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明再起底 起底张新明“水军头领”一清

2018-05-25 - 张新明

一清,原名谢柳青,商务印书馆汉语世界文化总监,文化学者。话剧、音乐剧《韶山升起红太阳》、《中流击水》等编剧,中国名博沙龙主席。

初从文 岳阳楼边的山里娃

两湖交界的岳阳市,自古以来文人辈出。山之野育高民,在重重大山之中,距岳阳市岳阳县4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叫公田的山脚旮旯,1956年,谢柳青就出生在这里。

张新明再起底 起底张新明“水军头领”一清
张新明再起底 起底张新明“水军头领”一清

谢柳青的父亲叫谢万帮,原在公田镇上和附近的小学任教,教语文,后在岳阳县一中任教。受家里文化感染,谢柳青幼时便喜欢舞文弄墨。据谢柳青二哥谢重庆回忆,“柳青小时候从不怎么帮家里做事,只喜欢写写画画,哥哥们说他骂他,他也不作声。”

张新明再起底 起底张新明“水军头领”一清
张新明再起底 起底张新明“水军头领”一清

谢家兄弟姐妹一共五人,大姐和大哥谢玉衡是异母所生,二哥谢重庆、谢柳青和小妹谢碧云感情较好。

1972年,高中毕业的谢柳青换二哥去公社劳动,修了4年水库,因为文章写得好,后来又调到公社做宣传工作。

张新明再起底 起底张新明“水军头领”一清
张新明再起底 起底张新明“水军头领”一清

1977年,恢复高考后,谢柳青作文《心中有话向党说》,“ 心啊,你慢点儿跳,慢点儿跳,让我静下来,把心底的话儿向党倾吐,把我真实的思想感情向党汇报。心啊,你慢点儿跳……”该文初被判零分,后又经阅卷老师集体讨论改成满分。谢柳青因此名噪一时,后被湖南省师范学院岳阳分院(岳阳师专,现为湖南理工学院)录取,学习古汉语。

张新明再起底 起底张新明“水军头领”一清

读大学时,谢柳青当上了校刊主编,也是在这里,他开始走上了笔杆子的道路。

1980年,谢柳青大学毕业,在师范任教一年后,又在湖南省委宣传部短暂工作过,并在此期间娶妻成家。

后来,谢柳青到了长沙,在湖南文艺出版社从事编辑工作,直至编辑部主任,《真善美》杂志社副社长。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谢柳青从重重大山中走出来,完成了一个穷苦孩子逆袭的励志故事。

后下海 与深圳大鹏证券结缘

2005年的一则消息,至今让很多人铭记。

据财经杂志报道,“2005年8月12日周五,深圳银湖度假村,大鹏证券原董事长徐卫国在家中被突然而至的警方刑事拘留。此时,距离大鹏证券1月14日被长江证券托管正好七个月。同时被拘共12人,除徐卫国外,还包括大鹏证券总裁张永衡、财务总监张志文、主管自营的副总裁曾军、副总裁谢柳青、现任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吴军、大鹏自营业务部门的几名普通员工等。”

长江商报记者赶赴湖南、广东、深圳多地,通过大鹏证券多名老员工等多渠道获悉,时任大鹏证券副总裁谢柳青,正是湖南谢柳青本人。

据谢重庆回忆,2004年前后,谢柳青与家人起了一番争执。最终,谢柳青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辞掉湖南文艺的“铁饭碗”,去深圳投奔当年父亲的学生——大鹏证券董事长徐卫国。

徐卫国也是湖南岳阳人,老家月田和谢柳青的老家公田被当地人称为“三田一洞”(三田即月田、公田、毛田,一洞为渭洞)。

据一名靠近原大鹏证券高层的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谢柳青被徐卫国请来任公司副总裁,并非从事证券业务,而是主做文化经营、打造大鹏的文化平台,徐卫国一直认为谢柳青是一个优秀的人才。”

长江商报记者从深圳市证监局、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谢柳青虽然因涉大鹏证券案被拘,但最后并未被追究刑罚。

据托管大鹏证券的长江证券公司一名高级金融顾问向记者分析称:“一是可能谢柳青并未涉大鹏‘老鼠仓’案,另一可能是有其他人帮他‘顶了包’。”

不论何种原因,大鹏证券这一中国当年最大的券商也未能逃离“树倒猢狲散”的悲剧收场,最终成为中国首例通过司法程序破产的券商。

大浪淘沙,金融市场的故事无非成王败寇。大鹏证券在深圳“亚洲第一高楼”地王大厦8楼的办公地点也早已易主永亨银行,时过境迁,只有从地王大厦物业管理部门布满灰尘的档案袋中,才得以窥见大鹏证券当年的蛛丝马迹。

而当年站在深圳钢筋水泥丛林街头踌躇不定的谢柳青,并未同部分人一样转投其他券商,而是登上了一趟去往北京的列车。

再从文 化名一清混迹“水军”

谢柳青去北京工作以后,便很少同家里父母兄弟联系。

“我们一般不找他,也没事情找他。”谢柳青的大嫂如是说,上个月,谢柳青回了一趟老家公田。这是他近年难得的一次行程,以前三四年都难得回来一趟。“说是当了北京名博沙龙的主席,还当了作家,写的书别人排队买。”

“我还是在老父亲去世的时候见过他一面。”谢柳青的二哥谢重庆说,“去了北京以后,他的电话总是换,渐渐的也没了联系。上个月回家,他也就是去了老屋一趟,吃了晚饭便走了,并未与我联系。”说到此,谢重庆有些伤感,“他不想念我们,我们也不好想念他。平时家里有些什么事要通知他的,也是告诉他的妻子。”

谢柳青的妻子童氏原在湖南省医学院学生科工作,不论深圳还是北京,妻子并未与谢柳青同行,而是一直留在了长沙。谢柳青过年回来的时候,一般是携妻一同住在了月田的岳父家。

谢柳青去北京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女儿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的缘故。

组建名博沙龙、化名一清之后,他与之前人生经历的这一切,开始渐行渐远,走上了混迹“水军”的道路。

据《南都周刊》报道,2010年9月中下旬,王立军数次会见一清等人。当年9月30日,一清、司马平邦等人合作了《王立军印象》一文,此文成为王讲话集《视界》的序言,文中称,“马蹄南去人北望,立军又在山城上演了重庆版的精忠报国”。

2010年11月和12月,一清两次组团前往重庆,写下署名文章《重庆,走向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舞台中心》和《重庆,掌声再次响起……》,为薄熙来、王立军等人摇旗助威,在网上造势。然而,在薄王事发后,一清又转颂《中国梦》。

打对手 成张新明“水军”头目

“政治投机”的同时,一清也在做“商业投机”。2013年初,一清收受前山西首富张新明巨额钱财,诬陷张新明的竞争对手沁和能源集团董事长吕中楼私吞800亿国有资产。

2007年7月,张新明将金海能源46%股权以138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沁和能源。而在煤炭行情上涨之后,2010年3月,金业集团及张新明将吕中楼、沁和能源起诉至山西省高院,以对方违约为由,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一系列合同,返还金海能源46%股权。

几经周折,官司一路从山西省高院一直打到最高法。2012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对金海能源的股权转让作出终审判决,以金海能源46%的股权转让价过低等原因,判决沁和能源收到支付款项本金约4.23亿元及利息七日后将金海能源46%的股权返还给转让方。

最终,张新明通过打官司夺回了五年前已经转让的46%股权,由此获利84亿多元人民币。

2013年初,张新明这一因金海煤矿案获利近百亿的情况轰动了法学界,引起国内法学泰斗江平、梁慧星等人关注,举行研讨会,对其中一些枉法行为进行了抨击。

为抵消影响,张新明遂找到一清和网络写手胡斌等,花费数百万雇用“水军”和司马南、司马平邦等人,专门召开一个所谓揭露800亿国资流失的发布会,网上至今仍有当时会议视频流传。面对此事,司马南拼死抵赖,一清更是对江平、梁慧星恶言相向。

2013年2月26日,一清任主席的所谓中国名博沙龙在北京渔阳饭店主办2013年会暨“国有资产安全”主题会。参加会议的有“社会知名人士、意见领袖”司马南(著名电视评论人、文化学者)、染香(中国知名草根微博主)、杜建国(著名“独立学者”)、司马平邦(社会学者)、吴法天(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等。

会议由一清主持,主要讨论国有资产安全话题,并以“莫须有”的“山西沁水800亿国有资产流失案”为解剖题材进行讨论,此次会议相关信息至今可在网上搜到。而可笑的是,张新明当初派人曾力推将会议视频发与各大网站,不想如今却成了司马南等人惶惶不可终日的根源之一。

长江商报独家获悉,相关调查人士已初步掌握事件中的细节证据,拟追究涉事人员恶意损害商业信誉等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