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黑鸭为什么不能加盟 机构做空、食品过期 周黑鸭陷入“黑化”迷局

2019-04-11

对于媒体曝光的售卖过期食品一事,3月17日晚周黑鸭官方给出回应,称系江西南昌中山路管理人员迫于业绩压力所做出的相关行为所致。

图片来源:周黑鸭微信公众号

而就在本月初,国际沽空机构艾默生发布题为《周黑鸭的黑暗面》的报告,拉开了周黑鸭的序幕。对此,3月14日早间,周黑鸭发布澄清公告进行回应,称艾默生的报告混杂不实错误,蓄意误导以及没有根据的揣测,旨在操控股票价格并损害公司声誉。

周黑鸭为什么不能加盟 机构做空、食品过期 周黑鸭陷入“黑化”迷局
周黑鸭为什么不能加盟 机构做空、食品过期 周黑鸭陷入“黑化”迷局

“过期鸭”与机构做空

关于周黑鸭的食品质量问题,此前网上已有不少投诉,甚至有网友直言“吃一次拉一次”。

据《中国经营部》报道,周黑鸭的卤味一般可以储存一段时间的气调“锁鲜装”。而按照规定,所有卤制品都必须在生产后的5天内卖掉。超期产品在进行扫码时,电脑系统会提示“超过保质小时数,不允许销售”。但是,此次被爆出出售“过期鸭”的江西南昌中山路门店,营业员采用其他在保质期内的产品代替扫码进行售卖。

周黑鸭为什么不能加盟 机构做空、食品过期 周黑鸭陷入“黑化”迷局
周黑鸭为什么不能加盟 机构做空、食品过期 周黑鸭陷入“黑化”迷局

除此之外,周黑鸭还被曝出聘用没有健康证的员工等情况,受到舆论广泛关注。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就在微博上表示:“周黑鸭员工有的没有健康证是硬伤”“多好的规矩,多高的标准,具体执行的人不到位,都不行。”

周黑鸭为什么不能加盟 机构做空、食品过期 周黑鸭陷入“黑化”迷局
周黑鸭为什么不能加盟 机构做空、食品过期 周黑鸭陷入“黑化”迷局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在此之前不久,周黑鸭更是遭到了国际沽空机构艾默生的重击。3月1日,艾默生发布题为《周黑鸭的黑暗面》的报告,质疑周黑鸭虚报销售数据,将周黑鸭推上风口浪尖。

艾默生在报告中表示,2018年第三季度其探访了周黑鸭的收入重镇华中地区,该区域对周黑鸭的整体营收贡献高达54.2%。在周黑鸭湖南和江西两省524家门店,机构收集了“销售时点情报系统”(POS)每天营业最后一小时的收据,发现一些门店在短时间内大量下单,打出单据又立即取消,以此方式来虚报销量高达28%。

周黑鸭为什么不能加盟 机构做空、食品过期 周黑鸭陷入“黑化”迷局

据此,艾默生认为2018年周黑鸭实际利润只有2.55亿元,比官方预测的5.33亿元少52.2%。

周黑鸭随后做出回应进行辩护,但随后艾默生又发出第二篇针对周黑鸭的报告,指出周黑鸭“撒谎”。而周黑鸭也再度发布澄清公告,控诉该机构报告混杂不实错误,意在操控股价。

一番“互撕”之后,周黑鸭的业绩均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做空之前,利润已在下滑

其实,在此次沽空之前,周黑鸭已经发布了2018年盈利预警,公司估算去年纯利同比将下跌约30%左右。

如果按照艾默生的报告来看,下跌可能更为严重。而据公司2018年上半年财报来看,公司营收16.01亿元,同比下降 1.3%,增速首次为负。而雪上加霜的是,很多机构也不看好周黑鸭。

比如艾默生发表做空报告后,花旗银行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其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周黑鸭的盈利能见度,因为公司2018年下半年盈利下跌加剧。其将周黑鸭2018年至2020年盈测下调约18%,给予周黑鸭“沽售”评级。

而早在2019年1月,瑞信也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周黑鸭预期2018年纯利将按年跌约30%,相当于下半年纯利按年跌44%,所以瑞信将周黑鸭2019年至2020年盈利预测下调28%-35%,维持评级“跑输大市”。

更早以前,摩根士丹利也发表报告,将周黑鸭的评级由 “与大市同步”下调至“减持”。这家投行巨头认为,周黑鸭销售倒退令人惊讶,周黑鸭新品贡献低,客户购买的产品变化不大,提升客户体验的效用成疑。

与周黑鸭的停滞甚至倒退相比,其竞争对手却在快速发展,比如绝味食品的市场占有率约为9%,位列第一位,周黑鸭市占率约5%。而2019年春节前,绝味食品门店数量在9800家左右,周黑鸭截至2018年中报,门店数量1196家,数量相差悬殊。

从行业整体来看,近3年毛利润皆在走低,且周黑鸭产品原材料占其主营业务成本比重较大,其中鸭脖、鸭掌、鸭锁骨、鸭肠、鸭翅等约占原材料采购总额比例居高不下。实际上周黑鸭与绝味鸭脖都在寻找新的利润点上下足功夫,眼下都是通过获客增加利润。而后者在门店数量上占优绝对优势,对周黑鸭构成了很大的竞争压力。

而就在经营出现问题之时,周黑鸭创始人周富裕、唐建芳夫妻在资产处置上的一些举动也引来外界诸多猜测。

2018年12月,周黑鸭公告称,唐建芳完成以零代价分别将ZHY Holdings II及健源的全部已发行股本转让予ZHY X Holdings(由受托人(以其作为富裕家族信托受托人的身份)持有)。周富裕家族信托由唐建芳作为委托人以其本身及其家族成员为受益人设立。

转让后,受托人(以其作为富裕家族信托受托人的身份)将间接持有合共12.23亿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约51.34%。此举被国内媒体质疑“富豪转移资产”。

“不富裕”的人生造就周黑鸭

目前,周黑鸭创始人周富裕夫妇持股66.84%,身价高达98亿港元。而回溯周黑鸭的创业之路却也满是艰辛。

周富裕出生在重庆一个贫困山区,因生活所迫19岁就跟着姐姐来到了武汉的一家酱鸭摊做起了小工,凭借他对于烹饪却非常有天赋和苦心经营,周富裕研制出的“怪味鸭”成了“畅销品”。

周富裕没过多久在农村修了一栋漂亮的房子,在他人眼里,周富裕将过上一种“小富即安”的生活,但周富裕并没有选择安于现状。

周富裕看到与自己做同样事情的人已经开了100多家连锁店,他萌生了要去学习的念头。但是没有大专文凭,他被高校的MBA拒之门外,直到一个商业学习机构找到他,告诉他培训不需要文凭只需要学费。从此,周富裕开始了学习之路,并再也没有间断过学习。

学习帮助周富裕在管理企业中总结出一套独特的管理方法,比如在周黑鸭的企业文化中,有一个鲜明独特的“食字理论”。理论的核心就是做食品的人,最重要的是讲良心,并且做食品要做到让吃过的人留恋,食字理论也衍生出了周黑鸭的核心文化之一:诚实守信。

面对业绩下滑,在2018年年中报的媒体会上,周富裕表示:“有句话叫路遥知马力。周黑鸭是一个往长远走的企业,我们不会追逐短期的利益,相信未来我们是往上走的趋势。”“从目前我们经营状况,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往上走爬坡的阶段。

但是,从周黑鸭的业绩、股价甚至赖以生存的食品卫生标准来看,“向上爬坡”注定十分艰难,一不小心就有坠落,甚至陷入“黑化”泥沼的危险。对此,你怎么看呢?请在留言区说出你的看法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