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国医大师 第二届国医大师简介(一)

2019-01-12 - 国医大师

【题记】 2014年6月30日,第二届国医大师评出30位人选:干祖望、王琦、巴黑·玉素甫(已逝)、石仰山、石学敏、占堆、阮士怡、孙光荣、刘志明、刘尚义、刘祖贻、刘柏龄、刘敏如、吉格木德、吕景山、张大宁、李士懋、李今庸、陈可冀、金世元、郑新、尚德俊、洪广祥、段富津、徐经世、郭诚杰、唐祖宣、夏桂成、晁恩祥、禤国维。

第一届国医大师 第二届国医大师简介(一)
第一届国医大师 第二届国医大师简介(一)

为了宣传第二届国医大师的事迹,笔者特从网络下载有关资料,从生平简介、主要业绩两方面予以选编,配以图片,即日起分20次刊发,敬请网友关注。

     干祖望

                 干祖望,男,汉族,农工党员,1912年9月生,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主任中医师、教授。1930年2月起从事中医临床工作,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

第一届国医大师 第二届国医大师简介(一)
第一届国医大师 第二届国医大师简介(一)

生平简介

干祖望,男,1912年9月生,上海市金山区人(1987年《中医年鉴》作松江),为中医耳鼻喉学科的创业人之一。现任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省中医院主任医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厦门国际培训交流中心客座教授;兼任中华全国中医耳鼻喉科学会主任委员、江苏省中医耳鼻喉科学会及省中西医结合耳鼻喉科学名誉主任等职。

第一届国医大师 第二届国医大师简介(一)
第一届国医大师 第二届国医大师简介(一)

1985年获江苏省人民政府“优秀教育工作者”奖励、1991年获国务院“发展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特殊津贴及证书。

干祖望临床70多年,执教40多年,从事医疗专业写作50多年,现仍拼搏于临床、教学、写作第一线上。研制有效方多首,收入《名医名方录》。中医耳鼻喉科建科30年来,尤其是在完善中医理论、人才培养等方面作了大量工作。

第一届国医大师 第二届国医大师简介(一)

于1980-1986年办了“专科师资班’5期,培养了大批耳鼻喉科专业人才。1990年主办“国际中医耳鼻喉科班”,学员来自美国及东南亚国家及地区。他重视临床医案,坚持一病一案至今,并整理、编纂出33万字著作,其中《干祖望耳鼻喉科医案选粹》于1999年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另外,还出版《中医耳鼻喉科学》《尤氏喉科》《孙思邈评传》等9部专著,还有其门生根据他的医疗临床实践和中医理论研究而总结的《干祖望中医五官科经验集》《干祖望学术思想研讨会专集》《中医耳鼻喉科临床验案集》3部。

至今已出版合作或参与撰写的著作有20部左右,譬如《干氏耳鼻咽喉口腔科学》《干祖望医话》,另外,1947-1998年间,在全国包括台湾在内公开发行的期刊杂志上发表了论文120篇,其中,《茧斋医话》400篇左右,从1992年起在《辽宁中医》《江苏中医》长期连载。

在中医传传统理论上,调整了“三因”学说;充实“四诊八纲”为“五诊十纲”;设计出“辨证公式”;归纳出“论治四法”。

主要业绩

全国著名老中医干祖望教授,在他行医的80余年中,思维敏捷,著述等身,他取得如此辉煌的业绩及殊荣,是如何走上成才之路呢?

1. 时代滋养先天

中医经典著作要想读通、读熟、嚼透、消化是不容易的,没有一定的古文基础,那更是难上加难。干祖望的祖父是清末秀才,在清末民初之时将5岁的干祖望带到有名的“江南四子私社”之一的姚石子家塾,从三字经、千字文到四书五经、《离骚》《史记》、唐宋八大家读了13年私塾,为研究岐黄之术奠定了坚实的古汉语基础。

正因为如此,干老读经典著作、理解经典精神更是驾轻就熟;如对古典医学中的音误、形误、字体误等一看便知;对古汉字中的一字多义了如指掌。1956年被调入南京中医学院(南京中医药大学)编纂图书目录更助于他博览群书。所以他读通读懂古典医籍,研究、注释、校勘古典医籍有着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

他把喉的生理功能依据眼科的五轮学说写成“喉有五属:无形之气者,心为音声之主,肺为音声之门,脾为音声之本,肾为音声之根。有形之质者,声带属肝,得肺气之橐钥而能震颤;室带属脾,得气血之濡养而能活跃;会厌、披裂属于阳明,环杓关节隶乎肝肾。

”“音调属足厥阴,凭高低以衡肝气之刚怯;音量属于太阴,别大小以权肺之强弱;音色属足少阴,察润枯以测肾之盛衰;音域属足太阴,析宽窄以蠡脾之盈亏。肝刚、肾盛、脾盈,则丹田之气沛然而金鸣高亢矣。”这不仅阐述了中医喉生理理论,同时也能指导临床,这种发皇古义,融会新知,更是对中医的发展和提高。

2. 勤奋助健后天

刻苦勤奋,自强不息,是一个人成功的重要前提之一,这个勤奋不是一时一刻,而是持之以恒。干祖望读完13年私塾,17岁投浙江嘉善名医钟道荪先生习医,在师承的生涯中,他的老师约法三章:一要勤读书,二要勤练功(擒拿功),三要勤干活。

他见书就爱不释手,年轻时每周去一次新华书店,没钱买书就在书店里看书,见到好书就不惜代价购买,老伴因此说因买书而家贫。1990年他被评为金陵十大“藏书状元”之一。在他的书房里有工具书、丛书、医史、医话、本草、方剂、耳鼻咽喉口腔科书、各家医籍、医案、西医书等10个大类。几十年如一日,甚至废寝忘食在这里读书、写书、剪集报纸、摘录资料,直至今天96岁高龄仍笔耕未辍。

教学相长,他在南京中医学院教学有他独特而又严谨的备课笔记。1980年,年过七旬的他,受卫生部委托办耳鼻喉科学习班,他以“独角戏”的形式,从《总论》《耳科学》《鼻科学》《咽喉科学》《口腔科学》到授课,连续办了六期。

他诊病时,常把医案复录下来,几十年共有几大箩筐,堆积如山。没有勤奋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他的勤奋助健了他的“后天”。

3. 仁术赢得双馨

干祖望不但有良好高尚的医德医风,还具有高超的中医诊疗技术。做医生没有高尚的医德不会成为一个好医生,更不能成为名家。他常言:“医生往往不败于医之技,而将败于医之德。”他最崇拜孙思邈的学术思想,也处处以孙思邈的仁术为榜样,医生治病,就是要“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全心全意为病者服务。

干祖望胸襟宽广,尊重同道。一些患者经多个医生诊治,多种方法治疗均无效,后求治于他而愈。他不把功劳归于自己,更不指责前面的医生,而是说前面的医生为他铺了路。因为前者的治法、用药为他提供了参考。他仔细琢磨后,处方用药,方才获效。

他博览群书,勤求古训,博采众方,不断实践,思路广泛,用药灵活,疗效灵验。曾有一急性会厌炎患者,他仔细诊查后以风热痰火论治,开一方煎服,并停用西药。因为急性会厌炎发病迅速,变化快,随时有喉部肿胀窒息死亡的可能,所以大家都捏着一把汗。但患者服用中药后很快疼痛缓解,红肿渐消,三天而愈。

【附】养生八字秘诀

                                干祖望已逾百岁,尚未退休,照常出勤上班;半天门诊,头不晕腰不痛,思路清晰;做报告2~3小时,站着讲学,情状同年轻人;至于创作,经常超过子夜12点才睡觉;病房在16层楼,一贯不坐电梯。

那么,他的养生保健方法都有哪些呢?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认真地向动物学习。

他说:“我的养生之道,在50年前早已开始实践了,只是主观上尚不知在保健养生。50年后回头看去,才发觉的确为很好的养生方法,是从实践中得来的。令我虽已进入晚年而精神体力不逊青壮年。自此以后开始关注,并有意识地予以深入观察、探讨总结,同时勤求古训新知以接轨于理论。”

1. 童心

“童心”即赤子之心。一为纯洁无邪:因为无邪则心田宽畅开朗而没有烦恼。无邪之心,更没有损人、欺人、捉弄人、打击别人的邪念。“敬人者人恒敬之”,身边有这样多的感情温暖,心情也更加舒畅、轻松而愉快。二为简单:不会穷思瞎想而绞尽脑汁,一心用在事业上。善于助人其乐无穷,算计他人则自寻烦恼。三为乐观:童心都是无忧无虑的旁观者,少为七情所伤,长期在“泰上忘情”的境界中,则“形全精复,与天为一”而长生了。

2. 蚁食

“蚁食”,一为不拣食,像蚂蚁一样什么都能吃,只要无害身心的食物,不需要过分求冷、热、精、细、美味。卫生当然要讲,但也不必过于苛求。二为吃得少:像蚂蚁一样吃得少。狼吞虎咽恣食饱餐为患的,早已众所周知。梁章钜《退庵随笔摄生》的“所食愈少,心愈开,年愈益。所食愈多,心愈塞,年愈损”,是食多与食少利弊的最好总结。

3. 龟欲

“龟欲”,龟被视为长寿的象征,更具“与世无争”、“一无奢望”的习性。一者,不意气用事,遇事以退为务,以柔克刚。孔子强调:“戒之在斗”,是有深远意义的。但另一方面必须指出,我们的“龟缩”,是指名、利、富、贵而言。

凡涉及大是大非,则应挺身而出,否则这样的养生是“苟活”!二者,龟无欲望,一贯不争不闹。从大至狮虎、小至蚁蝼都有角斗,而自古以来少见到乌龟打架。儒家的“知足常乐”、道教的“欲界六天”、佛门的“欲尘”学说,都极言“贪”与“欲”对人的危害性。

“贪”与“欲”的基础是“想”,如你什么都不“想”,那么也不会有“贪”、“欲”之念的产生。“不如意事常八九,能得成全无二三”,索性像龟一样“寡欲”,则心境舒畅怡然。

4. 猴行

“猴行”,猴子反应敏捷、行动轻快,具有朝气与活力。要做到这一点,一言以蔽之,曰:“勤劳不懒”。猴子的长处有两点:

其一,多动。多动不一定就指跑步、打拳。在日常生活中尽量少坐车子、电梯,以自己行走为主。另一层意思是多动脑筋,尤其是在自己的事业上多动脑。脑子多动了,脑细胞才更发达。

其二,戒惰。干祖望的戒惰,是平常少坐多立,乐于坐硬板凳,正襟危坐,一直可保持英姿焕发、精神饱满。

干祖望说,养生要有正确的方法和理念,并付诸行动;抛弃那些保健养生之大敌。首先,最有害身体的是吸烟。吸烟的害处罄竹难书,早已众所周知,不再细述。其次是酒。酒尚有些有益之处。但对“一日不可无此君”者言,也如同慢性自杀。

《顾松圆医镜》:“烟为辛热之魁,酒为湿热之最……极能伤阴,断不可用。”在古时早已洞察了这两敌。第三则是滥用药物。药物对人来说,是治病、急救之品,而不是养生品。凡小病大药、浅病重药、无病进药,都是有害而无益于身体健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