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中传奇国语全集 (骗中传奇同人)骗中传奇(斗谎奇缘)续 gl 作者:醉眠花(17)

2019-01-12

富纲笑道:"尊夫人闺房之名是叫宝儿么?活玉生香,果然是人间至宝……把玩久了,一时分开是有些不适应啊,哈哈。"

玉麟心里骂道,什么把玩,活玉,你这老家伙也太龌龊了,嘴上却道:"让大人见笑了。"

接着玉麟话锋一转,笑道:"其实昨天秦某还做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不知大人可有兴趣听?"富纲淡淡道:"秦公子兴致勃勃,说来听听。"

骗中传奇国语全集 (骗中传奇同人)骗中传奇(斗谎奇缘)续 gl 作者:醉眠花(17)
骗中传奇国语全集 (骗中传奇同人)骗中传奇(斗谎奇缘)续 gl 作者:醉眠花(17)

玉麟道:"其实秦某是个生意人,在生意场无非讲的是诚信二字,也说要和气生财。但昨天我跟九斤二到市集闲逛,顺便给宝儿买一些妆奁之物,岂知听说一家棺材铺居然嚣张之极,叫什么‘死不起’。

秦某当时就想,居然敢叫‘死不起’,本公子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死得起’!于是我就跟九斤二花了十文钱,买了一只死了的山鸡,说是要献给皇上的凤凰,让他们做一副上好的棺木……为了不让他们小瞧,秦某一出手就是一千两银子的订金,今天一大早就想跟九斤地过去,看他们怎么给我做出一副上万两银子的棺木。

骗中传奇国语全集 (骗中传奇同人)骗中传奇(斗谎奇缘)续 gl 作者:醉眠花(17)
骗中传奇国语全集 (骗中传奇同人)骗中传奇(斗谎奇缘)续 gl 作者:醉眠花(17)

哼哼,到时候本公子要让他们‘死不起’变成‘赔不起’,哼哼。"

富纲笑道:"听秦公子这样说,那家棺材铺倒真的十分张狂。只是教训的事,我看也就算了吧。其实这家棺材铺卖的寿方,的确不错,不瞒秦公子说,此次家母的寿方,正是出自这家棺材铺。所以,请秦公子看在老夫的面子上,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如何?"

骗中传奇国语全集 (骗中传奇同人)骗中传奇(斗谎奇缘)续 gl 作者:醉眠花(17)
骗中传奇国语全集 (骗中传奇同人)骗中传奇(斗谎奇缘)续 gl 作者:醉眠花(17)

玉麟敲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假装懊恼:"哎呀,是秦某太小性子了,不知道总督大人也光顾过这家棺材铺,既然如此……九斤二,你赶紧去一趟那家‘死不起’,订金也不要了……"

九斤二应了一声,才要走,玉麟又喊住她:"先等等,万一人家已经做了一半或是已经做好了,又该怎么办?这样,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处理这件事,才显得咱们有诚意。是不是?总督大人?"

骗中传奇国语全集 (骗中传奇同人)骗中传奇(斗谎奇缘)续 gl 作者:醉眠花(17)

富纲笑道:"怎么处理这件事秦公子看着办……其实老夫这么一大早请你过来,无非是想商量一下你与尊夫人明天大婚的事情。老夫想邀请淮安知府以及我以前做漕运总督时的一些旧部属来参加秦公子的婚宴,你看如何?"

玉麟心想,这个大贪官,又想借机敛财。嘴上却连连称谢:"谢大人,谢大人。"说着,又掏出三万两银票,"总督大人,这次要劳大人您给我办婚事,是秦某几世修来的福份,这是婚宴需要花费的银子……"

富纲笑道:"秦公子又客气了,来,刚安,把银子收好。然后告诉淮安知府叶之琛等一干人,秦公子是我的世侄,请他们明天一定来观礼。"

第30章 麟宝巧遇情意深 寿方价贵逾万金

玉麟与富纲又寒暄几句,两人告辞。出了别苑,九斤二道:"小姐,按你的这种花银子的速度,不怕将来给皇帝交不了差?"玉麟道:"这也没办法呀,这个富纲既爱钱又好色,我们给不了他色,只好给他钱喽。"九斤二又问:"今天一大早富纲叫我们过去,恐怕不只安排你跟宝儿姑娘的婚事这么简单。

"玉麟笑道:"果然聪明了许多,其实我们看到的那个从富纲房中走出来的人正是昨天的吴掌柜。"九斤二吐吐舌头:"难怪看着面熟,只是不见了那颗痣,脸色也不是黑红色,却是焦黄面皮。

"玉麟道:"肯定是易了容的。其实他时常假扮吴掌柜,面上的痣粘的时间长了,又习惯用手去拈那痣上的黑毛。今早我看到他习惯性用手指去拈黑毛,却拈了一个空。再看他的举止外形,我就断定他是昨日那个吴掌柜……""所以小姐就来了一招先发制人。

"九斤二抢着说,玉麟点头道:"这也是权宜之计……那富纲能在官场摸爬滚打几十年,不是盏省油的灯,咱们一定万事小心。"

九斤二又问道:"那昨夜池塘的水……"玉麟道:"我现在还没有想明白,等我弄清楚这件事再详细给你说。"

两人到了市集,玉麟领着九斤二去了专门卖婚娶用品的店铺,这时的玉麟就显得格外挑剔,好容易才选了几件看过眼的衣服。玉麟道:"我还记得,当初宝儿告诉我,我们成亲那天要选用杭州丝绸,再用苏绣织就,可惜这次有点匆匆,赶不急。

"店家笑道:"其实我们这里就有公子想要的衣物,但昨天已经被琅大人府上全买去了。不过这里有几件新郎官穿的衣物,却没有一同买去。"玉麟心想,原来是琅蛉チ耍蠢蠢奴果然识穿了庄静的身份,赶着讨好格格,结果宝儿也跟着沾了光。

玉麟道:"好,你拿新郎官的衣服出来,我试试看。"衣服拿出来,做工不错,长短倒也合身,就是有些宽。玉麟有些失望,才要转身走,却听到有个清脆的声音道:"不妨事,改一改也能穿的嘛。"

玉麟回头一看,大喜,那个站在店铺门口笑语盈盈的不是宝儿还是谁?只是宝儿此刻又将头发梳回女孩儿的,越发显得清丽可人。

玉麟几步奔过去,高兴地拉着宝儿的手:"你也来啦?"宝儿羞涩地点点头,庄静站在身后也叫了声:"秦大哥。"玉麟道:"刘姑娘也来了?"却把目光胶在宝儿脸上。

九斤二道:"宝儿姑娘一来,老爷就丢了魂。"玉麟笑了笑,心想,这个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倘是此刻顾井突然现身,只怕你九斤二要狂喜地发了疯似的。

宝儿道:"其实对于女红,我也是略通一二的,这些衣服咱们买了,我亲手替你改好。"

九斤二奇道:"宝儿姑娘也会女红?"玉麟道:"不但会,而且非常好。"说着掏出一个已经很陈旧的香囊,"这个就是宝儿姑娘做的,好不好?"九斤二大吃一惊:"这个香囊小……哦老爷你带在身边许多年,原来是宝儿姑娘做的?"玉麟点头道:"是很多年了。"

宝儿也又惊又喜又悲,这个香囊是她十四岁的时候亲手做给玉麟的,虽然她一直被父亲和玉麟宠着,但女红却一直没有放下,因为在她心中,有一个坚定的目标就是婚后所有玉麟的衣物她都要亲手做就。其实早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已经偷偷给自己做了嫁衣,给玉麟做了新郎服,只是,只是在玉麟的女儿身份被揭穿后才又生气又伤心,一件件亲手烧掉……现在看玉麟一直带着这个香囊,那至少说明玉麟是真的喜欢她,而不是当初被一起关到牢中时,玉麟说:"对着你也不敢说半句真话,还要故做喜欢状……"是的,那时候的玉麟让她恨不得拿刀砍了,她怎么可以说得如此心安理得面不改色?这句话,就是横亘在她心里的刺,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一动一疼。

玉麟见宝儿呆呆的,轻声道:"宝儿,你怎么了?"宝儿勉强笑道:"没事,我只是怕近来一直疏于练习,怕做的你看不上。"玉麟拉着宝儿的手道:"只要是我娘子做的,都是世上最美最华丽的衣衫……"

宝儿抽回手,道:"又胡说了,也不怕别人笑。"店家在旁边看了半日,笑道:"原来真是才子佳人,郎才女貌啊。"玉麟心花怒放,当即买下了衣服。

宝儿说:"那我先回去,要不然赶不急做好让人送过去。"玉麟点头道:"辛苦娘子了。"九斤二道:"就这么急着回去啊,你不拿尺子量一下老爷的尺寸啊?"庄静笑道:"宝儿姐姐胸有成竹,那自然是将秦大哥的尺寸烂熟胸中了?"宝儿跟玉麟都同时飞红了脸。九斤二指着庄静道:"哦,原来刘姑娘也好坏……"玉麟一把打下九斤二的手指,道:"休要耍贫嘴,还不送两位姑娘回去?"

"不用了。"庄静努努嘴,"琅大人派人跟着我和宝儿姐姐呢。"玉麟点头道:"这琅大人果然心细,那好,代问琅大人好吧。"

宝儿她们走远了,玉麟还在望着,九斤二道:"我记得以前你教我念的什么,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玉麟道:"不一样,不一样。感情的最高境界应该不是这样,而是这个人时时刻刻分分秒秒跟你在一起,但你还是想着她挂着她,眼里再没有其他人……"九斤二耸耸肩,瓮声瓮气地说:"太高深了,听不明白。

"玉麟道:"你跟阿井,难道不是这样吗?"九斤二叹口气说:"我只求他别再想着什么宝儿贝儿的,已是多福了。

"玉麟道:"难道你们成亲后,他的心思还没放在你身上么?"九斤二道:"当然不是啦,只不过没有你跟宝儿姑娘这么腻。"玉麟心中一动,的确,男女之间的爱情很少有这么腻歪的。毕竟在男人的世界里,爱情不应该是唯一的,也不是最重要的。

九斤二说:"那棺材铺的事呢?"玉麟这才想起,道:"哎呀,差点忘记这事了,快。"九斤二扁扁嘴:"我看你跟当初的阿井一般模样,一见到宝儿就去了三魂六魄。"玉麟道:"又要找打?"

两人边说边走,约模半个时辰才走到"死不起"棺材铺。进了棺材铺,小孙迎了出来,道:"两位订的寿方,我们已经做好了。"玉麟道:"这么快?"小孙道:"怎么能不快呢?我们这里有时候要接客人的急活,人一死,就要入土为安,死人等不了,活人也等不了,是不是?还有,阁下的‘凤凰’不是还要送到京城去献给当今圣上吗?"玉麟听到小孙的调侃,呵呵一笑,道:"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这铺子与富大人有点渊源,所以才会冒犯小哥,对不起,对不起。

"

小孙冷笑道:"我们做生意的,只要客人给得起价钱,就一定让客人满意,所以什么富大人,穷大人,关我们这些小伙计什么事。闲话休说,我们一起去验货。"

玉麟跟小孙进去,只见地上放着一口约模三尺长的小型棺材,上面雕龙画凤,栩栩如生。九斤二道:"就这么一口小棺材,订金就一千两,有这么贵么?"小孙哼了一声,道:"照你们的说法,这寿方不值一万两银子了?"九斤二倒吸一口冷气:"一万两银子,那就是一千两黄金。

就是打个这么大的金棺,也用不了一千两黄金吧。"小孙又是轻蔑一笑,道:"你先试一试这寿方的份量吧。"九斤二也轻蔑一笑,走过去单手从棺底探入,"嗨"一声将棺材举起。小孙道:"好臂力。"九斤二也略有诧异,这寿方竟然比自己想像的重两倍有余。

玉麟道:"我是玉器商人,对木材不甚了解,可以讲给我们听听么?"

小孙道:"这便是从南洋运过来的犀牛角紫檀。触感极似犀牛角,非常坚硬,深沉静穆,刀砍不入,非常润滑,入手微温,色泽凝重,紫中带红,纹理深沉。板宽在一尺以上者绝少,闻之微香,沁人心脾,一万两银子也是便宜卖给你们了。"

玉麟道:"照你这么说,一万两银子真的很便宜。"小孙这才脸上现出一点笑意,道:"没错,其实拿这么好的木材做成小棺材,用来装山鸡,实在浪费地不得了。不过,公子你财大气粗,拔个汗毛比我们的腰都粗,所以一点也不奇怪了。"

玉麟笑道:"是我们的不是了……这样,九斤二,付一万两银子给他,昨天的订金也不要退了,就打赏给这位孙爷好了。"

小孙一愣,勉强拱手道:"多谢了。姓孙的虽家境贫寒,但也有几根傲骨头,也知不食嗟来之食,一千两订金当如数退还。"

玉麟道:"既如此,那就当寄存费吧。我在这里还要滞留几天,等走的时候再来拿。"小孙一摆手,道:"不好意思,本店不是寄存铺,你自行带走吧,或者本店可以代送,不收费用。"

九斤二再也忍不住,指着小孙的鼻尖说:"有你这样做生意的么?我们到淮安也是在别人府上做客,难道你是要我们把这口寿方运到落脚的地方去么?"

玉麟喝道:"九斤二,闭嘴。既然人家不让存,咱们就按人家的规矩办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