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证法师为何得肿瘤 道证法师:肿瘤科里的真实人间地狱

2019-03-22 - 道证法师

在医院里几乎每一位病人来告诉我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告诉我一段不一样的法,来提醒我们念佛。用一种不同的角度,一种不同的激励方法来教我们念佛。这时候才发现到:原来每一个众生,都是我们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物件,他来教我们怎么样往上求佛道,怎么样往下度众生,就好像观世音菩萨所拿的杨柳枝一样。

道证法师为何得肿瘤 道证法师:肿瘤科里的真实人间地狱
道证法师为何得肿瘤 道证法师:肿瘤科里的真实人间地狱

杨柳枝心是向上的、坚实的,但是它的枝条是柔软的、向下的,我们在学习当中,必须要同时学得杨柳这种坚硬的枝心向上,以及这种柔软的枝条向下。

每次在医院里,我都注意倾听病人的诉说,他们不是来向我们埋怨的,当我们换了一个角度的时候,当我们用一种学佛的心来学医,用学佛的心来行医的时候,这一切使医生繁复的东西,似乎都变了!慢慢才体会到所谓的“平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道证法师为何得肿瘤 道证法师:肿瘤科里的真实人间地狱
道证法师为何得肿瘤 道证法师:肿瘤科里的真实人间地狱

有一位八十岁乳癌的老太太,她虽已开过刀,但是治疗尚未完全,这个肿瘤又复发了。当她来就医时,我准备为她做放射治疗,但她说:“哎哟!每天来医院治疗好麻烦哦!坐车又会晕车。”所以,她就不愿意来治疗。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她又来了,这时她的手已肿起来,肿得没有办法移动。

道证法师为何得肿瘤 道证法师:肿瘤科里的真实人间地狱
道证法师为何得肿瘤 道证法师:肿瘤科里的真实人间地狱

每当搬动她的手时,她那种叫声既苍老又凄厉,叫得我们心痛万分。因为她从来不敢移开她的手,所以在腋下长了很多的蛆,我要为她换药的时候,护士告诉我说:“郭医师,没办法!

我一定要戴口罩,否则受不了那种肉体腐烂的味道!”这是一位八十岁的老人,难道她没有当新娘的时候吗?难道她没有貌美年轻的时候吗?但是,有一天当她看到一条条的蛆从她腋下出来的时候,她又将如何呢?如果这是我,我又将如何呢?

道证法师为何得肿瘤 道证法师:肿瘤科里的真实人间地狱

还有另外一位乳癌的病人,她来的时候,也是开完刀以后复发,在胸壁上长了二颗小结节。劝她治疗,她觉得自己又穷,治疗又麻烦,就延迟治疗。后来这个癌烂掉了,烂到整个胸壁都穿过去,成一个窟窿,下面的肺随着呼吸一鼓一鼓,一胀一缩的,都清晰可见,脓水不断流出来。

她住在员林,员林的很多外科诊所,不方便为她换药,所以她每天从员林坐着车子,来到我们医院,为的就是换这个伤口的药。由于她家境不好,所以没有办法住院,只好天天如此来来往往,想不麻烦也不可能,为了维持她伤口的干净,我们每天给她换二次的药,第一次换了以后,她就在医院里面或走或站,走走、站站、躺躺(躺在门口),等待下午换第二次药。

这样子,足足有一年的时间,有时候连吃便当的钱也没有,有时候有钱有便当却吃不下,直到她去世的前几天才没办法来。她去世后,她的女儿打电话来哭着说:“我的母亲在去世前想要见你一面。”

那天晚上,还记得是一个下雨寒冷的晚上,我搭着车子到员林她家里去看她,为她念佛,望着窗外凄冷的风雨,心想:这么一个老人家,她忍受癌侵蚀骨头的痛苦,每天独自坐着这趟车来来往往,一年中七百多趟,她何尝不希望她的儿女来陪陪她呢?但她儿女不去赚钱,谁给她钱换药呢?回想一年中她从来不敢看她的伤口,只看我的脸孔表情猜测伤口状况,所以虽然我心很痛,但都露出笑容一边说故事或念佛,她便放心一些。

直到有一天,当换药的时候,恰有一个人突然跑进来,从她旁边经过,那人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就是叫了这么一声,使她回去几天几夜哭得睡不着觉。当我到她家里的时候,一看是一座土墙房子,一口棺木摆在中间,家徒四壁,连我带去的一个袋子都没有地方放,几个儿孙在旁喧闹,就这样子,这就是一个女人的一生!一个女人,年轻的时候辛辛苦苦养儿育女,到最后呢?胸前一个大窟窿,加上一口棺木,这也就是一个凡人的一生。

有一个二十七岁的男性,是一个鼻咽癌的病人,三月的时候,他第一次到医院里来看病,那时候只是一个小小的淋巴腺,在耳朵下面,但是他的症状:流鼻血、头痛、鼻塞,摸到那个淋巴结,我心里就知道不妙了!当时,由于不了解他的个性,不敢一口告诉他:“你得的是癌症,你要来治疗。

”只敢说:“你的病很严重,但可以治疗,你要赶快来治疗。”但是,他回家后,心想:“我还可以上班,又刚刚结婚,也没有什么大不舒服,偶尔流个鼻血,鼻子塞塞的跟感冒没有什么两样。”他不听我们的话,我又写信去给他,并且打电话给他,他还是不肯来。后来他才告诉我,当时,他心里面想:“这个医生真是爱赚钱,连我们不要去治疗,都还打电话、写信来催。”

过了三个月,六月的时候,他到急诊室来,并请广播找我去看他。我初一看,认不得是三月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这个肿瘤已经压迫得使他呼吸困难、吞咽困难,他才来,为什么这么迟呢?当时实在很为这迟延感到惋惜和痛苦!

才二十七岁,刚刚结婚,他的太太才嫁给他就要做寡妇。我看到她那种忧愁的面孔,内心感到非常沉痛。为什么他不能相信呢?然而,再想想,我何尝不是跟他一样呢?我们只不过多学了几年的医,能够发现,能够提前晓得他三个月以后的变化,而他自己却对三个月以后的变化一无所知。其实明天将发生什么事,我们也一无所知,对未来充满错误的寄望,以致一再迟延。

后来虽然尽力治疗,肿瘤能够缩小一些,可是却已无能挽回他的生命。因为最好的时机已错过了,癌又蔓延到肺部,每一呼吸都是痛苦的喘息。当时我教他念佛,他一直非常后悔当时不听我的话。我告诉他说:“你不听我的话,已经吃了一个大亏,今天我教你念佛,你再不听,就要再吃一个更大的亏啊!

”他说他知道了,一直到他出加护病房,病危要送回家的时候,他拿着一串念珠,还不停地念。这一切,不禁让我热泪夺眶而出。我们就一定要到这种程度吗?我们就不能提早一点觉悟吗?

还有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也是鼻咽癌的病人,她的耳朵后长了一个淋巴结,越来越大,越来越痛苦。她的母亲说:“我从乡下用脚踏车载着她,不知载往何处去医治?”茫然无依,后来切片检查,确定是癌才来作放射治疗。作放射治疗并无特殊感觉,但放射治疗到一个相当大的剂量时候,皮肤及照射部位黏膜会发生反应,这只是一个暂时的现象,大概一、二个星期之后就可以痊愈,但是这种痛苦,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来说,已经是大得无法承担。

她告诉我说:“喝生奶的时候像刀子割喉咙一样,几天几夜喝不下一点东西。”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孩子,这么大的压力与恐惧,常使她瞪直了眼睛,呆呆地躺在床上。

由于观察病人的痛苦,听他们细诉,我才明白原来饿鬼、地狱的苦,不是像我原来所想像——“是佛怕人做坏事讲来吓人的。”也才深信佛是真语者、实语者。她的母亲看着她,跪在床边掉眼泪,甚至七天七夜不眠不休守望着她。

我们念佛守护自己的一颗心如果像慈母守护病儿一般,还怕不成功吗?当她拿着镜子看到自己的时候,惨叫了一声说:“要吓死人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我每天上班都会经过北平板鸭、脆皮烤鸭的地方,看见那一头头挂在那边烤得焦黑的鸭子倒吊着,仿佛听见病人沙哑痛苦的呼唤:“郭医师,我喉咙好痛!吞不下任何食物。”我也感受到烤鸭的呼唤——我的内心跟看到病人是一样的难过!

“菩萨畏因,凡夫畏果。”我们怎么晓得,今天我们加在板鸭上的,来日不是这样的加在自己的身上呢?这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这是应该生龙活虎的年纪啊!但是她皮肤变色时,是想回家而不敢回家,怕大家看到她的样子害怕。

有谁能够料得到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她会发生这样子的悲剧呢?现在她的肿瘤已经全消了,但是她的经历却深铭我心。这种痛苦使她念佛,她和她妈妈也发心皈依,受五戒了,当我为她们讲解杀生戒时,她的妈妈流着眼泪说,一直到她看见女儿在生死边缘的挣扎,皮肤焦烂的苦,她才了解过去杀鸡时,刀子加给鸡脖子的痛苦。

佛菩萨教人念佛的方法有很多,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你什么时候教她念佛呢?就在她吞不下任何食物的时候,就在这脱皮痛苦难忍的时候,就是念佛的时候吧!但为什么一定要等如此千般受苦才是时候呢?

还有另一位鼻咽癌患者——我们中国人的鼻咽癌是世界第一位的。他的肿瘤很大、烂穿了皮肉,颈总动脉都可以看得见,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脸都已经歪了。可是,难得的是这个病人,在这个时候,他总算想通了,能够开始念佛,看着佛像,拿着念珠。

开始的时候,他来治疗,治疗了一半,先是他的丈母娘去世,中断治疗,后来他的儿子又发生车祸死了,就这样子,财产几乎丧尽,他没有办法继续治疗,一直让这个肿瘤扩散蔓延。到来的时候,我们几乎预计他没有办法活超过十天了,颈动脉大血管破裂,血流得一塌糊涂。在这个时候,我们教他念佛,没有想到,他真的能够把持住这一句佛号,一句又一句地念。

他的声带已经受到了肿瘤的破坏,念佛已经不能够念出声音来,他用沙哑的声音告诉我说:“我在这里修身养性,我在这里反省我一生所作所为、什么事做错了,我很想去做一些善事,当我好起来的时候,请你带我到寺庙去。”我心里很难过,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等到这一天,才想到“我要去做善事,我要去寺庙?”那天早上他的血压降低休克,我是怀着一种帮他助念、送他往生的心情在旁边为他助念,没有想到,他真的拿着念珠,一念再念。

我告诉他说:“你天天想要行善,我告诉你最好行善的方法,你在床上在这个最重要的关头,念阿弥陀佛,只要你自己能够成就,净化内心,完成自觉生命,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一种榜样,只要你能够振作给所有痛苦中的人一种鼓励,你就是做最大的善事。

”他真的一句又一句的念,我忍不住去拿了照相机把他拍起来。没有想到,他一直念一直念,血压却回升了!我还没有给他用任何升血压的药,他的血压却回升了!

不多久,他告诉我说他要站起来,先前,他告诉我说他每天念三千句。我说:“你的情况这么严重,念三千句怎么够呢?起码要念一万句,因为不念佛,也都在胡思乱想。”他说:“要念那么多吗?”他觉得困难,因为,他有时候会昏过去,会昏迷不醒,然后又醒过来,又念念,就这样子。

过了几天,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说:“我一天已经念到一万了!”请问大家,我们平常身体健康、精神饱满的人,每天有没有这样的用功来念呢?我们一定要等到这种力不从心的时候吗?当我们像他一样痛苦的时候,有没有像他这种忍耐力来念佛呢?

还记得上次吴聪龙老师在讲课的时候,特别提到:若静坐的时候,念佛有十分的工夫,亦即念得一百句是一百句,没有一句打失;“念得一万句是一万句,没有一句打失,才是十分的工夫。静坐中有十分的工夫,动中只有一分;动中有十分的工夫,睡梦中只有一分;睡梦中有十分,病中只有一分;病中有十分,临命终只有一分。

”我们有多少的工夫能够来经历这种生死的考验呢?我看着他的时候,陪着他念佛,念到我泪流满面,想到佛在《地藏经》里面咐嘱地藏菩萨的话:“勿令众生堕于恶道中一日一夜。

”看着他人也看着自己,在这个六道轮回中生死流转,不知要到几时?而佛菩萨他那么慈悲地,甚至不忍心让我们堕到恶道中一日一夜,辗转反复,一劝再劝,诚如灵山寺佛堂上题的对联:

“累吾化身八千次  为汝说法四九年”

若不觉悟,我们怎么能够对得起他呢?我感觉到我给他四个字——阿弥陀佛,而他却以这种血淋淋的生死挣扎来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