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贝尔加缪】「书评」阿贝尔加缪的《局外人》

2019-10-28 - 阿贝尔

然而,他被判死刑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因为他杀了人,而是大家忍受不了,忍受不了——他不像所有人一样在母亲去世时痛哭流涕,不像所有人一样应该想看一眼他母亲遗容,不像一般人那样服从上司安排去巴黎工作,不像其他恋人一样答应玛丽结婚是因为爱情,更古怪的是他“因为在太阳的作用下”杀了人(法庭里大家都笑了,我也想笑)。

【阿贝尔加缪】「书评」阿贝尔加缪的《局外人》
【阿贝尔加缪】「书评」阿贝尔加缪的《局外人》

在大家眼里,他不是这个文明与人性的社会里的正常人,他没有按照既定的社会规则表演,他违背了这个社会早已约定俗成的条条框框,他是个和社会脱了节的人,他是个异类或怪胎,他是个局外人,他无处容身,他“必须”受到质疑和谴责。

【阿贝尔加缪】「书评」阿贝尔加缪的《局外人》
【阿贝尔加缪】「书评」阿贝尔加缪的《局外人》

在庭审中,法庭对他如何杀人并不怎么感兴趣,却揪住他的生活细节持续不断地对他的精神、人格、灵魂进行鞭伐,据此,检察官控告他“怀着一颗杀人犯的心埋葬了一位母亲”,对于这么一位被“遗弃”的被告,他需要抗辩、需要作出解释,可是他的律师仍旧叮嘱他“别做声,这样对您的案子有利”,最终,等待他的是“斩首示众”。

【阿贝尔加缪】「书评」阿贝尔加缪的《局外人》
【阿贝尔加缪】「书评」阿贝尔加缪的《局外人》

他像那个说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孩子一样,戳破了“大人们”虚伪矫情的薄膜,打了所有人狠狠一巴掌,别人容不得他、欲杀之而后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