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君秋祭塔 【深度推荐】张君秋用嗓的功夫和诀窍

2019-01-27 - 张君秋

张君秋歌喉的音质音色为什么那么好呢? 除了他先天性的好嗓子外,还和他初学戏时严谨态度、勤学苦练有关。三十年代还没有录音机,他全凭一个磁坛子,里边蓄上水,练时就对坛子唱,坛子里发出水音, 有共鸣, 听起来很真切, 就这样检查自己的发音是否准确, 是否动听。

张君秋祭塔 【深度推荐】张君秋用嗓的功夫和诀窍
张君秋祭塔 【深度推荐】张君秋用嗓的功夫和诀窍

这件事是君秋的母亲到我家时说的, 因为很有意思,所以我记得很清楚。记得我也试验过,那时我才十几岁,对准坛口大声唱戏,瓮声瓮气, 的确有一种特殊效果。但我没有恒心毅力,只是好奇、好玩而已。并不想好好学唱。

张君秋祭塔 【深度推荐】张君秋用嗓的功夫和诀窍
张君秋祭塔 【深度推荐】张君秋用嗓的功夫和诀窍

君秋发音字正腔圆、清新甜脆, 他对我说:“我每次唱新戏,非得吊一百次,让唱腔‘拱嘴’,也就是得之于心、应之于口才敢登台演唱。这样才很少出错, 对观众负责。”张派艺术不只是靠天才,也在于后天的勤奋。

君秋在青年时期,还都是按照传统的唱法,中年创新剧目,新腔如雨后春笋,唱法也变了。听起来悦耳动听,于是我请教他发声的方法。

张君秋祭塔 【深度推荐】张君秋用嗓的功夫和诀窍
张君秋祭塔 【深度推荐】张君秋用嗓的功夫和诀窍

君秋说: “有的人扯着脖子喊, 有多大嗓门使多大嗓门。这种唱法听起来没有滋味。必需得要刚柔相济, 哪刚哪柔要符合角色的语言情调, 唱就是说话, 得要有语气,不能都是一个调门的。

每个唱段, 开头我都注意轻柔, 不能一拳打出去, 给人以愣的感觉。开始以后, 我就慢慢放大声音。特别是重点词句就要突出, 然后在结尾处仍是以轻柔结束。在行腔中我是用‘枣核式’的音型来唱的, 起落都是轻柔软的, 中间要放开, 要有力音, 不然就会给人以软绵绵的感觉。

声音轻重的变化是用嗓子轴(声带)控制的, 让声音可收可放。收是为了放, 放是以收为衬托, 显着声音更强。其实这就是给人以对比的感觉;只有低才能显出高, 只有缓才能显出急, 只有轻才能显出重, 只有慢才能显出快。

轻重缓急、高低快慢要用嗓子轴控制。”我说: “我的音量太小, 一控制就没声了。”他说: “音量小也得控制, 控制了再放出来才能显出声音大, 不然就是傻唱。”

控制嗓音听起来流畅柔媚, 似乎不怎么费力气, 可是唱起来就不然了,这就像打太极拳一样,看着轻巧不费劲儿, 其实却是运用内功。所以用嗓子轴控制必需要气力足,否则做不到舒缓自如。君秋说过: “如果没有比在台上唱段高两个调门的嗓音, 是难以做到游刃有余的。”

张君秋唱时使用的是丹田气, 声音不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 而是从丹田气中冲出来的, 唱出的字是“鼓”的, 声音是充沛的、打远的、醇厚的。因此学张派不但要有好嗓子、气力足, 还得要注意口型。

张君秋 春秋配

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变快, 君秋把唱腔的节奏也加快了。比如他唱[慢板]和[原板]的尺寸差不多。《春秋配》的〔二黄慢板〕和《甘露寺》的〔西皮慢板]比传统的节奏都快。他说:“人人都很忙, 唱得四平八稳的, 人家都听腻了。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这些年编演的新戏, 慢节奏板式是不受欢迎的。拿〔西皮慢板〕来说, 除了我在《年年有余》中用过几句, 几乎再也找不到了。原因一是因为节奏太慢, 现在人们不易接受, 二是因为慢腾腾的音乐曲调和现代人物的服装动作都不配套、不协调。

剧本在压缩, 演唱时间在压缩, 唱段自然也得压缩。”有的唱段为了表示人物的急迫心情, 在过门上压缩。比如《望江亭》的〔原板〕, 内容是质问白士中书信的因由, 就用的是半个过门。

《怜香伴》崔笺云写信时表示越写越快, 也是用的半个过门。有的怕过门重复,比如《二进宫》的〔二黄慢板〕, 用的小锣冒儿头起的大过门, 于是把前面《大保国》中的〔二黄三眼〕就用〔碰板〕了。《诗文会》中很多都是半个过门, 这样使唱段更为紧凑, 观众欣赏时更能省时间。

过门短了, 喘气的机会少了, 唱时难度也就大了。

因此他经常偷气弥补不足。有时用蜻蜓点水的方法, 唱起来似有若无, 有时干脆让胡琴带过去。如《赵氏孤儿》中“不堪回首”的“首”字, 高音不唱, 就是让胡琴带, 听起来效果一样,这就省劲多了。又如《玉堂春》〔二六板〕“自从”的“从”字不唱满, “南京去”的“南”字也不唱满, 把力量用在“装病形”上, 唱起来就省力了, 而不唱的地方由胡琴补充。

所以张派胡琴的垫头是特殊的, 必需配合默契。另外在〔四平调〕中尤其明显, 在每句唱腔的低音行腔部位唱时都轻快飘过, 为的是蕴育力量嚼下面吃力的地方,听起来也非常俏皮,有人把它叫做“擞”,是用声带的颤动唱出来的。

君秋从不拉长腔, 一听别人没完没了地拉长腔, 他就说: “又拉大笛(读鼻儿)了!”他说:“长腔拉过了火, 把角色都给拉没了。观众看到的是演员, 而不是剧中人了。大家都等着, 看他什么时候拉完, 有多大气力。你说这不把剧情给破坏了吗?”

他还有一个特殊的试嗓音办法, 他不像一般演员用力喊着“衣……”“啊……”, 只是紧闭着嘴哼一个音“嗯”, 是用鼻音和脑后音的共鸣, 来检查嗓音的好坏。

我有时在后台观看演员化装, 和上场前的准备工作。马连良、谭富英以及天津丁至云都有这样的习惯, 临上场时, 站在上场门内, 趁着场上为了主角登场,烘托气氛,紧锣密鼓地打“撤锣”节奏, 大声喊一两声, 好像可以试出嗓音的好坏, 同时疏通一下喉咙的障碍物(那时演员的胸前尚未配戴扩音器)。

君秋从来不这样做, 他常常是一面化装, 一面闭嘴小声“嗯”两声, 然后告诉我: “今天嗓子在家。”如稍感不适, 他便对满堂(张君秋的跟包)说: “你告诉顺信, 调门绵着点儿。”

相关阅读
京剧张君秋所有唱段京剧张君秋所有唱段 张君秋:发展京剧切忌丢、懒、散

近来,戏曲界关于“京剧向何处去”的争论很热烈。这个争论使我联想到解放初期的情况,那时,京剧同现在差不多,不太景气,剧目贫乏,演员也有个后继乏人的问题,那时就有人提出京剧要消亡了。其实,京剧艺术不景气不是剧种出了问题。

张君秋的京剧名段张君秋的京剧名段 京剧旦角最后的高峰张君秋

从清代戏曲花雅之争,作为昆曲的雅部落败于花部乱弹以后,中国的戏曲往往都是与捧角儿共生存的,这也是中国戏曲艺术独有的现象。中国人看戏,往往不是去看什么故事,而多半是看那个名角儿去了。演员作为一个个体,他的艺术技艺成了最主要的被追捧欣赏内容。

张君秋先生的跟包是谁?张君秋先生的跟包是谁? 张君秋先生的“宽”与“严”

张君秋先生在山东的十几位弟子传人中,薛亚萍、董翠娜都获得过“梅花奖”,其他的几位也都多次在全国性比赛中获过大奖,成为在全国卓有影响甚至影响到海外的艺术家。他们在艺术上能不断精进,纵然有天赋的成分,但与张君秋先生严格要求也密不可分。

张君秋是什么派张君秋是什么派 刘岿然拜师薛亚萍 张君秋派京剧添传人(附图)

新浪娱乐讯 2008年4月13日,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青年教师刘岿然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薛亚萍为师,正式成为张派艺术传人。薛亚萍出生在北京一个梨园家庭,外祖父是京剧名净李春恒,母亲李婉云也是京剧名旦。受母亲影响。

望江亭张君秋望江亭张君秋 从《望江亭》看张君秋的竞争意识

《望江亭》张君秋、刘雪涛主演(电影最佳版)张君秋之所以能创立京剧张派旦角艺术,除了他的天赋和勤奋外,还与他有着强烈的竞争意识有关。我在采访曾与张君秋合作达45年之久的小生名家刘雪涛时,得知了当年排演京剧《望江亭》的一些情况。

推荐阅读
张君秋京剧唱段集锦张君秋京剧唱段集锦 张君秋一生所做的三件大事
京剧张君秋京剧张君秋 男旦的最后辉煌:张君秋的“张派”是怎么来的?
二手钢琴回收【二手钢琴回收】琴回收——三种估价二手钢琴的方法
赵文卓为什么拒演战狼赵文卓为什么拒演战狼 揭露赵文卓为什么没演战狼 没有他的战狼仍尽显热血本色
踩单车是有氧还是无氧【踩单车是有氧还是无氧】踩单车属于有氧运动吗
私人借条范本【私人借条范本】正规借条范本
任程伟一家四口【任程伟一家四口】战长沙任程伟老婆黄蕾 一家四口其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