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胎换骨成语 脱胎换骨或破茧成蝶 濮阳到底该何去何从

2019-07-14

鄙人作为濮阳一介布衣,撸起袖子光秃秃的,什么也木有戴。

昨天我还在感慨:这些年学会了妙手著文章,还要谨记下一句:铁肩担道义。

尽管鄙人已至暮年,头上的草原已经荒无人烟,肩周炎也一次比一次疼,好在我这个年龄的人,是凭着父母的手感长大的,这疼痛算求个啥?

脱胎换骨成语 脱胎换骨或破茧成蝶 濮阳到底该何去何从
脱胎换骨成语 脱胎换骨或破茧成蝶 濮阳到底该何去何从

待在濮阳几十年,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谁要是胆敢说一句濮阳的坏话,我必然拼出老命捍卫龙都的尊严。然而,作为自家人,我对脚下这座豫北小城还是有一点自己的想法:脱胎换骨或者破茧成蝶,濮阳到底该何去何从?

脱胎换骨成语 脱胎换骨或破茧成蝶 濮阳到底该何去何从
脱胎换骨成语 脱胎换骨或破茧成蝶 濮阳到底该何去何从

众所周知,濮阳正面临资源枯竭。10年前,曾经的立市之本石油已经开始滑坡式负增长。10年了,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又咋着,该吃吃该喝喝,人生安乐多好。有人说:历史的局限性好像与“人为”无关,濮阳发展缓慢,真的能顺其自然吗?

脱胎换骨成语 脱胎换骨或破茧成蝶 濮阳到底该何去何从
脱胎换骨成语 脱胎换骨或破茧成蝶 濮阳到底该何去何从

感谢今年北京“两会”,从新华社、《人民网》传来了正能量的声音:濮阳要转型升级了!再不转型就真就成了一个豆芽,戴个大帽子,细脖子,细腿,连个胳膊都没有。

据官方最权威说法,濮阳石化产业、精细化工产业等第二产业的总值已超过千亿。其他一产三产加起来只是他的一个零头。

脱胎换骨成语 脱胎换骨或破茧成蝶 濮阳到底该何去何从

说实话,这样畸形的城市不是咱们一家。鹤壁、马鞍山、义马、东营等等举不胜举。可怜这些资源型城市,曾经在一大二公的外部环境下尽显优越,然而放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它则弊端侧漏,产业配比严重失衡,发展极度不均衡。就像外国人造的老爷车,排量小,没有后劲儿,遇到个坑就会趴窝,哼哧半天,没啥进步。

再次声明这不是负能量,相关数据可在官网上查到,只是没有人具体分析罢了。就像没有医生会告诉你,那CT片子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啥?反正我给你诊断了,至于病因,我没有义务给你细说。

一个城市将来会怎样设计?规划师们早已给出了路线图:1980年代初建,老领导们给自己出了个难题,像小学三年级的造句,既要做大做强石油化工产业,又要带动农业。这就告诉自己,既要把排骨面吃饱,吃撑着,又要把一盘青菜顺便也舔干净,吃出胃穿孔,吃出肠道结石。

1990年代到新世纪初,濮阳的重点还是城市基础设施建设 化工产业建设,这两个支柱见效快,GDP好看。但是,总感觉有些不全面不对劲,但是吃瓜人哪管瓜秧子啥样?有瓜就吃,吃完再吃西红柿,等西红柿也吃完了,那就煮瓜秧子吃,这时候,吃瓜人方才知道瓜秧子不是人吃的。

今年一开春,终于听到了一个好声音:濮阳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那咱就用脚后跟思考一下,怎么个玩法?

20年前濮阳大神级侨民黎明先生建言:濮阳必须建生态城市!只管耕耘不问收获。且说15年之后,濮阳会白鹤亮掌,猴子观月,画眉返巢,莺歌燕舞。某大人物看了策划报告,即兴赋诗一首: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来到(20年后)濮阳,不去苏杭。

30年前一群中国新闻学院(现为中国传媒大学)的研究生,有的已经是正部级领导人,他们给濮阳出了一个馊点子:把公园从渠村一直建到南乐,一个接一个,一边是湖泊水塘,一边是高尔夫球场,濮阳人民坐等吃红利,到时候可以养活150万人,不用下劳力,直接分钱就行。

15年前中国人民大学地域经济研究所来了一批砖家,他们认为濮阳必须快速接纳大学城,接纳全国著名的中学、小学,此地特别适合发展第三产业文旅产业、教育产业。

13年前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北京环境艺术研究所、清华大学美院、青岛海洋大学美院,请来了一大批环境艺术家,共同给市里大领导出了一个方案:濮阳坚决不建设11层以上的高楼,把水系建设好,把森林维护好,20年后这里将是中国最宜居的城市,濮阳人凭这一点旅游收入就可以过千亿,100万人等着分钱就行了。

说时迟,那时快。白驹过隙,时光荏苒。不幸中的万幸是濮阳成了今天的濮阳,时间就像一匹奔驰的高铁,噌一下蹿的可求远,濮阳近400万老百姓兴奋的迎接着太阳的照常升起,充满了正能量。当有些外地的朋友问我今天的濮阳咋样了?我告诉他们:今天的濮阳繁荣昌盛,蒸蒸日上,生态宜居,九城二奖。但是,也有一丢丢不尽人意的地方,听我讲完,无不开怀大笑。

正所谓天当房,地当床,空气当蚊帐,光腚睡,不思量,此地终究赛苏杭。

玩笑归玩笑,我们言归正传,濮阳今年这几个点,必定吸引全国人民来掏钱,运作的咋样?那要交点学费。清丰要搞全国瑜伽大赛,记住,是全国哦。练瑜伽的老少爷们,跳广场舞的大妈们也不知道准备好了木有。清丰还要搞极限运动大赛,家具大会,红薯大会,范县濮阳县继续卖荷花,要搞荷花艺术节,全国杂技艺术节,看起来很热闹,也灰常令人激动。

激动归激动还得说人话,举办各种大型文化活动一定要请职业专家来谋划,如果还是一群小科长在谋划全国性大型活动,你推我绕,谁也不愿意多干活,最后非掉坑里不行。

央视办《春晚》还请过香港人,请过冯裤子来当导演了。学习要有个过程,强撸就会灰飞烟灭。想当年洛阳举办洛阳牡丹花会,头几届老是出问题,闹群体性事件,后来组建专业公司请广州香港甚至请荷兰人来当总导演,才办成影响世界的第三大产业,这个层面不谦虚不行,不登高不行,高度决定事业格局、决定成败。

既然要办大型文旅活动,就要长期谋划、全盘谋划,不能成为某些人秀政绩的“花架子”,也不能成为某些利益部门“捞块钱”的小手段。

发展第三产业是濮阳凤凰涅槃,破茧化蝶,脱胎换骨的开始,除了搞大型文旅活动,突破口还有10多个。

第一,大型公办教育与公办医疗业,第二,声优动漫制作事务,影视传媒事务,第三,科研教育培训,第四,个体商业服务业,第五,综合服务业,第六,大型粮棉油集中购销,第七,美容美体健身业,第八,影视拍摄基地,第九,精细食品检测制作批发基地,第十,婴儿服装食品集中采购业,等等不计其数。

至此,问题来了,既然这么多,为啥别的城市不弄呢?就你能小,能蛋儿,能里不轻?

濮阳有这方面的资源没有?白搁这儿吹牛逼了。

我反击例子是河南镇平不产玉石,然而是全世界的玉石都在镇平摆摊,仅新疆的玉商就有3万人。河南长垣30年前和濮阳一个样,如今是中国反腐之都,卫生材料之都,起重机之都。

行啦,这里面有两个关键点:一是实体,实体经济的生存环境。濮阳能容许他们长大吗?前天引进一个农业综合体,昨天刚建好,今天就说它违法了。这节奏?满大街找打烧饼的,说这玩意儿是雾霾元凶,虽然小也不可疏忽,真是天网恢恢啊。哈哈哈,规划年年改,小剧场,小博物馆,小图书馆,小体育馆,小工作室一个也没有规划出来,第三产业,没有强劲的小实体做保障,岂不是一纸空文?

另一个关键点是对人才的尊重。走遍中国,每一个文旅项目成功的背后,恰恰都是一只有形的手在助推助力。焦作林州的北方山水,聊城的运河文化,咸阳的关中印象,沂蒙山的乡土文化,浙江的民俗文化,江苏的小镇文化。。。。关键在炒作,说雅一点,就是用信息核聚变的几何级倍数来推送,先有知名度再找美誉度,最后影响力就是红利。

总结一句:除了农业工业,剩下来的都是第三产业,没有一个城市是万能的。可持续性强,收入高的小城市,都有一个共同点:产业配比是金字塔型,农业只是个塔尖,工业是瓶颈,三产是基础。不幸的城市各有各的不幸,幸福的城市基本一个模式。

濮阳守着几千年的文化宝藏,还没有彻底玩转,拿着小石子,往大海里面仍,咋会有大的浪花呢?想一想还是有点小心酸呢。

濮阳的城中央有一个古城叫做戚城,传说是卫庄公的外甥孔悝,为了祈求神灵一夜之间建成的,你信与不信戚城就在那里,看透了,濮阳的未来就会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