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小云被折磨 “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动乱中陪斗1次赚3分钱

2019-01-21 - 尚小云

核心提示:尚小云一家人被扫地出门,挤在一间小屋,每月只有三十六元生活费,三支碗六根筷子是他们的全部家当。陕西省领导被批斗,总要拉上他去陪斗,每次批斗会后造反派给他三分钱,爱吃甜食的尚小云用一分钱买咸菜,两分钱换白糖兑开水喝。在现世的折磨中,尚小云的身体越来越差,他把对未来的希望放在周恩来身上。

尚小云被折磨

(凤凰卫视《我的中国心》节目“尚小云的京剧人生”文字实录)

曾子墨:京剧四大名旦中,尚小云是唯一一位与中国京剧鼎盛时期相始终的大师,是京剧中后期历史的见证人和参与者,他十岁入北京三乐科学班出席武生、后改青衣,刀马旦,1914年出科后,在北京童伶竞选大会上,博得“童伶大王”的美誉,他功底深厚,嗓音宽亮,唱腔以刚劲著称,世称“尚派”让我们一起走近尚小云的京剧人生。

尚小云被折磨

解说:故府君小云公20世纪初年生于北京,六岁从艺七岁坐科,十四岁应选“童伶大王”名动京华,嗣后十余年敏思苦练、精勤求艺,终成一代宗师。于30年代,名列京剧“四大名旦”之一,这是尚小云三子尚长荣关于父亲的记述。

尚小云被折磨

科班生活往往被称为“七年大狱”。数十年后,尚小云回忆他的科班生活时,只用了一句话,“我接受了生活的挑战”。

尚慧敏:我小时候经常给他捶后背,捏膀子什么,完了我就问他因为我爷爷后背好多疤,我说爷爷,我说你的后背怎么这么多疤呢,我爷爷就说,唉,都是小时候学戏挨打打的,留下的,后来我也问过,我说爷爷,我说那你们小时候学戏有没有不挨打的?爷爷叹了一口气,唉,那得多聪明的孩子啊。

尚小云被折磨

尚长荣:我父亲有一位老师姓唐,这个老师曾经被人称呼叫“唐扒皮”。我父亲大概在学《王宝钏》全剧,在学是《彩楼配》吧,一直唱不好,嘴里不对不单挨打,有一次拿戒方戳了一下肚子,戳破了,因为都很瘦,一下戳破了,当时我父亲昏过去了,不得不送到医院,一直在他的身上有一块伤疤。

解说:此后尚小云落下打嗝的毛病,但他并不记恨这位老师,据说这位老师后来不能教戏,生活很苦难去世的时候还是尚小云去为他发丧,办理后事,尚小云对儿子说受老师滴水之恩,学生也当涌泉相报。

这是1910年尚小云改学旦角后,和同学董桂生和演《桑园会》时的照片,他饰演罗敷,清末名旦孙怡云当时正执教于三乐科班,他看上了面貌俊秀嗓音清朗的尚小云。

贯勇:有一位老先生叫孙怡云,就和三乐科班的班主说,把这孩子放到我这吧,我先教他一两出旦角戏咱们试试看,没想到教一两出旦角戏以后,看到他“旦”的才华和素质就显示出来了。

解说:在此后的学艺生涯中,尚小云求教于多位名家,但真正磕头行拜师礼的只有孙怡云一位,1944年孙怡云病逝,尚小云身重孝,亲率弟子前往孙宅吊唁。

14岁那年经人举荐,年近七旬的老前辈孙菊仙,同意尚小云与自己合演《三娘教子》这是一场震灾演出,一老一小年龄相差近六十岁,配合默契,尚小云也因此成为京剧爱好者津津乐道的人物,第二年初,北京《国华报》举办的菊选,尚小云以18万余票得领“博士”,并被称为“第一童伶”,这与孙菊仙的提携有很大关系。

1916年8月,尚小云出科,搭班演戏,声誉日隆,他把所有的激情都投入到戏曲之中,他说,演员在舞台上要对观众负责。对艺术负责,不使观众失望。他给学生讲过早年的一个故事。

孙明珠:我师父有一种痛风的病,就是待着好好的,也许今天好好的,睡一觉起来第二天脚肿了,下不了地,疼得呀,就跟针扎的一样那么疼,后来贴出去了海报了那怎么办,票也卖出去了,那天卖的还很好,师傅跟师娘说,来,把剪刀给我,他的脚一肿这个地方很痛。

他就在这个地方挖个洞,后头剪开剪开了,剪开以后绑两个带子这都是师娘后来说,你师父下地走一步咬一下牙。就疼到这份上,非常痛。她说就那么样子把一出《十三妹》只要一上台一从这个上场门一上去,观众根本没有一个看出来我师父那天是脚带着病演出的,没有一个看得出来的。

马蓝鱼:有一天坐那聊天,他演完戏晚上他要落汗嘛,聊天休息时候,我就说先生想请你来陕西你来不来。可以呀,我来,我来,我说真的,想请你到陕西来,别在北京了,他说可以,你告诉他们,我想来。

解说:1959年2月,尚小云举家迁居西安。西安火车站上,陕西省西安市主要领导,文艺界代表等数百人在站台等候,在西安,尚小云被增选为省政协常委。他最主要的工作是担任陕西省戏曲学校的艺术总指导。他几乎天天和孩子们在一起,指导排练,孙女尚慧敏也跟着到了西安。

尚慧敏:在那一时期,我爷爷就一早上起来,5点钟就起床,去看学生的被子都盖好了没有,晚上吃完饭学生都到我们家去,我爷爷的待礼是什么呢,切的就是咱们现在的那个白萝卜,切成一片一片白萝卜,学生们站一圈爷爷坐在那然后呢把这些萝卜分给学生吃,然后给学生们讲故事。

孙明珠:师傅拿他年轻时候的衣服,剧装拿回来让师娘给我改,师娘还有个缝纫机,有时候可以匝,有的地方是不能匝的,要拿手钎的。有时候晚上开着灯师娘还在钎,赶服装。

解说:不仅仅在陕西尚小云还在云南、山东、贵州收了许多徒弟,同时在各地讲学,在西安是他的家。马蓝鱼、孙明珠等在西安的学生,有幸得到他系统的指导。

马蓝鱼:他说你还可以演一个《绿衣女侠》他演过,他就把这个剧本找来给我,我说什么时候演出老师您来看看。他说好啊,没问题,结果那天我要演出的头一晚上的时候,我们在后台还没化妆呢。结果他们说快快快过来过来,尚先生来了。我赶快跑到剧场出来,在台子底下师傅拿了一个包,他说这个是我过去演《绿衣女侠》时候穿的衣服。

解说:虽然对于马蓝鱼来说这件衣服又肥又大。根本没法穿,但这其中的恩情让她感动不已。这件衣服她一直珍藏着。直到动乱时期被抄家抄走。时代变换,此时教学生不能再动手打人了,尚小云的大脾气仍然让孩子们害怕,这种在艺术上的严苛,他在任何时候都不曾放弃。

尚慧敏:有一次在西安的民族剧院演出回来,就因为其中有几个人在这个演出中间翻的是个软抢背,不是硬抢背,结果我爷爷就不高兴了,就这一次的话,让他们每一个人给我翻抢背,每一个人要给我走20个,就一个一个地在翻。翻的不过关,稍微差一点,再重新,还得给我加20。我要让你们记住我们是为观众演戏的,我们要拿真玩意给人家看,这是我们演戏的根本。

孙明珠:他说你们这都是托了毛主席的福,托了共产党的福,还有你们陕西当地的领导对你们的支持,才到北京去请的我,有时候老爷子真的是很伤心的,说你们不好好学你们对得起谁啊,真是苦口婆心的在跟我们上课。

解说:1961年,在陕西省文化局的争取下,国家财政拨款一百万元。为尚小云拍摄艺术纪录片,在《梅兰芳的舞台艺术》和《程砚秋的舞台艺术》之后这部纪录片命名为《尚小云的舞台艺术》。

尚慧敏:爷爷非常高兴,而且我爷爷只要是国家给他一点什么,稍微有一点待遇他都非常,就像孩子一样,就高兴地不知道自己怎么样的话来表示了。

尚长荣:老头拍电影没发过一次脾气,那么折腾,从来没发一次脾气,而且不过晚上12点,那个时候所有的剧组五毛钱的夜餐费就领不着。只要是11点半收了,五毛钱没有,五毛钱半斤粮票没有,老头就问几点了,十点了,就说还有一个镜头。别着急他磨喼,他拖时间。这一个镜头拍完了,二十点十分,好,大家完事了,这十分钟就能给大家都能争取五毛钱五两粮票。

解说:这部纪录片记录下尚小云和三个儿子能同台演出,这让他倍感欣慰,更重要的是这让尚小云感到受到重视和尊重,家人回忆每当国家给予他任何一点荣誉,身在西安的尚小云都激动得像个孩子。

尚慧敏:1960年,不是我们国家不是有一个群英会吗,我一看哎呦,还有我爷爷的名字呢,我就跑回家去了,到家以后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爷爷了,我说爷爷,说北京的群英会还有您呢。

我爷爷说是吗,哎呀,高兴得我奶奶我爷爷,我们一家子全出动了,都去看去了我爷爷一看,哎呀,真的有我的名字啊,高兴得那心里面就好像心花怒放似的。一边走一边高兴地连哼哼带唧唧的,完了就自己情不自禁地就像个孩子一样。就往台阶上蹦呀蹦呀。就蹦上去了,那时候他都60多岁了,你知道吧60多岁了,蹬蹬蹬蹬就蹦上去了,哎呦,没想到一蹦地话就把脚就给崴了一下。

解说:在学生们的回忆中,这位老师也积极地向党靠拢。但最终他没有成为党员。

孙明珠:就是写入党申请书,后来我就说老师你写了多少啊,这也问,这你也问,我一看老爷写入党申请书,我说您要求进步,他说是啊是啊,要要求进步。没有过多的太多的话。

马蓝鱼:我说老师您有没有想入党啊,他说有啊,我都写了,我写申请了,你知道吗?我写了,他这个人就在这些问题上挺纯真的,我觉得有些共产党人可能对他的看法不大好,就觉得你旧社会过来你还想入党,他呢,他说,我想入啊,想啊,我都写了,申请写了。

解说:1963年《尚小云的舞台艺术》全国公演,三年以后被打入冷宫,四大名旦中程砚秋、梅兰芳、荀慧生相继离世,尚小云却经历了整个wg。

孙明珠:练功场就是面冲着坟地,我呢背冲坟地,冲着墙喊,那声音回音小,不要影响别人,我就听见耳朵就静的没人嘛,听见嘎吱嘎吱,就是地下有一点雪珠那个走到路上,不是嘎吱嘎吱,还有推,吱,推的那架子车。我还是在那儿喊嗓子,他走到我身后突然停下。

少喊“咿”多喊“啊”说完没停就走了,腾一愣,这声音师傅的声音,我一回头老爷子我就看得很清楚,棉袄这么裹着,就咱陕西人穿棉袄裹着,当中系了一个过去大概是旧围脖。是什么围脖,长的,一勒,底下那双胶鞋全是補的補丁,就烂了,補的補丁。

穿了一条棉裤,这儿,这儿,屁股这个地方都破了,全是师娘给补的。老爷子推着车往前走,头都不回的,风吹的。头发白了,头发也掉得差不多了,这小风吹着,就乱头发,头发吹的,哎呀,我心里头,这事很难过。

马蓝鱼:他说跟我说一件事,他说你看,大哥长荣不错,我的生活费让人都扣了,大哥每个月给我一百块钱,在那个时候一百块钱真不容易。知道吗,还说谁呀,谁每次隔几天抽着空就从门缝里边给他,他跟我说那个动作就是。就给我扔个馒头进来。

解说:尚小云一家人被扫地出门,挤在一间小屋,每月只有三十六元生活费,三支碗六根筷子是他们的全部家当。陕西省领导被批斗,总要拉上他去陪斗,每此批斗会后造反派给他三分钱,爱吃甜食的尚小云用一分钱买咸菜,两分钱换白糖兑开水喝。

马蓝鱼:那天他还有几个朋友。也就是属于不公开的秘密的,在他家摆了一桌饭,一见到我抱住我就哭,我也哭了,他也哭了,他说我们总算又见面了,他说你还好吧,我说我好不好老师你好不好啊,他说可以可以。我还挺过来了,我说你真不容易,能这样坚强的挺过来,那可真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你想痰盂都给他扣头上了,那次我听人说,我也觉得确实,老先生那还是意志很坚强的。

贯勇:尚小云台上什么样,台下也是什么样,绝没有失去锐气的时候。所以他和我们弟子们在一起,总是那种爽朗、昂扬,总是那种感染着你。没有看到他的悲,没有看到他的忧伤。这一面,几乎是属于在人前不太容易见到的。

解说:动乱后期、尚小云的日子稍微好过一些,古稀之前的尚小云仍然盼望登台演出。

孙明珠:明珠,你听听老师的嗓子,还嗓子呢,我说哎,他就试下底音,我说还行,挺好,您嗓子挺好,没事自己老活动活动,我再给你唱一段。邓老师解放了,没事了,我还要唱《红灯记》呢,我当时愣那儿了,我想笑不又不敢笑,说老的您可以贴片子。《红灯记》你怎么贴片子,不,我买头套。

尚慧敏:一进公园的话就先踢腿,一直把这个腿踢到他要想到的目的地,然后就跑圆场。就自己非常要强,老头一辈子要强了一辈子,他就说过这个话,等我解放了我第一出戏我就唱李铁梅。

解说:在现世的折磨中,尚小云的身体越来越差,他把对未来的希望放在周恩来身上。

尚长荣:最崇拜周恩来,周总理逝世的时候,我父亲好几天就跟中了病似的,因为他那时候他还没有平反,虽然有了自由还没有平反跟中了病似的。然么我们的邓公几上几下,出来的时候高兴得不得了。邓公又受磨难了,心里不痛快。

曾子墨:1976年1月8日周总理逝世,尚小云悲痛欲绝,与护理他的亲人一起设灵堂悼念。不久,尚小云眼疾白内障与肾疾日趋严重,声称“生为西安人,死为西安鬼”,再三请求回西安,三个月以后这位京剧大师与世长辞,子女们希望在殡仪馆为父亲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再火化,没有被批准。1980年尚小云被平反,骨灰移入八宝山革命公墓,1000多人参加了追悼会,邓小平、彭真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送了花圈。

解说:1959年刚到山西不久的尚小云,把自己珍藏了大半被子的字画、玉器共六十六件,无条件捐献给了陕西省博物馆——宋元画作、八大山人条幅、石涛册页、唐寅荷花、徐渭鹅图,还有倪元璐,董其昌、金圣叹、海瑞、史可法、杨继盛,戚继光,郑板桥,金农,黄慎以及齐白石的作品。上世纪八十年代,尚小云夫人王蕊芳说,尚小云他可真顾前不顾后呀,把私产处理得干干净净,连一条后路都没留。到后来自己无容身之处,满目箫然。

相关阅读
尚小云代表作品尚小云代表作品 尚小云的代表作品及贡献(二)

尚小云【lsg.1933百代唱片】御碑亭amp【lsg.1934百代唱片】相思寨在那个师徒制、口传心授的年代,尚小云还是一位为戏曲教育事业做出贡献的戏曲教育家。最初是为了培养儿子尚长春,便请了老师到家里来教戏。

尚小云儿子尚小云儿子 名人家世之尚小云的第三个儿子是谁?

京剧大师尚小云一生有三个儿子,长子尚长春,二儿子尚长麟,那么尚小云的第三个儿子是谁呢?他有继承他父亲的衣钵,进入戏剧界吗?接下来就为大家来介绍一下京剧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的第三个儿子是谁,一起来看看吧!尚长荣是“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之第三子。

尚小云和荀慧生的关系尚小云和荀慧生的关系 荀慧生与尚小云

1919年9月,尚小云首次到上海,随杨小楼演于天蟾舞台。老生由谭小培担纲,又邀荀慧生(时称白牡丹)担任刀马,引起轰动,从9月9日至次年1月4日,连续演出约90场。人称。三小一白。在沪期间,杨、尚合作的主要戏目是《长坂坡》、《红鬃烈马》、《楚汉争》等。

尚小云邮票尚小云邮票 尚小云的代表作品及贡献(一)

尚小云年仅7岁投身梨园,在他早期的舞台生涯中,有一位对他至关重要的人物不得不提,也许没有他,尚小云就不会出名那么早,不会被那么多的京剧戏迷认识和欢迎,他就是半途转业、三十岁以后才由票友下海的著名京剧老生“孙菊仙”。

尚小云泡脚粉尚小云泡脚粉 艺如其人的尚小云 是如此对待戏曲的

我与尚小云未交友之前,就喜欢他的戏,曾以“爽快明秀,豪放热情”八字默赠之。交友之后,发现他的性格,也是爽快明秀,豪放热情,恰恰是艺如其人。尚小云之《秦良玉》尚小云的唱,在陈派(陈德霖)高亢清脆的基础上。

推荐阅读
尚小云泡脚粉尚小云泡脚粉 艺如其人的尚小云 是如此对待戏曲的
尚小云邮票尚小云邮票 尚小云的代表作品及贡献(一)
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瑞金医院住院医师规培的“前世今生”
元音老人教念心中心咒【元音老人教念心中心咒】元音老人对净土信、愿、行的开示
我的英雄学院【我的英雄学院】《我的英雄学院2》发售日公布 夜眼将登场
宣萱前任老公【宣萱前任老公】宣萱现任老公是谁 和外籍男友Ruan已经分手
可耻的汉芯和麒麟可耻的汉芯和麒麟(来自网络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