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李玲蔚年轻照片 李玲蔚:鼓励体育进校园进社区

2018-10-10 - 李玲蔚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奥委会副主席李玲蔚是上世纪80年代叱咤世界羽坛的名将,在运动生涯中,曾经夺得13个世界冠军。上世纪90年代退役后,在近30年时间里,李玲蔚又完成了从运动员到官员的身份转变,特别是2012年她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这一国际组织任职的经历也成了她体育生涯浓重的一笔。

羽毛球李玲蔚年轻照片 李玲蔚:鼓励体育进校园进社区
羽毛球李玲蔚年轻照片 李玲蔚:鼓励体育进校园进社区

而除了上述这些,李玲蔚还有一个特别身份,这是她第三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近日,在浙江团驻地,北京青年报记者对李玲蔚进行了专访。

谈关注话题

建议从立法层面解决体育场馆问题

北青报:这次参加两会,您关注哪些领域,带来了什么建议?

羽毛球李玲蔚年轻照片 李玲蔚:鼓励体育进校园进社区
羽毛球李玲蔚年轻照片 李玲蔚:鼓励体育进校园进社区

李玲蔚:这次来两会,比较关注的是民生方面议题。一是生态环境保护以及对造成生态环境破坏的处罚。一直以来的感受是,有时造成生态环境破坏的违法成本较低。而生态环境破坏后,要用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努力才能修补回来,有时对生态造成的破坏是永久性的、不可逆转的。所以我想呼吁加大生态和环境执法力度,让这方面犯罪的成本加大。

羽毛球李玲蔚年轻照片 李玲蔚:鼓励体育进校园进社区
羽毛球李玲蔚年轻照片 李玲蔚:鼓励体育进校园进社区

另一方面,关注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的深度融合,以及体育领域如何做出应有的贡献。中国的体育这几十年取得了令人欢欣鼓舞的成绩,但是,在不同的社会发展时期,体育所承担的责任、扮演的角色,是不一样的。我们国家现在综合实力不断提升,正在从大国往强国发展。

羽毛球李玲蔚年轻照片 李玲蔚:鼓励体育进校园进社区

在这方面,体育如何发挥作用,确实要有更深的思考。从全民健康这个角度来讲,过去条件差,没有那么多的“富贵病”。现在条件改善了,我甚至听到了农村“富贵病”甚至比城市还严重,当时听到时我挺吃惊,后来一想也有可能,因为农村现在也发展了,尤其是城乡一体化发达的地方,实际上发展得比城市还好。

因为缺乏一些相关知识,或还保持着过去的生活习惯,所以带来了“富贵病”,比如,肥胖、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等。我想体育正是可以发挥功能,教育公众增加健康方面的知识,通过健身去预防疾病。而且现在构建健康中国,体育需要承担相关责任和义务。

北青报:具体的建议是什么?

李玲蔚:我比较关注体育如何进校园、体育如何进社区的话题。从体育进校园来讲,因为课业压力,这方面还做得不够。但看其他一些国家,还是有一些成功的经验,比如,美国教育的体系跟体育的结合,应该说还是有很多方面可以借鉴的。

北青报:您说的体育进社区问题,有很多人反映,健身和踢球的场地现在是个问题,比较紧缺。

李玲蔚:你说得非常对。现在想去踢球,球到哪踢?作为普通百姓,想去锻炼,先不说免费还是收费的,首先场馆是不是能够满足。这些年我们经济发展,但从法律层面,有没有硬性规定建多少平方米的房子同时要建相应比例的体育设施?其实没有。

包括有时我们看见很多人在立交桥底下健身,其实汽车尾气在那个地方排放,就不适合锻炼。另外,一些国家甚至鼓励老百姓去健身,去健身以后,会给相应奖励的政策,甚至就像打卡一样——你去了俱乐部多少次,给你积多少分。当然对于人口密度等方面,我们没有可比性,作为我们来讲,一些措施还得要符合国情。

像我周围很多的朋友,他们的运动就是走路,走路几乎不要什么成本,一双球鞋就够了。但是,现在经济发展了,也应该丰富百姓的业余生活,实际上那么多体育的项目,都是可以去参与的。这方面,我认为,政府不单需要加大投入,同时还要在立法层面,解决场馆问题和丰富群众可参加的体育项目。

谈任职感受“对我个人来讲,要面临很多挑战”

北青报:能不能简单讲一下您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的这个心路历程。

李玲蔚:2012年我开始进到国际奥委会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这几年感受很深。

我现在在国际奥委会6个委员会任职。委员会跟委员会工作性质也不太一样,有一些委员会重在参与,每年可能也就开一次会。我工作的6个委员会,至少有三个对我来说是比较有挑战的。第一个是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协调委员会,之前因为这个委员会的主席由于一些原因不再继续担任了,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让我来做协调委员会主席,其实当时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在电话里头没有接受,因为我觉得对我来说太难了,但后来我还是接受了这个任务。

拿我现在的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协调委员会主席工作来说,我们要跟组委会方面了解整个筹备情况,确保他们筹备工作是按照国际奥委会的要求来推进,要通过各种会议进行沟通,了解筹备工作进展情况。

因此对我个人来讲,就要面临很多挑战。比如,开协调委员会的时候,很焦虑,你得去主持会议,每一个部门要陈述进展的情况,你要对他们点评、做出建议,这些事情全部要用英文,你对他的工作做一些评价,用什么词汇,到底怎么用,这个你也得思考,毕竟不是我们的母语,要用得准确。

还有一个对我来说比较有挑战的就是国际奥委会审计委员会委员。你想光是在中国做审计工作,我们一般都不是特别熟悉,更何况要在这个委员会用英语去看很多报表以及做其他方面审计工作。此外,这个委员会只有5个国际奥委会委员,所以你要真正能够参与进去,能够发挥作用,就不是泛泛地坐在那里说表示赞同或者反对,在这方面你自己就要下很大功夫去做。

为了做好这项工作,我还找到了我在普华永道的朋友去给我“补课”。一开始做这个工作的时候,正逢审计署在我们总局(国家体育总局)做审计,总局对我很支持,还专门给我介绍了一个同志,给我上课。

谈体育精神

公众参与是对冰雪运动最好的普及

北青报:金牌至上观念淡化是这几年的一个趋势,2016年外国媒体还在点赞中国这方面。虽然金牌至上被提及得少了,但是运动员在国际赛场尤其是奥运会这样的场合夺得金牌,还是非常振奋人心。您对这一话题如何看待?

李玲蔚:奥林匹克精神有重在参与的一面,但竞技体育、奥林匹克的宗旨和精神还有一点就是更高、更快、更强,实际上就是体现了要争第一,包括我们的运动员,平时辛辛苦苦练那么多,如果在赛场上泛泛地展示一下就完了,我相信我们的运动员绝对不答应。

所以,作为竞技体育,去争金夺银其实没有错。之所以这个概念被歪曲或扭曲了,指的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包括兴奋剂的使用、贿赂裁判、假年龄等等拿金牌。我们要去崇尚奥林匹克精神,但并不是为了获取金牌不择手段,所以不是说争金夺银,我们不去倡导。但是,对于争金夺银的手段、方式,从体育道德等层面还要去规范。

北青报:2022年北京冬奥会越来越近,您有什么展望和期待?

李玲蔚:之前,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南京青奥会我们积累了不少经验,所以从组织、运行方面,加上我们体制的优势,我觉得是充满信心的。很多委员看见我们都说很期待北京冬奥会,我觉得这也是国际体育界对我们的一种期盼。

但是我们也不能盲目乐观,因为毕竟是冬奥会。第二点我想说要吸取北京奥运会和南京青奥会的一些经验,就是如何能够让更多的公众百姓不单是在赛事的时候去参与奥运会,其实在筹备的过程当中,我们就应该去营造这种氛围,让更多的人参与。参与本身就是对冰雪运动最好的普及。文/本报记者 赵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