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濂书法好在哪 陈振濂:书法的“新时代”路径

2019-01-29 - 陈振濂

近期,书法家、理论家、教育家、中国文联副主席陈振濂做客启功书院元白讲坛,作题为"书法‘新时代’正解"的学术讲座。陈振濂在近三个小时的讲演中提出:"展厅时代"是书法创作的当下,未来要进入"和时代同频共振的新时代";"学术时代"是书法理论研究的当下,未来要进入"学科时代";"文化技能时代"是书法教育的当下,未来要进入"审美人文教育时代"。

陈振濂书法好在哪 陈振濂:书法的“新时代”路径
陈振濂书法好在哪 陈振濂:书法的“新时代”路径

美术文化周刊:请谈谈为什么我们期待并需要这样一个"书法‘新时代’正解"?

陈振濂:书法的创作及理论研究发展到今天,需要做一个有效的定位,对下一个阶段有所前瞻。回顾过去、认识当下、展望未来,是必不可少的学术路径。

陈振濂书法好在哪 陈振濂:书法的“新时代”路径
陈振濂书法好在哪 陈振濂:书法的“新时代”路径

书法有足够的资本来体现"文化自信",因为书法是用最体现中华文化传统的汉字作为载体。用书法体现"文化自信",我们要在创作、理论、教育三大领域上,对从过去走到现在的历史有清晰的认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我们已经很清楚,而若要体现出这一目标的丰富魅力,则需要全体书法工作者共同努力。正因为如此,我们就需要去研究并传播这样一个力求"正解"的中国书法"新时代"。

陈振濂书法好在哪 陈振濂:书法的“新时代”路径
陈振濂书法好在哪 陈振濂:书法的“新时代”路径

美术文化周刊:您如何看待过去40年书法创作的发展历程?

陈振濂: 40年的书法创作史,经历了从"书斋时代"到"展厅时代"的过程,而之后的方向是朝着"与时代同频共振的新时代"发展。具体来讲,从宋、元、明、清一直到民国,乃至新中国成立后的一段时期,书法创作都在书斋里完成,可以称作"书斋时代"。

陈振濂书法好在哪 陈振濂:书法的“新时代”路径

那时的文化人把书法看作一种"文化技能":读书、科举、相互间的交流都离不开书法尤其是写字(写毛笔字)。书法的技能不需要专门学习,与生俱来。改革开放以来,"书法热"兴起,书法创作进入到了第二个时代——"展厅时代"。

书法作者完成作品以后,不再限于好友私下交流,而是放到公共展厅里供大众欣赏、点评。展厅文化又产生了好中选优的评奖机制,要评出优劣等级,作者之间、作品之间就会存在明显的竞争关系。

今天看来,在肯定书法进入"展厅时代"成绩斐然的同时,当下书法作品中汉字语义表达的能力严重缺失,很多书法作品仅仅是古诗文的抄录,因此我呼吁,书法创作应该也势必要进入一个新时代,即"与时代同频共振的新时代"。

美术文化周刊:那么,您如何客观看待竞技对书法发展的影响?

陈振濂:竞争不一定是恶性的。即使如苏轼、黄庭坚、米芾在书斋中创作,也期待作品流传古今。站在个人的立场来看,它也存在竞争关系;而站在整个时代的宏观视角,竞争反而是不断去探寻新目标的前进动力,它是推动书法发展的原动力。

比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直延续到现在的"国展""中青展"等,每次都有全新的主题提出:或小楷、或大草、或章草、或魏晋残纸,或鼓励自作古诗文,或检查杜绝错别字……像这样有规律,且在学理支持下的积极倡导,无不成就书法史在当代的演进。

美术文化周刊:结合您自身的创作实践,谈谈新时代的书家应该怎样去创作,同时应该具备怎样的理论研究状态?

陈振濂:用时代的语言、以书法的形式将当下我们身边的事情记录下来,是书法"新时代"的应有要求。"展厅时代"造就书家拼命去捕捉展览的视觉形式,没有书家也没有受众去关注文字内容,即"写什么"的问题,那么我们评书法的好坏优劣,评的是什么?难道只是技巧?当代书法家的创作最后流传下来的多是古诗词,我们经历着的这个鲜活的时代记忆又在哪里?今后书法应向哪里推进?现在想来,这和多年来的评审、选拔风气是有一定关系的。

从人文层面来讲,书家能不能写写今天?写写当下?与时代同步共振,这才是这个时代的召唤。2009年我曾经在杭州办过一个展览叫做"大匠之门",内容是写我与沙孟海、陆维钊、谢稚柳、启功、徐邦达、杨仁恺等50位先师的交往故事,以自己直观的感受展现老先生们的言谈举止、风神容貌。

这样有主题内容的展览,令观众产生精神共鸣,生发出对自己恩师的回忆,也许在这一时刻,形式和技法已不再重要。2012年开始,我着手创作一部"书法的《史记》",从第一幅关注民生的书法创作开始直到现在,已经积累了几千幅。其他鲜活的艺术形式如美术、音乐、戏剧、舞蹈都在记录时代,书法怎能不去记录?

美术文化周刊:我们深知:书法创作离不开理论的指导。那么这40年来,书法理论的发展历程又是怎样?

陈振濂:我把书法这40年的理论史轨迹总结为:从"学习时代"到"学术时代"再到"学科时代"的过程。20世纪70年代以后,书法开始复苏,出现了有形的现代意义上的书法理论,但都是一些涉及基础技法的入门指导性文章,这时的书法理论百废待兴,求知若渴,是一个打基础的"学习时代"。

第二个阶段为20世纪90年代到现在,书法理论慢慢进入专题研究、学术研究的时代,即"学术时代"。这一时期,书法理论作者构成发生明显变化,开始出现了专业的理论家。

我认为,真正好的理论一定出自专业的理论家,而非出自兼事理论的实践家。实践家大多都是谈自己关心的创作、学习经验,比较感性。纯粹的理论家大部分都是接受过高等教育、受过严格学术训练的专家,他们的主要精力是放在理论思辨上而不是创作经验上,这是"学术时代"理论家的特征。

今天,书法理论研究在"学术时代"遇到一个瓶颈。一旦书法与其他艺术门类去对照,理论上常常无法沟通,渠道十分不畅;学术水平的高度也不相称。因此书法理论要走向第三个时代——"学科时代"。

"学科"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研究书法史、书法美学,而是以架构和次序包括古今中外,来证明书法艺术之所以能够成立所必需的明确依据和可靠基础,必须把理论方方面面的可能性都估计到,最后得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结论,这就是今后书法研究"学科时代"的要求。

美术文化周刊:您认为当下的高等书法教育发展状况如何?书法教学存在综合类大学和美院教学两个系统的区别吗?

陈振濂:对于初、中级书法教育,我认为在教育模式和理念上应该从现在的"写好字"(文化技能教育)时代向"学好书法"(审美人文教育)时代转变。在今后的"新时代",我们理想中的初、中级书法教育,不应只是用传统"教写字"的刻板方式,而要用"教审美"的兴趣提升方式,让学生看到古代书法经典里浩瀚博大的美。

因此,初、中级教育面对的"新时代"目标是,要把写字当作行为基础,通过写字完成对书法的审美感受。在"审美人文教育"时代,以技能为目的培养少数书法家不是终极目标,培养熟知书法经典和书法发展脉络、爱书法、懂得书法审美的追随者和传播者,才是"新时代"所需要的。

到目前为止,高校书法专业教育主要还是依靠学生自身努力,教育观、教学法、教师的研究贡献还远远不够。我认为,学生在本科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听老师讲,掌握基础知识;而硕士、博士阶段,则要学会独立思考、提出问题,这时老师的身份要从直接的指导者变成有效的被咨询者。因此,硕士、博士教育肯定不应该是本科教育的简单延续。

美院系统与综合类大学之间,或许客观上会有着所谓不同类型,比如艺术类院校专业重艺术创作,远远超过对学位论文的要求。而综合类大学则在技法入门阶段更加艰难,专业创作技法层面上不够优秀,但文史哲即对论文的成绩要求却越来越高。我认为,就培养学生本身的全面素养而言,没有哪个人只需要单一的专业技法,或者只需要单一的文化知识,原本就不必要给自己设定界限并划分种类,以免偏向一端。

美术文化周刊:结合您的高等书法教育教学经验及社会工作经历,谈谈中国书法的精英文化与社会大众书法狂欢之间的区别与联系。

陈振濂:正是这样一个书法大众文化运动热火朝天又嘈杂零乱的大时代,才更需要精英人才的参与和引领。我知道当代已经有200多所大学都设立书法专业,这本来是很好的时代现象,但并不是说,高校教育就一定是在培养文化精英,有些高校的办学水平低下,鱼龙混杂,因此,不认真警惕它的负面效应,反而更容易混淆书法艺术所急需的作为精英文化的界限。从这个意义上说,书法教育发展也呼唤一个有序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