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雪枫老婆嫁给张爱萍 抗日名将彭雪枫将军夫人林颖逝世 享年95岁

2019-01-31 - 彭雪枫

彭雪枫是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高级指挥员、军事家。投身革命20年,出生入死,南征北战,智勇双全,战功卓著,被毛泽东、朱德誉为“共产党人的好榜样”。

根据新华网刊登的简历,彭雪枫,1907年生,河南省镇平县人。1925年在北京育德中学读书时,参加“五卅”运动,被选为该校学生自治会会长。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转入北京汇文中学,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彭雪枫老婆嫁给张爱萍 抗日名将彭雪枫将军夫人林颖逝世 享年95岁
彭雪枫老婆嫁给张爱萍 抗日名将彭雪枫将军夫人林颖逝世 享年95岁

后任中共汇文中学支部书记,负责领导北京东城的学生运动。1927年春参加北京南苑农民暴动。后在北京、天津、烟台等地从事秘密革命活动。1930年初到上海中共中央军委工作。5月被派到苏区,历任红军大队政治委员、纵队政治委员、师政治委员、江西军区政治委员、红军大学政治委员和中革军委第1局局长等职。

彭雪枫老婆嫁给张爱萍 抗日名将彭雪枫将军夫人林颖逝世 享年95岁
彭雪枫老婆嫁给张爱萍 抗日名将彭雪枫将军夫人林颖逝世 享年95岁

参加了长沙、吉安、赣州、漳州、水口等战役战斗和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作战,每次都披坚执锐,身先士卒,且多次担任先锋部队的指挥员。

1934年10月,彭雪枫参加长征,任中革军委第一野战纵队第一梯队队长、红三军团第五师师长,1935年2月部队缩编后任红三军团第十三团团长。在攻克娄山关、遵义城的战斗中,率部担负主攻任务。9月任陕甘支队第二纵队司令员。到陕北后任红一军团第四师政治委员,率部参加直罗镇、东征等战役。

彭雪枫老婆嫁给张爱萍 抗日名将彭雪枫将军夫人林颖逝世 享年95岁
彭雪枫老婆嫁给张爱萍 抗日名将彭雪枫将军夫人林颖逝世 享年95岁

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后,彭雪枫任八路军总部参谋处处长兼驻晋办事处主任。1938年春,彭雪枫调赴河南确山竹沟,任中共河南省委军事部部长,组织训练抗日武装。同年9月组建新四军游击支队,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率部挺进豫东敌后,广泛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壮大抗日武装。尔后东进,领导开辟豫皖苏边区抗日根据地,任中共豫皖苏边区委员会书记。后任新四军第6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八路军第四纵队司令员。

彭雪枫老婆嫁给张爱萍 抗日名将彭雪枫将军夫人林颖逝世 享年95岁

1941年皖南事变后,彭雪枫任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兼政治委员、淮北军区司令员,领导根据地军民同日伪军及国民党顽固派军队进行艰苦斗争,先后取得1942年冬季淮北反“扫荡”和1943年3月山子头战役的胜利,巩固和发展了淮北抗日根据地。这期间他刻苦学习毛泽东军事著作,博览古今中外兵书,总结实践经验,对抗日战争的游击战术和政治工作问题进行了论述。

1944年8月,彭雪枫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向河南敌后进军的指示,指挥所部进行西进战役。9月11日在河南夏邑八里庄指挥作战时牺牲,时年37岁。

彭雪枫牺牲后,新四军代军长陈毅在《哭彭八首》中深情地写道:“淮北哀音至,灯前意黯然。生平供追想,终夜不成眠。”“廿年老战士,今有几人存?新生千百万,浩荡慰英灵。”“尔我竟长别,多年患难同。我身惜后死,努力贯初衷。”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曾刊发文章《战火中的爱情:原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将军的故事》,详细介绍了彭雪枫与林颖的爱情故事。

上述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文章披露,林颖与彭雪枫相爱是组织牵线、鸿雁传书。1941年9月4日,时年34岁的彭雪枫在苏皖边区负责人刘子久和刘瑞龙提议下,给淮宝县(现洪泽县)县委妇女部长林颖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子久、瑞龙两同志的美意,使我们得有通信的机会——我很需要一位超过同志关系的同志,更多地了解我,更多地帮助我——而我心中的同志,她的党性、品格和才能应当是纯洁、忠诚、坚定而又豪爽。”

两天以后,彭雪枫收到了林颖同意确立恋爱关系的回信。当天,他又给林颖写了一封信:“9月,对我有特别的意义,我的生日是在9月;1926年9月2日,是我由当时的青年团转入党的日子;1930年9月,我们从长沙入江西开始建立苏维埃;而1941年9月,我的终身大事得以决定了,这叫做巧合吧。”

9月24日,彭雪枫和林颖在战火中举行了简单的婚礼,这一天,距彭雪枫给林颖送去第一封信只有20天。婚后第二天,林颖告别新婚爱人,回到了淮宝县。不久,林颖被组织安排到抗大四分校学习,两人相距虽只有十几里,但依旧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

一天,林颖经组织同意,步行十几里地到师部看望彭雪枫。午饭刚过,瓢泼大雨倾盆而下,直至暮色初降仍无停意。按照学校的纪律,必须按时返校。正在林颖心急如焚时,彭雪枫的警卫员将马牵了过来。正在批阅文件的彭雪枫却说:“没有马,天下雨就不行军打仗?如果是别的同志,送不送?”

深深了解爱人的林颖,当即卷起裤脚,大步走进了风雨中。当天夜里,彭雪枫给林颖写了一封信:“我是一师师长,应当处处作表率,不能搞特殊,不然,怎么能叫别人遵守制度和纪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