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诒和刘氏女 章诒和10年文革牢狱书写《刘氏女》

2018-03-01 - 章诒和

章诒和坚持把自己的特长只概括为“讲老故事”:“因为我只能讲故事,讲那种陈腐不堪的故事。说到时髦的话题,我好像很不合适。”作为章伯钧次女,她在《往事并不如烟》里讲“反右”往事,轰动一时;作为戏曲研究学者,她在《伶人往事》里讲戏曲人的老故事,令人唏嘘;作为历经10年牢狱之灾的坚强女性,2011年,章诒和提笔写下自己经历过的女囚故事,并以《刘氏女》一举拿下《亚洲周刊》“年度十大华语小说”第二名。

章诒和刘氏女 章诒和10年文革牢狱书写《刘氏女》
章诒和刘氏女 章诒和10年文革牢狱书写《刘氏女》

1963年,21岁的章诒和在日记里写了一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得罪江青,被下放到四川川剧团艺术室工作。1970年,她被四川省革命委员会、四川省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宣布为“现行反革命罪犯”,并判有期徒刑20年,从此开始了将近10年的牢狱生涯。

章诒和刘氏女 章诒和10年文革牢狱书写《刘氏女》
章诒和刘氏女 章诒和10年文革牢狱书写《刘氏女》

在人生的黄金10年里,她和女囚们朝夕相处,没有书、没有父母庇护,只有劳作再劳作,直至1979年被无罪释放。1979年出狱后,章诒和便动笔写了一个关于女囚的故事《殉葬》。此后《殉葬》一直被深锁抽屉,未能出版。

2011年,章诒和真正第一次尝试用小说的写作手法,出版了讲述女囚故事的《刘氏女》。虽然名为“小说”,但书中,“章诒和”被化成“张雨荷”,背景是“文革”时期的偏远监狱。故事里,女主人公刘月影嫁给了一名羊癫疯病人,难以忍受遂萌杀夫之念,最终被儿子无意揭发。章诒和亦将自己的女囚小说命名为“情罪系列”。“文革”已经足够扭曲人性,女犯人的故事则更将情感、罪孽、压抑和暴发展现到了极致。据《时代周报》

章诒和刘氏女 章诒和10年文革牢狱书写《刘氏女》
章诒和刘氏女 章诒和10年文革牢狱书写《刘氏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