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骗钱 15万筹款未用于治疗 “水滴筹”起诉发起人还钱

2019-03-27 - 水滴筹

新京报讯(记者 刘洋)今天(3月25日)下午,一起网络筹款平台起诉用户追讨善款案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原告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水滴筹”)认为被告莫先生作为父亲,没有将通过“水滴筹”筹得的所有款项用于儿子治疗,放弃治疗后孩子死亡,为此起诉要求其返还筹款15万余元。庭审上,通过视频应诉的莫先生说:“放弃治疗因为医院称治疗不了,可以还款,但得和妻子共同承担”。

水滴筹骗钱 15万筹款未用于治疗 “水滴筹”起诉发起人还钱
水滴筹骗钱 15万筹款未用于治疗 “水滴筹”起诉发起人还钱

庭审现场。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筹得15万余元被指未用于治疗

因被告莫先生身处外地来京诉讼不便,该案通过远程庭审系统参与诉讼。下午一点左右,朝阳法院将莫先生的视频切进审判现场,在法院的审判区,一边是庭审现场,一边是被告莫先生的大屏幕特写视频。现场“水滴筹”由两名代理律师出庭。

水滴筹骗钱 15万筹款未用于治疗 “水滴筹”起诉发起人还钱
水滴筹骗钱 15万筹款未用于治疗 “水滴筹”起诉发起人还钱

“水滴筹”起诉称,2018年1月29日,莫先生在该公司运营的“水滴筹”网络服务平台注册账号。2018年4月15日20时许,莫先生使用该账号在平台发起个人大病筹款项目,为其子治疗疾病筹集医疗费用,设定的筹款目标为40万元整。

水滴筹骗钱 15万筹款未用于治疗 “水滴筹”起诉发起人还钱
水滴筹骗钱 15万筹款未用于治疗 “水滴筹”起诉发起人还钱

截至2018年4月16日21:55:10筹款结束时,该项目共筹得款项153136元整。2018年4月16日21:55:12,莫先生申请提现,平台审核申请材料后,于2018年4月18日16时许向其银行账户支付了153136元整。

2018年7月23日,莫先生之子因病去世。同时,平台收到举报信息,称莫先生并未将筹得款项全部用于患者治疗,也未积极寻求治疗,导致患者健康状况逐渐恶化,直至去世。

“水滴筹”称,根据平台《用户协议》等规定,筹款项目发起人有责任和义务监督所筹款项全部用于受助人的治疗。当受助人因疾病或其他原因去世时,筹款项目发起人应当立即通知平台并退还筹得款项;如果发生隐瞒真实情况或发起人、受助人获得筹得款项后放弃治疗或存在挪用、盗用、骗用等行为时,平台有权要求发起人、受助人退还全部筹得款项。

据此,平台工作人员经过向死者母亲了解取证查明情况后要求莫先生退还筹款,莫先生同意退还,后以正筹备离婚等理由迟迟推脱,至今仍未退还。

为此,“水滴筹”将莫先生诉至法院,要求莫先生返还通过“水滴筹”筹得的款项153136元整,并支付延期返还筹款产生的利息。

夫妻对孩子治疗和养育有分歧

“原告说我没有积极为儿子治疗,这一点我反驳,医院已经没办法了,儿子出院放弃治疗,我老婆也签字了,不是我不想给他治,看不好了。”镜头的另一边,莫先生说,孩子出生3个月身上出了斑点,在医院做血常规发现血小板非常低,上海复旦大学儿科医院检查出免疫系统疾病,需要移植脐带血。

一个月内找到脐带血来源,孩子移植脐带血,两个月后孩子出院回家。原本以为孩子痊愈,但不久便发现孩子仍然烦躁、不好,再次回院检查发现心包积液,心脏肥大再次住院。

莫先生说,医生告知唯一方法做心脏移植,但是孩子不到一岁,没有做心脏病治疗的条件,要么就是得住ICU,或者住普通病房等待随时抢救。最终,他和妻子放弃治疗,签字将孩子带回家。

莫先生说,孩子去世后,他一直答应还给“水滴筹”钱,但认为应该和妻子共同分担,现在和妻子没能离婚也找不到妻子。他说如果自己还钱,家里并没那么多钱。

原告提交的其中一份证据是莫先生妻子对丈夫的指责,说孩子最后是被丈夫“饿死的,吃头孢毒死的,奶瓶洗的不干净”等。对此,莫先生一一反驳,夫妻双方在对孩子的治疗和养育上产生很大分歧。

筹款钱用于还债未用于治疗

庭上,双方针对给小孩治病到底花了多少钱、款项都去哪了产生争议。莫先生对自己的说法称有票据但拿不出来。对此,法院口头告诫莫先生,年前法院就亲赴医院调取所有票据,并释明让他准备充足的票据。

原告则表示,除“水滴筹”,莫先生还接受了其他救助。关于证据,原告拿出举报信和出院小结的证据,医院小结显示“5月9日复查提示患者心包积液大量,患者家属要求出院,已告患儿危重,不宜出院,家属仍坚持出院,不予签字仍坚持出院。

”原告认为,患者病情危重,能继续治疗的情况下,家属收到款项后放弃治疗、办理出院。原告称,根据举报照片,显示5月10日办理出院前后孩子状态有明显差异,出院前表面看着健康,出院后身体很消瘦,认为因为缺乏即时必要护理治疗,导致病况恶化。

善款挪用方面,原告通过医疗费用情况发现,在发起筹款前被告不存在拖欠医疗费用的情形,那么所有筹款应该是发起筹款后的医疗费用。但患者去世后,筹款的金额没有用在医院,而是根据被告自己陈述,将钱转给了父母,偿还了亲属(姑父)的债务。对此,莫先生承认。

原告从社会道德层次对被告作了评价。对此,莫先生表示,孩子生病后,他停下了工作,母亲和妻子也没有上班,认为此事和社会道德没有关系,和妻子家有矛盾后,妻子及其家属对自己投诉。

莫先生表示愿意配合法庭,该案未当庭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