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奇美拉事件】奇美拉现象

2019-10-19 - 奇美拉

该现象也许也可以被解释为“嵌合体”。由于缺乏科学论文的阐述,对利迪娅故事的真实性,国内的相关专家很难对这一现象做出判断。

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的邓亚军主任,在看到新闻后,与北京基因组研究所所长杨焕明、研究所教授于军进行了探讨。于军认为:“很难从一则新闻报道判断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我认为,这个母亲可能是一个多倍体,然后发展成为嵌合体,但是首先要取决于从哪里获得的样本,样本可能显示一种DNA或者另一种DNA,有时候两种都显示。这个事件需要有相关的科学报道才能确信。”邓亚军同意于军的判断。

【b站奇美拉事件】奇美拉现象
【b站奇美拉事件】奇美拉现象

人是双倍体动物,每个体细胞中都含有46条染色体,其中22对是常染色体,一对是性染色体(XX或者XY),每个人携带一套DNA。多倍体的生物主要出现在植物中,比如小麦。也可能出现在动物中,但是还未见人有多倍体的报道。

【b站奇美拉事件】奇美拉现象
【b站奇美拉事件】奇美拉现象

理论上说,多倍体的情况对不孕的问题大有影响:如果多倍体在其营养细胞里有奇数的染色体,生殖细胞形成后,如果不能做均等的对分,那么,染色体分配方面的不规律现象就一定要发生,一般就要导致不孕。在植物中,桃属植物就有这种现象,具有奇数染色体的多倍体,通常不能结果,只有观赏价值。

【b站奇美拉事件】奇美拉现象
【b站奇美拉事件】奇美拉现象

邓亚军认为,两种可能发生嵌合体的情况,都不能很好地解释发生在利迪娅身上的故事。

DNA鉴定失效了吗?

国内媒体在援引《星期日邮报》的报道时,还提及了美国东卡罗莱纳大学基因学教授查尔斯·波克拉吉博士的说法,他相信有10%到15%的正常人携带至少四组DNA。

【b站奇美拉事件】奇美拉现象

记者通过电子邮件联系查尔斯教授,确认他是否说过此话。教授在邮件中告诉记者,他接受过LondonMail的一位记者采访,谈到过chimera现象,但他还没有收到过他们的报纸,无法知道报道的具体情况。但他否认了上述说法。

查尔斯教授在邮件中这样写道:“我当时是这样说的:1/8单个出生的胎儿是双生卵的唯一的幸存儿。天生的‘奇美拉’是双胞胎,许多成功出生的双胞胎是‘奇美拉’。所以那些双生卵中唯一幸存的个体很可能是奇美拉,所以奇美拉在人群中发生的频率很可能高达10%到15%,不是至少,而是很可能占那么多的比例。”

当被问及利迪娅的故事是不是人类中发生的第一起时,查尔斯告诉记者,虽然这非常值得去弄清楚,但估计没有办法确认。要确认第一起被诊断出的“奇美拉”还是第一起见报的“奇美拉”,那就要翻阅许多文献,同时那些文献的文字是人类可辨识的。

查尔斯教授还在邮件中说,“奇美拉”不是很容易被发现,但经常发生,而且大多数永远不会被发现。比如,你是一个“奇美拉”,虽然有两种不同的DNA,但若身体内的细胞都正常,你的“奇美拉”现象就很不容易被发现。更多的情况是,没有人会知道你是奇美拉,除非一个或两个细胞系都不正常,导致某些反常现象,我们出于身体健康的原因,必须检测你的身体,然后我们才有可能发现你细胞类型中的嵌合体结构。

如果一个人有两种不同的性细胞系,它们不会总是、但有时会在性发育过程中产生异常现象。

当我们检测性发育过程中的异常时,我们可能会发现嵌合体。(有人告诉我,用作实验的双性的“奇美拉”老鼠总是发育成正常的雄性老鼠。如果这点对于人类来说也是真的,“奇美拉”就更难在人体中被发现。

)甚至,当嵌合体存在,因为它而产生的异常也存在,我们也不能总是找到混合的细胞。通常我们采取血样,但采取血液的组织可能并不具嵌合性,而另一些组织是“奇美拉”。如果我们无法从血液中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有时候我们就从皮肤上采取样本。但有时我们能在皮肤上发现“奇美拉”,有时却发现不了,甚至当我们根据观察到的异常多少确定它在哪个地方时,我们也发现不了它。

比如这样一起案件,夫妻双方都知道男方是孩子唯一的父亲,但局外者要求证据。DNA测验显示,孩子和父亲只有一半基因吻合。这名男子知道他是孩子的父亲,但DNA实验室说他不是。如果他们没有丝毫关系的话,不可能有一半的DNA吻合。

另一半应该是和这名父亲的兄弟、真正意义上的基因父亲完全吻合,但没有任何孩子的叔叔出生。情况很可能是,他的父亲在“制造”他儿子的那天携带了两种类型的精子,其中一些是从他未出生的二卵双生的兄弟那里发展来的。

(50年后,第二种细胞系将不再被发现。)这种情况一定会在其他亲子关系或者罪犯调查的事件中发生。如果检测显示有一半基因相吻合,另一部分不同的等位基因和直系亲属(孪生兄妹、父母和后代)吻合,那他们不可能没有亲缘关系。

要不是著名的华裔侦探李昌钰举证了更多的证据,辛普森将永远失去自由。如果利迪娅触犯法律,她的特殊体质必然会给侦破工作带来麻烦,如果有很多“利迪娅”存在,DNA鉴定技术在刑侦中的作用,会被否定吗?

“从英美国家的犯罪人群DNA数据库比对情况来看,也没有听说过类似事情。”据邓亚军的了解,还未曾听说过因为有人携带两套DNA而无法鉴定身份的事件发生。

在医学上,器官移植也会牵涉到DNA配型的问题,但利迪娅这样的特殊人反而会“受益”。美国贝勒医学院分子遗传实验室的研究员李天宏告诉记者,虽然他认为携带两套DNA的人不可能常见,但从理论上讲,一个人身上有两组DNA是可能的,携带两套DNA的人将获得更加宽泛的选择对象,器官捐赠者与她配型成功的几率更大。