申报》的“飘萍”通讯、《时报》记者徐凌霄的“彬彬”通讯,同时脍炙人口。

1918年秋,段祺瑞以胶济铁路为抵押,向日本秘密借款。张季鸾在《中华新报》披露了这一消息。段祺瑞命令京师警察总监吴炳湘查封了《中华新报》等六家报纸。张季鸾等人再次入狱。半个多月后,经国会抗议和多方营救,张季鸾才恢复自由。

1926年,张季鸾和吴鼎昌、胡政之决定接办《大公报》,吴鼎昌任社长,胡政之任总经理,张季鸾任总编辑。自1926年9月1日《大公报》创刊至1941年9月6日张季鸾病逝,张季鸾一直主持《大公报》笔政,长达15年之久,开创了他一生中从事新闻事业的鼎盛时期。

1941年5月15日,《大公报》获得了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颁发的““密苏里新闻事业杰出贡献荣誉奖章”。张季鸾在《本社同人的声明》中说,“假若本报尚有渺小的价值,就在于虽按着商业经营,而仍能保持文人论政的本来面目。”

■ 张季鸾逸史

三骂大佬

一骂吴佩孚,是1926年12月4日的《大公报》社评《跌霸》,文中说:“吴氏之为人,一言以蔽之,曰有气力而无知识,今则并力无之,但有气耳。”

二骂汪精卫,1927年11月4日,张季鸾在《呜呼领袖之罪恶》中,斥汪精卫“好为人上”的领袖欲。

三骂蒋介石,1927年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张季鸾12月2日发表社评《蒋介石之人生观》,文中称,“离妻再娶,弃妾新婚,皆社会中所偶见,独蒋介石事,诟者最多,以其地位故也。男女,人之大欲也。其事属于本能的发动……古今大学问家大艺术家之不得恋爱者多矣,宁能谓其人生无意义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