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华芳和许健康 亦儒亦商 宝龙许健康(两会人物)

2019-04-12

去年换届以来,不少地产身影“淡出”两会,“三许”却依然坚挺地出现在名单中。相较于恒大的许家印和世茂的许荣茂,全国政协常委、宝龙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健康似乎更加低调。作为一家发展近30载集团的掌舵者,他公开接受采访的次数寥寥无几。

许华芳和许健康 亦儒亦商 宝龙许健康(两会人物)
许华芳和许健康 亦儒亦商 宝龙许健康(两会人物)

此前对他的印象更多源于中国商业地产的闪亮名片——宝龙地产,本次对话后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更加鲜活、立体。

1952年出生的许健康已近古稀之年,却很难在他身上看到时光的烙印。这位白手起家的业界大亨,驰骋商界数十载,缔造了中国商业地产的创新模式,却依旧低调而平和,儒雅且感性。

许华芳和许健康 亦儒亦商 宝龙许健康(两会人物)
许华芳和许健康 亦儒亦商 宝龙许健康(两会人物)

因为小组讨论结束得晚了些,我们的对话也相应往后延迟,随着交谈的深入,原定采访时间不断被拉长,几乎占据了他的午餐时间,但他始终不愠不恼,认真倾听每一个问题,慢慢道出自己的看法。他不是一个健谈的受访者,却足够真诚。

许华芳和许健康 亦儒亦商 宝龙许健康(两会人物)
许华芳和许健康 亦儒亦商 宝龙许健康(两会人物)

某种程度上,许健康更像一名“非典型”开发商,长达1个半小时的沟通中,我以为他会热衷于向我描绘宝龙的发展蓝图,没想到“美术、建筑、线条”更能激发他的兴趣,他痛陈“美学对人的生活影响深远”,苦恼于“速度与品质之间的权衡”。

许华芳和许健康 亦儒亦商 宝龙许健康(两会人物)

这是当前很多开发商不得不面对的现状,相较于部分同行的蒙眼狂奔,许健康对于规模与速度的兴奋似乎有所克制,他更希望沉淀下来“慢一点”,深谙在商言商,却也多了份醇厚的儒家至善情怀。

提议提振民企信心

出生在福建晋江,发迹于澳门,商业版图的横跨让许健康在两地拥有多重标签,澳门宝龙集团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第一届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推选委员会委员等。头衔繁多,许健康却始终保持清醒,他深知“宝龙的发展是赶上了改革开发的好政策”,自省“自己始终是个生意人。”

今年两会,许健康的提案重点关注提振民营企业发展实体经济的信心。谈及民营企业发展中的困难,许健康认为,很多民营企业仍是粗放型发展模式,忽视了产品质量和创新的重要性,加上市场仿冒行为猖獗,更造成企业对产品创新的不敢投入。

随着消费者对产品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由于适应不了市场的要求,民营企业出现了较大面积的经营困难。虽然近年来,中央为刺激经济出台了一系列减税降费措施及金融政策,但因各种原因,民营企业的实际获得感还有待进一步提升。再加上国际形势变化,部分企业出现了转型不顺利、创新没动力、发展没方向的问题。在这个时期,凝聚信心尤为重要。

他建议从三个方面入手:首先,政府实施逐步降息,同时要求金融监管机构出台针对实体经济企业贷款利率上浮幅度不高于10%上限的措施,且不得以任何形式收取额外费用。在减税降费方面也要和金融政策一样力度够、范围广,针对政府关心扶持的行业要全覆盖,切实减轻实体经济领域民营企业的税收负担,从而增强市场的投资信心;此外,要提高知识产权侵权成本,建立知识产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完善创新激励机制,加大创新奖励力度;第三,引导党员干部准确认识和把握新型的亲清政商关系。

关系把握准了,各地政府就能没有负担地下到一线帮助企业研判发展形势,宣讲方针政策、倾听企业诉求,从而及时在中央出台政策的基础上,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制定出更简单直接、易于操作的实施细则。

谈及近来大热的“粤港澳大湾区”,许健康表示,大湾区是国家战略,是一个长期而成熟的规划理念。其中,澳门作为四个中心城市之一,其开放较早,在管理制度和文化意识等方面具有优势。

由于大湾区相关方的税制差异,两会期间有部分港澳人士盼实行“港人港税,澳人澳税”,对于这一政策,许健康坦言,实行起来存在难度。

大湾区的东风是否会让湾区内的房地产市场借势而起?对此,许健康倒显得颇为理性,他认为,大湾区的规划就产业而言有利于提升珠三角的核心带动力,培育高质量产业,带动粤东西北、泛珠三角地区的发展,优化全国区域发展格局,对房地产市场存在利好,但宝龙不会跟风布局。

毕竟2010 年,宝龙将总部迁至上海后,始终坚持深耕长三角。2018年半年报显示,长三角区域早已成为宝龙的第一大业绩贡献地,住宅加商业合计占总业绩的2/3。在许健康眼中,长三角的吸引力在于“政府的高效执行力和良好的营商环境”。

平衡美学与速度

许健康无奈指出,现在地产行业竞争已经“变味”。他希望放慢速度,不再以价格和速度为导向,而是回归品质竞争。在他看来,开发商的作用绝不仅是简单地造房子,好的建筑对城市建设的贡献、人们居住品质的提升,以及身心的愉悦程度都有深远影响。

有意思的是,许健康对美学有着执着的追求,在其主导下,近年来,宝龙集团逐渐渗透进文化艺术领域,从画廊、画院到美术馆。许健康希望借助文化、艺术回馈社会,提升人们的美学感知和领悟。

对美学的追求是否会影响宝龙的设计,许健康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因为“线条、美感等都是相通的”,但他也流露出自己的纠结:如何平衡市场竞争下对速度的要求以及设计端打磨间的平衡。站在短期利益和长期价值间,许健康直言,“非常苦恼。”

拟今明两年赴港上市

年近七旬的许健康依然奋战在项目一线,即便“二代”许华芳已成功接班,项目前期的拿地、定位、设计依然由许健康亲自把控。早些时候,他甚至会亲自参与到画图纸,如今更多的是提需求和把关。他笑言,两会期间的节奏比平时工作时轻松多了,像是给自己放了个假。

曾几何时,宝龙被称为“小万达”,如今随着万达的轻资产化,商业地产赛道上的种子选手增添了很多新面孔,华润、万科、龙湖、新城来势汹汹,但许健康并不畏惧,他认为项目选址很重要,因此并不急于多点开花的打法,而是希望集中在一个区域做大规模和影响力,随之再向周围辐射,这一代表性的区域当属上海和杭州。

谈及扩张速度,许健康表示,“一年至少8到10个大型购物中心项目,这是底线。”

2019年于许健康而言也意味着更多的期冀,除了业绩方面既定的30%-40%左右的增长目标、负债规模保持不增加外,宝龙的分拆上市或将有明确进展,“不是资产上市,而是管理上市,争取2019年到2020年成功登陆港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